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蟒龙策

第66章 敖剑狂斧(上)

“去尼玛的!”姜辰怒骂了一声,手中的七星龙渊宝剑寒光闪烁之后,一颗头颅高高的飞上了高空之中,在姜辰的面前此时只剩下了一具无头尸体,和一杆在姜辰的剑下一分为二的精钢长枪,而这刚刚被姜辰一剑斩杀的人,正是那个姜辰在进城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守城门的小队长,刚才姜辰提着这人的领子直接把他按在了地上,当着四周正在向自己冲过来的那些士兵和高手的面,一剑斩下了这人的头颅,无头尸体之中的鲜血在压力的作用下,喷洒而出,在空中形成了一震血污,染红了四周很多人的衣服铠甲,此时四周的人唯独姜辰的身上依然是一身如雪的洁白,。

姜辰此时一路杀向城南的方向,姜辰脚下已经躺满了尸体,离开那当铺的距离至少已经有了三四里路,而这一路上姜辰几乎每走一步,都会有数人在姜辰的剑下丧命,这一路上层层叠得的尸体如果累积起来甚至能够垒砌一座尸山来,在姜辰剑下丧命的人至少已经不下雨千人。

而此刻的姜辰却是在鲜血的河流之中趟过,但是浑身上下没有沾染到一丁点的血迹,四周的数万傲来国军士和数量众多的傲来国高手竟然在这么长的时间当中没有一人能够近到姜辰身前一丈之处,而现在的姜辰甚至就连一口大气都没有喘。

而此时在远处看着姜辰在千军阵之中大杀四方的归海云,此时已经是脸色铁青,他发现自己的判断已经是完全的失误了,此人远远不是自己预估的那个武公那么简单,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武圣。

而此时在归海云身后的那个黑衣人却是对归海运说道:“殿下如果再不让你傲来国宫廷当中坐镇的两位武圣大师出手的话,这个汉唐的九皇子杀出重围也只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偷鸡不成蚀把米,这琼华宫要是对你们傲来国皇室怪罪起来,我们可是不会出手相助的,既然要投靠笔下为陛下图谋天下,那么这点事情都办不好,你们傲来国皇室也许真的就要来换人了也是说不定的,至少在下相信,宇文和司马家族都十分乐见这样的事情出现的。”

归海云眉头一皱,猛然转身丢身后的那个黑衣人冷声问道:“先生是在威胁我了?”归海云的语气十分的冰冷,言语之中更是充满了怒气。

而那个黑衣人的表现却是风清云淡,只是站在原地微微的摇了摇头:“不不不不不,我只是在向殿下陈述一个事实而已,真的到那个时候,那样的结果不是你们傲来国皇族想看到的,同样不是我想看到的,更不是天皇陛下所想看到的,真的到那个时候,恐怕等待你们傲来国皇室的不会是如殿下刚才那般,而是你们皇族众人悉数人头落地的后果。”

归海云死死的盯着这个黑衣人,将胸口之中的一口气死死的压进了胸口之中郁结着,他选择了隐忍,并没有和这个黑衣人爆发什么冲突,因为他知道他面前的这个人他自己乃至整个傲来国都惹不起,虽然面前这人的武功不高才是区区的武侯,他这个武功巅峰怎么捏就怎么捏,但是他还是不能这么做。此时归海云对那黑衣人沉声说道:“先生请放心,我们自然不会辜负天皇陛下对于我们傲来国皇室的期许,但是也请先生到时候不要忘记了提醒下我们尊贵无比的天皇陛下,他答应了我们傲来国皇室什么事情。”

那黑衣人点了点头,说道:“那是自然,这件事完成了,傲来国之中就再也没有琼华宫的势力,傲来国就怀变成第十四个西云十三国之一。”

归海云冷声说道:“希望如先生所言,不然我们傲来国就算是惹不起天皇陛下,但是要是举我傲来国百年国运所积累下来的底蕴,想要先生的命还是不难的。”

说完归海云就转过身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在战场上又劈死了一名高手的姜辰眉头皱的更深了。

倒是归海云身后的那个黑衣人摇了摇头,不再言语,只是那黑袍之下隐藏的双眸之中,两道精芒闪烁而过,天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东西。

终于在姜辰的脚下有聚集了厚厚的一层军士的尸体之后,归海云舒展开了眉头,对跟在身后的一名军士说道:“让两位老祖宗出手吧,这样下去我们留不下他。”

“喏!”那名军士领命,随后这名军士就从身上取下了一支十分小巧的弓弩,取出了一支火箭,随后放入了弓弩当中,拉动弓弩的扳机,只听一声破空之音,一道火流星冲入夜空之中十分的刺眼明亮。

在正在街道上大杀四方的姜辰也是看的清清楚楚,心中不禁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片刻之后就在姜辰手中一击横扫千军将面前的十几名军士全部腰斩,鲜血横飞,内脏横流之时,姜辰却是感觉到了一阵深深地危机感,让姜辰全身上下汗毛扎起。

只见一道寒芒在穿透了漫天血雨之后,直刺姜辰的面门,在甲辰发觉的时候,离姜辰面门已经不足一寸的距离,而姜辰现在所能做的只有飞身后腿,那人的攻势剑招极快,就算是现在姜辰连实战梯云纵脱身的机会都没有。

这还不算完,就在姜辰飞身后退的时候,姜辰却是猛然再次抬头,看向自己的头顶,而这时。一道寒芒如泰山压顶一般向着姜辰批头斩来。姜辰的反应很快,尤其是意识上的,他知道自己遇到真正能对自己造成威胁的高手了。

但是仅仅是这样就像要对付姜辰,那么姜辰完全就可以去找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只见此时姜辰虽然没有看清这两个对自己出手的高手是何面目,但是这丝毫都不影响姜辰迅速的去应对,但是此时面对这两个人的两面夹击姜辰想躲避已经是不可能了,只能以暴制暴硬碰硬的将这二人的合击硬抗下来。

事实上姜辰也是这样打算的,之间姜辰右手持着七星龙渊宝剑,而左手之中原本是空手的状态,但是在此时却是一道刺眼的含光闪过,龙鳞短刀已经出现了姜辰的手中。

正在飞身而退的姜辰却是止住了身体的后退之势,冷哼一声之后,手中寒芒爆闪,站在原地,全身上下狂暴的内力都被姜辰调动了起来,左手中的龙鳞宝刀迎向了直刺自己面门的那柄快到极点的长剑,而右手的中的七星龙渊宝剑,则是被姜辰格挡与头顶,去招呼正在对着自己当头劈下来的那一击足以开山的沉重刀势。

“轰!”当三人的兵器接触的那一刹那,一声巨响震耳欲聋,狂暴四散的剑气将私人周围十几丈之内的所有人都绞成了一堆碎肉,甚至就连在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的尸体也都被免费的绞成了人肉馅。

而在远处的归海云更是直接惊呼了一声:“好强!”

当众人都回过神看向场中的三人的时候,不禁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此时场中的三人正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姿势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在姜辰面前的是一个须发皆白的白一老者,常常的白发披散着无法看清这老者的样貌,但是这老者手中持着一柄一看就是神兵不俗的太极剑,正是直刺姜辰面门的那柄剑,可是如今这柄剑的剑尖正正好好得抵在姜辰姜辰左手之中倒持着的龙鳞短刀的刀锋之上,一寸都不能前进。而在半空之中一名身材魁梧,****着上身的彪形大汉,这人浑身上下爆炸一般的肌肉,身高足足超过了一丈,如果站在地上姜辰在这大汉的面前只能够达到这大汉胸口的位置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这小山一般的大汉,头发灰白,却是用一根布条萌主了双眼,此时手中两柄如车轮一般大小的板斧至极砸在了姜辰的七星龙渊宝剑上,却也是如那白发老者的太极剑一样,不能存进分毫。

在看姜辰,此时姜辰却是站在一个深度足足有两尺多深的深坑的正中心,嘴角甚至流下了一丝鲜血,只是此刻姜辰却是微微抬头,目光扫过这二人的面庞,冷哼了一声:“傲来国的护国大师,傲剑、狂斧。虽然是老胳膊老腿了,但是看起来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