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蟒龙策

第69章 十步杀一人,千里我独行(上)

“我这十几年的生命当中最讨厌两种人的存在,尔等可知是哪两种?”姜辰将手中的献血一把甩的干干净净,手中的七星龙渊宝剑插在深浅的瓦砾之中,双手杵在上面,四周的影密卫军士已经将姜辰围在了中间,同样的几乎在每个影密卫军士的脚下都躺着几名士兵的尸体,在影密卫出现的瞬间,他们就出手杀死了姜辰四周很多将姜辰包围了起来的傲来国士兵。蒙武也同样站在姜辰的身后,他的两柄大板斧上面还在不断的低落着敌人的鲜血,就在刚才蒙武硬生生的将拦在自己身前,同样是武侯境界的一名武道高手种头顶一劈两半,那样子犹如魔神临世一般。

姜辰所说的话,四周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就算是在很远的地方的士兵都听得十分的真切,这是因为姜辰在自己的声音之中增加了几分自己的内力,内力入音,是一门极为高深的武学技法,可见姜辰的势力到底有多么的强悍。

也就在姜辰刚说完话的同时,四周包围着姜辰和影密卫众人的那些普通军士,站在最前面的,土人都纷纷心神巨震,惨叫出声,眉目之上七窍竟然开始纷纷流出鲜血来,随后,竟然一排排的开始倒下,一会的功夫竟然倒下了数百之多,让人看上去十分的震惊和恐怖。而这些人此时身躯之下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生命的体现,他们离姜辰并不远,加上身为士兵,本身的武道修为并没有多高,在姜辰藏在声音之中的内力,侵入倒他们的身体之中之后,姜辰的内力爆发之下轻易的就震碎他们体内脆弱的经脉,最后七窍流血而亡。

“阁下真的是好手段,如此的手段,阁下如此年纪轻轻就能掌握,恐怕这世间能比肩阁下的没有几人。”那手持太极剑的傲剑对姜辰淡淡的说道:“不知,阁下最讨厌哪两种人?”

姜辰扫了一眼四周的众人,唯独最后将目光看向了站在自己正对面不远处的归海云,淡淡的说道:“其实说起来很简单,没什么特别的,一种是我想取其性命的,另外一种自然是想要我的命的人。”

归海云的眉头微皱,但是随即却在姜辰的锐利森冷的目光之中笑了出来,笑着对姜辰问道:“那这样看来,阁下所说的在下岂不是全都占全了,阁下想杀死的人,和想取阁下姓名的人正是在下啊。”说完这归海云继续笑着,甚至就连归海云四周的数万大军之中也隐隐的传出了笑声,笑姜辰不自量力,虽然姜辰刚才的那一手给了四周的人都是极大的震动,但是显然这些还都认为在数万大军的围剿之下,这姜辰再强,也终究是难以逃出生天,迟早死在数万大军的长枪利刃之下。

只是看着四周的情况,姜辰却也是嘴角冷笑,对于对面的归海云姜辰声音淡淡的问道:“你?你觉的你配吗?”归海云微微一愣,对姜辰问道:“阁下何意?”归海云看的出姜辰并未将他这个傲来国皇室子弟看在眼中,这不禁让他有些心慌。

姜辰确是并没有理会归海云的问话,而是收回了看向归海云的目光,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道:“不光你不配,就连躲在旮旯里面的那个杂/种也是不配,只是……”姜辰嘴角冷笑之意更甚,将目光缓缓的偏向了不远处一个黑暗的角落当中,而在这个角落当中,那个原本跟在归海云的黑衣人此时正躲在这个角落当中窥探着姜辰的一举一动,可是当他的目光接触到姜辰扫视而来的目光的时候,他却感觉一股凉意直接从较低直窜头心,一瞬间仿佛身处冰天雪地之中,还是犹如赤身裸体一般被人一眼就看穿了虚实。

“既然你家主人如此的喜欢我,那么我也就盛情难却了,日后亲自登门拜访没有个向导可不行,所以就只能先委屈先生,跟我世间走一遭了!”姜辰的声音冷冷的对身后的蒙武和周围的影密卫喝道:“动手,杀出重围!”

“诺!”扩姜辰身后的蒙武,姜辰身边所有的影密卫在一时之间齐声领命,人数虽少,但是各个都是高手,声势也是不弱,甚至其浑厚的声势,就连四周的数万傲来国大军都是一震。

“杀!”蒙武大喝一声,手持双手之中的大板斧一马当先冲向了敌人,挥手之间犹如人形暴龙一般就将离自己最近的几名傲来国士兵劈成两段,而他身后的那些影密卫军士也在他的身后杀入了傲来国士兵的群落当中,一时之间喊杀声震天动地,影密卫军士犹如虎入羊群一般,所过之处傲来国士兵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但是很快傲来国军队的数量优势就体现了出来,这些士兵虽然个体不算强,甚至是弱小,但是人多力量大,军队更是如此,长枪林立,盾牌如墙,很快影密卫就出现了伤亡,一名影密卫军士被数根长枪直接洞穿了身体,成了刺猬,虽然杀了面前的敌人,但是他自己显然是再也站不起了。

而这时姜辰也是动了,姜辰没有动用自身快若闪电的身法,甚至就连手中的七星龙源宝剑都没有用,而是将宝剑收入了剑鞘之中,而是隔空之中,将一杆掉在地上的长枪收入了手中,那只是一柄普通士兵用的狼牙枪,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品质更是比姜辰手中的七星龙渊宝剑差了十万八千里。

姜辰掂量着手中差不多一丈长的长枪,看着自己面前不远处,正看着自己眼神之中充满恐惧的傲来国士兵,嘴角冷笑,突然单手手持长枪,长枪平举,将长枪横亘在了自己的身前,一手铁桥拦大江,一招在平常不过的枪招,就连街头卖艺的那些假把式都会的烂大街的东西,可是在姜辰的手中此时仿佛天地同时失色一般,一手简简单单的铁桥拦大江在姜辰的手中却犹如东岳泰山一般不可撼动。

“十步杀一人,千里我独行,原本孤并不打算如此的,但是现在是你们逼我的,拦孤的路,就要做好化为铺路白骨的准备!”说完姜辰的目光越过那些拦路的傲来国军士,看向黑暗中还在发抖,但是在姜辰的精神威压下四号不敢乱动的那个黑衣人。

(寝室还是没电,笔记本的电量只够维持写这些的,各位见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