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蟒龙策

第73章 罪军,罪无可恕

皇帝姜武陵坐在上首的龙椅上,此时这偌大的一间御书房之中,太鼎王姜武恒就坐在姜武陵身边的侧席,这是太鼎王身份的体现,其身份地位之高足以和皇帝平起平坐。

此时就算是身为皇叔,执掌汉唐一千三百万大军牛耳的中央军督李靖,都是坐在离姜武陵三丈多远的次席上,与李靖对立而坐的则是汉唐三公之一的相国大人公孙起。

兵、刑、工、礼、户、吏六部尚书也同时齐聚于这御书房之中,三三落座于两侧。不光还有这些人,与六部尚书之一兵部尚书阮文韶并列而坐的,却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子,刺身身穿一身轻质皮甲,腰跨着一柄连翘长剑,留着两撇小胡子,黑白相间的头发挽成了发髻,消瘦的面庞之上是一对闪烁着只会光芒的双眸。

而在这御书房之外,八名武侯高手把守御书房四门四面,三千虎贲军军士,手持长枪利刃,举着火把在御书房四周的广场上来回巡视,就算是在这御书房之中,御书房的穹顶之上还有四十八名影密卫虎啸营的高手隐藏在那些横梁之上,可见这么多汉唐的实权人物聚集于此必然是有大事发生。

姜武陵坐在龙椅上,看着下面的群臣,眼神之中是一种不可用言语来形容的神思,只听姜武陵沉声对下面的群臣问道:“我汉唐有多少军力,多少戴甲壮士?”说完姜武陵的暮光就看向了远处一脸平静面无表情的兵部尚书阮文韶。

身为兵部尚书,对于国家军政大事自然是知之甚详,正所谓“兵者!国之大事,不可不察也。”汉唐帝国文武分治,文道功名是选取行政官吏的唯一标准和渠道,汉唐自然不可能让一庸才的取功名更坐上兵部尚书如此高位。

只见那兵部尚书阮文韶走上前来说道:“我汉唐共有正规军力一千三百八十五万四千九百七十二人,后备兵源三千七百四十八万一千二百五十四人。”

姜武陵问道:“那这些军力,都部署于哪里呢?”

“回禀陛下,近一千四百万大军之中,四百万精锐常驻天下中心东都,护卫都城,并且随时准备支援八方战事,三百万随太鼎王殿下镇守南域十三州,正面抗击百宗联盟与神圣教廷。

七十万人随章邯将军驻扎定陶郡,看守天下刑徒,其余六百万分别镇守汉唐四方十二座雄关。“身为兵部尚书,阮文韶说这些军力部署如数家珍一般的顺溜。

“少了十五万。”说话的并不是姜武陵,而是坐在姜武陵身旁的太鼎王姜武恒,只见姜武恒对兵部尚书阮文韶沉声问道:“我汉唐一千三百八十五万余人的军力,为何你只说了一千三百七十万,少了十五万人?”

兵部尚书阮文韶说道:“十五万罪军之罪,罪无可恕,以不算我汉唐军力之所辖。”

“十五万罪军之罪,军机处都还没有定论,尚书大人这句罪无可恕,有些言过了。”这一次说话的确实相国公孙起。

“相国大人,临阵脱逃之罪,不算罪,那何为罪?”兵部尚书对相国公孙起问道。阮文韶行事狠辣,但也是极为的有才干,在涉及到职权范围内的事情,什么人的面子也不会给,就算是现在跟他说话的是当朝三公之一的相国也不行。

“论这罪军,死有余辜,活有余罪,倒是真的能够称之为罪军,十五万罪军数量虽然不多,但是素质之优秀,全军之中,恐怕只有禁卫皇宫的虎贲军和太鼎王殿下麾下的四十万并州狼骑能够出其左右,罪军之罪,虽罪无可恕,但是如此劲旅未能征讨敌阵,却将之埋葬荒野着实可惜可悲。”说话的是李靖,李靖执掌军机处,这罪军之罪他是深深的知道的,但是对于罪军之能更是铭记在心。

此时身为皇帝的姜武陵却是笑了笑,对兵部尚书挥了挥手,让他下去随后却是对刑部尚书许穆问道:“天下之间死罪刑徒又有多少?”

刑部尚书许穆在兵部尚书阮文韶退下之后走了上来,对姜武陵说道:“普天之下,死罪刑徒有百余万,现在都在定陶郡执行劳役。”

“嗯!”姜武陵点了点头,最后却是对群臣说道:“朕问你们个问题,你们觉得如今我汉唐接近一千四百万大军可够用?”

“不够!”说这句话的却是刚刚退下的兵部尚书阮文韶,他说道:“我汉唐为天下中心,东西南北四面八方敌酋无数,南域十三州方向百宗之地和神圣教廷虎视眈眈,牵制我汉唐最精锐的三百万边军健儿,北方蛮族虽然不如百宗之地,但是依托北方原始莽原,进可攻退可守,战事绵延数百年未分胜负,也牵制了我汉唐大量军力,西方燕云十三国之间相互攻伐,合纵连横之下近两百万边军镇守西方边塞,虎视西陲。至于东方,海族虽然被我汉唐压制,但是数百年来从未真正的屈服更有瀛洲倭国投其余力,也让我们不得不防,这些就牵制了我汉唐大量军力,东都身为都城,虽然有四百万大军,但是出去守卫京师之必要军力,能够机动作战的军力尚且不足三百万,对于我汉唐复杂的边患来说,犹如杯水车薪,我汉唐现今的军力,虽然比之任何时候都要强盛,但也比之任何时候都要吃紧。”

“依尚书大人来看,那我汉唐还需要扩充多少军力?”姜武陵对阮文韶问道。

阮文韶想了想说道:“依微臣所见,我汉唐至少还需要扩充七百万军力,方才能够让我汉唐始终立于军事上的不败之地。”

“不!”姜武陵摇了摇头,沉声说道:“七百万太多,我只能再加七十万,但是这七十万绝对不比七百万来的差。”

“七十万?”群臣都有些费解。

这时除了姜武陵,姜武恒和李靖三人之外,只有兵部尚书阮文韶和刑部尚书许穆反映了过来,明白了姜武陵所问的那些问题的用意。

“罪军罪军,如此罪军,恐怕真的需要一名铁血大将方能镇住啊!”兵部尚书阮文韶对姜武陵说道。

姜武陵神秘一笑:“统军人选,军机处和我自有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