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小橘灯”青春励志故事:爱国求是卷

第35章 王选 中国细菌战受害者控诉原告团团长

——用正义的利剑戳穿弥天的谎言,

用坚毅和执著还原历史的真相。

王选,一个柔弱的女大学生,本来有着优越的工作环境,但在偶然的机会中,接触到日本细菌战的受害者,从此,为了替受害者讨回公道,在一群七八十岁的受害者的推举下,执著地走上了对日索赔之路,八年中,王选多次来往于中日两国,同日本政府打了八年的“嘴仗”。美国历史学家谢尔顿·H。哈里斯,这样评价她说:“只要有两个王选这样的中国女人,就可以让日本沉没。”

走上对日本的索赔之路

王选祖籍浙江省义乌县崇山村,1952年8月6日出生在上海。1969年,作为知识分子的王选响应中央上山下乡的号召,到祖籍崇山村插队,并在那里生活了四年。1973年,被推荐到浙江杭州大学学习英语,毕业后回到义乌中学任教。1984年,到杭州外语学校任教。三年后到日本留学,1989年,以优异成绩获得筑波大学教育学硕士学位,之后回到中国。

1995年,偶然发生的一件事情,从此改变了王选的一生。她从英文报纸上读到这样的新闻:在中国东北的哈尔滨召开了第一届有关731部队的国际研讨会。在大会上,两个日本人报告了他们在义乌崇山村调查731细菌战造成当地鼠疫流行的情况。

义务崇山村是王选父亲的故乡,是自己当年插队的地方。两个日本人的报告让王选回想起小时候,父亲讲述,年仅13岁的小叔叔因为瘟疫的爆发而痛苦死去的情形。虽然几十年过去了,但回想起当时的状况,父亲仍然是满面的恐惧之色。由此可见,当时的瘟疫是多么地可怕。

提起侵华日军的暴行,所有的中国人无不咬牙切齿。日本人对无辜百姓残忍屠杀,他们强奸妇女,对战俘虐待、折磨,将无数战俘带到东南亚和日本做劳工。此外,还不得不提起日本在中国的细菌战。看过电影《七三一部队》的观众,相信都永远不会忘记那恐怖的731部队。在中日长期的战争中,日本先后在中国二十多个省实行过细菌战,数百万人死于日本的细菌战,中国很多地区至今仍残留有日军细菌战遗留下来的遗迹。

王选在报纸上看到这样一段话:“1942年的一天,一架日本人的飞机从这个小山村的上空飞过,然后离开,十几天后,小村子突然爆发了前所未见的瘟疫,四百余乡亲在痛苦中死去,王选家中也有八人遇难。村子中的老百姓都不知道瘟疫是如何爆发的。又过了几日,一支披着防疫外衣的日军进驻崇山村,将这美丽的山村变成了解剖活体的试验场。”

看到这些新闻后,王选随即翻阅了更多有关日军细菌战的资料,翻阅后,一切都让王选震惊。王选意识到应该为故乡做些什么事情了,她随后联系到了参加那场会议的日本民间调查团。精通日语又通晓浙江方言的王选,成为日本民间调查团和细菌战受害者之间的沟通桥梁。

崇山村的老百姓对日本发动细菌战的暴行很是愤怒,早就有了向日本政府为先辈讨回公道的意图,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做。于是,在当地乡亲们的推举下,王选成为180多名细菌战受害者诉讼原告团的团长。

从此,王选频繁地来往于中日两国之间,在湖南、浙江、江西等地来回走访,足迹踏遍了大半个中国,细心地收集一切关于日本细菌战的罪证,然后继续调查、诉讼。她这一切的活动,除了少部分得到了华侨的资助外,其余都是自费。为了这桩别人看起来根本就不可能成功的官司,她丢掉了自己的工作,花光了自己的积蓄,还要受到各方面的不解和冷遇,甚至连自己的家人也不能理解她的举动。

有人问她,她本来可以生活得很好,是什么原因让她放弃了优越的工作待遇?难道是为了日本政府那一点赔偿金?

这些人让王选觉得十分地气愤,也极为心痛。在国外,没有人会问她这样的问题,她坚持诉讼,为的是维护受害者的尊严,这是对遇害者的义务,像细菌战这样超越人类道德伦理底线的罪恶,必须将它调查清楚,还世界一个真相,这是对人类生命尊严的维护,是对整个世界道德的提醒。

为了获得国际社会更多道义上的支持,王选不遗余力地揭露日军细菌战过程,特别是731部队的罪恶。王选从日本到美国,再到加拿大、英国,她到处举办展览,做演讲,搞宣传,开研讨会,王选还称,自己这辈子就跟细菌战索赔较上真儿了。

在法庭上流泪

为了获得更多有说服力的证据,在日本本土,王选费尽千辛万苦,找到一些当年731部队的老兵出庭作证。

2002年,在日本东京法院的一审判决中,面对各种铁一样的事实,日本法院不得不承认细菌战的真相,王选的多年努力,获得了初步的成功。但是,在一审判决中,却以不承认个人的损害赔偿权为由,驳回了王选诉讼团的赔偿要求。面对日本人的无赖行径,王选提出了上诉。

二审开庭之前,原侵华日军731部队士兵、日本律师联合会会长土屋公献跟随王选等人上街游行,在人行道中拉开了一幅“维护正义,尊重生命”的横幅,并向过路的人散发传单,将自己如何在二战中被骗入伍,在731部队中犯下怎样的罪责,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日本人民。

在二审的审判中,土屋公献声泪俱下地讲述了731部队在生化细菌战的暴行,他说他相信法官会有足够的勇气和信心,为日本犯下过的罪行做出公正的判决。两位细菌战受害人原告代表,声泪俱下地讲述了细菌战给他们带来的伤害,要求日本政府予以经济赔偿并谢罪,让死去的人得以安息瞑目。两位原告的话感动了现场的每一个人。

在审判之后,土屋公献走上街头,围绕着东京很多街头随同王选等人高喊:“谢罪,赔偿,正义,和平”的口号。有人问他,作为一个日本人,他为什么这么热衷地帮中国人做事情?土屋公献说:“日本政府只有坦然承担细菌战的法律责任,才能让细菌战的受害者瞑目,才能维护人的尊严,进而取信亚洲及世界各国的人民,否则,日本永远不能理直气壮地成为国际社会大家庭中的一员,不能与人类社会友好地和平共处,日本人也不会再以自己是日本人而感到自豪。”

当日并没有做出审判结果,法官只是称第一次接手此类案件,不好做出答复,至于最终的审判结果,将在8月份下达。在8月27日,日本法院再一次判决中国败诉。这是王选自1997年以来,第29次开庭审理此案,但无一例外,都是以败诉而终。

当年,第一次开庭时,王选一开始就声泪俱下,连准备的文件都看不清楚。很多的时候,在没有中国受害者的陪同下,王选都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在法院陈述。很多次,在陈述自己的状书时,读着读着却潸然泪下。在面对记者访问时,王选擦干眼泪,声称绝不会让自己再在法庭上流泪!

王选的事迹感动了一批批的中国人。2002年,王选被选为“CCTV感动中国2002年度人物”,在感动中国颁奖词中,这样说道:“她用柔弱的肩头担负起历史的使命,她用正义的利剑戳穿弥天的谎言,她用坚毅和执著还原历史的真相。她奔走在一条看不见尽头的诉讼之路上,和她相伴的是一群满身历史创伤的老人。她不仅仅是在为日本细菌战中的中国受害者讨还公道,更是为整个人类赖以生存的大规则寻求支撑的力量,告诉世界该如何面对伤害,面对耻辱,面对谎言,面对罪恶,为人类如何继承和延续历史提供注解。”

对这样的女子,我们能说什么呢?我们只能跟她说,她并不孤独,在她的身后,还站着13亿的中国人民。我们还要警告日本正视历史,这样才是一个优秀民族、国家应该做的事情。就像是一个人勇于面对、承认犯过的错误,才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