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科普乐园:谁是哺乳动物之王

第68章 一根筋的狍子

大鼻子女老板本来就生气,听见有人在笑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时正好胖屠夫过来扶她,大鼻子抬手就给胖屠夫一个大嘴巴,道:“养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胖屠夫委屈地说:“我也不知道今天到底怎么了,这些畜生怎么杀也杀不死。”说着便伸手去拉老板。正在这时,一只狍子也跟着凑热闹,一头撞在胖屠夫的背上。胖屠夫一个没站稳,庞大的身躯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大鼻子女老板身上。这绝不亚于刚才野猪那一撞,大鼻子女老板当时就背过气去了。

狍子,俗名野羊,因外形像鹿,又称矮鹿,体长100~140厘米,体重25~45千克。孢子全身草黄色,尾根下部有白毛,只有雄性头上有角。它们分部于较稀的森林地带,多在河谷及缓坡上活动,生性胆小,只有早晚时分才会在空旷的草场或灌木丛觅食。孢子以灌木的嫩枝、芽、树叶和各种青草,小浆果、蘑菇为食,春天也会像鹿一样在盐碱地面舔食盐碱。

通常由母狍及其后代组成家族群,一般数量3~5只。仲夏雄狍入群,过一夫一妻的生活,7—8月份交配。临产前,母狍驱散去年生的幼狍,进入密林分娩,每胎1~2仔。若一胎产2仔,则出生地点相距10~20米,分别哺乳。幼狍出生10日后,由母狍带领着回归种群。

狍子是东北林区最常见的野生动物之一,好奇心很重,见了什么都想看个究竟,碰见个人也要站在那儿琢磨是怎么一回子事;碰见车就更是研究起来没完,一副傻乎乎的样子,东北人叫它“傻狍子”。夜晚,当汽车开着亮亮的大灯在马路上奔驰,前方灯影里突然现出个样子像鹿的动物来,不用惊奇,一准儿是狍子,它才不管后面汽车对它有什么威胁,只管顺着车灯跑,典型的一根筋。

狍子的好奇常将它自己陷入困境,但它不会像别的动物那样拼了命地跑,而是跑一会儿停下来看一看,如果形势对自己不利再跑,可跑一会儿又忍不住停下来看。它不单单是自己跑一会儿停一会儿,就是追击者突然大喊一声,它也会停下来看,往往因此而送命。

这下,整个后院像炸开了锅一样:胆小怕事的老鼠也不再怕人,居然一个个从笼子中窜出来,对着残杀它们同胞的人龇牙咧嘴,怒目相向,大有拼死一搏之意。

平时懒惰笨拙的树懒也一反常态,竟然跳到桌子上撒了一泡尿,回头朝众人叫了两声后,窜上灶台踢开锅盖,在锅里留下了一堆粪便。

再看这边,平时偷鸡的黄鼠狼则跑过去放出了圈养的近百只鸡鸭,顿时鸡飞狗跳,乱成一团。更有趣的是它径自来到大鼻子女老板的脸旁,对着她那特大号的鼻子放了个臭屁,差点把刚醒过来的大鼻子女老板再熏晕过去。

大鼻子女老板清醒之后,一看店里除了这些发狂的动物,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的那些员工早跑得没了踪影。于是她想到了报警,可是手机早被野猪那一撞,胖屠夫那一砸,弄坏了。当她忍痛跑到办公室打电话时,只见自己的坐椅上安安稳稳地蹲着一只胡狼,吓得她撒腿就跑。刚跑到门口,几名警察出现在她面前,还没等她高兴呢,一副冰凉的手铐已戴在了她的手腕上。警车上还有她的老相识光头和二驴子。

叮叮、当当见警察抓走了坏人,便跑到水池旁放出了水鹿和其他一些被关的动物。叮叮被其中一只小鹿吸引住了,这只小鹿不同于其他小鹿,它身上散发着一种特殊的香味。

也许是两人长期在一起的缘故吧,当当一看叮叮的表情便猜出了他的心思,笑着说:“小豆芽呀小豆芽,没想到也有你不知道的动物!”

叮叮回头看了当当一眼,又去端详那只小鹿了。

“别看了,那根本就不是鹿。”说话间当当仰着脸斜眼看着叮叮,一副得意的样子。

“对,我想起来了,叫麝。”听到叮叮突然高兴地这么一叫,当当又失望了。

坏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叮叮和当当也出了一口恶气,于是二人便利用万能电子魔盒之力,帮警察把众多动物安置在饭店的后院,等待政府相关部门来处理。后来当地政府部门还特地为他们开了表彰大会。可是叮叮和当当却悄然走了——没有带走属于他们的鲜花和掌声,没有带走属于他们的奖状和奖金,唯独带走了一只小浣熊。这其中原因有两个:一是当当太喜欢它了,二是它受了重伤。他们打算等小浣熊的伤完全好了之后,再送它回家。

下一章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