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神魔玄通

第4章 诡异村庄

少年目送着这四人离开,并未再说什么。只是心中多少有些感慨,毕竟自己还是太弱了啊。若非如此,又何须行如此之事呢?!

当这四人离开之后,少年来到了灰毛“大狗”身前,看见这货竟然蹲坐在那儿睡着了。当下就觉得既可气又好笑,于是猛然飞起一脚,将这货给踹醒了。

我嘞个嗷呜!谁踹你家狼爷爷!

灰毛“大狗”吃痛,发出一声惨嚎。当看见少年正对它怒目而视,这货慌忙地低下头,闭上了嘴巴。

“走吧,天色不早了,赶紧送我下山,你也就自由了。”少年抬头看了看天色,翻身骑在“狗”背上,摸了摸它的脑袋,没再追究什么。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凉爽的晚风吹来,山路两旁大树的枝叶婆娑,传来沙沙脆响。

少年望着远处依稀亮起的灯火,还有袅袅升起的炊烟,便知道前方不远就有了人家,于是从“大狗”的背上跳了下来,拍了拍它的脑袋,示意它可以回去了。

灰毛“大狗”见状,也不矫情,立马调头撒开四个孔武有力的大狼腿,欢心雀跃地跑开了。

我嘞个嗷呜!狼爷我终于自由了!再见了小混蛋!呃,不!永远再也不要见了小混蛋!

少年看着灰毛“大狗”那副如蒙大赦一般的样子,摇头笑了笑。直到那灰毛“大狗”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他才转身,向着山下走去。

暗夜很快便降临了,天边的一轮弯月,如同飘荡的船儿一般航行在天际。周围的夜空有群星点缀,像是一个个在眨眼的眼睛一样,一闪一闪,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少年来到了山下,借助天边明亮的月光,他放眼望去,有一条约么两丈宽窄的小河,环山而绕。而在小河的另一端,正坐落着一个破旧的小山村。几十座低矮的泥瓦房,可能是都有些年头了,那些屋舍上的瓦砾都脱落的差不多了。有的甚至于都填补上了许多茅草,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

此时这座村落里,也只有几户人家在亮着灯光。其余的,都是黑灯瞎火漆黑一片。

少年小心翼翼地迈过那条小河上仅有的一座,已经破损地不成样子的木桥,来到了这座小山村。

他敲开了一户里面亮着灯光的人家,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人,身上披着一件厚厚的,上面打着不少补丁的黑色袍子,用颤巍巍的双手,拔出门闩给他开了门。

当院门打开,少年乍一看清这位老人的样貌时,顿时身上寒毛竖起,一股子寒意直接涌上了天灵盖。他啊地一声,猛然向后退了几步。

只见这过来开门的老人,脸色苍白如纸,头顶已然秃了大半,仅有几缕稀疏的银发披散在脑后。脸上有着一道斜长的伤疤,自额头处向下蔓延开来,赫然醒目。有些塌陷的鼻梁之上,一只眼睛半眯着,而另外的一只眼睛……在月光的照耀下,仅仅只能看到一个黑影朦胧的空洞!

那老人见少年这般模样,却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就转身返向屋内。只淡淡地留下一句:如果你要借宿,进来把门插好。里屋倒是还有一间空着,还算干净。

少年呆在原地,一时犹豫了起来,不知自己到底该不该进去。那老人的样子看起来也着实吓人,但看的出,他似乎并无什么歹意。再者,自己刚才的行为也的确有些唐突冒失了。

少年又再次抬头看了看天色,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当少年进得屋来,眼前的一幕又是令他神色一呆。他看到那个老人,佝偻着身子坐在一张床榻之前,用他仅剩的那只半眯着的眼睛,定定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子。

那女子看不出具体年纪,像是二十多岁,却又像是三十多岁。那女子的样貌也算不得有多么出众,看上去很普通。她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神色安详。不过,少年还是从她的气色上看出了一丝端倪,她……居然是个死人!

这诡异的一幕着实又把少年实实在在地吓了一跳!一时之间,他手足无措了,嘴上动了动,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只管去里屋睡吧,明天好赶路。”那老人头也不抬,淡淡地开口说着,声音很轻,像是怕吵醒了眼前的她。

少年艰难地点了点头,缓缓移动脚步,向里屋走去。

说是里屋,其实也只是一间屋子被帷布给隔成了两间而已。帷布的一头被剌开两道口子,充作门帘,只要掀开门帘,就是里屋。

少年来到里屋,看见里面的空间也不大,在屋里仅仅摆设了一床一桌一凳,就已经占去了大半地方,只留下了一个可以供人行走的小片空间。

已经有些疲累的少年来到床前,和衣了躺了下来,一阵困顿的感觉立刻涌了上来,双目的眼皮也开始变得沉重,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在梦中,他梦到了以前在家族中经常一起玩耍的几个小伙伴,也梦到了他们每天那无拘无束的快乐生活。同时他也梦到了对他苛责严厉的父亲,还有对他百般呵护的母亲。不知不觉中,两行清泪淌了出来。而这时,他也警醒了过来。

我怎么睡着了?!他不知道自己刚才睡了多久,起身向着屋外望去,发现外面的月光依旧皎洁。他又向着门帘处看去,透过门帘处的缝隙,看见那边仍旧亮着灯光。

这时候的他睡意全无,回想起了从敲开老人家的门,再到刚进屋时所看到的情形。他不知道这老人为什么会遭受到那么严重的伤害,也不知道外屋那个躺在床榻上,已经死了的女人和老人到底是什么关系,那老人究竟是否知道那个女人已经死去。

他在心里不断做着各种猜测,不知不觉间,一声嘹亮的鸡鸣传来,他扭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然转亮了。

他赶忙起身,心道该抓紧时间赶路了。在这里,他心里总是感觉着有股不舒服,处处都透着诡异。所以,他要快点离开这里,快步地走向外屋,准备向老人辞行。

当少年再次掀开门帘,从里屋走出时,他发现那个老人还是在原地呆呆地坐着,只是那具女尸却是不见了踪影。来不及细想其他,少年来至老人身前,向着老人拱手作揖道:“承蒙老人家昨夜收留,使小子不致露宿荒野,此等恩情,小子无以为报!只盼得来日,小子必定好好酬谢老人家!”

那老人仿若没有听到一般,还是那样呆坐在那里,动也未动。

少年见状,向着老人望去,这一看可不打紧,直接把他给吓的蹦了起来。他瞪大了双目,指着老人的手在不停地抖动着,嘴里结结巴巴地吐出几个字:“死……死了!”

这,这怎么可能!昨晚整整一夜,他都没有听到外面哪怕一丝一毫的声音,这老人他是怎么死的?!

好一会儿后,他才颤着双手,壮着胆子,一步一顿地来到了老人面前。伸手探了一下老人的鼻息,没有呼吸!又伸手摸向老人的脉门,触手一片冰凉,也没有脉搏挑动的感觉。少年的心顿时就沉到了谷底,看来是真的死掉了!

只是,昨晚分明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一夜之间,人就死掉了呢?

带着这种不解,少年又壮着胆子再次在老人的身体上仔细观察起来。可又偏偏是这么仔细一观察,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再次把他吓的差点魂飞魄散,六神出窍!

老者的体温太过冰凉了,触手极寒,而且身体的僵硬程度,犹如坚冰。这还不算什么,少年轻轻撩起了老人裹得十分厚实的黑色袍子,却发现老人的脖颈以下,竟完全是一副白骨森森的骷髅架子。并且在黑色袍子被撩起的那一刻,一阵令人作呕的恶臭也随之散了开来。几条粗大的黑色蛆虫,还在自顾地啃噬着胸腹处的腐肉。

“呕……”

少年顾不得其他,慌忙把被撩起的黑色袍子再次披盖在老人的尸身之上,快步跑了出去,他是一刻都不想再待在这个鬼地方了。

少年跑出老人的家门之后,就开始大声呼喊起来:“不好了,快来人啊,这里有人死了!”

可令他万万也没有想到的是,不仅仅是没有人循声过来看看情况,反而有着一阵阵阴寒至极的大风骤然而起。更有阵阵黑雾凭空而生,遮天蔽日。

少年人的眼前,视线变得昏暗无比。心中猛然生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来,令他站在原地瑟瑟发抖,不敢轻举妄动。

“这到底是什么关系情况?!”少年的心底忍不住大声嘶吼着,一夜之间突发出如此变故,这简直就是骇人欲绝。

突然间,远处的天边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狼嚎之音!这道声音刚刚响起,就看到了那遮天蔽日的黑雾瞬间消散一空,阴冷至极的阴寒大风也眨眼间全都停了下来。天空回覆了清明,村庄也恢复了原样。

“那……那声狼嚎!”少年只感觉那声狼嚎很是熟悉,好像就是由那条灰毛“大狗”发出的。

然而,还不待少年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身后突然间伸出了一只手,拍打在了自己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