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蟒龙策

第72章 突围

第七十章

黑衣人冰冷的看了姜辰一眼,看着脖颈上架着的长剑,身形忽然犹如鬼魅一般向后退去,同时手中弹出一柄黑色长剑,闪电般朝着姜辰斩去。

姜辰早就对这黑衣人有所防备,他知道这个黑衣人绝对不是省油的灯,七星龙渊剑迅速一横架住黑衣人的长剑,左手中龙鳞短刀也是闪电般朝着黑衣人的方向划去。

一瞬间二人已经交手几十招,姜辰的招式大开大合,霸道无比,而那个黑衣人却是犹如鬼魅一般,身形飘忽不定,速度也是极快,出手阴毒无比。

李牧等人也在关注着姜辰这一片战场,虽然二人看起来胶着,但是李牧感觉的出来,这个黑衣人一定敌不过姜辰。

满天都是喊杀声。明月高悬,这一场交锋留下的是满地的尸体和鲜血,战斗还在继续,已经不知道倒下了多少人,在月色映衬下显得有些恐怖。

归海云脸色铁青的下达着一道一道的命令,开弓便没有回头箭,既然他们已经对姜辰这些人出手了,那么在归海云的心中必然是决定直接将姜辰所有人全都灭杀在这里,这样才算斩草除根,否则想到汉唐的怒火,虽然他们傲来国有人撑腰,也是有些畏惧的。

这些年来汉唐一贯的雷厉风行的风格,他们都是有所领会。虽然如今对姜辰出手已经是触犯到了汉唐,不过既然出手了自然要让汉唐折损一股强横的力量,这是归海云心中的算计。

不过,他这份打得不错的算盘很快就落空了。

“砰。”重物砸落在地的声音传来,归海云朝着那个方向望去,当时便苍白了脸色。

那个黑衣人被姜辰犹如抛沙包一般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在地上砸出一个人形大坑,又被姜辰提起,再次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暴力,霸道。

在几下砸晕那个黑衣人且封了他的穴道之后,姜辰直接一脚将这个黑衣人踢向李牧的方向。

“打得孤手疼。”姜辰甩了甩手,面无表情的说道。又看了一眼将那黑衣人迅速捆成粽子的李牧,姜辰再次开口吩咐道:“这个家伙就交给你了。相信从他的嘴里一定能撬出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来。”

“喏。”李牧应道。

战斗在姜辰将那黑衣人狠狠砸向地面的时候便已经停止了。傲来国的那些人看向姜辰的目光中满满都是惊惧,归海云张大了嘴巴,愣愣的看着姜辰,身体微微颤抖着。

“给我杀了他,上啊,杀了他!”归海云近乎失态的大吼道。他害怕了。他没想到姜辰这么霸道,居然会将那个黑衣人俘虏,他本来便是仗着那个黑衣人的,那个黑衣人也是他们的首领,他根本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周围傲来国的人面面相觑,都在犹豫是听从归海云的命令上,还是抓紧时间跑路。

“别忘了你们亲人还在被人控制着!上啊,给我上!不想你们的家人死,就给我上啊!”归海云看这些兵士全然没有继续攻击的意思大吼道。

“别忘了大人现在处于危险之中!如果大人有什么三长两短,不知你们要死,你们的家人也会死!给我上啊!”归海云拼尽全力的大吼道,已经是失态了。

周围的敌人身体一颤,然后咬着牙,再次冲了上栗,一个个全都是不要命的架势。

虽然姜辰他们实力都不俗,但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些人完全是拼命的架势,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而且他们的人远多于姜辰的人,虽然姜辰实力高强但是也是极为棘手。

“李牧蒙武,各自率军突围,我来断后!”姜辰毫不犹豫的吩咐道。

“不行公子,要走一起走!”李牧断然喝道,手中长剑狠狠的削下一人的头颅,鲜血溅了李牧一身。蒙武也是同样坚定地吼道:“公子您先走,要断后,也是我们这些属下的事!”

“走!”姜辰大喝一声,七星龙渊剑横在身前挡住纷杂而来的刀剑,腾身而起几个飞踢将周身的敌人全都踹飞,脸色冰冷,七星龙渊剑和龙鳞短刀之上满是鲜血,微微泛着血光。

“公子!”李牧和蒙武还想说些什么。

“服从军令!你们想造反吗!”姜辰挥剑带起一片血雨,皱眉冷喝。

“喏!”李牧和蒙武咬着牙应道,各自带出一队人马朝着包围圈薄弱的地方冲了过去,想要突围出去。

姜辰则是一个人拦下了对方的十几名高手,最大程度的减轻李牧他们的压力,此刻姜辰的衣服上也溅上了少许血迹,姜辰犹如魔神一般,手中七星龙渊剑每一次挥动都会带走几条生命,姜辰却是脸色都没变。

李牧和蒙武很快便已经撕破对方的封锁突围了出去,留下的是一地的尸体,有傲来国人的,也有影密卫的。

姜辰将那些高手斩杀之后,吩咐了一声突围,边待着剩余的影密卫狠狠的将有些混乱的包围圈撕了个口子,全速行进,留下一地的鲜血与尸体。

归海云姜辰没有再去管,对他来说归海云完全不够看,归海云不可能是姜辰的对手,而他也是一直躲了起来,生怕姜辰忽然朝着他杀过来。

看着夜色下肆意厮杀,剑光一闪便会带走几条生命的少年,归海云脸色很难看。

“居然强到这个程度......”归海云知道今天恐怕是留不住姜辰了,算计着己方的死伤,归海云真是郁闷至极。

“给我追!”看着姜辰迅速突围出去,归海云疯了一般吼道。

“不自量力!”姜辰冷笑一声,这些人在他这里根本不够看,不过人太多了,他也难以全都拦下,影密卫的死伤一直在增加,如果不是如此姜辰一定不会选择撤退,突围。

“杀!”喊杀声震天,在黑夜中传出去很远。

.......

“也不知辰儿现在怎么样了。”院落内,姜武陵仍然有些担心。姜武恒摇了摇头,道:“我相信他。如果这样一次小小的战争都生存不下来突围不出去,我不会放心他坐在镇渊王这个位子上。一旦他成了镇渊王,他要面对的局面把这个要难上千百倍!宝刀,都是需要磨练的。”

“既然他想要成为镇渊王,就要有镇渊王的实力。当年白起在两军阵前杀入敌营取敌人首领首级,七进七出,无一次失手。如果姜辰连这一点风浪都经受不住,镇渊王位交给他坐,我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