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非吾无帝

第5章 死囚营(中)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所有人都望向了,那掉落在地面上的东西。

众人都很好奇,刚刚还严厉执法的军爷,为何突然收手了?都想看看地上的是什么东西。

当众人仔细看去之后,原来是一枚象征着军人身份的铁木名牌,上面刻有‘江东’两个字,和所隶属于部队的名称和职位。

魁梧军爷连马都没下,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怒道:“原来是个逃兵,又是一个窝囊废的玩意。按照玄龙帝国的法令,我不能杀你,不过杀人偿命,你逃脱不了责罚!”

身后另外一名军人上前,与带头的魁梧军爷交头接耳的说了一番,而后军爷再度发话:“把他给我绑了,明日带走!”

捡回一命的江兴燕,赶紧上前询问将会如何处置江东,结果看见魁梧军爷一脸的坏笑,说道:“告诉你也无妨,如今战事吃紧,死囚营的数量有些不够用了!”

死囚营!

江兴燕心中顿时一抽,身为曾经的文官,对军队还是多少有一些了解的。

每逢战事,攻夺城池是必不可少的行动,而攻城期间,往往冲在最前面的士兵,几乎十人九死。

军队培养人才不易,送死自然不舍得,于是就有了死囚营,其中大多数都是身犯命案的该死之人,当然也不缺乏一些被冤枉进去的好人。

但只要进了死囚营,那就是一只脚踏入鬼门关,死在战场上,基本就是必然经过的旅程,谁也改变不了,区别就是死的早或晚的差别。

众人听见江东要被送往死囚营,刚刚还赞扬江东变化甚大的百姓,一个个摇了摇头,暗感江东运气不好。

城主府的人则是一个个欣喜,如果江东不死,江府日后在临夏城必然崛起,那他们这帮城主府的旧人,必然日子不好过,如今的形势,对他们这帮下人而言,是最好不过的了,一个个都大声呼吁军爷严明。

江兴燕还想上前说些什么,却被已经捆绑起来的江东制止。

江东摇了摇头,全然不顾自己被绑成个粽子模样,扭头对着魁梧军爷询问道:“按照法令,要被送往死囚营之人,可以在家逗留一宿,对吧!”

魁梧军爷点了点头,冷哼一声,嘲笑道:“好好珍惜你在人间的最后一晚吧,到了死囚营,你就知道什么叫做地狱了!老三老四看住这小子,其余人跟我走!都散了!散了!”

随着军爷的喝令之下,留下两名军人看住江东,不能让其逃跑,而后驱散着围观众人纷纷离去,但江东怒杀城主之事,很快便在临夏城传开,成为街头巷尾的饭后谈资。

江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好不容易看见点希望的江兴燕,顿时蔫了下来,暗感老天无眼,少主刚刚燃起斗志,却又栽倒在今日,不由的唏嘘起来。

“感叹什么,你过来,我有话与你说。”江东看着江兴燕一脸时不予我的表情,打岔道。

江兴燕扫了一眼守在门外的军人,不知道江东又想到了什么主意,悄悄来到其身边,附身倾听。

江东压低声音说道:“别看那带头军人说的话很光面堂皇,实际上,他八成现在是要准备去城主府抄家了,城主一死,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好东西肯定不少,你现在火速带着可信之人前去城主府,抓住那个被废掉了的少爷,逼问其宝贝藏于何处,而后用那些钱财,多收拢人才,聚集力量,等我给你消息之时,便是复国计划开启之日!”

江兴燕听的云里雾里的,一脸疑惑的盯着江东,问道:“什么意思?你都要去死囚营了,那可是九死一生的地方。”

江东微笑一下,似乎再思考什么,而后继续道:“九死一生,不还是有一生的希望么!去那地方也好,没准我比你收拢人才的速度还要快呢,相信我,我没那么容易死的!按我计划去做,速去!”

随后两人简短的交流了一番,在江东的威逼的眼神下,江兴燕万分不舍的离开大厅,转身没入黑夜之中。

一夜无话,江东自己一个人闭目养神,直到第二天清晨,十几名军人带着江东,离开临夏城,顺着大路,朝着边境方向,一连前行了三天。

三天里江东粮水未进,好在有黄级巅峰的实力,还不至于像普通人一样倒下。

江东是个聪明人,这三天里,从军人的聊天之上得知,那晚江兴燕肯定是得手了,因为军人们一直在唠叨,堂堂一个临夏城城主,竟然穷的叮当响之类的嘲讽话语。

手腕被牢牢系紧,由一根特质麻绳牵着的江东,终于在第三天的傍晚间,看见了连绵起伏的军营栅栏围墙。

按照江东看见的营盘猜测,估计这里至少有将近二万多名军人驻扎。

营盘方方正正,秩序尽然,然而其中最左边的角落里,吵闹声不断,而且其中没有窝棚,也没有烧火的炊烟,想必那里就是死囚营所在了吧。

当江东被带到营盘门口后,稍作等待,陆陆续续的小分队回归,每个小分队都带着几名或十几名与江东命运一样的男子。

这些被牵来的男子,都是给死囚营充数的亡命之徒。

在军人的指挥下,江东等新来的集合到一起,粗略望去这一波也有一百多人。

人挤人,江东突然被后面的男子撞了一下,一时没有防备,撞到了前方大汉的身上,本想道歉的时候,却看见前方大汉回头,怒视自己,骂道:“瞎了你的狗眼,小兔崽子,再撞到老子,我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大汉声音毫无遮掩,引来的周围同样等待进入死囚营的众人侧目,哈哈大笑起来,更有甚者嘲讽江东懦弱,鼓励江东动手等。

江东被骂的一愣,怒气上涨,暗感这大汉太过蛮横跋扈,与大汉怒目而视。

大汉扫了一眼江东那不服气的眼神,越看越来气,扬了扬被困的结结实实的胳膊,咒骂道:“看你娘!待会进去挖了你的狗眼!”

这样的情况不光江东一个人碰到,一百多人的队伍里,处处都在发生着差不多的情况,吵闹声四起……

“都吵吵个屁,不想挨杀威棒就给我老实点!”一名军人高举一丈长,带着圆点的杀威棒怒喝一声,众人方才安静下来。

“嘿嘿嘿!第一次来吧!”

身后传来笑声,江东回头,一名身材又矮又小的瘦脸少年正在嘲笑的望着自己,看其模样似乎比自己还要小上两岁,不由的猜想他是为何被抓进来的。

江东懒得答话,没想到瘦脸少年再度发话:“在这里讲理是没用的,有本事就活的久,没本事,还未出战就得被打死,管我叫声哥,等会进去我罩着你!”

江东很是好奇的回头仔细打量了一番,撇了撇嘴,反问道:“你对这里很熟?还罩着我?”

矮小的瘦脸少年,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解释道:“我是从这里跑出去的,点太背,又被抓回来了,你说我熟悉不!走了走了!”

江东愣神间,前方队伍开始陆续进营帐了,粗大的麻绳将众人一个栓一个的连在一起。

营盘很大,从进正门开始,陆续走了一炷香时间,沿途帐篷战马等等,皆都是仅仅有条。

突然眼中的情形一变,被栅栏围成偌大的一片空地之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其中闲逛的士兵也都是破衣烂甲,或是三五成群,或是十几二十的围城一片,嬉笑怒骂,哪里有军人的样子。

这里应该就是死囚营了!

江东的猜想很正确,几百军人带着新来的一百多人,将他们推进死囚营的营门,随后解开绳索,退了出去。

当死囚营的栅栏大门关闭的一刻,仿佛里外两方天地,从此再无关系一般,任凭死囚营里的人们如何叫喊,外面依旧无人问津,根本懒得搭理他们这帮必死之人。

江东初来乍到,缓了缓被绳索捆绑三天的手腕,随着那名瘦小的少年在死囚营里闲逛起来,听着他一一给江东讲解,在这死囚营里的规矩。

“死囚营,每天开火两次,比正规军少一次,但凡快到开火的时间,就守住了营门口,只要送饭的退出去,营门关闭的一刹那,能抢多少,都是你自己的本事!”

江东指着那些骨瘦如柴,好似没有半分力气,只能躺在泥地上喘息的家伙,问道:“这都是饿的吧!”

瘦脸少年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这里没人会可怜你,每个人都有自己活下去的本事,所谓‘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懂么!”

一整天,江东跟着瘦脸少年瞎晃荡,发现他还真认识不少人。

而且江东发现,这死囚营很大,东西大约三里,南北长点也差不多,而人数则高达五千多人,这倒是让江东万分诧异。

“别看现在人多,这是战事没正式开打,只要一场战争下来,这里能活下来的,也就一半左右。”瘦脸少年继续唠叨,而后转入正题,目视江东,很是严肃的说道:“下面聊聊正事,在这里我罩着你,但你需要给我多抢些饭菜,看你年纪不大,而且身型还算标准,应该力气不小,对了,你什么境界?”

还未等江东回答,瘦脸少年突然望向了营门口处,此时营门大开,两队百十来人的军人,分成两排挺近,将门口的死囚驱散,而后二百多人抬着晚饭冲进了死囚营……

“卧槽,今天提前了,小子快来!”

瘦脸少年一声大吼,奔着营门口便急速冲去,江东轻描淡写的加速跟在身后,边跑边看着,视线内,突然密密麻麻的人影涌动,一个个都是将速度飙升到了极限。

顷刻间,营房门口,就挤满了人流,黑压压一片。

军人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种情况,将装饭菜的缸和桶,分成了二十份,散落于营门口各个方向。

每个装饭菜的缸和桶都被二百多双绿油油的目光紧盯,只待军人退出,关上营门的刹那,便是开抢之时。

江东跟着瘦脸少年,找到最边上摆放的五桶饭菜,时刻准备着,迎面却传来一道不善的目光……

江东抬头扫了一眼,心中了然,正是之前自己踩到脚的那位大汉。

他也准备抢这块的饭菜,看其身材是这里最强壮的,很轻松的将身旁的其他人推开,自己挤进了最里面一圈。

此时江东同样望着壮汉,见到他右手握拳,大拇指竖立,在自己的脖子上,用大拇指横拉一下,目露狠辣的眼神,威胁江东之意,溢于言表。

江东冷笑一声,用‘弱肉强食’四个字来形容这死囚营简直是一种侮辱,一整天下来,自己见过太多靠拳头讲道理的事情了,既然如此,那还讲个屁道理,用拳头来说话吧。

瘦脸少年拉了一下江东,示意江东别惹那壮汉。

江东却不以为意。

自己初来乍到,若是不做点出格的事情,震慑一下这帮无底线的流氓痞子,还真以为自己好欺负呢。

更何况自己当初选择来到这死囚营,不就是想拉拢属于自己的势力么,不立立威,怎么行。

江东一把推开瘦脸少年,直起腰来,指着壮汉大声骂道:“敢吃一口饭,我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你信吗!”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