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神魔玄通

第16章 扛尸教(下)

凌煊和石豪二人此刻正呆呆地看着那四具尸王,与那真武宗来人的争斗,却不想那四具尸王为了强行逼迫真武宗来人现身,竟是使出了这种无差别攻击的手段出来。在大惊之余,他们根本无力躲避,只能紧紧闭上双眼,希望等会儿被轰成渣渣时,不要太痛苦。

然而,就在他们闭上双眼的那一刻,在他们身边突然青光一闪,一个约么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就显现在了他们身旁。不待那些滚滚袭来的尸气近身,那年轻人双手掐印,身后背负的那柄古朴长剑发出轻吟,铮地一声离鞘而起,化作重重剑幕,将那些尸气尽数抵御开来。

“这里很危险,你们还是速速离去的好,别枉自丢了性命!”那年轻人在抵挡下了尸王的这一击之后,眼角的余光瞥了二人一眼,淡淡地说道。

“好!”凌煊在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拉起石豪就跑。刚才的那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就要嗝儿屁了,在害怕之余,眼睛还是不由自主地眯起一条缝儿,就在最后的紧要关头,还是被人解救了下来。尽管心里还是扑通扑通狂跳个不停,但眼前的形势确实太过可怖,他们每多停留一会儿,就越是危险的紧,还是早早离开这里的好。于是在那人一开口时,凌煊就拉起了石豪,做好了随时都可以跑路的准备。

半空中,那四具尸王见到那年轻人竟然再次抵住了自己的攻击,将那两个血食给解救了下来,顿时大怒。只见那四具尸王齐声怒喝,再次举起枯爪,身上灰黑色的尸气翻腾狂涌,眨眼间就将这片天地全部笼罩起来。四具尸王目光阴冷的可怕,一步跨出,迈入了翻腾的尸雾之中,就好像与之溶为了一体一样,再难捕捉到其具体位置。

年轻人见此状况,心呼不妙。这尸王的尸气笼罩天地,可以将人的精神力量完全隔离,使之没有半分的用武之地,只能凭借一些本能的感知来判别方位。眼下这般情形,那尸王明显就躲在这尸雾之中,伺机而动。自己若是稍有不慎,恐怕等着自己的,将会是致命的一击。想到此处,年轻人气色不变,把精神力量高度集中起来,纵然不能探敌身形,至少还可以起到几分预警的作用。他十分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身体感官全开,脑中飞快地转动起来,想要在短时间之内寻找出可以破解眼下这般局面的方法。

那四具尸王自没入那翻腾的尸气当中,其实并未靠近那年轻人,而是就站立在原地,仔细地观察着那年轻人的一举一动。它虽心中有着滔天怒火,但它心中也是明白,眼前的那个年轻人实力确实不俗,有着完全可以与自己抗衡的本事,甚至隐隐地要压上自己一头。所以,它没有立马动手,而是停留在原地仔细地观察一番,看看能不能寻找出一丝一毫的破绽出来。

况且,真武宗乃是邯郸境内当之无愧的霸主级势力,门人弟子外出,焉能没有几件可以仗恃的防身之物?自己一旦轻易出手,一击未中而使其逃回宗门,那么自己此行的目的算是要暴露而出了。这样下来,那可真就是得不偿失了!

那尸王越想脸色越是阴沉,虽然真武宗在其口中都是一群不学无术的酒囊饭袋,但它自己心里却是明白的很,若要说起真武宗的整体实力,它们扛尸教是拍马也赶不及的。而且,眼下还只是一个真武宗的年轻弟子,就有着与它势均力敌的实力,若是换作一些长老呢?想到这里,它越发地不敢轻举妄动了。

……

凌煊拉着石豪一阵狂奔,也不知道跑出去多远,反正就是在二人都累的气喘吁吁,再也无力奔跑时才各自就地瘫坐在了地上,口中不停地呼着粗气,汗水早已浸透了衣襟。他们一边喘息着,一边回头望了望,而后这才相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读出了一份侥幸余生的喜悦。

好一会儿后,二人起伏剧烈的胸口渐渐平复了。凌煊起身后,伸手拉起了石豪,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山涧,开口说道:“走吧,我们从其它地方绕走广府城。”说罢,二人再次快步向着来路赶去。

……

年轻人在那灰黑色的尸雾当中,从怀里摸出一张明黄色的符篆出来,夹在手中只是那么轻轻一晃,那符篆竟自行燃烧起来。继而,几个古老的金色篆字就显现了出来。紧接着,那金色篆字亮起毫光,继而大盛。在头顶上空散发出耀眼的金光,然后就兀自在空中盘旋起来,围成了一个圆环状。约么一个呼吸左右,那金色的篆字圆环自他头顶的上空笼罩而下,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大钟形的金色光幕。年轻人扫了一眼周身的钟形光幕,看着那些侵蚀而来的尸气全部给隔绝了出去,满意地点了点头,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看来要对付这些尸怪,这破秽符也同样有着不俗的功效啊!”年轻人喃声自语了一声。随后,他便收起了笑意,目光也变得凌厉起来。大声喊道:“枯爪尸王,我知你就在附近。想你一个堂堂的扛尸教六大尸王之一,更是有着四尸一体的钢甲尸身,难道还要用这般手段来对付我一个毛头小子不成?这要是传了出去,想必你枯爪尸王的声威有损吧?”

“哼!牙尖嘴利的小子,你莫要以为就凭你说的这几句话,尸爷就会上你的当!”四具尸王同时开口冷哼说道,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令人难以分辨出声音的源头来自何方。年轻人闻言眉梢蹙起,在这之前,自己也正是运用这样的方式,令那尸王寻找不到他的具体的方位,而眼下却又被对方给使了出来。

“既然尸王不愿出面交战,那将在下困在此处又有何意义呢?况且尸王应该也是明白,在我真武宗的地界之上,但凡是内门的高级弟子,身上都会留有宗门长辈的精神烙印。若是一旦在下立即激发这道精神烙印的话,宗门的长辈们怕是立刻就会赶来,届时,尸王就是想要脱身离去,怕是也办不到了吧!”年轻人在经过一番思忖之后,想到了那尸王此刻必定是欲进不能,退而不甘,所以这才用了这么一种方式,企图将自己困在其中,看看能否寻出一丝的破绽出来,然后再一击必中。想到这里,他知与其这般僵持不下,还不如暂时将它惊走,而后再想办法将其除掉。故而,他如是开口说道。

年轻人的这番话确实令那尸王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它就镇定了下来。它桀桀怪笑了几声,开口说道:“你想以此来诓骗尸爷离去?别做梦了!尸爷是何等心智,在尸爷我的面前玩这些,你小子还嫩的很!”

“哦?既然尸王不愿离去的话,那咱们就这样僵持下去好了。那就看看,看看在下有没有诓骗尸王你了。”年轻人淡淡地开口说道。说完,他再次从怀里摸出了一张符纸,捏在手中看了看,面色上透出几分肉痛与无奈,轻声一叹之后,嘴中就念念有词起来。很快,他便将那张符纸高高地一抛,顿时,一股浩大莫名的精神力量席卷虚空,一下子就将遮天蔽日的灰黑色尸气给驱散大半,发出了震耳欲聋的音爆之声。

那尸王见状大惊失色,它感受到了前方不远处,有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正在席卷开来,眼看就要波及到了它的身边,当下就暴退而出,心中忍不住有些颤栗。

真是该死!这股精神力量怎么会这般强大?莫非这小子身上的精神力量乃是真武宗的玄通境的老祖所留?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还真得趁早离开此地才好!

“小子,你很好!这个梁子尸爷我记下了,改日若是再遇,尸爷必定将你抽筋拔骨,生吞活剥!”尸王留下这狠厉的话之后,就向着远空遁去。

年轻人看着那些随着尸王的遁走,而渐渐消散开来的尸气,又向着远空尸王遁走的方向望了一眼,撇了撇嘴,没有说话。之后,他又把目光转向了那四具没有头颅的尸身,它们的肩上还各自扛着一口猩红的木棺。年轻人淡淡地看了他们两眼,就伸手冲它们一指,顿时背后的长剑铮铮而鸣,一道剑光划过虚空,而后再次悄然入鞘。

待那年轻人化作青虹离去之后,那几具扛着木棺的无头尸体,才一下子四分五裂地散落在地。而后腾地燃起一股绿色焰火,将它们彻底吞没掉了。

几天后,凌煊和石豪出现在了广府城中,他们自那日选择了绕道而行,经过了几天时间的长途跋涉,总算是绕过了那道山涧。

二人在广府城中待了两三日的光景,期间也托人打听过城外的一些情况,他们很想知道那日救下他们的那个年轻人后来怎么样了,有没有将那可怖的尸王斩杀掉,以及他本人有没有受伤之类的。可是,在他们经过多方的打探之下,竟然没有知道城外的山涧处,曾经发生过那骇人的一幕。并且在这期间,他们也见到了几拨从那山涧经过而来的商客,而他们也表示自己根本就什么也不知道。

二人无奈之余,只得闷声。这一次,二人选择了步行前往,哪怕是稍慢上一些也是无所谓的。毕竟,如果再遇到了类似的事件,唯一靠谱的,还是自己身下的两条腿而已。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