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蟒龙策

第67章 傲剑狂斧(下)

“少年人太猖狂了,其实并不是一件好事。”此时那手握太极剑,剑尖直接抵在姜辰左手龙鳞短刀的刀锋上的老者这样跟姜辰说道。

姜辰只是冷笑并未说话,但是在这老者说话的时候,姜辰确是在体内积聚这自己强大的内力,姜辰也知道面对这两个人必然是一场恶战。而那个在半空中,手持两柄大板斧子的壮汉,也是对姜辰说道:“少年人不错,在我们两个老友的联手合击之下只是受了一点小小的内伤,普天之下除了那你们汉唐的太鼎王姜武恒,你是唯一一个。”

“是吗?”姜辰慢慢的抬起了头看向此时正在自己头顶上方的那个壮汉,这二人都是天下之间成名已久的当世第一流高手之中的佼佼者,他们说的没错,就算是太鼎王姜武恒在这二人的联手合击之下也未必能讨得了便宜,可是对于姜辰来说,他不是太鼎王姜武恒而是汉唐的九皇子姜辰!“呀!”姜辰口中怒喝一声,手中长剑短刀错身而回,攻向自己前方和上方的敌人,速度之快犹如闪电。二那两个老者也是丝毫的不慢,太极剑和两柄大板斧,上下纷飞也是向着姜辰的身上招呼了过来,一时之间寒光四射,让人睁不开眼睛,剑气四溢让人靠不近三人十五丈之内,兵刃交击的巨大震动当大地都在剧烈的颤动,三人脚下的大地已经龟裂,长长的裂纹甚至能够塞下一个人。

三人的动作都是极快的,那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名为傲剑,手掌太极剑上下翻飞,剑术出神入化,虽然不是力量型招式,但却是速度与力量的完美结合,一招一式迅如疾风,让人难以悉数抵挡。而那个手持双板斧的大汉名为狂斧,两柄大斧有着沉重的开山之力,虽然速度比之那傲剑的太极剑慢上了一点,却也是快若惊雷,并且每一击都有千钧力道。姜辰却是夹在这二人的中间,二人一左一右,相互配合,换做除了姜辰和太鼎王任何一人都有可能殒命当场。

而姜辰手持双刃,以一人之力分身两侧,同时抵挡两大高手的联手围攻,不管左手右手,虽然所用招式不同,但却都是刚柔并济之招式。将速度力量完美的结合了起来,姜辰的周身赤红色的剑芒流转不断,七星龙渊宝剑斩在地面上,却将这坚硬的地面整个砸碎向着底下凹陷了一大块,让同样是力量型招式的狂斧也是心惊不已,自叹不如。二姜辰左手中的龙鳞短刀,确实将周身的房源做的滴水不漏,让那傲剑迅如疾风的太极剑竟然也是无处下口,三人的战斗十分的激烈,不知何时在这激烈的战圈之中飘散出了几缕鲜血出来。

并不知道是三人当中谁谁上流出的鲜血,但是此时这三人的战斗已经呈现出了十分焦灼的态势,虽然傲剑狂斧二人一通猛攻,但是姜辰却是防御的滴水不漏,并且姜辰本身强有力的武道招式更是让这二人招架的冷汗连连。

“呀!”姜辰怒喝一声,手中长剑短刀同时反击,三人的兵器在恶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一阵巨大的金属轰鸣声之后,三个人在一瞬间骤然分开,傲剑和狂斧被姜辰的攻势一击之下向后横推了十数丈的距离方才停了下来,而姜辰也是被这一击三人之间的反震之力抛入了空中,在半空之中一个后空翻,飞身落在了一座在三人狂暴的剑气之下被摧毁了一半的二层小楼的屋顶上。

鲜血顺着姜辰手中的七星龙渊宝剑的剑锋流了下来,但是还没等流到地面上,剑身上的鲜血就被七星龙渊宝剑吸收进了剑锋当中,鲜血消失的无影无踪,姜辰的右手虎口已经震裂,鲜红色的血液不断的流出,姜辰的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是确是嘴角冷笑,抬起了右手,谈了天虎口之上的鲜血,笑容之中竟然有着几分狰狞。

而与姜辰交战的傲剑狂斧二位老者也是不好受,此时傲剑手中的太极剑已经数显了丝丝裂痕,在那老者的肩膀上有一道伤口,深可见骨,二那老者脸色已经是苍白如纸,用手中的太极剑勉强的支撑着身体。

至于那个狂斧,此时确实拿着两柄已经砍缺了口,卷了刃的板斧有些呆愣愣的站在那里,而他的胸口已经是一片血红,胸口出同样是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横亘在那里,这是被姜辰手中长剑斩伤的,要不是这狂斧闪得快,此时恐怕已经是一具死尸了,并且身首分离。

“咳咳。”那个手持太极剑的老者傲剑咳出了一口鲜血,对姜辰问道:“我头一次看到年轻一辈之中有你这样的强者,如果不是道万不得已,我们二人恐怕并不会为难于你。”

那身受重伤此时手持卷刃双斧的狂斧也是对追女仔屋顶之上,嘴角冷笑的姜辰说道:“如今虽然我二人已无再战之力,但是这四周还有着数万大军和我傲来国皇室数百高手的存在,你就算是没有受伤想脱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现在你虽然重创我们二人,但是你所受的内伤也是不轻,现如今在这万军丛中你已经是插翅难飞!”

“哦?”姜辰冷笑更甚,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这个加起来年纪至少是自己三十倍的老前辈冷声问道:“那么二位,想要在下如何呢?投降还是什么?”

说完姜辰的周身再次缭绕起浓烈的杀气。

“你自裁吧!”说话的不是傲剑狂斧当中的任何一人,而是那个被姜辰如死狗一般从当铺当中砸碎了墙壁扔出来的红衣少年,归海云。此时他走到了傲剑和狂斧的面前,恭敬的说道:“二位老祖宗辛苦了。”

傲剑和狂斧只是对这桂海云点了点头,没说话。只是那狂斧对姜辰说道:“你是个强者,更是汉唐皇族,对于你我们应会风光厚葬的。”

可是当康复说完,姜辰却是笑了起来,对归海云三人说道:“风光厚葬,难道你们就不怕我汉唐之龙的怒火,踏平你傲来国方圆八千里疆域,赤地千万里,万年寸草不生吗?”

“如果真的畏惧,我们也不会在此截杀你们了。”桂海云淡淡的说道:“汉唐九皇子姜辰,你认命吧,如今的你也不算夭折了。”

“哼!”姜辰冷哼了一声,心中怒气恒生:“想留下我恐怕你们还没有这个能力。”说完姜辰一把扯下了身上披着的意见白色披风长袍,露出了里面的白色武道戎装,姜辰的气势疯狂的飙升着,随着那件白色披风落地,在姜辰的身后半空之中,数十道黑影纷纷而下,手持窄剑弯刀,领头的不是蒙武又是何人,八十名影密卫军士出现在了姜辰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