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蟒龙策

第68章 少年强则国强,国强则少年更强

皇帝姜武陵一个人坐在正宫大殿之中,大殿之外的大门并没有关上,哪怕是坐在龙椅上姜武陵也能够清晰的看到远处恢弘的皇宫大门和在这殿前广场之中值守的军士。

而此时姜武陵却是将手掌捂在心口的位置,眉头紧皱,汗水横流忍受着心口刀割一般的疼痛。就在姜武陵心口的疼痛难以忍受的时候,一直宽厚有力的手掌搭在了姜武陵的肩膀上,一股柔和且温暖的内力流入到了姜武陵的体内,为姜武陵抵挡体内毒性发作所带来的痛苦,就像前段日子姜辰为姜武陵的体内注入内里一样,这对于自身的内力是极大地消耗,十分苦差事。

“你不应该自己这样挺着,这对你来说不公平。”姜武恒站在姜武陵的身后,缓缓的运功,对背对着自己的姜武陵胆大的说道,姜武恒的声音之中无悲无喜,但是他的眼底确实波光微动。

疼痛的感觉得到了舒缓,姜武陵的脸色好了很多,在这夜风纵横的大殿之中因为除了一身的冷汗,让姜武陵觉得有点冷,下意识的受尽了身上的黄色龙袍。

“换做是三年前的你,就算是在海族极冰之地,你也断然不会如此。”姜武恒依然语气平淡的说道,但是在这平淡的语气之下是隐隐的愤怒和不甘。

“唉……”一声长叹,姜武陵的脸上多了几分落寞,确实对姜武恒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姜武恒回答的十分简洁,说道:“你放心吧,如今冠军侯已经能独挡一面,我在与不在并没有什么区别。”

姜武陵靠在龙椅上,闭上眼睛,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是啊,你说的对,如今这些孩子们都已经长大了,冠军侯、长平候、风宁候、巾帼候、龙骧候、止戈候他们都已经能独挡一面,朕现在在与不在都已经不重要了,有些累,有些困倦,有些乏了。”

姜武陵身后站着的姜武恒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现在真的没什么好说的,姜武陵身中剧毒,无药可医无人可解,现在的这番话也确实是一个事实,如今的汉唐虽然面对着空前未有的危机,但是却也具有着前朝历朝历代前所未有的生命力,人才之巨旷故绝今,文臣武将样样不缺,厚积薄发现在的汉唐虽然面临着惊天的危机,但是厚积薄发之下,国朝根基之深,帝国底蕴之深厚,能臣将相之多也足矣成为汉唐对抗诸天六道之资本。

“混帐!”突然在正宫大殿之外传来了一声呵斥,而此时中央军督李靖的身形出现在了正宫大殿的门口,双眸之中看着姜武陵的目光之中带着怒意。

“皇叔,姜武陵站在起了身,对李靖恭敬施礼,虽然在名义上姜武陵是一国之君,身为皇叔的李靖是姜武陵的臣子,但是因为皇叔的身份和自身的能力,姜武陵对于李靖十分的敬畏,李靖也同样有权直接训斥姜武陵这个皇帝的不当行为。

与姜武陵的反应不同,姜武恒只是对李靖微微鞠躬简单施礼,不咸不淡的对李靖道了声:“大人。“语气之平淡就算是比之面对姜武陵都要冷淡几分。

李靖一步一步的走进了大殿之中,来到了姜武陵面前不远处,对姜武陵跪拜在地:“臣李靖叩见陛下!”

“皇叔快快请起。”姜武陵连忙说道。

李靖闻言站起了身,看着姜武陵沉声说道:“陛下可知刚才臣为何厉喝出声,惊扰龙颜?”

“朕知道。”姜武陵淡淡的说道,神色之间有着一丝颓唐。

“那陛下为何还要如此之说?”李靖的声音很高对姜武陵逼问道。

姜武陵没有说话,只是靠坐在龙椅上默然不语,虽然有着太鼎王姜武恒在身后为自己的身体渡入浑厚内力,但是此时姜武陵依然觉得心口之中痛痛无比。姜武恒看着姜武陵如此的样子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对还要说话的李靖沉声说道:“军督大人,还是少说两句为好,如今汉唐正值多事之秋,君臣失和臣逼君言,传出去会引起不小的风波的,虽然无伤大雅,但是引来些风言风语也是不好的。”

李靖怒哼了一声,对姜武恒说道:“怎么?太鼎王殿下觉得老臣所言过重不成,但是依老陈看来就算是所言过重也要说,君君臣臣,臣臣君君,君为天臣为地。天下之君一手托镇朝纲,一手举天下苍生,如此颓唐怎能托镇朝纲,举天下苍生?”李靖的语气十分机动,甚至就连手势都亮出来来发泄李靖心中的情怀。

“皇叔所言极是,武陵知错了。”姜武陵站起了身,直起了腰对李靖说道。

李靖看了看姜武陵,随后说道:“明白就好,当今汉唐危机四伏,八方蛮夷对我中原浩土虎视眈眈,更有神界中人伺机而动。我汉唐虽然人才济济,但是臣子非君王,君奈江山社稷之主,国朝主心,君王颓唐江山不稳,望陛下一汉唐江山社稷为根,保重龙体龙颜。”

“谨遵皇叔训示。”姜武陵恭敬的鞠躬行礼说道。

姜武恒站在姜武陵的身边,没有说话,只是这时李靖看向了姜武恒,对姜武恒说道:“陛下急令召回太鼎王殿下,这几日太鼎王殿下舟车劳顿,恐怕有一事尚不知晓。”

姜武恒眉头微皱,对李靖问道:“孤,有何事不知?”

“皇叔,所要说何事?”姜武陵对李靖问道。镇守南域十三州的汉唐战神姜武恒与汉唐军机处第一军督李静之间唇齿不和,这是一件世人皆知的事情,当然也只是口语之间的不和,却不是政见不和,搜易姜武陵出言想要缓和二人之间的气氛。

“是关于九皇子殿下的事情,根据影密卫南域分部的蛾子上报毛来过我们的影密卫情报网络很多关键的节点都失去了联系,二这些结点都在九皇子殿下姜辰的必经之路上,恐怕现在对于九皇子来说已经是身处险地。”

“你说什么?”姜武陵从座位上猛地站了起来。

可是这时,姜武恒确实说道:“这些我也已经知晓,这是我安排的,不光如此我还让人将姜辰所过之处的情报交给了邪忍王,我可以说是出卖了他们。”

“什么!”姜武陵震惊出声,相比之下倒是久经战阵大风大浪惯了的李靖颇为淡定,他和姜武恒不和却十分的了解姜武恒的为人,对于这个总是和自己对着干的侄子,李靖自信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所以李靖只是对姜武恒沉声问道:“为何如此之作?”

姜武恒淡淡的说道,嘴角更是有着一丝冷酷的笑容:“孤,要玩一个游戏,一个足矣让百宗之地七圣门之一的琼华宫覆灭的游戏,彻底的解除南域边患!”

姜武陵和李靖同时眉头微皱,他们猜对了,姜武恒做事虽然大胆并且堪称冷酷,但是所作所为皆有自己的理由,而所有的理由归根结底都是为了这个为大的王朝汉唐。

“可是辰儿的安危?”姜武陵的脸微微抽动着,他十分的担心姜辰。

“少年强则国强,国强则少年更强,如果这样的环境他都无法生存,那么他未来也就根本配不上镇渊王这三个字的封号,更不配成为人屠白起的继任者!”姜武恒沉声说道,语气冷冽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