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小橘灯”青春励志故事:爱国求是卷

第31章 马本斋 忠孝双全,大节不死

——祖国就是我的家,党就是我的母亲,

为了她,我决心献出我的一切!

马本斋出身寒门,仅仅上过四年学堂。17岁的时候他就出外谋生。之后他选择了从军之路,才30出头就从一名普通士兵当到了团长。虽然当时他还有很多晋升的机会,但旧军队不能实现他救国救民的夙愿,于是马本斋便弃官还乡。在自己的家乡组织了“回民抗日教导队”。

在冀中平原的抗日史上,马本斋率领的回民抗日支队被人们称作是“打不垮、拖不烂”的钢铁军队。马本斋的名字,并不单纯是一个革命者的象征,而是整整一代民族精神的生动写照。身为八路军冀中回民支队创始人,他就像是一杆大旗,永远飘扬在为创建共和国而奋斗的先驱者的队伍中。

爱国心

1901年10月,马本斋出生在河北省献县东辛庄,回族。他的父母仅有几亩薄地,可以说是家境贫寒。从小马本斋就要跟着母亲到河边的盐碱地去扫碱土熬盐。到了读书的年纪,家里送他去念学堂,但是由于经济原因,马本斋仅仅在学堂读了四年书。

17岁的时候,马本斋背井离乡步入军界。当时他所投奔的东北军属于军阀部队,并不能实现他的爱国主义理想,于是马本斋便毅然弃官归田,另找救国救民的出路。

“七·七”事变之后,中华民族正处在危急存亡之秋,马本斋眼看日寇入侵,中华大地处处烽烟四起,心急如焚,便在家乡组织了“回民抗日教导队”。

当时,马本斋手下只有不到两个连的兵力,但是他还是带着自己的部队毅然冲向了抗日战场。从此,冀中平原中有了一只专门打日本人的“回民支队”。

当时有些汉奸想引诱马本斋去替日本人卖命,对马本斋说:“像你这样的人物,如果到了日本人那里,肯定能当大官。”马本斋当即就回应对方说:“我是个中国人,绝不能当汉奸!我组织回民支队,就是为了赶跑日本人!”

随着马本斋的回民支队在冀中平原上名气越来越大,国民党军队也想收编他,当时有个六路军请马本斋去当参谋长,马本斋毫不犹豫地说:“你们的军队腐败无能,怎么能指望你们抗日救国?给我个军长我也不去!”

马本斋认为,只有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才是真正能抗日的队伍。因此,当共产党员刘文正来找马本斋商谈联合抗日时,马本斋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就答应了。不久之后,他就带领着自己的队伍到了河间,与共产党军中的“回民干部教导队”合编为“回民教导总队”,并且在1939年改称回民支队。

在加入八路军的同时,马本斋也加入到了中国共产党的队伍中,他说:“我决心为回族解放奋斗到底,而回族的解放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帮助和领导下,才能实现。”

在之后的抗日战争中,马本斋任八路军冀鲁豫军区三分区司令兼回民支队司令。他灵活运用毛泽东所发明的游击战术,在冀中平原上和日伪军展开了激战。在马本斋的率领下,冀中回民支队几乎打遍了冀中平原上的日军,并转战于冀鲁豫边区,创造了辉煌的战绩。

1941年,中共冀中军区通报全军:“要向回支看齐”,并奖给回民支队“无攻不克,无坚不摧,打不垮,拖不烂的铁军”的锦旗,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也颁令嘉奖了马本斋。

带路的小战士

由于冀中平原的革命形势正在急剧发展,马本斋就想到解放区根据地去和军区首长讨论抗日局势,一个叫小元的小战士是马本斋的向导。

小元那年刚刚15岁,但是已经入伍很长时间了。他自小在当地长大,对这一带的地形很熟悉,派他给马本斋做向导是最好不过的了。

当上级把这个任务派给小元的时候,这个小战士高兴地跳起来。但是同志们提醒小元,做向导可不是好玩的事,可千万不能有任何闪失。

当同志们将小元带到马本斋的面前,没等同志们介绍,马本斋就说:“这个小同志是我的向导吧?”小元立刻说:“是的。”他那激动的神情把同志们都逗乐了。

当天晚上,小元就随着马本斋出发了。他们一路上跋山涉水、穿山越岭,来到了桑干河边上。

当他们正打算渡河的时候,突然发现对岸好像有人影在移动,小元害怕暴露了目标,赶忙向后退。但马本斋在后面把他挡住了,拍拍他的小肩膀,示意他给对岸喊话。小元明白了,便向对岸呼喊:“不好了,有人偷船!”小元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对面竹林里有人在叫嚣道:“丢那妈,摈个贼船哈?”“敢?打死渠!”

小元一听对方是外地口音,心想十有八九这是守渡口的敌人,就和马本斋说:“首长,对岸十有八九有敌人,我们该怎么行动?”马本斋果断地说:“改渡!”于是一行人就沿着西岸的山间小路,一路跋山涉水地向前走。

他们整整走了一夜,到了第二天黎明时分,队伍刚刚走进一片树林,突然间,刚才还鸟语婉转的山林传来了一阵鸟兽逃窜的声音。小元察觉到这个情况,马上就警惕了起来,他小声对马本斋说:“首长,这一带树林茂盛、地形复杂,可能有人埋伏,我们最好做好战斗的准备!”马本斋向四周看了一下,指着那些四处逃散的飞鸟走兽,笑呵呵地对小元说:“没有关系的。你看,鸟兽是我们来了之后才开始逃窜的,如果有敌情,他们早就没影了?这种情况恰恰告诉我们,这里没有人,很安全!”小元听了这番话,不禁在心里暗暗佩服马本斋的战斗经验的丰富。

这个时候,东方呈现出一片片朝霞,脚下的河流也是急浪滚滚。他们已经在崇山峻岭中赶了一夜的路,应该休息一下了。于是他们就坐在树林里聊起了当地的一些事情。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急行军,大家又饥又渴,小元正想给政委找点吃的,但马本斋却径直走下河岸,捧起河水就喝。小元紧张地对马本斋说:“首长,喝生水是会得病的!”马本斋笑了笑说:“没事,我既然到这里来战斗,就要学着像你们一样生活,饿了吃野果,渴了饮山泉。这红河的生水,我是喝惯了的。”小元说:“我也是喝惯这生水了的。但是,首长你要保重啊!”马本斋听了小元的话哈哈大笑起来,他用手指点了点小元的鼻尖说:“我是‘手掌’(首长),你就是‘手臂’,我们都是一样的。”

见马本斋这样随和,话语这样幽默风趣,小元也不像之前那样拘谨了,他们的行军速度也在不知不觉间加快了。当他们走到下一个渡口的时候,正好看见有个老汉在撑着一只船,小元上前一问才知道,原来这老汉是要过江去接女儿,于是小元便和这个大爷商量,大家能不能一起乘船,老汉看了看马本斋,爽快地答应了。

小船载着他们这些人平稳地驶出了岸边,渐渐地划到了水流很急的地方,这个时候木筏越来越不稳当,划到江中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大旋涡猛冲过来,眼看就要冲上小船了。小元当时立刻紧张起来,马上扶住马本斋说:“不好,大家准备跳水!”

马本斋却按住了小元,用眼神示意他要保持镇静,并朝那位老大爷神态自若地点了点头,并投去了信任的目光。老汉见状,很冷静地将竹篙一撑,小木筏立刻转了一个方向,安全地冲出了旋涡,直奔向对岸。他们都平安地过了河,小元终于放心了,但他刚才已经急得是满头大汗,这时用衣袖擦去了头上的汗珠。马本斋拍者小元的肩头,意味深长地对他说:“小元呀,你是机灵有余而沉着不够啊。”

母亲的遗志

马本斋带领部队横扫冀中平原,日本人对他无可奈何。当时日本军官山本妄图用“高官厚禄”来软化马本斋,声称只要马本斋愿意投降,那么就可以满足马本斋的一切条件。对此,马本斋则针锋相对地说:“我们八路军的政策是不杀俘虏,只要你山本愿意投降,那我们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当时日本军中有个汉奸叫哈少符,这个人是马本斋的同乡,他对山本说:“马本斋是我们当地非常有名的孝子,只要把他的母亲抓起来,马本斋就肯定会投降。”于是,山本便派人绑架了马本斋的母亲。

马母被日本人抓住之后,山本曾亲自出面诱劝马母:“你只要写一封信,叫马本斋来河间谈判,那我们什么条件都可以谈。”马母则回应山本说:“我对于我的儿子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让他不要管我,带着回民支队好好打你们这群强盗。”由于马母坚贞不屈,宁死不写劝降书。最后马母在进行绝食斗争之后,英勇殉国了。

在得知母亲以死殉国的消息之后,马本斋非常愤怒,他挥笔写下:“伟大母亲虽死犹生,儿承母志,继续斗争!”“祖国就是我的家,党就是我的母亲,为了他们,我决心献出我的一切!”

1937年,日本人在北京成立了回教总会,在回民聚居的村镇成立回教分会或支会。他们企图利用回族人民的宗教信仰挑拨中国各民族之间的关系。支队里有些同志,也被日本人蛊惑,说出了像“汉人欺负我们回族人”这样的糊涂话来。听到这句话之后,马本斋对自己手下回族兄弟们说:“七·七事变之后,到底是谁在烧我们的清真寺,杀害我们的阿訇?是汉奸、回奸、特务,但绝不是汉族人。相反,是谁在领导我们抗日救国?是毛主席、朱总司令。毛主席、朱总司令虽然是汉族人,但是你们要知道,汉族人民和我们回族人民是民族兄弟。我们作为革命的战士,千万不要当敌人的义务宣传员。”

在马本斋的领导下,回民支队专门请来了阿訇(我国伊斯兰教称主持清真寺教务和讲授经典的人),负责部队里屠宰牛羊和安葬阵亡战士的法事,而且允许回族战士到清真寺做礼拜,过回族的传统节日。在马本斋的努力下,越来越多的回族兄弟投奔到了革命的队伍中。

回民支队在鲁西北与敌人作战时,遭遇到了三年大旱,当地的粮食因此减产,马本斋为了给当地群众节省粮食,有时一天只吃一碗黑豆或半斤花生饼,把省出来的粮食都接济群众。

首任政委郭陆顺来到回民支队之后,马本斋非常高兴,他对郭说:“政委就是党的代表,有了党组织对我们的领导,回民支队更有信心了。”马本斋的部队有个规定:伤亡再大也不许哭,但当郭政委不幸牺牲之后,马本斋却再也忍不住,为失去了一位汉族战友而失声痛哭起来。

由于鞍马劳顿、操劳过度,马本斋患上了重病。在他病情最为严重的时候,经常处于昏迷的状态,冀鲁豫军区当时派了一个连的兵力护送他去医院。途中,马本斋醒来发现部队上动用了这么多人护送自己,非常过意不去,他坚持只让留下一个班,其余的同志迅速归队。其实,当时马本斋已经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了,但他还是坚持写他那本《战斗札记》。1944年2月7日的黎明,马本斋手握钢笔半坐在床上,腿上摊着那本《战斗札记》,悄悄地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他深爱着的回民支队。年仅43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