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神魔玄通

第1章 少年与“狗”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旺财啊,你说这穷山恶水的鬼地方,没有仙,也没有龙,怎么还会有这么多人进山来采蘑菇啊?”

在一处山峰上,一个约么十二、三岁模样,衣衫有些褴褛的少年,嘴中衔着一跟草茎,慵懒地倚靠在一棵粗壮的大树之上。

此刻,他的脸上正挂着盈盈笑意,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仔细地端详着手中的一颗“大蘑菇”。在他的身边,还趴着一只鼻青脸肿的灰毛大狗。噢,不对,确切地说,应该是狼!

只见它口中一声哼哧,呲着牙咧着嘴,可惜不会说话,否则它一定会大声地呼喊出来。

老子是一匹雄壮威武的狼!你才是旺财!你全家都是旺财!还特么采蘑菇?那是灵芝,一颗足有上百年份的灵芝!要不是老子打不过你,非得一爪子挠死你不行!

它鄙视地看了看少年,干脆别过头去,懒得搭理这货。

“肚子饿了,吃点什么呢?”少年又看了看手中的“大蘑菇”,顿时有了注意,“对了,小鸡炖蘑菇!”

将那“大蘑菇”放入怀中,他来到灰毛“大狗”的身前,用脚轻轻踢它,开口说道:“旺财,快告诉本公子,这地方哪里有小鸡可抓?”

小鸡?这里可是深山,不是什么农家院,哪里来的小鸡?

灰毛“大狗”郁闷了!真不知道这小混蛋哪儿蹦出来的主儿,抢了自己守护了十几年的灵芝不说,还把自己一顿胖揍,要不是自个儿身子骨还行,怕是早就让这小混蛋给嗝屁了!

“快起来,别装死,小心我拔光你的狗毛,来一锅狗肉炖蘑菇!”

在少年一声呼喝下,灰毛“大狗”滋溜一下就站直了身子。心里忍不住悲呼,狼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正想着,却见那少年不知何时取来一根藤条,三下五除二地在它脖颈上挽了一个结,而藤条的另一端,则被少年攥在手中,这分明就是把它拴住了。

我嘞个嗷呜!你竟敢这么侮辱一匹骄傲的狼!?狼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这个仇狼爷先记着,等哪天狼爷翻身了,一定要让你尝尝狼爷的狼爪十八挠!

“还不走,真是皮痒了?”

少年的话音传来,灰毛“大狗”屁股上又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脚,吃痛之下,撒开腿就是一阵狂奔。

“慢点,你颠着本公子了。”

在灰毛“大狗”狂奔出去的那一刻,少年一个翻身就跃到了它的“狗”背上,一阵颠簸之下,少年手中藤条一勒,灰毛“大狗”立马停下了脚步。

咳咳,勒死狼爷了!我嘞个嗷呜!简直欺狼太甚!可怜狼爷我脆弱的小脖子,都差点勒断了!不行,我要反抗!我要翻身农奴把歌唱!

嗷呜!嗷呜!嗷呜!……

“你叫唤个屁呀!”啪地一声,少年把藤条甩在它的身上,响起一声脆响。灰毛“大狗”吃痛地大嘴一咧,赶紧停止了嚎叫!

做狼难,做一只被人奴役的狼更难!我反抗不了,还不让我嚎叫嚎叫吗?

“咦!旺财,你居然哭了!?”少年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新奇的不得了。

是的,狼爷我哭了!狼爷我都活这么大岁数了,容易嘛我!打不过一个小屁孩儿也就算了,守护的百年灵芝丢了也算了。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践踏狼爷我身为一匹狼的尊严!一口一个旺财的叫着,狼爷我要怒了!真的怒了!你爱咋咋地吧,反正狼爷我就要先哭会儿!

“好了,旺财乖,不哭啊,等本公子找到回家的路,一定给你好多好多‘大蘑菇’,怎么样?”少年摸了摸它的头,安抚着。

好多好多“大蘑菇”?哄傻子呢?你以为你是谁呀?瞧你那一身的破烂行头,这可是上百年份的灵芝草,比我岁数都大老鼻子去了!等等,他刚刚说啥?找到回家的路?天啊!地啊!这货不会打算一直把我当狗牵回家吧?我嘞个嗷呜!狼爷我不活了。

“好了,好了。等我离开这座山,我就放你回去,行了吧?”见自己越说,那“大狗”就越伤心,少年似乎有些明白这“大狗”的想法了。

这还差不多!

狼爷好歹在这一方也是个响当当的动物,总被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骑在头上算什么事儿,这要是传出去的话,狼爷我估计也甭想在这一带混了!必须想办法尽快把这小瘟神送走,狼爷我也能少受些煎熬。

他不是要吃什么“小鸡炖蘑菇”么?小鸡这里是没有的,不过嘛……

少年满含笑意的眼睛一直在盯着这只“大狗”,见它青紫相间的“狗”脸之上,一对贼溜溜的大眼珠子不停乱转,就像是在想什么点子一样。

他笑了笑,再次翻上“狗”背,拍了拍手,说道:“走了,本公子的肚子还饿着呢!”

灰毛“大狗”昂首迈步,一扫之前的颓势。它一边走,一边心里乐开了花。

杂毛鸟,狼爷我给你带来一份大礼哦!

一会儿之后,他们踏上了一座,比之前明显要高大许多的山峰。

这座山峰地势相对平缓,生长着密密麻麻的植被,有参天大树拔地而起,有肆意攀爬的粗藤蔓叶,也有泛着芳香的花草。

灰毛“大狗”从踏上这座山峰的时候,就已经变得极不老实起来,东窜窜西跳跳,咧着一张大嘴到处嚎叫。

少年站在一旁,似笑非笑地看着,目光中透着一丝狡黠。

随后,从林中传出一声长啸。紧接着,一声扑棱棱的声音传来,就看到天空之上,一只鹰隼自上俯冲而下,目标正是那灰毛“大狗”。

我嘞个嗷呜!

一见这般架势,灰毛“大狗”四爪并两爪,尾巴在身后顺势那么一扫,就滋溜一声,躲在少年背后。

吓死狼爷爷了!

那鹰隼见一击落空,复又飞上高空,在空中一个翻转盘旋,口中发出尖锐的啸声,再次俯冲而下。

不过,它这次的目标,俨然换成了那挡在灰毛“大狗”身前的少年。

看那鹰隼自上而下,来势汹汹。少年含笑的脸上,目光一厉,在那鹰隼伸出两只利爪将要袭来之时,他一个闪身就躲到了一边。

嗷呜……!一声凄厉的狼嚎随之传开。

原本想着躲在少年身后座山观虎斗的灰毛“大狗”,还来不及幸灾乐祸,自己反倒最先悲催了!

灰色的皮毛之上,留下了两只血淋淋的爪印,看起来有些怵目惊心。

我嘞个嗷呜!你倒是躲个屁啊,害狼爷我一点准备都没有,白白受了那杂毛鸟的两爪子。还有那只杂毛鸟,狼爷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竟然下这般狠爪。

鹰隼目光锐利,它再次飞上高天,盘旋于空,准备寻找下一个可以击袭的机会。

少年见鹰隼再次升空,回头瞅了一眼灰毛“大狗”,眼神带着戏谑。

随即,他转过身去,在地上捡起一块拳头大小的鹅卵石,在手中掂了掂,就把目光投向了空中。

“看本公子挥手间,杂毛小鸟落地待烤。”说着,把手中的石头向着空中投射过去。

嗖地一声,这块石头就如同离弦之箭,破空而去。因为速度极为快速,嗖地一声刚落,就看见那鹰隼应声而落。

嘭地一声,那鹰隼落地,已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我嘞个嗷呜!

灰毛“大狗”在后边目睹了这一幕,吓的“狗”腿一软,几乎瘫坐在地。它很人性化地吞咽了一下口水,心中暗呼侥幸。

还好狼爷我英明神武,知进退,通晓隐忍之道。要不然,就真的要跟这只杂毛鸟一样的下场了。

不得不说,灰毛“大狗”不止脸皮够厚,这审时度势的能力也想当不一般。此刻就见这家伙摇着尾巴,匍匐在少年的脚下,在腿边蹭来蹭去,一脸的谄媚像。

少年扫了它一眼,脚掌一跺,把它吓的毛发悚然,夹着尾巴躲到一旁,战战兢兢地望了过来。

“哪里有水呢?”少年见状一笑,指着地上的那只鹰隼,“得先把它洗拨干净,才好烹制嘛!”

我嘞个嗷呜!吓死狼爷了!还以为他要拿我开刀了呢!

灰毛“大狗”小心翼翼地挪了过来,少年见它如此,也没说什么。弯身抓起那只鹰隼,跳上了“狗”背。

他们来至一处溪潭边,将鹰隼洗拨了一番。灰毛“大狗”在一旁趴着,它望着那只之前还凶威毕现的鹰隼,这会儿却沦为别人口中待炖的食物,“狗”目中莹光闪闪,心中一片悲凉。

少年点燃了篝火,他抓起一块大石,用拳头砸了几下,就将大石的中间部分给砸的凹陷下去,盛满水后将洗拨干净的鹰隼放了进去。看了看这个简易的石锅,少年点了点头,还算满意。而后他又寻来几根手臂粗细的树枝,折去多余的枝杈后,将那简易的石锅座了上去。

等坐下来之后,他从怀中掏出“大蘑菇”,放在鼻尖轻嗅,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用手把它撕成了几瓣,丢到了石锅当中。

不一会儿,一阵阵香气在溪潭周围的上空,飘荡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