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蟒龙策

第60章 进入百宗

越过了龙王关,也就说明姜辰率领的影密卫商队此时脚下经过的土地再也不属于汉唐的疆域,而是进入到了汉唐的宿敌,百宗联盟的地界,到此也就等于是踏上了敌人的土地,让包括姜辰在内的,商队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提高了警惕。

原本脚下宽敞平坦的官道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下脚下因为长年累月的踩踏碾压自然形成的弯曲小路,这和两个大势力之间的综合国力有很大的关系,虽然汉唐帝国是孤家寡人,以一己之力与整个天下为敌,但是汉唐的强势有着本身的底气,汉唐三十万里河山几乎占据人界一半的浩土,子民亿万兵多将广国力昌盛,驰道这样的国家工程对于汉唐来说虽然也是大工程,但是以汉唐的锅里来说完全的承受得起,而将这样的一个工程交给百宗联盟却是万万做不到的,甚至说放眼整个人间界只有汉唐帝国有这样的国力敢这样玩。

百宗之地虽然是当今人间界仅次于汉唐帝国的大势力之一,但是百宗之地与汉唐浑厚无比的国力相比还是差得太远,百宗之地算然也是方圆数万里的庞然大物,更是控制着百宗之地内部大大小小数百个小国,但是因为百宗联盟上百个宗门之间的制衡牵制,让百宗联盟始终都难以整合自身的力量,但是即便整合起来百宗联盟内部众志成城也是难以与汉唐帝国相对抗的。

在百宗联盟内陆坑坑洼洼十分崎岖难行的道路上挣扎前行了七八日,姜辰带领着麾下的影密卫商队才终于进入到了他们整整的目的地,傲来国境内。着傲来国离百宗联盟和汉唐的边境线并不远,是一个方圆纵横数千里的一个算不上大也算不上小的国家,是百宗联盟控制之下的一个国家,虽然傲来国在百宗联盟的框架下并不算是体量最为庞大的,但是却也是极少数最为特殊的强国之一。

当然他们这个强大和汉唐那样的国家政体是完全不一样的,傲来国的身份地位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傲来国境内坐落着当今百宗之地七圣门之一的强大宗门,天高皇帝近,作为圣门坐落之地傲来国自然得到了数之不尽的好处,其中之一就是直接让傲来国的地位在百宗之地控制之下的这些个郡国当中排在了前列,就算是傲来国皇室的话语权也不是其他不同郡国的皇室所能比拟的。

其次就是在政治军事和国朝纳贡上,傲来国都有着很大的特权。并且因为是圣门坐落之地,傲来国的国家安全也是直接受到圣门的保护,可以说只要不是傲来国皇室自己作死,傲来国只要百宗之地不灭,就有可能始终都存在,当然唯一的坏处就是傲来国的国家自主的权利被压缩到了极致,对于傲来国来说皇室已经不是国家的唯一主宰,虽然这样的事情在每个国家都有差不多类似的情况,国家政权被宗门所控制,只是傲来国更加的比较彻底而已。当然这些对于现在的姜辰来说都没有任何关系。

唯一让姜辰对于这傲来国比较印象深刻的就是傲来国这相对于其他郡国之上的军事力量,其实百宗联盟这些总门当中的实际人口很少,大多数的人口都集中在控制之下的这些个郡国当中,大大小小上百个郡国人口加在一起也是突破了上亿,虽然看上去不少,但是上百个国家平均分下来就变得很少了,而傲来国这样的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国家,其总人口也才不过三四百万,可是国内军队却是有着近百万的常备军,除去老弱妇孺用全民皆兵来形容也是丝毫的不为过,这样的一个国家,虽然负担者百万常备军,但是这一百万军队却也是十分的精锐,不比汉唐的常备军差上多少,其国内的武风之盛就算是对比全民习武的汉唐帝国亦是不弱分毫。

这样的事情让姜辰也是不禁暗暗赞叹,除了汉唐和这傲来国普天之下再也找不出来第三家,还好这傲来国只是一个小之又小的郡国,一百万常备军虽然看上去很多,但是依汉唐的体量看来说,汉唐常备军一千三百万,后备役更是不下于五千万,一百万的数量最多只不过是一座雄关的常备军数量而已,姜辰真正担心的是这样的一种习武风气,如若不是傲来国的体量在汉唐帝国的面前只是个蝼蚁一般得存在,,换做哪怕只有汉唐十分之一的体量人口,那绝对是汉唐的心腹大患,说不定甚至会因为与这样一个不可能的存在的战争而动摇到汉唐的国之根本,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现在就算是姜辰再怎么担心也是无用的事情,因为姜辰所想的这些都只是建立在了假设的基础上,此时的姜辰所能做到的只有坐在马车当中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像外面,此时的商队已经进入到了傲来国的境内,隐隐的已经能够看到傲来国一座边境城池的轮廓,在傍晚的余辉当中显得有些沧桑。

这里的路况也是好上了许多,在周围不时地会出现一些来回巡逻调动的当地傲来国的军队,姜辰看着这些军士,心中暗自拿汉唐军士来作比较,感觉上二者相差并不是非常的大。显然傲来国本身就是一部严整的国家机器,当姜辰的影密卫商队出现在正对着城门的官道土路上的时候,在城门口守卫的十几名当地守城的驻军的目光就已经聚集到了姜辰麾下的这支商队的身上,这些军士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种锐利的气势,虽然这些士兵本身的武道修为并不是非常的高,但是也显然是在战场上的厮杀下幸存下来的那少数人,折让姜辰的心中也是感觉的到,傲来国的百万大军,更是因为靠近汉唐边境,这些人当中有着相当数量的人都参加过对于汉唐的战事,也算得上是一支拥有着相当作战经验的军队,比之汉唐很多常备军在杀伐之气上也要胜上许多。这不禁让姜辰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果然不出意外,商队在临近城门的时候被守城的士兵拦了下来,此时在前面骑在马上领队的正是这黑龙营总旗使蒙武,其实让蒙武这样的一个沙场上的战将来面对这些琐碎之事也算是为难他了。

这是一座傲来国边境线上的小城,城池的高度并不高也就是三四章的高度,并且也已经显得十分古旧甚至有几分年久失修的意味,其实也没什么,傲来国虽然民风尚武,但是可能是尚武过了头,让虽然堂堂七圣门之一坐镇于此也让傲来国的经济并不是谁分的发达,只是勉强的维持住军队的规模和装备,让民众不至于挨饿,每年的盈余都比较有限,让蛮族皇室挥霍之余并没有什么闲钱去来修缮边境城池了。

但是虽然是一座小城但是防卫却是丝毫没有松懈,虽然不如汉唐的履历一般要求,在每座城池的城门处值守士兵不能少于五十余人,但是这座小城城门处的士兵也是有着足足一个小队的兵力,不下于二十人,上前来商队进行询问的是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壮汉,其武道修为也是不弱至少达到了武道三层的巅峰。

蒙武有任务在身自然是不好张扬,翻身下马,违心的来到那小队长模样的壮汉面前,笑着说道:“这位军爷,我们是从汉唐来的正经商人,通关文牒都十分的齐全,还请军爷放行。”

那小队长却是连看都没有看蒙武一眼,而是转身看着这支商队上下打量着,背对着蒙武这让蒙武十分的不爽,但是没办法,是让蒙武现在的身份只是个商队的成员,不是身份显赫的影密卫总旗使呢。

那小队长此时却是看向姜辰能所在的那辆豪华的马车眼前一亮,指着那辆马车对蒙武问道:“那辆马车当中是什么人,这商队当中又运的是什么货物?”

蒙武心中一突,但是掩饰的非常的好,对那小队长笑着说道:“回军爷,这马车当中坐着的是我们商会大公子,这一次是第一次随商队出来,并不懂什么军爷有什么不清楚的还是问我吧,这商队之中运的都是汉唐特有的货物,茶叶,各种瓷器,都是准备运到都城去卖的,还请军爷放行。”

那小队长看了蒙武等人一眼,冷笑了一声,对蒙武问道:“我为何要放你们同行呢?”

蒙武显然明白这小队长是什么意思,从袖口之中拿出了一个鼓囊囊的钱袋,塞到了这小队长的手中,随后俯身在这小队长的耳边说道:“我们商队当中的货物,小南辰王大人还等着收货呢,军爷也明白别让我们不好交代,这样我们是吃不了兜着走,恐怕对于军爷也不好吧。”

“小南辰王?”那小队长听到南辰王名号明显的脸色一变,变得十分的不自然了起来,笑了两声对蒙武说道:“怎么会为难先生呢,先生请过,以后有机会还要提我在南辰王面前小小的美言几句才是。”

蒙武笑了笑说道:“一定!”

随后那小队长掂量着手中的钱袋回到了自己值守的队伍当中,而四周的士兵也已经放行,姜辰麾下影密卫军士组成的商队缓缓地通过城门进入到了这座小城当中,而姜辰在经过那名小队长的身边的时候,也是顺着窗帘的缝隙看了他一眼,虽然只是一眼,但是只是这一眼就让姜辰皱起了眉头,虽然仅仅只是一瞬间,但是他从那小队长无意之间释放而出的一丝其实当中猛然发现这人赫然是隐藏了修为,根本就不是一开始姜辰谈查出的武道三重巅峰的修为,而是武道六重武将境的高手,连姜辰武圣的感知都成功的骗过了,这让姜辰有些微微的意外。

“有诈?”这时姜辰的第一想法,但是很快姜辰就否定了这样的一个想法,其原因还是感知,如果真的是有诈,这城门的四周必然布满了伏兵,但是姜辰并没有感觉出死揍有太多的士兵存在的气息,虽然刚才姜辰武圣的感知出现了错误,但是这不代姜辰的感知都是错误的,他还是对于自己敏锐的感知能力有着相当的信心的。

商队很快就进入到了这座小城当中,此时这小城当中并没有太多的行人,因为毕竟已经是入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人的本能,何况是本就不发达的边境小城更是能够理解,将商队在专门容留过往商队住宿的驿站当中安顿好之后,姜辰则是在李牧的带领下走出了驿站向着城中心得地方走去,用李牧的话来说那是影密卫在此地的一处秘密地联络地点,有着它们现在十分需要的情报支持。

在青石铺就的道路上行走着,很快二人就来到了李牧所说的那一处联络点。

“当铺?”姜辰看着面前一个灯火通明的商铺前飘着一面“当”字旗,让姜辰微微皱眉,就算是身边的李牧也是一脸的凝重。

在店铺之外姜辰对李牧淡淡的说道:“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李牧也是点了点头说道:“有杀气,很浓烈的杀气,甚至还有血腥气只不过很清淡很清淡,几乎微不可觉。”

姜辰哼了一声,说道:“我们进去看看,也许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也说不定,或者此时里面正有些朋友在等着咱们,我们总不能辜负了这些朋友们的一番好意你说是不是。”

李牧也是笑了笑说道:“公子说的没错,让朋友们等得太久了可不好。”虽然如此说李牧还是将手搭在了腰间的环首宝刀之上,随时都能拔刀战斗的状态。

而在不远处的一个阴暗的角落当中,一个人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一丝冷笑,让人不寒而栗,而在这时将沉仿佛也是有所感觉,猛然转头看向了这个角落所在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