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蟒龙策

第61章 出师未捷(一)

第六十一章出师未捷(一)

塞外的飞雪簌簌而落,在这荒凉塞北的土地上积累起厚厚的一层白雪,让这荒凉肃杀的塞北荒原更是平添了几分凄凉的美感。一群人快速的向前前进着,这一群人个个面目肃杀,一身黑衣手持弯刀窄剑,有些人的弯刀之上甚至还有着斑驳的血迹,这些黑衣人的数量不少不下于百余人,领头的是一个身穿一身洁白如雪的白色武士戎装的少年,那少年身高九尺,手持四尺三寸龙纹宝剑,面目刚毅非凡,看着周围跟在身后的百余名黑衣人却是眼神之中有着莫名的神采。

此时众人身在一片荒原之中四周白雪皑皑,冷风测测天空之中阴云密布,雪越下越大暴风雪很快就会来临,姜辰看着天空不知道这样的天气对于他们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一时疏忽,让三百余名弟兄丧命,更带着各位九死一生方才杀出重围,黑龙乘此大损,我姜辰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待到日后回京姜辰自会则请陛下重罚。”姜辰转过身对跟在自己身后的众多影密卫军士们沉声的说道,姜辰虽然面无表情,但是身边的众多影密卫军士都能感受得出面前这个人的身上那种苍凉的气息。

“都统大人!”听到姜辰如此之说,跟在姜辰身后的那些影密卫军士,纷纷跪地。其中一名站在最前面的军士更是对姜辰直接说道:“这一次的失利,并不是都统大人的责任,谁能想我们在傲来国的蛾子悉数被绞,要不是都统大人一路上斩杀众多百宗高手,我等决死也是难以突围而出,都统大人接手影密卫时日尚短,不足以担此大责。”这名说话的影密卫军士正是当日被姜辰在魔物利爪之下一枪救下了那名影密卫军士,当这名军士说完之后四周的影密卫军士也是纷纷附和,原本千余影密卫军士此时聚集在姜辰身边的影密卫军士只剩下百余人多一点,就连李牧和蒙武二人也是带着一部分的影密卫军士在昨夜的那座小城当中突围而出,暂时联系不上不知去处,这让姜辰和所有的影密卫军士都十分担心他们的安全。

姜辰的虎口此时在渗着丝丝的鲜血,鲜血越聚越多,慢慢地流淌到了七星龙渊宝剑的剑刃上,七星龙渊宝剑此时却在散发着淡淡的乌光,将姜辰流淌而下的鲜血悉数吸收的干干净净,而此时姜辰却是仰天冰冷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愤怒:“三百汉唐儿郎的性命,血洒他乡,露骨荒野。此仇不报枉为天子!”

而姜辰的身前,那些影密卫军士在姜辰的面前跪得更低了,他们的心中对于姜辰此时是充满了敬畏的,一路逃亡姜辰一路弑杀,人头滚滚三步一杀,在这一夜在姜辰剑下丧命的百宗高手不计其数,也是这一夜终究让一白衣少年名震天下,百宗之地老一辈和年轻一辈众多高手联手围杀之下,却被一人一剑反杀之不敢上前一战,世人虽然不知道这少年的名字,但却都流传着一个故事“一人一剑,一路伏尸。”

事情还要从昨夜姜辰和李牧来到那间当铺的时候说起,其实姜辰早就该有所预料,如今汉唐危机四伏也就恰恰代表着,他姜辰这一路上注定不会太平,但是姜辰还是大意了,或许是姜辰太过于自信,太过于相信自己的感觉了。

姜辰早就应该想到的,一个守城门的小队长都是一个武道六重的武将境强者,这时多么一件不正常的事情,可是这样一个明显的不正常却被姜辰自己给忽略掉了,也确实如姜辰所说,姜辰本人之过错几近不可饶恕。

五个时辰前……

姜辰和李牧两个人站在当铺的门口,夜色已临,大街上没有什么人,最多是一些几个人组成的守城部队的巡逻小队隔三差五的巡逻上一圈而已,毕竟是一座傲来国的小城,就算是军队在这里也远远没有在大型城池当中的那种敬业。

姜辰此时在李牧的身边抽动着鼻子,嗅了嗅空气中那淡到几乎就连狗鼻子也分辨不出的血腥味说道:“是人血的腥味,不是羊血、不是牛血,更不是猪血。”姜辰的眼神之中充满了肯定的神情。

李牧诧异的看了身边的姜辰一眼,惊讶于这个年轻人敏锐的感知力,但是随即想象这个自己顶头上司武圣巅峰的实力,李牧知道自己面前这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影密卫都统是一个世间极为少有的武学天才,对于这样的天才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鼻子比狗鼻子都好使,这并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至少在于李牧这里是这样来想的。

姜辰和李牧二人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向着对面不远的当铺走去,是人是鬼都只有看了才知道,姜辰所率领的影密卫商队进入百宗之地之后必然要和这些影密卫麾下扎根在百宗之地各个角落当中的蛾子取得联系,不然姜辰哪怕带着再多的人,只要不是汉唐一千三百万大军一路平推过来,那么进来没有这些蛾子的帮助基本上都和抓瞎没有什么分别,眼瞎的老虎再凶猛,最终只不过是一头栽发疯的病猫而已,很难对猎人构成威胁。

“崩崩崩。”李牧在姜辰的身前伸手叩响了当铺的大门,顺着薄薄的窗户纸还能看到里面微微透出来的烛光。

但是当门敲响的时候,姜辰和李牧都是同时眉头微微一皱,因为二人敏锐的武道感知都在一瞬间,在这当铺之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弱的武道波动,以及淡淡的肃杀。

“别着急动家伙,见机行事,我们可能有麻烦了。”姜辰一脸正常的,对着身边的李牧以只有二人听得见的声音小声的说道,说话的时候姜辰的嘴唇也只是微微的蠕动,离得远了尤其是在这黑暗之中,五步之外的人根本看不清姜辰的嘴巴动过。

李牧点头,也是嘴唇微动,对姜辰依然是只有两个人能够听得见的声音:“身后左边民房当中有六个人,都身手不弱,三十丈之外有九个人,东南方的猪肉脯里面还有七个人,看来公子我们的运气不是很好啊。”

姜辰只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没说话,他正在心中算计着要如何脱身,几息之后姜辰对李牧说道:“装的正常点,进去买东西,当东西,然后我们就走,能脱身就脱身,脱身不了了动家伙。”

“嗯。”李牧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姜辰所说的。

李牧又敲了敲门,但是还是没有人开门,这显得就很不正常了。如果再继续下去,就连姜辰和李牧也会显得十分不正常,没有人会这样如此执着的始终在这里敲当铺的大门的,除非吃饱了撑的。

“我们走。”姜辰对李牧说道。

就在二人刚刚转身要离开的时候,身后的当铺大门之后却是传出了一串轻浮的有些无力的脚步声,随后身后略显陈旧的当铺大门被从内部打开了,一个看上去六七十岁的老翁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

“二位先生,本店已经打烊了,二位还是明天再来吧。”那老翁如此的说着,混浊的老眼当中满是疲惫的神情。而李牧和姜辰都没有在意这老翁所说的话,而是都看着老翁的搭在身侧的左手无名指上,只见此时这老翁的左手中指正不断地轻轻叩击着身体,节奏分明三长两短。

而姜辰虽然看不懂,但是也知道这十分的不正常,三长两短一直都不是什么吉利的节奏。而李牧却是脸色一寒,身为影密卫两大镇抚使之一的北镇抚使,李牧身居高位自然对于影密卫中的暗语铭记在心,三长两短等于火速离去莫回莫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