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泽渊记

第40章 真相

三天后,冷风和何罗平分了那十二株血心兰,接下来,各自进行了闭关,大嘴和基维被杀的消息没有走露,一时风平浪静。

岛上的礁洞中,为使灵药的效用达到更佳,冷风拿出几株曾在墨土禁地中得到的灵药,与血心兰搭配服用,药鉴炼丹篇有详细的介绍,藤罗,玉风芝和血心兰属性相同,搭配服用,效果显著。

冷风破境一直很快,这样根基极度不稳,所以往往只有几招之力,不然便如同被掏空,后继乏力,灵药摆在面前,血心兰鲜艳如血,玉风芝青翠欲滴,藤罗只用顶头一截可以食用,那一截嫩绿通透。蕴含自然之精粹。

六株血心兰,都有百年的年份,非同一般,冷风选取一株摘下那果实,并着玉风芝咬了下去,红色的果实破开的刹那,顿时让人感觉一股馥郁芬芳的香气直冲五脏六腑,弥漫在周身,这浓郁的药香,精纯的药性,蕴藏天地的精华。

灵药融入他的四肢百骸,让他精力充沛,疲劳感一扫而光,“太好吃了。”冷风又摘三颗果实,并着藤萝的顶尖,吃了下去。这一下,不止四肢百骸,几乎每一寸肌肉都带有灵药的香气。太舒服了。这灵药蕴藏的能量是惊人的,丹田都躁动起来灵气核贪婪的吸收着灵药带来的精华,一点点壮大,冷风赶紧运行起清心心法,化解药力。

这一刻礁洞里充满了药香,岛上无数的蚁虫纷纷聚集在洞口,渴望吸取一丝药香,可是有冷风的禁制在外,被挡但它们也不愿轻易离去。

清心心法运行三十六个周天,冷风将剩下的灵药全部吞食,体内传来轰鸣,这是神性物质太过浓郁造成的。六株血心兰和玉风芝藤罗等带来的影响太过惊人,要知道别人得到这种灵药,都会用做冲击更高境界,突破瓶颈之用,谁会如此糟蹋灵药只为巩固根基。

入窍是开启识臧,筑基是真正踏入修真,冷风此刻识臧完全开启,灵药更是让筑基彻底大圆满,更重要的是修复了当初承受分神一击后的身体隐患。

此时,冷风感觉自己体魄更加强绝,一拳打出足以开山裂地。神力无匹,灵药的效用还远不止此,冷风体内的灵气核吸收了充足的药性,足足壮大了一圈,更有淡淡的金色的灵气在外围流转,再加上灵气核内部红色的火煞之气,看起来绚丽夺目。十分不凡。

这金色的灵气是清心心法带来的。一直以来,冷风吸收外界灵气,然后用清心心法将其压缩,形成高倍灵力。此时终于显出成果,诞生了金色灵气,虽然只是几丝,但其蕴含的灵力却是惊人。越一调动,也感觉势沉入山。

八十一个周天过去,冷风体内心法运行减缓,这是已经彻底消化了全部的灵药。“功成了。”冷风站了起来,现在的他容光焕发,体表有神性物质闪现。晶莹而带着威压。这全是灵药带来的变化。虽没有用做破境,但冷风还是突破了一个小境界,他目前已经步入了修魄中期。

根基更是稳固扎实。

外面已经是黑夜,他用了一天时间化解灵药,海鸟们也归巢了,却躁动不安,不过却不是因为冷风,而是此刻的大海,波涛汹涌,惊涛拍岸。

声势极其浩大,不时有飞羽之光激射而出,海上电闪雷鸣,波澜壮阔。

冷风赶出去,他知道是何罗在冲击分神了,只有六株血心兰就敢冲击分神,不知它是破釜沉舟还是另有其他灵药储备。这一夜大海相当不平静,雷鸣地爆。小岛都仿佛要被击沉。这何罗也不控制点,冷风站在空中以自身修为护住小岛。突破分神没有雷劫,但上天也有感召,会有天地变化。分神是一道坎,并非你灵力到了就能达到,实力,悟性都很重要。分神是感悟道的存在,而悟道这一步就充满杀机,一个走火入魔就会解体身亡。进入分神要悟道,而一般进入分神中期则基本能掌握自己的道。当然一些天才不在此列。

这何罗也是天地灵物,出身并不比同样鱼化鸟的鲲鹏差,只是不知为何会沦落到此占据一个小小的海域。不过其肯定自有天赋传承,所悟之道定然不凡。

这一海域的变化自然惊动了周围四方海域的妖修们。不过并没有现身前来观摩。海妖都极具领地意识,不会轻易越界。

飞羽之光闪现了一天一夜,海水就动荡起伏了一天一夜,此刻全都归于平静,但海水已然翻腾的浑浊不堪,天空雷霆逐渐消散看来何罗冲击分神完了。只是不知成败。

冷风没有去打扰,也许其在巩固道果。又是一天一夜,冷风也在盘坐,这一刻他睁开眼,看向海面,海水炸开,一俊秀少年冲出。眼眉妖邪,尤其是一头赤橙黄绿蓝紫再加金银黑白整十色的杂发,显得极其另类。他朝着冷风飞来。

冷风对其上下打量:“化形了,怎么这个鸟样?不对,而且怎么有点像我。”

这少年正是何罗,一听顿时不忿,骂谁呢,我本就是鸟。无奈他那一头杂毛太显眼了,他突破了分神,可以化形,便以冷风的模样做了参考,中间加上了自己的感觉,谁让他见识的人类少呢。不过也不是很像,只是些身形有借鉴冷风。毕竟那邪魅又狭长的眼睛和那一头色彩斑斓的头发冷风就没有。

“我已经分神了,对我客气点,不然我分分钟杀了你。”何罗森冷的说道。

“哟,哟,哟。刚分神就这么嚣张。来来来,打一场。让我看看你有什么长进。”冷风无视他的威胁。自从他上次救了何罗一次之后,两人关系亲近了不少,不然何罗怎会一巩固境界就来找冷风显摆这一好消息。

何罗笑了一声:“这可是你说的。看我不把你打的满地找牙。”

两人在海上出手,冷风有意试试自己的体魄,一拳轰出,气机流转,压塌山河。

“来的好。看我赤焰拳。”何罗同样一拳出手,火光冲天。两拳对轰,冷风被砸的倒退八步,拳头生痛,这也是他自找罪受,何罗的体魄本就坚硬无匹,和他对拳,怎么会不输。

“这回我要出剑了,看好。”冷风抽出寒风剑,一出手就是四剑,生灵避退,威力强绝。他最强的还是剑术。

“你这招已经没用了,让你看看我的道。吞噬之道。”何罗法力尽显,在其左身侧出现一头庞大的何罗之鱼,右身侧则出现一只巨大的休旧鸟。十鱼头,十鸟首。一起大张,欲要吞噬天地。而冷风的四剑完全斩不动那兽像,全被挡住。

在何罗的兽相之下,冷风竟有些控制不住自身,一股滔天的吞噬之力包围了他。将其拉扯。他只能苦苦坚持抵挡。

“怎么样,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何罗笑道。就要撤出吞噬之力。他也不想真要了冷风的命。

“等一下,我能破。”冷风喊道,吞噬之力确实很恐怖,但他想到那金色灵力,或许它能将这吞噬之力斩断。

“十方俱灭。”冷风艰难的使出这招,金色的灵力闪现,融入十方俱灭之中。四面八方出现的十字法印也呈现淡金色。气势如虹,闪耀天地。十字法印带着极度威压冲击着何罗的兽相。

激烈碰撞,山河倒转。金色灵力的冲击之下,兽像也出现了晃荡。隐有不稳。吞噬之力更是出现波动,被金色的剑气侵袭,不再那么强烈。

最终何罗的兽相被轰碎了一具,但冷风也被何罗另一兽相叼在嘴里。分神不是那么好战胜的。

“分神之后果然厉害。”冷风赞道。

何罗白眼相向,“你讽刺我呢,我一分神对你一修魄中期还废这么一番功夫。传出去都是笑话。”

“那没办法,谁让我这么厉害呢。”冷风傲气道。何罗无语同时又有点受打击。

“刚进分神,你就掌握吞噬之道,你也不赖。”冷风像鼓励小弟一样说道。

“这是我们何罗一族的天赋传承,不算是我自己掌握的。”何罗说道。

“你这出身确实很好,不过怎会流落在外,你觉得那海妖大人要杀你是不是跟你出身有关。”冷风问道

何罗表示不可能,他一出生就在一个未知的海域,并没有自己的族群,几经波折才走到今天。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出身,那素昧蒙面的海妖大人怎么因为自己的出身对付自己。

“那总该有点关系吧,你好好想想,那海妖大人是一个月前让大嘴对付你的,那么在一个月前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冷风问道。不解决这个事情,难保那所谓的海妖大人不再派人来对付他。

“一个月前....”何罗仔细回想。“我想起一件事,不知是否有关。”

“说说看。”

“那是一个月前,我这片海域突然闯入一条人鱼。”

“人鱼!”冷风惊讶。

“对,人鱼,当时她身受重伤,我就将她带入洞府之中,帮她疗伤救治。后来救好了,她就走了。”

“她没说她为什么受伤吗?”冷风问道。

何罗摇头道:“我没问,她境界比我高多,她的敌手肯定更是厉害,我知道了不是惹祸吗。”

“那她也没说她的出身?你救了她,她就没点表示。”冷风觉得问题肯定出在这人鱼身上,人鱼欸,这一种族在海中可是除蛟龙外最顶级的存在。

“她倒是说过报答我,我看她连样像样的法宝都拿不出,倒是送了她几件法宝,毕竟我是不用法宝的。”何罗说道。

“这样说来,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人鱼,才有强大的海妖要杀你。”冷风分析道。

“你是说那人鱼的敌人。就因为我救了人鱼,不至于吧,要是要杀我,怎么不自己动手。”何罗说道。

“我的意思不是说人鱼的敌人要杀你,比这更严重,我怀疑是人鱼这边的人要杀你,你救的那条人鱼地位肯定不低。他们顾忌人鱼不敢亲自动手对付你,所以才让这四方海域的海妖们对你动手,到时候可以推脱说你是死于地盘争夺之中。”

何罗不相信,表示更不可能,“我救了她,她身边的人应该感谢我才对,怎么会想着杀我呢。”

冷风想了想道:“我想到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何罗问道。

冷风上下看了看何罗道:“那就是那人鱼可能看上你了,然后她身边的人不同意,所以才想杀了你。你说你救治那位人鱼期间,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