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神魔玄通

第11章 带你装逼带你飞(上)

凌煊见他这副态势,真有一种想走上前去狠狠揍他一顿的冲动。什么人呐!之前说没人相信你的话,你不高兴。现在我信了,这货反倒置疑起我来了。

“不管你信是不信,我呢,来自一个叫做众妙世界的界域。”凌煊也不管他信不信,自己先报了家门,他淡淡地开口说道:“我姓凌,叫凌煊。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流落到此界的,是否跟我有着相似的经历,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所说的这些话,绝对没有半分的欺瞒。”

“我之所以会来到此界,说起来,那根本就是一件令人无法想象的事情。可以说直到今天,我还是一直无法理解。”

“那一天,我站在一面镜子之前,仅仅就那么几个呼吸的时间,一道很刺眼的光芒亮了起来,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这里。你说,这是不是很荒诞?”说完,凌煊把目光移向了窗外,又接着说道:“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关于我的事情,该说的我都说了,至于你,说是不说全在你,我不会勉强什么的。”

“编,接着编!”石豪咸不咸,淡不淡地瞟了他一眼,阴阳怪气地说道:“故事编的挺有新意嘛,差点我就信了。不过,你既然这么会编故事,你咋不去写小说呢?要是放到我们那个世界,你肯定火!大神!”

凌煊虽然没听明白他具体的意思,不过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话。这点,从他那猥琐的表情上,就能猜出一二。真是被这家伙给打败了,都猥琐出境界来了!

“哼!该说的我已经都说过了,至于别的,你爱怎么看就怎么看吧!”凌煊一声冷哼,干脆转身走到一边,懒得再搭理这货。

“呦呵!西洋镜被拆穿了,无计可施了,又改别的套路了?哥告诉你,没用!”石豪摆出一副二五八万的样子,表情蔑视地扫了凌煊一眼,说道:“哥不吃你那套!”

“随你怎么说好了!”凌算是对这货彻底没了脾气,干脆走到了床边,躺了下来。

“嘿嘿,在哥的面前耍小心眼,你还嫩了点!”见到凌煊躺在床上不吱声了,石豪志得意满地嘿嘿一笑,翘起了二郎腿儿,极尽嘚瑟地说道:“你也不看看哥是干啥的,什么阴谋诡计,什么美女画皮,都逃不过哥的火眼金睛。在哥的面前,什么妖魔鬼怪,什么魑魅魍魉,哥只在弹指间,就能让它们灰飞烟灭!怎么样,哥牛逼不?”

凌煊没理他,翻了个身,佯做睡去。

“看看,看看,被哥的英明神武,凛然正气给彻底征服了吧!”石豪继续嘚瑟,“虽说以哥这麻溜儿的口才,把你驳的是哑口无言。但你也不想想,在哥这仪表堂堂,风流倜傥的大才子面前说假话,焉有不被拆穿的道理。”

“哥是谁呀?!哥文能提笔纵横书社稷,武能纵马驰骋定国邦!像哥这么文武全才的人,敢问世间能有几人可比肩?”

“不过说来也是,像哥这么优秀的人,简直优秀到了让人感觉很不真实。就好像,哥不是现实世界里人,哥应该……应该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受无数的凡夫俗子们虔诚膜拜的神仙中人一样。”

“所以,请你们不要过多地迷恋哥,哥只是一个传说!”

……

听他说到了这里,凌煊再也忍不住了,起身抱起身后的瓷枕就向他丢了过去。可惜被这货头一偏,给躲了过去,这货随后又是嘿嘿一笑,来了一句:“没打着!”

凌煊此刻也不顾及他是否也是来自异界了,原本还抱着几分同情的心理,此刻也荡然无存了。

这货还真是……猥琐?极品?嫑脸?……

一时间,凌煊也不知该怎么去评价他了。总之,这货别的本事暂时虽然还没看出来,但这货招人恨的本事,还真是一流啊!

凌煊被这货给气的浑身颤抖,咬牙切齿地瞪着他,手指指向了房门,一字一顿地说道:“你给我歌屋恩……滚!”

“你看看,你看看,你咋又着急了呢?着急容易上火,上火容易尿炕……”石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到凌煊丢过来两只鞋子,赶忙闭上了嘴巴,快速躲闪。

嘭!嘭!两只被他躲过去的鞋子,砸在了房门上,先后传来两声脆响。

“卧槽!好险!”石豪故作惊慌地抹了把冷汗。

“你最好现在就离开我这里,否则……”凌煊用眼睛狠瞪着他。如果用眼神可以杀死一个人的话,恐怕他早就被凌煊给千刀万剐地剁成包子馅了。

“否则怎样?”石豪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满不在乎。

“否则我会通知官府过来拿人。”凌煊目光撇了撇窗外。

“呦呵!你敢威胁我!”石豪闻言,顿时收了笑脸,同时把眼一瞪,说道:“你还别说,哥还真的就吃这一套。拜拜!”说完转身就要离开,可刚走出几步,他又转过头来,用商量的语气对凌煊说道:“哥跟你做个交易怎么样?”

“没兴趣!”凌煊很干脆地就拒绝了,“你到底滚是不滚?!”

“好,哥滚,哥马上就滚。”说完,石豪打开了房门,走了。

看到那货终于在自己眼前消失了,凌煊的身子也顿时垮坐在了床上,长长地出了一口大气。之后,看到那货走时竟然没关房门,他刚要起身时,就看见那货又从房门处探出了脑袋,他说:“你确定不要考虑考虑跟哥做笔交易?”

“滚!”凌煊近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声地吼了一句。

“滚就滚,又不是没滚过!”石豪这货又没咸没淡地吐出这么一句。但紧接着,他再次执着地开口说道:“要不你好好考虑……”没等他说完,就看到凌煊抄起了桌子上的盘碗,吓得他赶紧把话又给憋了回去,一溜烟儿地彻底没了踪影。

凌煊赶忙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了房门处,快速地关好了房门。刚要转身,想了一想,又转过身来,把门闩插上了之后,这才再次呼出一口长气。

真累!比跟人一番搏斗下来还要累!这是凌煊此时内心深处的真实感受。

他亦步亦趋地走到了床边,躺了下来。抬头望着屋顶的横梁,怔怔出神。那个麻烦的家伙虽然已经被赶走了,可是接下来他却又要为自己的生计开始发愁了。

仅有的那么点银两,被那无良的家伙全部拿去换了酒菜。接下来还会有很长的一段路途要走,凌煊真的不知道从今往后该怎么度过这段时间。莫非真的要沦落到一路之上都要沿街乞讨?凌煊很不甘心。可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打上几份短工,等凑齐了银两再赶路?那恐怕耽搁的时间会很久。

想着想着,凌煊的鼻子不禁一阵酸楚,可还是强忍着告诉自己要坚强,男儿有泪不轻弹!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到了午后,凌煊望了望窗外的似火骄阳,收拾好了行装,准备再次赶路了。

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很快,凌煊就走出了主城区,向着茫茫前路上他去。可还没有走出去多远,就看见路旁的草垛上坐着一个人,正笑意盈盈地望着他。

“怎么又是你,你还真是银魂不散啊!”待看清那人之后,凌煊的心中就涌出了无名火。因为前人不是别人,正是石豪。

石豪脸上又露出他那标志性猥琐的笑容,开口说道:“哥也没想到咱们两个这么有缘份,城里城外都能遇得到!”

“什么狗屁缘份,一看你就没安什么好心!”凌煊闻言,当即就嗤笑了一声,冷冷地回了他一句。

“你也别对哥有这么大的成见。”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券,递给了凌煊,继续说道:“拿着吧,哥知道你身上没什么银两了,这也算是为之前的事情赔个不是,你就不用推辞了。”

推辞?开玩笑!凌煊巴不得他快点还他银两出来呢!岂会推辞。他的话音刚落,凌煊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那张纸券夺了过来。本还以为会是银票什么的,哪知打开一看,当即就要吐出一口老血。

“欠条!”凌煊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哪知石豪这货讪讪一笑,说道:“没办法,哥是很想把银两还给你,可哥现在也是身无分文,口袋比脸还干净呐!”

“那你之前剽窃他人的那些银两做何说法呢?”凌煊冷冷地望着他。

“那些可都是赃物,我肯定不会带在身上的。况且,窃得的那些银两本就只为给他们一个教训而已,等他们心疼一阵之后,自然还是要还给他们的。要不然,你还真以为哥缺那俩臭钱?”石豪笑呵呵地解释道。

凌煊狐疑地望着他,不知其说的话有几分可信。不过,他也没在意这些,只是用略带些戏谑的语气说道:“既然你不差那几个钱,就请先把我的那点小钱先还回来吧!”

“这个……”凌煊的一句话算是把他给噎住了,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说吧,你跟着我究竟想干什么?我可不信是什么缘份能让我们再次相遇。”凌煊双手抱臂,似乎是看出了他因为有什么事情,所以才会在此等候着。

“呵呵,我就知道肯定瞒不住兄弟你!”眼见被凌煊一语道破了,他也没什么好隐瞒了。只是讪笑着挠了挠头,开口说道:“其实吧,在我离开了客栈之后,我就一直在想兄弟你之前说过的那些话。当时是哥太糊涂,还以为兄弟你是看出了哥哥的英武不凡……”

凌煊见他又要开始胡扯吹牛,当即就喝了一声:“打住!如果你只是来说这些废话的,那么很抱歉,哥没空!”

“呃……”被凌煊这么一打断,石豪顿时就蒙了,眨巴着小眼儿,脑瓜子里飞速地思考着接下来的话该怎么表达出来。好一会儿后,他才接着说道:“是,是,是哥……呃不,是我之前的毛病太多,一时也顾不得,见谅,见谅哈!”

凌煊只轻哼了一声,没说话。石豪讪笑着继续说道:“我回头那么一想,我身上一无钱财,二无所长。兄弟你肯定是不会图我些什么的,即便是有,那也……咳!总之呢,我是想通了,兄弟你肯定没有骗我的!”

“然后呢?”凌煊淡淡地问了一声。

“然后……然后……”石豪用力地在头上挠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呀!”

“哦,那再见!”凌煊冲他挥了挥手,这就要走。

“别……别介呀兄弟,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嘛!”石豪见状,赶忙上前又把他拦了下来。苦着脸说道:“其实吧,我此次出城过来找你,就是为了能够跟你在一起。”

“什么!”凌煊闻言顿时一惊,赶忙退后了几步,双手抱胸,警惕地望着石豪。心里忍不住暗自揣度,难道这货好这口?

石豪见状,顿时满头黑线,什么跟什么嘛!不就是自己的意思没有表达清楚么,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当下,石豪连忙纠正道:“我的意思是说,我想跟着你一块上路,反正在这里我也是举目无亲。与其独自一人孤苦伶仃,不如咱们结伴而行,日后也好彼此有个照应。”

“可我为什么要带上你呢?再说,我身上并无钱粮,一人的生计尚且还无从着落,更何况又要多出一人?”凌煊摇头表示拒接。

“如果只单单是为了些许钱粮而犯难的话,”说到这里,石豪再度恢复了猥琐模样,他嘿嘿笑道:“我想这个完全没有必要,只管交给我来办就好。”

“说的跟真的一样!”凌煊不屑地扫了他一眼。

“你不信是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我的来历,”石豪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向凌煊抛了一个你猜猜看的眼神。见凌煊没有理他,他多少有些悻悻然。不过,他还是带着一股强烈的自豪感,眉飞色舞地继续说道:“其实我来自一个叫古古怪界的地方,在我们炎黄华夏大天朝,深厚的各种底蕴说出来能吓死你。如果单论起赚钱,我们有着很多很多你们永远也想不到的方法!”

“真的?”凌煊见他说的这么斩钉截铁,但还是带着一丝狐疑,问道。

石豪看到凌煊还是不太相信他的话,他想着只好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了。当即就有些得意忘形地哈哈一笑,说道:“是不是真的,咱们用事实来说话。一会儿咱们寻一处地方,让你看看哥是怎么带你装逼带你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