书城仙侠九霄焚天诀

第1章 收门徒

第一章收门徒

凤鸾国,雁城城外。

“今天我雁门下山收门徒,在此选拔,只限今日,凡是不超过十五岁以上的都可参加选拔。”

一位老者站在临时搭设木台声音洪亮的说道。这老者面容严肃,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下巴上长着雪白的长须,一头白色发丝让风吹的略微凌乱一些。

一身白衣整洁如新,在右侧胸口用金色的丝线绣上了一只展翅翱翔的鸿雁,这正是雁门的门派标志。

“报名者来我这里。”一名跟白衣老者穿着一样的少年拿着一本笔记,一边记录一边说道。只是这少年右胸前绣的鸿雁却是紫色的。

很快白衣少年这里就被很多人围上了。

“叫什么名字,年龄多少?”

“我叫王梁,今年刚十四岁。”

“下一个。”

“我叫XXX......”

每一个年龄合适的人都想进入雁门,哪怕只是给雁门弟子当门徒也能在家里算是出人头地了啊。

报名一直持续到下午,这才没有人来这报名。白衣少年统计了一下,对老者说:“赵师叔,这一上午报名共有五百七十二人,其中未超过十岁的又二百六十一人,剩下三百一十一人都是十岁以上的。”

赵天点了点头,正要开口讲话,突然有一位少年急急跑来,边跑边喊道:“等一下,等一下。”赵天看了一眼,对着白衣少年道:“王晨,你过去看看。”

王晨应了一声,转身看向少年放向,一只脚猛然蹬向地面,带起一片尘土。王晨如同野兔一般飞快的向少年奔去,很快王晨就站到少年面前。

少年显然是被王晨的速度吓到了,目瞪口呆的看着王晨。

王晨上下打量着少年,这少年一身褐色麻衣,裤子上还有几块颜色不同的补丁,黑色的头发,刘海垂在额前,随风而动,整个五官算不上好看,但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显得非常清澈明亮。

“你有何事?”王晨冷漠的对少年说道。

“我...我要报名。”少年怯生的回答,眼睛不敢直对着王晨。

王晨拿出记录的小本,道:“姓名,年龄,家从哪里?”

“我叫萧晨,今年十一,家是寒林村的。”少年回道。

王晨抬头看向萧晨,随后低头继续记下萧晨的资料。心里道,叫晨字的多了,不值得奇怪。随后王晨带着萧晨回到赵天身边,对赵天说了萧晨只是个要报名来晚的。

赵天没说什么,接着准备讲话。赵天看向前面席地而坐的五百七十三人,咳嗽了两声,说道:“我雁门今天收门徒,也得看你们悟性如何,悟性不好我们收了你也是白收,倒不如回家找门手艺,接下来我就要考研考研你们,王晨,拿震灵钟来。”

王晨应了一声,从带来的乾坤袋里拿出一个金色的小钟,随即向小钟注入灵力,金色小钟瞬间就变成高约两米的大钟,钟上雕刻着龙凤齐鸣图,钟上龙凤雕的栩栩如生,如同真龙真凤一般,仿佛点睛一下就要飞出钟体一般。

这时赵天道:“这是可以测试你们是否有灵脉的法宝,接下来我要敲此钟一个时辰,若有承受不住钟音的速速举手,王晨会带你们出去。”随后赵天右手中出现一股纯白色的灵力,赵天将这股灵力化做一杆钟杵,用钟杵撞向震灵钟。

“当~~~”钟杵撞到震灵钟的一刹那,钟体响起了巨大的钟声,当钟音经过众人身体是,所有人都感觉好像是钟杵撞到了自己身上一般。

萧晨因为被王晨抓着带到广场上,便在前排找了个地方坐下,此时萧晨正是首当其冲的接受钟音的冲击,萧晨只感觉浑身一震,脑袋里变得空白一片,随时要倒下的样子,完全是靠自身潜意识支撑着自身。

赵天拿着灵力钟杵一下一下的撞向震灵钟,气浪一波接着一波冲击着广场上坐着的少年们。

很快,就有人受不了这钟音的冲击,纷纷举手要求退出,王晨快速奔跃在广场上,将每一个举手的人都带出场地,随即在小本上划下一个又一个的名字,很快场上只剩下不过三分之一的人数。

一个时辰快结束的时候,还在场上的少年少女们右胸口同时散发出光芒,每个人发出的光芒颜色不一,主要以金色、蓝色、绿色、红色、褐色这五种颜色为主,这五色分别对应五行,所代表的也正是此人灵脉属性。

也有极少数人胸口散发的是其他颜色,如紫色黑色等等,这些人的灵脉天生便于他人不同,灵脉属性可能会比五行灵脉要强,但同样也会比五行属性要弱,这些都要看这人的造化。

萧晨胸口散发着淡淡的红色,相比其他人的火属性来说,萧晨这点火属性就是火柴与火堆的差距。

很快,一个时辰到了,赵天停止撞钟,王晨飞速穿行在广场上,记录剩下在场一百九十一人的灵脉属性。记录到萧晨这里,王晨迟疑了一下,然后在萧晨名字后面写下来红色(淡)的字样。

萧晨听钟声停止了,瞬间就躺到了地上,歇了一会后想要重新坐起来,却一点力气也没有,萧晨只能继续在地上躺着恢复体力。

王晨记录完所有人的灵脉属性后回到赵天身边,赵天大概扫了一眼记录,随后点了点头,从乾坤袋里掏出来一百九十一块令牌,扔向在场的一百九十一人。

萧晨接过令牌,那令牌呈圆形,巴掌大小,正面雕刻着一个雁字,背面刻着雁门的标志。然后耳边传来赵天的声音,“今日你们回去,再给你们一天时间收拾行装,后天早上带令牌来到我雁门山门处报道。”赵天说完,便转身带着王晨回雁门所在地落雁山。

萧晨揣好令牌,见天色已晚,进入雁城,走进一个漆黑的胡同里,在胡同尽头,有一堆铺在地面的稻草,稻草上面放着一个全是补丁的薄被。萧晨躺进稻草堆里,盖上那全是补丁的被子。

“爸爸,你知道吗,我被雁门录取了,后天就是雁门的门徒了,虽然只能是给雁门弟子当一个仆人,但总比在这雁城里被人欺负,吃不饱穿不暖强......”萧晨喃喃的说道,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很快,萧晨就睡着了,萧晨在雁城无依无靠,整日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正长身体的年龄没有营养,早已弱不经风,今天能通过灵脉测试完全是靠自己的潜意识支持着自己,不让自己倒下。灵脉测试后没吃一口食物,让他那本就虚弱的身体更加疲惫,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很快两日过去了,这天清晨,萧晨便揣着令牌和父亲留下来的一根黑色的短笛,再无他物的走向了雁城西城门。

落雁山,在雁城西侧,雁城就是依靠这落雁山而建,可以说雁城就是雁门的大门。萧晨走到了西城门,看到一个身着鸿雁白衫的少年,走近一看,正是那天跟随赵天下山的王晨。王晨这时也看到了萧晨,走过去说道:“你是叫...萧晨对吧,令牌那?”

萧晨从怀中掏出令牌,交给了王晨,王晨确认令牌后将令牌放到乾坤袋里,随后对萧晨道:“我要检查你的行李.....你没带行李吗?”萧晨道:“我没什么行李,嗯.....这个笛子你要检查吗?”萧晨掏出他父亲留给他的短笛。

王晨接过短笛,查看了一番,并无异常便还给了萧晨,然后对他说道:“你是今天第一个来的,你这个年龄起这么早还真是不多,你顺着青石台阶走到一个广场在那里等着就好。”

“多谢师兄。”

王晨笑道:“不客气,你既然入了我雁门,便算是我的师弟,师兄理应照顾师弟,我叫王晨,你以后有事找我便可。”

“师兄,那我就先上去了。”萧晨道。

“去吧。”王晨对他挥挥手。

萧晨来到广场上,那广场十分巨大,起码容得下数千人,广场后有一座大殿,那大殿巍峨庄重,庞大无比。广场正中间立着一个石雕,这石雕雕刻的是一位老者,那老者脚踏大雁,手持一柄三尺剑,作搏天之状,老者的头发和胡须都被风吹的凌乱。

萧晨正观看那座石雕,突然身后传出来了咳嗽声,萧晨慌忙向后看去,只见一白发老者驼着背咳嗽着。萧晨看了看,然后对老者道:“老先生,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老毛病了,不碍事。”驼背老者从怀中掏出一个粉色手帕,那手帕上还绣着一个婀娜多姿的美女图案。驼背老者用手帕擦了擦手,将手帕揣进怀中,然后看向萧晨,道:“你是被录取的门徒?”

萧晨看到了粉色手帕,浑身一阵恶寒,听到驼背老者问他,便道:“小子正是被录取的门徒。”驼背老者看向石雕,道:“你可知这石雕雕的是谁?”

“小子不知,还请老先生告知。”

“这是我雁门老祖,当年老祖凭一己之力,击退诸多竞争者,抢到了门派令,在此开宗立派,创建雁门。”驼背老者似乎在回忆些什么,“当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饥寒落魄,老祖在雁城看我可怜,便将我带进了雁门。”

驼背老者回头看向萧晨,正要继续说,身后阶梯上传来一片喧闹声,却是其他门徒走了上来,这些门徒三五成群,互相交流认识。萧晨转头看了一眼,便回过头来,却发现驼背老者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萧晨摇摇头便找了个空地席地而坐,闭目养神。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