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那山有扶苏

第63章 一群嚣张的废物

“戏看够了,知道醒来了?要真再不醒来就把你丢这儿。”涯殆清悦的声音在扶苏耳边回荡。

“一不小心睡过头了。嘿嘿。”扶苏很是尴尬的挠挠头。

“接下来怎么办?简巨的人都够废物的,死的死废的废,没什么战力,要不要带着他们?”涯殆不经意的问。

“带上吧,单单来看,简巨这个人还不错,有强者之风范,不管如何,顺手帮他一把也是好的。”扶苏很是淡然。

“你怎么看这场战斗?”涯殆仿佛很愿意温和的同他谈话,丝毫不见刚刚的野蛮与暴虐。

“这个嘛,有什么好看的?知命巅峰打顺听初期,很是厉害啊!”扶苏哈哈一笑。

简巨听着这话,满脑门儿的黑线,差点儿都忍不住破口大骂,这什么人啊!损人损着真好玩儿嘛?还当着面挑人短,礼仪呢?

“不过,简巨也确实是我所见最厉害的顺听初境了,有少年神魔资质。我那天要不是凭借神兵的厉害,还真不能把他怎么样。”他补充道。

周边的人都笑了,只有简巨和他俩手下哭笑不得。不带这么玩儿的,刚夸别人两句,顺带着把自己捧的更高,原来别人只是台阶,方便自己站的更高。简巨心里暗自嘀咕,也不怕摔死自己。

扶苏当然不怕,他连天地都不怕,天道都不惧,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他依旧躺在地上,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根草,刁在嘴里,看着天空,依晰带着不易察觉的微笑。看起来很孩子气,很高深,很开心。

他确实很开心,身化宇宙的他现在生生灭灭,永生不死。除非,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海枯而石烂。不然他就能够一次次在自身轮回。

尤其是开辟混沌虚无,让他自身成为主宰,自己就是体内混沌虚无的神魔,是主宰。他坐镇中庭,亿万神魔恭敬的朝拜,皇者之气悠远绵长。源源不断的虚无混沌本源之气,不断的洗刷,剔除他身体的杂质,比当初偷喝老师的仙酒效果还要美妙。

好在根本无人能够看透他的虚实,战斗之际,他依旧对外显示的是六轮六道秘境。当然,能够见识道他六轮六道的存在目前来看,同境界是没有的。好在他声名不显,也没几个人知道他有多厉害,这让他很是满意。

人逢喜事精神爽,不过偏偏就有人非得不给你机会,让你开心变苦恼,苦恼变痛苦。

“怎么都躺着啊?刚刚你们打架,可是伤了我们不少人,你们打算怎么解决?”姬家大小姐姬钰看着唯一站着的涯殆,扫了扫其他人,有些神气。

在她看来这一伙人除了那还站着的小少年,其他都没什么战力。不过,她看走眼了一人――扶苏。

“老天爷真长眼睛,你居然成废人了,可惜了这么一副好皮囊,要不是你杀了我亲弟弟,人家真想收你入房,共行鱼水之乐呢!”姬钰一副轻佻之像,丝毫不见当时高朋满座的尊贵之像。

“真想尝尝你这鱼烧熟了是什么味道。”扶苏笑了笑。

旁边的涯殆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没做声。

“可惜你要死了,你知道不?奴家是真舍不得你。这样,我会把你的皮囊剥下来,好好保存,你看可好?”姬钰面若桃花,拿着修长若葱的兰花指挑逗扶苏。

“不好,我是不会保存你的皮囊的。另外,你真以为吃定我了?我可是还有一兄弟就站在旁边呢!”扶苏吃吃一笑。

“他呀!小小的知命初境,我一只手都能压制他,不足为虑。”姬钰明显看不起涯殆。

泥人也有三分脾气,况且涯殆这么一活生生的人。

他咬了咬牙,镇静了一下。微微一笑:“真是这样吗?”

姬钰很意外,他居然敢搭话。上次在******,他还是一副受气包的模样呢。

“小弟弟,你成长了不少,只是这还不够,先不说你打不过姐姐我。我这二十来个随从,你挑一个,打过了,姐姐就放了你。怎么样?不愧吧?”姬钰显现出一副很是开心的样子。

“哈哈,大小姐说的是,你挑谁?”一个领头模样的壮汉扯着嗓子大笑。

涯殆没有回答,回应那汉子的是一面镜子,很古普,像梳妆台上的铜镜,看不出奇特之处。

那大汉依旧在笑,只是他的表情越来越僵硬,最后扑通一声倒地不起。身旁有人哆嗦的探了探他的鼻息,冲姬钰摇摇头。他很开心,分明是大笑而亡。在场的人都觉着神异,不知道镜子究竟是怎么弄死那人的。

“那个,你这镜子卖不卖?”扶苏心虚的问。

“卖你个大头鬼,送你你也用不了。”涯殆翻了翻白眼。

“那当我没问。”扶苏撇了撇嘴。

“那个姬钰小姐,你想怎么死?”涯殆人畜无害的笑问道。

“咱们公平来打一架。赢了,你放我走。”姬钰眼皮子跳了跳。

简巨暗叹,姬家人真是不长脑子,难道看不出来人家一直都是有恃无恐的样子么?

不知道姬钰看出来没有,至少简巨看出来了,不仅涯殆有恃无恐,扶苏更是嚣张的紧,根本不像废人模样。当然,简巨也不相信扶苏进了一趟秘境就成为废人了。

事实上也由不得姬钰多想,扶苏已经动了。

“我帮你收拾了那一群废物。”

好几个姬家顺听境的巨头听了这话直发笑。“小辈,知道你会怎么死吗?吹牛吹死的。没有厉害的神器就敢与我等一战,真当小巨头在是泥捏的。”

“不是泥捏的,也差不多。”

扶苏一戟横扫,硬撼了几人一掌。连一块儿出手的巨头都连退好几步,不少出手的知命境直接被戟锋划成两半。

“小子,你仗着兵器算什么人物?”那个看着手掌深深见骨的伤痕愤懑的说。

“我喜欢,你有本事也拿出来一柄神兵。”扶苏微微一笑。

他偏了偏头,“涯殆,你快点儿,他们人不少,干掉那女人,咱们就跑路。”

扶苏很是闲庭阔步的与众人周旋,时不时收一个人,一会儿把有汜有道他们仨都塞秘境里了,连同神药一块儿。

姬家人很是恼怒,打不到扶苏,追不上他,真是憋屈。

“来给我帮忙,笨蛋。”姬钰大喊。

姬家人刷去了一半,扶苏呢,刚巧拿绳子把简巨三人捆好了。

他掷戟而出,大喝一声,“走”。战戟所过之处,尸横遍野,一连贯穿了好几个人。

涯殆踏戟而行,追扶苏而去。

姬钰气急败坏,人没杀一个,倒是死了几个自己人,很是恼怒,带着众人紧追不舍。

于是出现这么一个奇特的景象:涯殆追着扛人的扶苏,后面又是一群人追着涯殆。

某一刻,扶苏回头。我勒个去,这是什么情况,送死都这么积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