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蟒龙策

第65章 出师未捷(四)

姜辰的目光深邃,看向四周黑压压的敌人,看着那躺在地上的红衣少年,嘴角不屑的冷笑着说道:“你应该没听说过一句话,装逼是要遭雷劈的。”

姜辰随后锐利的目光扫向四周的人群,眼中的寒意让四周的人纷纷一惊,不自觉的都向后退去。在四周高处站着的那些高手也是纷纷心神巨震,姜辰表现似乎和他们所知道的的并不太一样。

姜辰抬头看向城南方向的通天火光,眉头微皱他知道自己麾下的影密卫军士现在恐怕也是遭遇了不测,他们这一千来号人全都进了敌人的圈套了,而且还不自觉的就进来了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姜辰微微转头对身后的李牧说道:“你先回去与蒙武会合,带着人冲出去。”

李牧微微一怔,对姜辰问道:“那公子您呢?”

姜辰冷眼扫视四周呗自己的气势震慑住暂时不敢上前的那些军士高手,说道:“你走,我来挡住他们,放心他们还留不住我。”

姜辰说话的语气之中自信十足。李牧见姜辰神色坚定自如心中虽然依然有些担心,但是还是将自己的担心憋在了心里,只是看着四周已经将自己和姜辰团团包围住的敌人,李牧心中不禁也有些打鼓,他要怎么冲出去与蒙武等人会合呢?

姜辰自然明白李牧心中所想,只是笑了笑,看着地上在几个冲上来的军士扶起来的那个满身狼狈的红衣少年,姜辰声音语气淡淡的问道:“你们这样玩,你们傲来国的主子琼华宫知道吗?”

那少年的嘴角流着血,身上的华美红色长袍早已经在姜辰的一击之下蒙上了一层灰尘,甚至还有好几处破损,蓬头垢面要说对狼狈就有多狼狈,但是这时这少年抬起了头对姜辰说道:“先生觉得你问的这个问题很有意义呢,还是认定在下一定会回答你呢?”

姜辰挑了挑眉毛,有些玩味的对面前此时已经是皆为狼狈,但是依然在语言上保持风度的少年,说道:“我不知道你们的脑袋是被门夹了还是让驴给踢了,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这样的行为是会让你们傲来国改朝换代的节奏吗?”

那少年确实呵呵的笑了起来,张着嘴甚至能看到他最里面满是鲜血的牙齿,让人觉得十分的恶心与可怖,只听那少年说道:“你如此之说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你也应该了解我们傲来国,你要知道我们傲来国皇室从来不甘于屈居人下,过着生不如死,的耻辱生活。”

“说的挺好听。”姜辰冷笑:“我不知道你是智商高还是情商太低,没人会在傲来国穿着一身红色蟒袍在大街上满街晃的,至于你们的不甘于屈居于人下的荣誉之举,我只想说你们真的很特么能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如若不是谁给了你们傲来国皇室雄心豹子胆,你们就敢如此?我如何也是不信的。”那少年不说话了,就连四周的那些士兵和高手也都沉默了,姜辰的话显然是戳住了他们的痛处姜辰嘴角冷笑更甚,手中散发着阵阵寒意的七星龙渊宝剑霎时间被赤红色的剑芒所包裹,浓烈的杀气从姜辰的身上散发而出,让四周的温度都仿佛在瞬间下降到了冰点。

姜辰手中七星龙渊宝剑挥至身侧,对四周将自己团团包围的敌人沉声说道:“来,让我看看你们拿什么来为你们心中的荣誉而战。”

那红衣少年也是被姜辰的几句话给噎出了自己的怒气,虽然身上十分狼狈,但是刚才姜辰把他像死狗一样的从当铺扔出来的时候,其实将沉并没有下重手,那少年所受的也只不过是皮肉之苦,此时那少年已经从身边的一名军士的手中接过了一柄长剑,指向姜辰说道:“我也不想跟你多费口舌,你猜的没错,作为一个郡国我傲来国确实没有什么主权,皇室甚至只是别人养的一条狗但是,现在我们要挣脱束缚,而你就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障碍,必须扫除。”

随后那少年抬起了一只手,搜后猛然挥下,做了一个斩杀的手势。

“杀!”四周的傲来国军士同时大吼出声,声势震天动地就连姜辰脚下的大地都在微微震动。随后那些站在高处的傲来国高手非分飞身而下,这些人周身武义缭绕,手中的兵刃在皓月之下闪闪发亮散发着阵阵寒光十分刺眼。

姜辰冷哼一声,手中剑随心动,一股滔天的霸道之气从姜辰的身上散发而出,与原本浓烈的杀气混合在一起,姜辰的气势与那些黑甲军士的气势在虚空之中撞击在一起,甚至在虚空之中传出激烈的琵琶声,武圣之力胜抵万军,这并不是空穴来风。

姜辰对身边的李牧使了个眼色,李牧也是明白姜辰的意思,手中也是寒光一闪,环首宝刀被李牧抽出了刀鞘,一股森白的杀气。

姜辰冷笑,寒芒连闪直至中姜辰在原地只留下了一道残影,而李牧则是趁着这个机会跟在姜辰的身后,也是冲了出去,而姜辰更是直接从原地高高跃起,手中的七星龙渊裹挟着寒芒向着离自己最近的一名身穿白衣的手持砍刀的傲来国高手身上招呼过去。

也许只是一瞬间的,当血色萨满天际的时候,那些向着姜辰攻过来的士兵和高手全都不禁心神俱震,他们认为他们也许真的面对的是一个他们所惹不起的对手。

之间那名手持砍刀的白衣高手,此时被姜辰一剑早已经砍成了两段,此时他的眼睛已经能看到那边自己越飞越远的下半身。

而在姜辰落地的时候,姜辰手中的宝剑更是横斩而出,在血光之中,一二三四五五颗人头抛飞而出血色雾气升腾,寒芒流转,光华散月,姜辰所过之处四周的军士一个个身首异处竟然没有姜辰一和之敌,就算是遇到了傲来国的高手也基本上都被姜辰以纯粹的力量型招式一一灭杀。而李牧紧跟在姜辰的身后,加上李牧本身也是武公巅峰的实力,李牧在斩杀了无数士兵和数名高手之后,也是飞身杀出了重围向着火光冲天的城南方向急速冲去,接上企图阻挡李牧的人都被李慕手中的环首刀一一解决。

而此时在场中只剩下姜辰一人,一个个倒下的傲来国士兵和傲来国高手的尸体所流出的鲜血,已经染红了街道,可是不断地有着士兵向着姜辰冲过来,悍不畏死,而姜辰手中的长剑每一次挥动都会将一片士兵的士兵加以收割,人头滚滚,空气之中已经充满了血腥味和人体组织的恶臭。

而那个红衣少年此时却是站在战场的远处看着战场中的姜辰,眼神寒芒连闪,手中紧紧握着长剑。而在这少年身边却站着一个全身上下都隐藏在黑袍当中的黑衣人,这人全身都笼罩在黑袍当中甚至看不到这个身上的一点点的皮肤。

只是这人身上此时黑气升腾,一股妖邪的气息在他的身上十分的浓烈。

那红衣少年此时却是偏过头看像身边的那个黑衣人,对他问道:“坤斯先生,我们已经按照您的计划将这人和那些影迷中人都围困在了这座城当中,您什么时候动手?”

说完这红衣少年眼神犀利的看向这个黑衣人。而那个黑衣人却是站在原地,半响没有说话,只是这个黑衣人身上的黑气闪烁不定,让人十分的不舒服。过了一会那黑衣人用一种十分沙哑的语气说道:“我没想到这个人是如此的强,跟拓跋弘那厮说的完全的不一样。”

而那个红衣少年也是说:“这个人至少有这武公巅峰的修为,至少我不是他的对手,如果是两位老祖宗出手也许能将这人拿下。”

那黑衣人此时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让你们傲来国皇室的两名老先生早些出手吧,只要你们能够做到擒下此人,你们所想要的陛下一定会欣然赏赐的,从此以后琼华宫再也不能骑在你们傲来国皇室的头上,甚至让池瑶宗主伏在你归海云的胯下称臣也不是不可能的。”

原来这少年的名叫归海云,此时这归海云也是笑了笑说道:“先生所说的即是,那么先生就看结果吧。”

那黑衣人点了点头,倒是不再言语。

而此时在数十万里之外的东都城当中,一座高高直插云霄的高塔杵立在东都城的城东,这塔的下面是一片宏大的建筑群,虽然远远比不上汉唐皇宫的规模,但是也是极为的庞大和震撼。

这里戒备森严,就算是比之汉唐皇宫也是不差多少,只见一队队的全副武装的汉唐士兵此时正在这一片夜幕下恢弘大气的建筑群当中手持着火把四处巡逻,而在这一片建筑群的正宫大门处,五丈多高的大门上此时挂着一面匾额上书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军机处。”

军机处,汉唐一千三百大军的全军指挥中枢,直接由汉唐三大军督坐镇再次,直接节制汉唐除了太鼎王麾下的三百万大军之外的其余汉唐军伍,就算是这东都城当中除了禁卫的虎贲军,就连影密卫也是要受着三大军督的间接影响,可见这军机处的影响之大,在朝堂之上就算是皇帝姜武陵也要对于三大军督礼让三分,并且对于三大军督就如儒家三公一般,全都无条件的进行信任,事实上也是如此,汉唐历代三公和三大军督对于汉唐都是极为忠诚的存在。

此时在这军机处当中的一间极为隐秘的密室当中,李靖站在一副巨型的地图面前,面无表情双手背后,一股上位者的气势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全无半分的违和感,而这李靖的身上散发而出的武道气势甚至丝毫不输给汉唐战神姜武恒一样的存在。

李靖看上去也是三十多岁的年纪,确实已经是一个四百多虽天下之间成名已久的武道圣境巅峰强者,年纪比只皇帝姜武陵和太鼎王姜武恒还要大上个一百多岁,按照辈分这姜武陵和姜武恒还要叫李靖一声皇叔,也确实如此,李靖出生随母姓,而他确实是汉唐皇室中人,汉唐皇室除了战神姜武恒之外的另外一段不败神话。

而这李靖正是这军机处当中的汉唐三大军督之首,真正接掌全军的中央军督大人。

而此时在李靖的身边一名儒生模样的人正在跟李靖汇报着什么,李靖虽然面色平静,但是眼神之中寒芒连闪,显然是在压抑着什么情绪因素。

而在那儒生装束的人说完之后,李靖也是眉头微皱,对那儒生问道:“你是说影密卫在傲来国的情报网络,多处关键的节点全部都失去联系了?而且这些节点都是九皇子殿下的必经之路上的节点?”李靖的声音非常的具有磁性。

那儒生装扮的人点头说道:“是的,影密卫的蛾子多次试图与之取得联系,但是都失败了,他们已经有了不好的推断,由于联系不上九皇子殿下等人,他们也不知如何是好。”

李靖点头,想了想说道:“告诉杨宏,暂且不动,以防不测。”

“诺!”那儒生领命。

随后那名儒生在李靖久久没有说话之后,就静静地退了出去。

而历经依然站在那里,只是此时李靖脚下花岗岩铺就成德密室地面,已经寸寸碎裂,李靖狂暴的内力让脚下坚硬无比的花岗岩也是坚持不住。

而李靖的眼神之中更是深邃无比,明星一般闪亮的双目之中夹杂着很多的东西,但是更多的却是无边的杀意。

“来人!”久久之后李靖依然看着地图,但是唤出了一名身穿甲胄的卫士进来。

“被车,我要去面见陛下!”李靖声音十分的沉重,充满了不容置疑的语气。

“喏!”那名甲胄卫士领命而去。

李靖看着墙面上的地图,这是一幅人间界的全图,十分的巨大,此时李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上面百宗之地当中傲来国的地界,空气之中杀气纵横,李靖所想的所要做的已经是不言而喻。

“以战止战,战之者也,既然一战不可免,那就以战促和!”李靖冷冷的自言自语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