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佛杀

第51章

兽皇这个时候再也忍受不住头上的这个人的戏耍了,龙天涯一个人径直地跳到这个兽皇的脑袋上,兽皇想抓又抓不下来,连伸爪子过去都显得麻烦,因为爪子不够长。

接下来惊恐的画面简直变成了一个搞笑的画面,兽皇简直变成了龙天涯的坐骑,龙天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兽皇知道自己再这样下去,一定会被龙天涯弄得精疲力竭的,于是它到处低飞,或者是旋转,甩动,就是想把龙天涯摔下去。可以龙天涯此时就好像是一个黏人的流氓,就是一直黏着这只兽皇。

所有呆在仙崖派上的人都在欢呼雀跃,嬉笑打闹。

兽皇简直拿这个人没有办法。龙天涯感觉自己与兽皇都有些疲累,这才开始觉得把兽皇完完全全地收拾掉,于是他一招掌力就击在兽皇的天灵盖上。兽皇惨叫一声,翅膀不再扇动,直接掉在地上,龙天涯的下巴也差点被兽皇给磕碎了。

龙天涯从奄奄一息的兽皇头顶上爬了下来,跟山上的人招了招手。所有的人都在跟龙天涯这个英雄打招呼。而此时的兽皇心里还是不甘,在龙天涯缺少防备的时候,突然从他身后站了起来,露出凶恶的牙齿。

一口就把龙天涯给吞噬进了嘴巴里。

龙天涯感觉眼前一黑,就跌进了一个万丈深渊里。

风九公看到自己的爱徒被吃掉,急忙滑落山崖,对着兽皇就是一招斩,兽皇疼得嘶鸣了一声,感觉自己的头上流血了。疯狂地撞击着山崖,山崖上有人没站稳,就被兽皇的血盆大口给接住了,吞下了肚子。

风九公也骑在兽皇的后脑山处,使劲用掌力敲击着兽皇的脑壳,可是这个兽皇是化境的皇者,所以这样的掌力对它来说,只能造成一些皮外伤。根本不能把它如何,不过它现在也没有太多的力气来跟风九公对抗。

风九公心中火急火燎的,生怕自己的徒儿被消化掉了,这样来回的击打,帮不了龙天涯任何忙,只能兽皇无尽的暴躁。而此时山上的人也急了,跳下来鬼魔王和他的弟子,都骑在兽皇的身上,用掌力捶击着它。而兽皇似乎一点都不焦急,忍受着他们的捶打,似乎在捶打到了一定时候,就要爆发一般。

所有的野兽一吼,兽皇突然就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人,剧烈地吼了一声。

“完蛋,这时候,我们有危险了。”风九公大声呼喊道,“鬼魔王,我们赶紧离开,你感觉到它的气场了吗?”

鬼魔王一点头,几个人就重新跃回山崖上。

兽皇振翅正要起飞,突然感觉到肚子里有些不舒服,轰然倒地。

所有人都看得莫名其妙。兽皇甚至于几次爬起,都统统跌倒,它努力了许多下,跌跌撞撞地离开山崖,似乎连双腿都站不稳了。

“兽皇好像要有新动作了。”话落音,听到兽皇倒在地上,真正的奄奄一息了。

鲜血染满了地面。

“这是怎么回事,不会是像人一样内出血了吧。”有人玩笑地揣测起来。

“砰!”兽皇的肚子炸了一个坑出来,全身血水的龙天涯从洞口里爬了出来,他几乎张不开嘴巴。所有的人看到他都兴奋不已。

“兄弟姐妹,各族各派,今天是我们一雪前耻,建功立业的好机会,大家冲啊!”风九公此时在山崖上向龙天涯挥了挥手。

龙天涯又像前爬了几步,终于因为体力透支而倒兽皇的身体上。

“鬼魔宗的所有人,巫族的人,仙崖派人都给我听好了!统统杀光这些怪兽,一个不留。”

龙天涯最后能听到的四个字就是“一个不留!”

所有的人都操着灵器,挥舞着掌力和剑气,瞬间怪兽军团看到兽皇被击败,几乎全部都是落荒而逃。

“杀!”厮杀和惨叫的声音此起彼伏,乃至于整个世界感觉就这么两种声音。风九公双掌何十,和神火国的援兵,团坐在一起,对着妖星施法,妖星简直就要被虐碎了。

怪兽尸横遍野,无数的人类也倒在血泊之中。

所有的奄奄一息的怪兽无非就是一个下场,被血泊堆里爬出来的人狠狠地再上一剑。而后,这些怪兽的眼瞳里就失去了生命的迹象。

怪兽和人都疲惫,人施法,把怪兽弄得遍体鳞伤才会作罢,然后用封印将它们就地封印起来,因为这个时候谁也再没有力气,把它们一个个杀掉。

“这场战斗太过激烈了,不过要是没有龙天涯,也许我们不会赢!”龙天涯被众人抬在一个担架上,全身都是血水,都是兽皇留下的血。

龙天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五天晌午了。醒来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很虚弱的样子,百里冰正在自己的床前,端着一碗药。

“天涯,你醒了?”龙天涯觉得这句关心好像来得不太合自己的心意,对方温柔地对着自己笑着。

龙天涯报之以一个尴尬的笑容。

“师父师叔呢?”百里冰摸摸他的头,“他们都有事情去了,我剩下来陪你喝药。乖,来,张嘴!”

龙天涯突然觉得这一幕很温馨,就张开嘴让她喂着。

这时候破军得瑟地进来了。“这不是大英雄吗?”

“破军师弟……”龙天涯要起身,忙被两个人给拦住了。

“怎么样,我的娘子的服务还算是周到吧?”破军一脸嬉皮笑脸。

“什么?你……等下,你娘子?”龙天涯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自作多情了,更加有些不好意思,忙不迭地把头缩了回来。

“在你睡觉的这几天,我们倒是把婚礼办好了,趁着这个喜庆的日子,添点稀奇,别怪兄弟没有叫你,我可以叫你了,你自己还是呼呼大睡的。”破军蹦来跳去,丝毫不像是一个已经成了家的人。

“你们原来这么快就已经成婚了。”龙天涯的心中有些失落,想起自己还没有找到爱的人,也有落寞。

百里冰凑近龙天涯笑道,“天涯,你什么时候可以找一个称心如意的娘子了,我们都等着呢!”

龙天涯腼腆地笑了笑,“你们这也不是没给我介绍吗?”

“要介绍,容易!”门外突然间想起了风九公的声音,“我的爱徒要娘子还不是简单,说来就来。”

一群人嬉笑地进了门里。

“徒儿参见师父。”龙天涯也在床上拱了拱手。

“徒儿方才要娘子为师也已然听到了。”风九公开着玩笑,一脸笑容。

“徒儿方才完全是在开玩笑,请师父权当徒儿贫嘴。”龙天涯惶惶道,这师父想出一些馊主意就不好,龙天涯也是了解到这个师父虽然大事不糊涂,但是小事喜欢开玩笑的。

风九公拍了拍手,“进来。”

龙天涯注意到进来的这个女子生得一副娥眉,明眸皓齿,煞是可人。可是为什么这么面熟呢?她不是……龙天涯突然向后退了几步,这个不是被自己魔性大发时候非礼的那个叫冷月的鬼魔王的女儿吗?

“徒儿,你一定是在想这个不是那个谁吧?”众人都哄笑起来。

龙天涯怔了。“师父,徒儿妄开色戒,希望师父责罚。”

“那是幻境,幻境中的一切都是假的,师父又怎么会责怪你呢。这个你已然认识了,是确确实实的鬼魔王的女儿冷月,如果你喜欢,你可以跟她相处下。”

龙天涯这才放下心来,偷偷地看着这个冷月,倒是脸上有一丝绯红,煞是让自己心动。

“鬼魔宗与我仙崖派合婚,这是一件多少好的事情,何况这个姑娘也着实令人心动是吧?”三月的阳光照射在仙崖派的山崖上。

龙天涯牵着冷月的手,轻轻喃道,“这辈子,你就陪在我身边吧。”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冷月呢侬道。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龙天涯不是一个修真者,不会很多的诗词歌赋,但是他唯有这么一首能表明自己的心迹。蓝雪国。

“为什么龙天涯还未有来见本王,这是造反了不成!”蓝极怒气冲天,一个小小的教派中人居然会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人都找不到。

风九公看着他这个样子觉得很好笑,虽然他知道龙天涯去了哪里,但是故意装作不知道,笑道,“大王,可能龙天涯他有些私事吧。他暂时来不了是真的。”

蓝极冷哼道,“可笑,本王要给他赏赐,作为天下所有子民对他的感谢他,居然不来。”

“大王,息怒,要不再等等吧,草民已经派人去找他了。”风九公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不必了,孤不打算再等了,孤已经派人给他建造了一个青铜雕像在山头上。希望后世的人都对他感恩戴德,现在蓝雪国所有的幸福安康都是他用生命为大家换来的。”蓝极也算是说完了。

这一场轰轰烈烈的修真大战就此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从此蓝雪国的三个氏族和门派相安无事了十多年。

公元前221年,秦灭中原六国之后,直雪山,将神火国一并灭掉了。

神火国的村民全部逃亡到了蓝雪国。蓝雪国的修真高手与秦国大战了数年,直到秦朝建立,蒙毅将军北伐匈奴的时候,命中原地区的修真高手夷平了出于没落之时的蓝雪国修真界。

龙天涯下落不明,以他为原型的雕像也被蒙毅的铁骑融了兵器。

蓝雪国的遗址从此以后就被沙漠埋没。而这个遗址上数年后,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国家,现代的史学家考据之后。出现了一个更为后人所熟知的名字,他的名字叫楼兰。

而蓝雪国数百年所保存下来的东西统统被埋藏在暗无天日的地底下。后人一直对蓝雪国的历史极少了解。因为蓝雪国就是蓝雪国。而楼兰国就是楼兰国。谁都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上一章第50章
下一章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