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神魔玄通

第14章 石豪的故事

是夜,月色明亮,繁星点点。

翁府上下到处洋溢着欢快的氛围,在翁府的会客大厅之内,歌舞笙箫,整整持续了大半夜后这才散去。那是翁家的老太爷特地为石豪、凌煊二人安排的一场晚宴,更是让其长子,也就是现任的翁家的家主出来替自己招待。宴会之上,翁家的家主在老太爷的吩咐之下,极尽热情,给予了他们二人最高规格的待遇。

翌日,眼看天色都快要接近晌午了,石豪、凌煊二人才纷纷从睡梦中醒来。由于昨晚一高兴,酒喝的太多了。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人家这么热情呢!

之后,石豪找来翁老太爷与翁家的家主,与他们仔细地讲解了关于那种最新方式的细节问题。

当然了,这其中也不乏夹杂着老太爷的许多不解疑问,例如他们二人来自哪个家族,为何要将这种最新方式传播而出,又为何会选择他们这里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不过,都被石豪的一番巧言之下给糊弄了过去。

最后,当他们二人提出辞行时,翁太爷再三的请求要让他们多住上几日,也好弥补一下之前的过错。二人无奈,只得又在翁府待了几日。

在这几日的时间里,翁老太爷想尽了办法把他们二人给招待的舒舒服服,二人也差点在这种惬意的不得了的日子里,乐不思蜀了。不过,最终还是凌煊率先提出了要离开,石豪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去再次向翁老太爷辞行。

当得知二人要赶往真武宗时,翁老爷二话没说就写了一封推荐信,并说只要拿着他的这封推荐信,稳稳当当地就可以拜入外门,并且也不会有什么敢为难他们。最后,他又拿出了许多银两,供他们二人做一路之上的花费,并雇来一辆马车,让他们可以少受些劳顿之苦。

就这样,在一番依依惜别之后,凌煊跟石豪二人上了马车。在马夫的扬鞭策马声中,他们离开了云门镇,朝着真武宗的方向赶去。

“怎么样兄弟,哥说过要带你装逼带你飞,哥没诓骗你吧?!”马车上,石豪得意的哈哈大笑,那种架势,简直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凌煊没说什么,只是尴尬地赔笑了两声,心中倒是对这家伙有些刮目相看。

通过这次的事件,二人之间的关系彼此拉近了不少,也都把各自的心扉敞开了,纷纷讲起了各自以往的事情。也正是这个时候,凌煊才算对石豪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同时,他也对石豪的家乡——古古怪界产生了向往,说以后若是能力允许,一定要随石豪去那边走上一遭。

不过,在这期间曾经发生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小插曲。就是石豪在讲道自己是如何来到这浩土原界时,把凌煊听的是目瞪口呆。

原来,据石豪自己的讲述,他那会儿小学刚毕业,眼瞅着要上初中的时候,正好自己的老子嫌那所学校太渣,教育不好这么优秀的孩子。于是提出了要让他转校,而且还是转到外地的一所私立学校。这让当时的他很崩溃,因为这样一来,他就不得不跟自己已经相处了五年的“女朋友”分手了,在一番抗争无果后,他只得听从他老子的安排。

于是乎,在内心进行了一阵痛苦的挣扎后,他大晚上地,去找“女朋友”提出分手去了。虽说他们那里有件人人都会用的神器——手机,但他还是坚持认为,分手这事儿是件挺正经的事儿,必须要当面说清楚才行。要么分手,要么等待!可是,他刚走到半道儿上,就隐约看见前方他们那一届的女神正好神色焦急地徘徊在路边的……公厕。居然还是一个人!当时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这份色胆,也不顾什么道德节操,跑上前去就喊了一声:女神,要纸不?

如果按照剧情正常发展的话,这时候石豪的结局应该很悲催。可命运偏偏就爱不按套路出牌!对面的女神很欣喜、很激动地回了一声:要!

就在石豪感叹幸福来的太突然之时,女神又给他来了一句:我男友在里面,他忘记带纸了,就请帮忙给送进去吧!

女神这一句话算是把石豪打击的不轻,心中有股子很想骂人的冲动。不过被他克制住了!随后看到女神和男友很亲昵地向他表达了谢意之后,就这么走了,他憋着满肚子的不是味儿,怒气冲冲地找他“女朋友”去了。

可惜的是,他大老远地跑到人家楼下,人家没在家。打电话过去,人家也没接,他只好傻不拉叽地站在人家楼下等。

巧合的是,那天那幢楼上有一家夫妻在吵架,很激烈的那种。不时有着一些瓶瓶罐罐地东西被扔了下来,偶尔也会有几个花盆从天而降。

他一看这种情况,正好干等着也是无聊,就这么绕有兴致地看了整整一夜。

是的,那对夫妻整整吵了一夜的架,摔了一夜的东西,也扔了一夜的东西。可等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那争吵的声音却戛然而止了。

石豪当时就心想,或许是闹腾了一夜,都感到很累了吧,虽然没能看到最后有什么结果,但毕竟自己这一夜也等的也不那么枯燥无聊。可就在石豪准备再次掏出手机,打一个电话时,他突然愣了一下,再然后就是一阵阵恐惧涌上了心头。

那对夫妻整整闹腾了一夜,为何楼上楼下的邻居们都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没有人出来看上哪怕一眼呢?他使劲地揉揉眼睛,楼下的地面之上哪里还有什么昨晚被扔下来的那片狼藉?!昨晚自己明明一直站在这里,眼睛都没合一下,不可能那里有人清扫,而自己却什么也没发现。

再仔细地看了看楼上,从楼下一层一层往上数,一、二、三……十八、十九,第十九层!那不是他“女朋友”的家吗?当时他的脑袋里就是“嗡”地一声,一片空白了。

之后,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他向着楼里走了进去……打开按下电梯……进去……按下十九号键……电梯的门合上……到了十九楼他出来……然后来到了她家的门口,敲了敲门。

没有人回应,也没有人来开门。他哆嗦着手,掏出手机拨打了通讯录里名片是女朋友的电话,还是没有人接听。不过,这时候他隐约听到了一丝熟悉的旋律,尽管声音很低,但他还是听见了。那是他“女朋友”的手机铃声,声音的来源就在……房门之内。

他再次拨打过去,隔着防盗门上的猫眼往里望去,想要看出点什么。可这一望之下,把他吓得三魂皆冒,他猛地退后几步,险些惊叫出来。因为他看见,在那只猫眼的那头,竟然也瞪着一只眼睛!

惊魂未定的石豪赶忙先走到了一边,隔了好大一会儿之后,他才渐渐安定了下来。他决定先敲开他们这些邻居的门,问问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可等他敲开了这些邻居的门时,邻居们纷纷表示他们这几户虽然都是邻居,但却根本不认识,对他们这边是什么情况也都不甚了解。只道是这两天是有些反常,晚上再也听不到那对夫妻的争吵声,以及女儿的哭泣声了。

听到这些的石豪心中暗呼不妙,赶紧掏出手机报了案。果然,等警察叔叔来了以后,强行打开了那扇防盗门。然而接下来发生的那一幕,却是直接把跟在一旁看着的石豪给吓得昏死过去。

这一家三口死掉了,死状极其凄惨,让人不忍直睹。事后根据警方现场勘察时所得出的一些结论,大概意思是说,这三个人的大半个身子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啃噬掉了一样,不翼而飞,只在剩下的小半截尸身上留有一些拒状齿痕。而且,在那些齿痕的周围,还被检测出一些具有强烈腐蚀性的细胞粘液,在经过一番生物物种特性的比对之后,惊骇地发现,那些粘液居然不属于本世界中已知的任何物种。

这是不是就可以说明,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一些从未被人们所发现的庞大物种,亦或是有着来自外世界的物种入侵而来呢?

虽然这些猜测看似很荒谬,也很难具有什么说服力,但碰上如此一桩悬案还是让人不禁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当石豪醒来,得知这些消息之后,吓得门都不敢迈出一步。尽管身上蒙着一层厚厚的大棉被,但还是不由自主地浑身发冷。每到夜里,只要闭上眼睛,就会想起“女朋友”那小半截的身子被挂在门上,脸上全是因为过于惊惧而产生的绝望,瞪大的双眼,张大的嘴巴……

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石豪每当想起那一幕,在害怕的同时,心里也不禁会呐喊出这么一句。

从那以后,石豪似乎精神就变得时而清醒,时而恍惚。在清醒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是谁,他很害怕。可在他变得恍惚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是谁,却变得更加害怕。

直到有一天,他在清醒中睡去,又从清醒中醒来。只是前一刻的清醒与后一刻的清醒,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这就是石豪之前讲给凌煊,那个关于他的故事。

……

转眼间,十多天过去了。而这时候,他们也进入了广府城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