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蟒龙策

第75章 修整

影密卫损失很大,原本姜辰从东都出来的时候,所率领的一千二百影密卫军士,满编的黑龙营如今只剩下了八百多人,损失之大甚至超过了三分之一,就算是剩下的这八百多人也是各个带伤,连原本一半的实力都有可能发挥不出来,整体的战力何止是下降了三分之一的问题。

此时不说那些普通的影密卫军士,就算是姜辰本人,也是受了不轻的内伤,如今逃出生天放松下来之后,就感觉这胸口之中隐隐作痛,十分的难受。

此时此刻暂时没有了生死威胁,在放松下来之后,姜辰身边的数百影密卫都露出了疲态,设置有些人已经因为重伤无法在继续前进了。

“先休息一下吧。”姜辰对跟在身边的李牧说道。

当众人穿过了茫茫雪原,将身后的追兵远远甩脱了之后,他们走进了一片树林当中,深入了一段距离,虽然天空中的雪依然在下着,但是这片树林给了众人一个能够暂时喘息的地方。

天空已经开始放亮,清晨的阳光撒向已经是银装素裹的大地,这一片地区的天气非常的怪异,也许昨天还是春暖花开艳阳高照,今天就有可能白雪皑皑阴风呼啸,这让这片看上去十分广袤的森林之中又有着很多的飞禽走兽,能够用来果腹。

大家都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影密卫军士的身上都随身携带了一些简单的伤药,纷纷在处理着身上的伤口,一时之间空气之中血腥味掺杂着药物的味道十分的浓烈也十分的难闻。

没有受伤,或者是一些轻伤的影密卫军士则是拿起了身上的兵刃,或是在四周警戒,或是在四处猎一些飞禽走兽,有几名影密卫军士在李牧的指挥下收集了很多的干净雪水,在一口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大锅之中烧上了一大锅的开水,来给伤员清洗伤口。

也有一部分受伤较轻或者没有受伤的影密卫去森林中打猎去了。这一趟姜辰的所有货物以及马匹全都折损在了那座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得回来。

蒙武受的伤很重,在勉强跟着李牧找到姜辰之后便昏了过去,现在更是躺在担架上昏迷不醒,好在姜辰用内力疏通了蒙武身上的内伤淤堵,现在的昏迷只不过是因为严重的外伤,失血过多导致的昏迷而已。现在已经有军医在救治蒙武了,虽然蒙武性命无忧,但是一条臂膀差一点被卸下来,伤的也是不轻。

李牧要比蒙武强上很多,只是胳膊上有一道刀伤,简单包扎之后并无大碍,虽然体内经脉也受到些伤害,但是已经在调息修整了。毕竟李牧是武公,恢复能力也要强上一些。李牧甚至感觉这一夜的杀戮过后,几次险死还生,让他的修为有些长进,困扰了他许久的武圣瓶颈甚至也是微微松动了一些,李牧有信心,再过一段时间的积累,可能是几个月,也可能是几年,定会突破到武圣之境!

姜辰倒是只受了些内伤,很快便已经调息好了,不管怎么说武圣终究是圣人之境,无论是战力还是恢复力都远非常人能及。

静静的在雪地之中盘坐,姜辰的身边不远处只有李牧一个人。狗剩子在平静下来之后从姜辰的衣襟中钻了出来,跑到雪地上打滚去了。

很快三三两两的影密卫带着猎物回来了,众人又迅速开始忙活了起来,架柴,生火,开始烧烤这些猎物。

一夜的战斗他们不只是疲累,更是有些饿了。狗剩子这个小家伙颤颤巍巍的朝一个火堆跑去,那里一名影密卫正翻动着一条架在火上烤着的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小腿,烤的金黄的小腿上不断地有着油脂滴落,那股香气让狗剩子的小鼻子耸动着一脸陶醉,差点一头栽进火里。

“这个贪吃的畜生。”看到狗剩子那没出息的样子,姜辰笑骂了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

李牧递上来一条烤好的野兽腿,姜辰接过,用自己的龙鳞短匕切着肉开始吃了起来。狗剩子回头看到姜辰,立刻晃晃悠悠的跑了过来,一脸希冀的看着姜辰,呜呜的叫了起来。

无奈的摇了摇头,姜辰切下来一小块肉,弄凉了之后放到了狗剩子嘴边。小家伙一口咬住,陶醉的啃了起来。

看着狗剩子这副模样,就是姜辰也忍不住轻轻一笑,揉了揉它的小脑袋,惹的狗剩子发出一阵不满的呜呜声。

一边嚼着嘴里的肉,姜辰望向了远方,眼神之中满是冷冽。

他抓到的那个黑衣人被李牧捆着,醒是醒了,却是一句话都不肯说。不过姜辰能感觉得到他身上那股不属于人间界的气息。轻蔑的笑了笑,姜辰换了个姿势舒服的靠在了树上,微眯着眼,唇角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

他知道,既然自己这些人都已经活着出来了,那傲来国,便是没有他们动手也会灭亡。

原因无他,傲来国之前一直仰仗着琼华宫才能在百宗之地站稳脚跟,傲来国皇室接被琼华宫控制,琼华宫便是他们的主子。如今,那归海云勾结外人来灭杀他们,没有知会琼华宫,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琼华宫定然不会留这么一个祸害在身边。留着傲来国就是在他们身边埋了一个定时炸弹,琼华宫身为七圣门之一,肯定不会做这种事。

正如姜辰所想,此刻远远逃出去的归海云,正是不知所措中。

“国、国师,我们要怎么办啊?”归海云一脸焦急的在房间之中踱着步,这次伏击姜辰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不只是傲剑狂斧两大武圣高手一死一重伤,那个神秘的黑衣人强者更是被姜辰俘虏带走,而且傲来国精锐兵力更是被姜辰击杀无数,其中暗中培养的死士更是差不多死了个干净。

房间之中另外一个身着华服的老者狠狠的看着归海云,怒喝道:“殿下,别怪老臣没有提醒您,当初您说和那个人合作的时候老臣就有所反对,你们却不听,如今出了事情又来找老臣,请恕老臣无能!”

归海云却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痛哭流涕的道:“国师,求求您了,您就救救我吧。不对,是救救咱们傲来国吧!如今我们背叛琼华宫的事情如果传出去,我傲来国,根本承受不住琼华宫的怒火啊!更何况还有一个汉唐,你让我傲来国,如何抵挡啊?便是不为傲来国着想,也请国师为自己想想啊。您是傲来国的国师,如果傲来国灭了,您可就没有安身之处了。琼华宫定然不会放过您的!”

被称为国师的人沉默了一会,脸色阴晴不定,良久才道:“好吧,老臣尽力便是。”

归海云感激的站起身,深施一礼道:“那就麻烦国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