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神魔玄通

第2章 奇葩四匪与嫑脸“狗”

一阵大快朵颐之后,少年懒散地躺靠在一块石头上,望着天边洁白的云朵,怔怔出神。

灰毛“大狗”也一脸陶醉地躺在不远处,挺着一个浑圆的大肚子。

在这之前,灰毛“大狗”还一脸悲戚,有种兔死狐悲的意味。然而,等肉刚一炖好,这货就摇着尾巴,一蹦一跳地跑了过来。又是蹭大腿,又是吐舌头,弄得少年对它一脸嫌弃,丢给它一块肉后,就把它撵到了一边。

可这货的脸皮也着实够厚,几下子吃完了,又吐着舌头,一蹦一跳地奔来了。少年无奈,自己撕下一块肉来,捧着喝了几口热汤,就把剩下的,都留给了它。

这货见状,也不客气,摇着尾巴就是一阵吧唧吧唧狂吃。

更神奇的是,这货在一顿狂吃之后,身上被鹰隼抓出的伤口,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愈合起来。见此异状,少年大为惊叹,这货分明就是不死的小强。

吃饱喝足,又经过一番休息之后,少年再次骑上灰毛“大狗”,向着山下走去。

一路之上,他思绪飘荡,不知是何种原因,使自己来到了这片完全陌生的土地上。

在他的印象里,他之前是在照镜子。一面质地很古朴,上面刻画了很多狰狞巨兽的镜子。就在照镜子的时候,一阵耀眼的白光亮起,把他的眼睛刺的生疼,于是他就赶紧闭上了眼睛。可再等他把眼睛睁开,景象完全变了。

是的,那会儿他就出现在了这座山上,旁边有一只龇牙咧嘴的灰毛“大狗”……

令少年怎么想也想不通的是,那面镜子在自己家里分明已经放了好久。而且,之前也曾经有过不少的家族子弟在前面照过,怎么偏偏轮到自己之后就……

哎!

既来之则安之,先看看什么情况再说,说不得哪天哪会儿,我咻地一声就回去了呢!

也只能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了!

望着眼前的蓁蓁莽莽,少年不时地转头看看周围的群山,心里盘算着如何记住这条路,说不得刚开始出现的那个地方,也是回家的一个希望。

灰毛“大狗”阔步昂首,在见识少年的一番手段之后,心底对这少年愈发敬畏有加。竟在不知不觉中,有了一种甘心做“狗”的觉悟。

此刻它正晃着脑袋,摇着尾巴,一副不正经的模样。

它狭长的眼睛里散着幽幽的光,三角鼻子不时耸动,警惕地感受着四周的情况。

就在他们途径一条羊肠小道时,灰毛“大狗”的耳朵骤然竖起,向着一旁的草丛就是一通嚎叫,把骑在它背上的少年从思绪中拽了出来。

少年定睛望去,草丛里一阵攒动,紧接着就跳出来四个粗犷的汉子。

这四个大汉都有着约么三四十岁模样,清一色的虎背熊腰,胡子拉碴,脸上都是一副恶狠狠的表情。他们的衣着虽然不甚统一,但却都在肩头扛着一柄明晃晃的厚背大刀。

他们刚一现身,灰毛“大狗”就吓得连忙后退了几步,在少年的轻抚示意之下,才停下了脚步。

少年从它背上跳了下来,看着眼前这四个五大三粗的中年汉子,脸上露出笑意,率先开口问道:“你们都是来打劫的?”

这四个大汉先是一愣,接着将眼前的少年上上下下都打量了一番,其中一个人就开口了:“各老子嘀,今天可真特么晦气,一个硬货没捞着,还遇见个要饭嘀!”

“就是,就是,太特么晦气了!”

“出门没拜拜,明天一定得记得烧香!”

“嗯,俺同意!”

剩下的三个大汉跟着附和,完全无视了少年的话。

“咦!不对啊!那小娃娃后边还有一条狗呢。”有大汉朝灰毛“大狗”这边努了努嘴。

“咦!就是咧,不过看那狗好像灰不溜秋,是个杂种狗耶。”

“看见毛色不纯的狗就反胃,让他们赶紧消失。”

“好,俺同意!”

眼瞅着面前的四个奇葩,少年赏了他们一个白眼,回过头来喊了一声旺财。

灰毛“大狗”一听召唤,准备起身时,它犹豫了。

我嘞个嗷呜!这小混蛋招呼我干啥?不会是要把狼爷我交出去,他自个儿跑路吧?不行!狼爷我现在可不能轻举妄动,万一被这小混蛋给卖了,那可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啊!狼爷要稳住,稳住!

看见灰毛“大狗”起身又坐下,这会儿更是把“狗”脸转向一边儿,完全不收信号。少年见它如此,嘴角勾勒出一个戏谑的弧度。

只见他再度转身,面向那四个大汉,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说道:“四位大爷,你们要劫就劫我吧,千万不要伤害我家的‘狗’!如果没有它,我就再也找不到我爹留给我的宝物了。”

“什么!?宝物!?”四个大汉顿时八目放光,近乎异口同声地回应。

“小娃娃,快说是什么宝物?”

“就是,就是,快说,快说。”

“不说是什么宝物,你就别想走了!”

“呃……俺同意!”

四双眼睛齐涮涮地盯着少年,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笑容。只是那笑容,多少有点瘆人。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宝物。不过我爹说了,只要跟着这只‘大狗’,就能找到。”少年很诚恳地说道。

“你说的都是真的?那只大狗可以找到?”

“你确信你不是在骗我们?”

“你若敢骗我们,我可真的会一刀把你劈成两半的!”

“嗯,俺同意!”

四个恶瞬间又换了一副恶狠狠的表情,想要吓唬住少年,让他讲真话。

“我怎么敢欺骗四位大爷呢?只要你们能放过我跟我家的‘狗’,等我取回我爹留给我的宝物,我一定好好孝敬一下四位大爷的。”少年的口中带起了哀求,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

四个大汉相视一眼,这会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合计着,这能不能找到宝物的关键,就在后边蹲坐着的灰毛大狗身上。

四人彼此眼神会意,相视一笑,乐呵呵地绕过那少年,直奔后边的灰毛大狗而去。

他们看那灰毛大狗,就仿佛已经看到了宝物,眼神火热,面带狞笑,嘴里都快淌出哈喇子了。

我嘞个嗷呜!什么情况!?这四个家伙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狼爷?

看着走过来的四个大汉,灰毛“大狗”当时就是一激灵,遍体生寒。它一边慢慢往后退着,一边目不转睛地瞪着前方,还不时把眼神瞟向正在一旁悠哉悠哉的少年。心知完蛋了,肯定是之前的举动惹到这位小爷了,这是赤裸裸地报复啊!

一念至此,当即眼珠子就开始乱转,先好好想想该怎么平息这位小爷的怒火才是。可眼瞅着四个大汉越来越逼近,自己现在是肯定跑不掉的。该怎么办!?

我嘞个嗷呜!人有失手,狼有失爪,看来狼爷是彻底栽了!

眼看着四个大汉已来到了身前,又马上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心中更是火急火燎。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只见灰毛“大狗”四爪猛然蹬地,毛发乍起,接着就是浑身一颤——吓尿了!

“咳咳……好重的骚臭味!”

“咳咳……真特么尿性!”

“咳咳……老子要阉了它!”

“咳咳……俺同意!”

四个大汉捏着鼻子,嘴巴紧闭赶忙退到了一旁,这才喘上两口大气。

灰毛“大狗”也赶紧趁着这个空档,一阵风似的蹿了出去,口中更是哀嚎一声,显然被吓的不轻!

它快速地蹿到少年这边,却看到少年那戏谑的目光,当下就是尾巴一摇,匍匐在地,伸出了两只前爪,将少年的大腿紧紧抱住。

见到它这般模样,少年一脸嫌弃地将它踹开,双手抱臂,就这样悠然自得地立在一旁,懒得再去搭理。

我嘞个嗷呜!看来这小混蛋,不,不,呸!呸!看来这位小爷是真的生气了。哎!都怪我自己,刚才若是老老实实地过来,哪里还会生出这种事端出来!不行!狼爷我要想活命,这位小爷的大腿我是必定得抱上才行!若是他都不帮我,狼爷今天只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心里想着,灰毛“大狗”再次施展无敌嫑脸战术,一个高高跃起,落地时又趴在了少年的脚边,尾巴摇起,前爪抱起。

“你还要不要脸!”少年又是一个甩脚,可惜没甩掉,“快松开,不然我发火了!”

我嘞个嗷呜!不松,我不松!狼爷想活命,这大腿狼爷死也不能松!

立在一旁的四个大汉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一人一狗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这狗咱还抓不抓了?”

“说的什么话,不抓狗能得到宝物吗?”

“狗是必须得抓!”

“嗯,俺同意!”

四个大汉简单交流了一番,就此分成了四个方位,把那一人一狗给围在了中央。

“小娃子,把你那狗给交出来吧!”

“速度!赶紧!麻溜脆的!”

“不交就连你一块咔嚓了!”

“嗯,俺同意!”

四把明晃晃的厚背大刀,寒光吞吐,架在了少年与“狗”的四周,只需往前一挥,怕是就要有刀光血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