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非吾无帝

第4章 死囚营(上)

大门被打碎,轰然巨响的声音震动整个江府,江兴燕的两个儿子,从卧房火速赶来,与老爹站在一起,怒视来者。

为首冲进来的正是临夏城的四将,四人皆都是黄级巅峰的实力,身后带着一队五十多人,全副武装的队伍。

江东看着来人,知道这是城主府出手了,但看架势,这哪里是来抢亲的呢,简直就是来抄家灭族来的。

随着人员涌入,最后走近来一名穿着青色锦袍的中年男子,面留短须,手持一柄漆黑重刀,一身杀气,正是这临夏城的城主。

侍卫们将江东与江兴燕等人团团围住,城主手持重刀杵在地上,目光从江东身上扫过,当看到江东胸前那一串手指骨串成的项链时,冷笑一声,心想一会灭了江府,把江府众人的左手全部砍下来,串成一串,挂于城门前,也好让众人明白,得罪城主府的下场。

目光越过江东,而后一身杀气毫不遮掩的直逼江兴燕,怒道:“人交出来,留你江府上下全尸。”

江兴燕虽然是一介书生,但是实力不低,听完后,冷笑一声,手掌一番,长剑舞出,冷笑道:“城主府抢亲都这么光明正大,气势熊熊,果然威风啊!”

城主猛跺一下重刀,怒容满面,喝道:“江兴燕,不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你江府新娘子,偷袭我儿,将其重伤不算,还斩断我儿的命根子,断我子嗣绵延之仇,岂能草草了之!”

江东与江兴燕皆都一愣,互相对视一眼,不由得苦笑,这婚礼办得,没得到新娘子不说,还拉上血海深仇。

按照江东与江兴燕原本的猜想,即便城主府公子前来闹事,只要江东将事情闹大,引来城主,陪些钱财也就搪塞过去了,没想到,弄巧成拙,事情大过头了。

人,江府是肯定交不出去的。

城主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既然如此,说什么都是多余。

江东点了点头,江兴燕丢下一句“小心后”,身影瞬间激射出去,手中长剑舞出剑花,直奔城主而去。

“不识抬举,今日便灭了你江府!”

城主一声大喝,提刀迎上,轰然对撞,刀剑相撞之声接连不断……

江府的变动,加上城主府之前气势汹汹赶来的架势,引来城里无数人的围观,有甚者竟然爬到了房顶之上,看着江府院落里厮杀的众人,就像看好戏一般。

江兴燕的两个儿子与四将对上,虽然以二敌四肯定逃不过战败的下场,但僵持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

随城主而来的侍卫则与江府的护卫战到一起,场面顿时乱作一团。

所有人都加入战斗的时候,江东却被所有人无视,都知道江东胆小懦弱,解决其他人后,随便都能弄死他,反倒没有人盯上江东。

这样也好,江东虽然也想正面击败城主,但面对玄级后期实力的城主来,差距确实挺大。

不可力敌的时候,那就得智取。

绕过缠斗的众人,江东冲进大厅,记忆中,首位旁边有一柄漆黑的匕手,乃是江兴燕心爱之物,锋利无比,平时除了轻抚之外,根本没有用处。

翻出匕手,将其藏于长袖之内。

江东爬到了大厅房梁之上,正好与江兴燕直面相望,而城主则是背对江东,根本没有发现。

而后江东挥手示意江兴燕将城主引来。

江兴燕大战正酣,猛然余光发现江东正挥舞手臂,似乎在做什么动作,趁着攻击间隙,断断续续的扫了几眼,也差不多明白了江东的意思。

“哼,竟然无视与我,江兴燕,就让你看看我的看家本领!”

城主一声大喝,周身青芒闪现,乃是玄级境界巅峰一击时候的外放光芒。

重刀横拉将江兴燕逼退,青芒攀附至重刀之上,一声断喝,由下而上,一道半月形青色刀气,瞬间激射而出,直追后退中的江兴燕。

刀气发出滋滋声响,沿途将铺设院落的青砖掀飞,灰尘漫天,刀气未至,所带起的风劲,已将江兴燕的长须吹散。

江兴燕接连舞出数道剑花,却未能抵挡刀气锋芒,轰然巨响之下,被刀气掀飞,沿途一口鲜血喷出。

城主不给江兴燕喘息的机会,提着重刀,欺身而进。

江兴燕左躲右闪,与城主周旋,一点点的朝着江东埋伏的大厅退去。

“江兴燕,你就这么点本事吗!那就纳命来,替我儿血洗屈辱!”

江兴燕狼狈的后退至大厅之中,猛然用尽浑身气力,与城主再度拼的半斤八两,刀剑相抵,两人开始角力。

早已埋伏半天的江东,从房梁之上,一跃而下,手中匕手直刺城主头顶。

突如起来的杀气被城主感知,面对死亡的威胁,突然爆发出巨力,单手顶住重刀与江兴燕角力,右臂直接朝着头顶轰去,在城主的记忆里,这一拳足以将狗屁不是的江东轰成碎片。

寒光一闪,江东周身黄光大放,乃是黄级爆发巅峰力量一击时候的表现,右拳轰出,与大意之中的城主,拼的个半斤八两,两人手臂皆都崩开,朝着一旁不受控制的反弹而回。

借着下落之势,江东左手紧握匕手刺出,噗呲一声,匕手从城主头顶灌入,齐根而没,直至头骨卡住刀柄。

江东落地后,一个转身,抓住江兴燕手持长剑的手臂,在城主难以置信的目光下,朝着心脏部位,再补一剑,长剑贯穿城主胸口,血花四溅。

江东右臂麻木,冷笑一声:“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人虽不如,却也有临死反扑的能力,我可不想被反咬一口。”

城主气息断绝,轰然倒地,江东提着城主尸体,走出大厅,一声大喝。

众人皆都停手,望着被一匕一剑贯穿要害的城主尸体,不禁的打了一个激灵,场面顿时静的可怕。

谁能想到一个平常看似懦弱到极点的江东,竟然能够将玄级后期的城主斩杀,这实在是太有悖常理了。

“城主府公然抢亲抄家,这就是下场!”江东怒喝一生,抬手将城主的尸体扔飞出去,摔落在城主府四将的面前。

江兴燕的两个儿子,气喘如牛,浑身是伤,此时都忘记了伤势问题。

两兄弟皱着眉头,疑惑的看着气势如虹的江东,不明白为何江东的变化怎么这么大,哪里还有胆小懦弱的模样,此刻再看上去,才仿佛有了那么一点,父亲回忆里描述的江东模样。一时间心头百感交集,心中偶有不服,但事实摆在眼前,又让两兄弟哑口无言。

江府大门前和房顶上的围观众人,一个个都惊讶的下巴快掉下来了,吵闹的议论声渐渐响起:

“这还是那个傻了吧唧的江东么?不是说他实力已经掉到黄级初期了么,怎么能杀了城主!”

“听个天地悲鸣都能吓到惨叫的窝囊废,竟然敢面对城主,还动手杀了人,我是不是喝多了,出现幻觉了?”

“昨天新娘子被抢,他都屁不放一个,今天这是咋了?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哪里有卖的,我也买点吃吃试试!”

议论声中,江府众人与城主府剩下的侍卫们分开而立……

江府众人互相对视一眼,誓死一搏的神色不在,皆从对方眼中看了出喜悦,再度望向江东的时候,眼神也出现了变化,没有了以前的鄙视与瞧不起,反而出现一丝“这小子不错,胆量挺大”的赞美之意。

反观城主府一方,群龙无首,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望着城主的尸体,是走也不对,留下也不对。

江兴燕从始至终眼神就没离开过江东的背影,直到这一刻,江兴燕才被彻底征服,心中更是万分肯定,江东绝对是个有希望继承老国君的人才。

正在尴尬为难之际,外面传来一阵马嘶声……

“让开!让开!”

江兴燕来到江东身边,同样疑惑的朝院门望去……

门外一行十几人,各个身穿漆黑铁甲,腰带佩剑,身下高头大马,全然一副职业军人打扮。

带头的魁梧军爷长鞭一挥,打出个鞭响,扫了一眼江府院落中的惨况,询问道:“怎么回事?”

军爷一开口询问,城主府的四将之一,顿时惨嚎起来,将来龙去脉详细的描述一遍,当然多少会有些偏激,将问题全部丢给了江府。

“哭鸡鸟嚎个屁,像个娘们一样,亏你还是个带把的!”

城主府的人没想到,自己一番描述竟然引来军爷反感,外加一鞭子,赶紧躲到远处,老老实实的不再出声。

带头军爷抬起手中短鞭,遥遥指向江东,问道:“人可是你杀的?”

江东看着对面的魁梧军爷刚刚抽打城主府四将,内心猜测对方肯定不认识城主,否则看见城主的尸体,还能够无动于衷么。

“是我,但军爷为何只听一面之词……”江东借机想要解释一番,将矛盾扔回去,至少也要搅浑那个看似很强的军人脑子。

魁梧军人一甩手,短鞭舞出声响,打断了江东的话语。

“少跟我解释那么多,杀人偿命,多说无益,既然你承认了,受死吧!”话落,魁梧军人一夹马肚子,纵马朝着江东一个飞跃,手中短鞭,不知何时换成了一柄战斧,举过头顶,力劈华山之势朝着江东袭去。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丝毫不拖沓,一看就是常年在战场上厮杀练习而成。

斧落的瞬间,一旁一直没发话的江兴燕,猛的抓住江东,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朝后一拉,将其甩像后方。

由于用力过猛,以至于将江东的衣襟都撕裂而开,而自己则来不及躲闪,眼看着战斧落向自己的头部。

“父亲!”

“不!”

江兴燕两个儿子的呼喊声音传来,却来不及阻止战斧落下的趋势。

当啷!

一声清脆的落地响声发出,地面上多出一物……

在魁梧军爷看见掉在地上的东西瞬间,猛的用力,战斧横拉,躲开了江兴燕。

而后望向江东,因为此物,正是从江东怀里掉落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