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繁花陨

第1章 破碎的瑞森大陆

五道炫目华光通天而起,巨大的轰鸣响彻整个世间。随之而来的是一场巨大的地震,在这场有史以来最大的地震中瑞森大陆经历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灾难,人类在这场灾难之中几近灭亡,从此瑞森大陆山河巨变…

啪的一声轻响,少年合上书,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的出充满了震撼之色。少年面容清秀,简单的短发尤为利落,特别是那一双眼睛格外的有神,可以看出此子绝非是凡品。“这,这,这怎么可能!”少年情绪激动的小声说到。“爹跟我说过,瑞森大陆仅仅是一个非常小的大陆,跟那本书中说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相同之处。书中说到瑞森大陆几乎无边无际,人们曾经在此安详的生活,创造了伟大的繁华,那时的人类科技发达,甚至有人创造出了像时空毁灭者那样的灾星,可是这美丽的世界却被一场巨大的地震毁坏了,瑞森大陆被分裂成数个小型大陆。”显然少年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量未知信息冲击的不小,毕竟这早已经颠覆了少年对这个现存世界的认识。

“君儿你在哪呢?又来书阁看书了吗”话音刚落一个身着白色长裙的女子走进了书阁,女子一身圣洁的气息,给人一种如沐浴春风般的舒爽气息,不奈却看不出女子是什么年纪。“娘,君儿在这里”羲君轻声的说到。羲君对这个娘亲可是颇为的佩服,虽说年纪轻轻却已经是一位货真价实的苍叶级强者,也正是她当年与羲君的老爹羲珏,二人共同浴血拼杀创立了这个名为风沙渡的工会,而如今风沙渡已经是帕普镇第一工会了。“你也真是的,天天老往这书阁里钻,光看书又不能提升你的源力,你都十二岁了可一直还是幼心级,我和你父亲都期待着有一天能够看着自己心爱的孩子觉醒心种…”女子觉得自己说的有点多了轻轻叹了口气。

说来也是,身为帕普镇第一工会长之子,如今却仅仅有幼心八级的程度,而这种程度在同龄人之间已经属于靠后的了。羲君有些惭愧,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不思修炼,不是天赋不够好,而是他自己有着自己的心思。羲君认为,修炼是迟早的事,现在趁自己年轻应该多学习一些知识,自从有了这个念头之后修炼就止步了,整天跟这些古籍相处。“娘,君儿知道了,您放心君儿一定会努力修炼早日觉醒心种的”说着话,羲君偷偷把那本古籍放到了书架的后面,走了出来。

“娘,您特地来书阁是有什么事情吗?”平日里有什么事,自然是由会里的人来传话,可今日却是素洛亲自来,羲君隐隐约约能猜出,娘这次来找他肯定不会是平常的事情。

“君儿脑子确实是好使,你还记得碧罗尘嘛?”

“碧罗尘啊…”

“尘哥哥?尘哥哥?你怎么了,你不开心吗?你为什么不开心呀!”小羲君睁着透亮的大眼疑惑的看着这个闷闷不乐的孩子。孩子一头银发,给人的感觉尽是老道与沉着,这并不是一个十岁的孩子该有的气息。

“小君君,尘哥哥要离开帕普镇了,小君君要乖呀”银发少年强忍着泪水,逞强的跟羲君说到。

“那尘哥哥为什么要走呀!又要去哪里呢?”小羲君委屈的说到,这突如其来的离别消息让小羲君无法接受,毕竟碧罗尘在小羲君的心里有着极高的位置。“尘哥哥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小羲君要乖乖的修炼,只有修炼才能变得强大。”“尘哥哥你必须要走吗?就不能不走吗?”小羲君为挽留碧罗尘做着最后的努力,小羲君知道无法阻止他的离去,可是心里还是抱有一丝幻想。“是啊…必须要走…”碧罗尘默默的转过身去。君儿,我也不想走,可是我们瑞森大陆已经危在旦夕,我必须要变强,为了你,为了风沙渡,为了帕普镇,为了瑞森大陆,为了整个人类…

“尘哥哥他还好吗?”羲君淡淡的说到,这些儿时的记忆,一直深深的埋在羲君的心底,他不去触碰,也不敢去碰触。“娘!您是说有尘哥哥的消息吗?”七年的思念在此时此刻爆发,少年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澎湃。“过些时日他就会回来了”素洛平静的说到。这些年来她很少见过羲君如此激动过了,看来他俩的情意真的是很深很深。

“君儿,跟我去见你父亲吧他有话要跟你说。”说罢素洛就走出书阁,羲君顾不得在多问,紧随其后。二人直奔工会议事大厅,议事大厅,是工会最重要的地方之一,可以说工会里大大小小的事项都是从这里发出的。也可以说,能够站在这里的人,在工会里都有着非凡的地位。“君儿,你父亲要单独和你说话,娘就不进去了”素洛温柔的看着羲君,眼前的少年已经不是七年前那个稚嫩的孩子了,虽说到现在只有幼心八级,可是在父母的眼中自己的孩子永远都是最棒的啊!“娘,君儿知道了”父亲到底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讲,肯定和尘哥哥有关吧,羲君走进端庄威严的议事大厅。

议事大厅并没有富丽堂皇,但是简单干净,有条不紊,单是从这些简单的地方就能看出为何风沙渡能够成为帕普镇第一工会。走进议事大厅,羲珏已经在这里了。“父亲”羲君恭敬的说到。对于羲君来说,父亲真的是很强很强的人,能够成为帕普镇第一工会掌舵人怎能是平常人。羲君看了看父亲,见其源力充盈像是有突破之象,“父亲恭喜您了,源力有所精进”。“哈哈,君儿好眼力,恐怕这苍叶级要留不住我了”羲珏眼神中的充满了激情,羲珏突破也就意味着风沙渡在帕普镇的地位将更加的稳固,这第一工会的名头也会更加的响亮。

“君儿,突破之事先放一边,为父有事要与你说”羲珏收起先前那狂热的眼神转而是一脸严肃,羲君很少见父亲有这样的时候,心中不免紧张起来。“父亲您请讲吧”“君儿,此事并非常事,你一定要认真听着,七年前碧罗尘离去,想必你应该记得,可是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去干什么了吗?”羲珏一席话,让羲君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难道说尘哥哥的离去还另有隐情?一个大大的问号在羲君心里产生。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