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蟒龙策

第56章 黑风悍匪(上)

第五十六章黑风悍匪(上)

马车行使在颠簸的山间官道上,这一段官道处于群山之中七拐八绕的路况十分的不好,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水坑和满地的碎石,马车的木质车轮压在这些碎石和水坑之上十分的颠簸,连同坐在马车上的人也是十分的不舒服。

汉唐三十万里河山官道也就是驰道四通八达,但是汉唐驰道纵横交错,其长度远远不是三十万里这么简单,虽然每一个郡县的驰道路段都有专人养护,但是一些偏远地区因为路途艰险,这官道又有很长的一段在群山之中,养护起来十分的不便,也就有很多官道年久失修崎岖难行,而这黑风山的官道正是如此。

而这黑风山不光官道崎岖难行,这黑风山山名更是凶名赫赫,原因无二,在汉唐流传了很多武侠传记类小说,而其中的土匪窝大多都叫黑风寨一类的,而这黑风山自然而然的和土匪扯上了关系,当然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黑风山确实是一个土匪横行的地方,按照汉唐官府的估算,这黑风山中的山贼劫匪的数量,至少不下于二十万之巨,大大小小数百个山头,人数也从几千人到十几个人不等,可以说是真正的鱼龙混杂之地,很多商旅不惜花费大的代价绕远也不愿从这黑风山官道当中穿越,只有那些有重兵护卫的商队才敢大摇大摆的从这黑风山两侧的群山之中穿过,走最近的路前往百宗之地。

而今天显然对于黑风山的土匪来说是一个好日子,至少在姜辰是这样认为的,因为按照常理,姜辰和青云门这样的商队最好的选择就是多花点钱绕远不过黑风山,以免被黑风山群匪打劫的连条裤子都不剩,但是显然这一次黑风山当中来了两个另类的商队,让已经很久没开过洋荤的黑风山群匪开开洋荤。

姜辰盘坐在马车之中,微微出鞘的七星龙渊宝剑就放在姜辰的身旁,露出一小节的七星龙渊的尖峰正散发着阵阵寒气,让姜辰对面坐着的李牧也是微微的对姜辰手中的这件儒家至宝感到心惊,如此杀气纵横的宝剑,也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天下为怀的儒家至宝,不敢想象。

“去年太鼎王派兵围剿黑风山了。”姜辰一边摸着怀中狗剩子的小脑袋一边问道,虽然看上去询问的很随意,但是将沉敏锐的感知却将四周的动静悄然若系,四周密林之中的人影之多,让姜辰也是感觉到一阵棘手。

此时青云门和姜辰所率领的影密卫商队所有人都是十分的紧张,青云门中的那些护卫弟子都已经将手中的长剑纷纷拔出剑鞘,组成严密的阵型护卫在商队的四周,不紧不慢的向前前进着,除了曳道瞳之外的青云门的那几个年轻的武灵境强者也都是纷纷走出了,马车的车厢,一个个如临大敌一般向四周戒备着,唐忘尘更是一人持剑直接站在了青云门商队打头的马车顶上,手持一寸宽长度足足有四尺有余就算比之姜辰的七星龙渊宝剑重量也不逞多让的重剑,一身气势外放,也是霸道至极,一身武道气势在年轻一辈之中也算是十分的出类拔萃的,假以时日必然又是青云门武公境的强者。

而在姜辰率领的影密卫商队之中,所有化装成商队护卫的影密卫军士都纷纷手持长枪利刃对外严密的警戒着,蒙武更是手持两柄大斧,骑着高头大马带着数十名重甲骑兵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随时以开路先锋的姿态,带领整个商队快速的前进。

在姜辰的马车当中,李牧对姜辰回答说道:“去年太鼎王殿下麾下大将军之一平阳侯曹琛率领十万边军精锐围剿这黑风山当中的悍匪,历时三个月有余,十万边军损失十之二三,斩杀黑风山中的悍匪至少八万,按道理来说,这黑风山中的悍匪已经折损近半,数年之内很难恢复实力,但是如今看来好像这黑风山的悍匪并不如外界传说的那般只有二十万,至少在我们的四周……”

姜辰看着在自己怀中睡着了的狗剩子,颇为宠溺的替狗剩子梳理了下毛发,对李牧问道:“说啊,怎么不继续说了。”

李牧微微低下了头说道:“身为影密卫北镇抚使,这南域十三州虽然并不是我所负责的属地,但是也应该有所洞察,如今却连这黑风山有多少匪徒都不知道,是属下的严重失职,请公子责罚。”

“哼!”姜辰轻哼了一声,却也没有去责备李牧,只是淡淡的说道:“既然知道了自己的错误,那就要改正,仅此一次,下不为例,我们现在至少被四周有数千的山匪包围,可我们还不知道敌人具体的实际数量,哪怕是一个笼统的数字也没有,这对于数十万蛾子遍布天下的影密卫来说难道不算是一件荒唐可笑的事情吗?”

李牧在在姜辰的面前叩首说道:“属下明白,一过这黑风山,属下就安排立刻对黑风山进行彻底的调查,必将这黑风山犬牙交错的势力梳理分明,登记造册,再也不会出现今日的状况。”

“嗯。”姜辰说道:“希望如此,如果有下一次,你就自己把你的乌纱帽摘下来吧。”

“喏!属下明白。”李牧对姜辰恭敬地说道。

姜辰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只是眉头微皱,不断地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其实姜辰冷漠归冷漠,刚才的一番话看似是对于李牧的责备,其实不然。影密卫众人都是从汉唐一千三百万大军当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其人员挑选的优先程度甚至更高于,皇城近卫军虎贲军,作为汉唐的影子部队,影密卫需要的不仅是武功高强之人,更要是对于汉唐帝国绝对的忠心,并且不是对于国家的忠心,而是对于汉唐皇室的忠心,说白了影密卫在一定程度上更类似于汉唐皇室的私军,历代影密卫都统皆为皇室中人,至少是和皇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人,比如影密卫前任都统蟒鞭林他的母亲便是汉唐皇室的一位公主,所以姜武陵才将影密卫这么重要的一支力量交给了他,而姜辰是汉唐九皇子也才有资格执掌影密卫。

而对于影密卫众人的忠心,姜辰是绝对不会怀疑的,勒令李牧对于错误进行改正,也并不会引起李牧的反感,因为李牧的忠心,让李牧很容易就能够正视自己的错误。

此时的姜辰正在闭目养神,四周的一切都在姜辰的感知之中,当天空中的一朵乌云遮住刺眼的太阳的让大地变暗了一截的时候,姜辰突然睁开了眼睛,姜辰的双眸之中爆发出摄人的寒光,七星龙渊剑刃之上散发出的寒气也在瞬间仿佛和主人心意相通一般,瞬间变换成阵阵森然杀气。

“来了!”姜辰沉声说道,声音虽然沉,但是铿锵有力,让面前的李牧也是一阵,李牧手中的龙纹环首刀也是在李牧的催动下,出鞘了半截,映衬出锃亮的寒光。

也就在姜辰刚刚说完话的时候,两支商队同时停下了脚步,这一点在姜辰的心中早有预料。只听马车当中的姜辰淡淡的说了一句:“那些人要动手了,如果我猜的没错,那些一路上窥探我们的人就是这黑风山当中的高手。”

李牧没说话,只是点头,眼中十分的凝重。

在青云门众人的面前,此时一块万斤巨石整个的挡住了商队的去路,那块巨石横亘在原本在这山中就不算宽敞的官道彻底的无法通行,虽然两侧的山势并不算陡峭,但是人能够过去,马车显然过不去,也就是说现在前进的去路已经被堵死了。

站在马车棚顶的唐忘尘眉头紧皱,眼中寒芒连闪,飞身而其,手中百斤重得重剑,猛然挥出,一道两丈多长的剑气顺势而发,向着那万斤巨石斩去。

“轰隆!”一声巨响,那道剑气狠狠地劈在了那块万斤巨石上,但是当烟尘散去,唐忘尘不禁咬了咬牙,那万斤巨石质地极为坚硬,唐忘尘武灵级强者的全力一击,却也只是在那巨石之上留下了一道深深地剑痕,而巨石纹丝不动。

唐忘尘震惊归震惊,但是却依然十分的冷静,知道肯定事有蹊跷,立刻转身大喝:“退!”听到唐忘尘的命令让青云门的弟子很快就调转了方向,想要往回走,快速的脱离这里,与此同时蒙武也是发布了同样的命令,但是现实的残酷让两方人马很快就失望了,只听一声巨响之后,在影密卫商队的背后,一块万斤巨石坠落而下,烟尘漫天,大地震动不已,就连马匹也是纷纷嘶鸣跳马躁动不安。

只要不是白痴,都知道现在他们被人家弄成了瓮中之鳖,中了埋伏。

此时所有人都看到了两侧的山林之中人影错落,数量十分之多。唐忘尘站在车顶,沉声对四周喊道:“各位山林好汉,在下百宗联盟青云门掌门座下三弟子,唐忘尘,此次护送宗门货物回山门,还请各位好汉行个方便,日后有用得着在下的尽管知会,可好?”

两侧山林之中始终都没有声音回答唐忘尘,这让唐忘尘攥紧了手中宝剑,戒备着四周所有可能出现的任何情况。

而就在这时,在马车当中盘膝而坐的姜辰,却是冷哼一声:“不知死活!”

只见从一侧山林之中,一道乌光,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姜辰的马赫射去,正对着姜辰马车的窗口,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杆接近一丈长的巨弩箭矢,这样的箭矢是专门用来攻城用的,一击之下就算是武公都有可能被钉死。

刺耳的破空声惊动了包括唐忘尘在内的所有人,纷纷转头看去,看到此情此景就算是唐忘尘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哼!”而在马车之中的姜辰却是简简单单的冷哼了一声,随后一只手快速的伸出了窗外,而这时那支巨型弩箭也已经到达了姜辰窗口的位置,随后在人们不可思议的惊呼声之中,只见姜辰洁白修长的手掌,紧紧地攥住了那支巨型弩箭,一声金属的嘶哑之声,随后那支数十斤重得巨型弩箭在姜辰的手中纹丝不动。

倒是姜辰拉车的四匹白色骏马纷纷一声高亢的嘶鸣声响起,姜辰坐下不下两千斤重得马车更是横移了三尺有余,可见那弩箭的冲击力到底有多强。

车厢当中的姜辰嘴角冷笑一声,随后手掌之中聚集的内力猛地释放而出,手中攥着的弩箭,反手再次原路射回。

乌光闪现,只听再次一声巨响之后传来了一连串的惨叫声,一侧的山林之中立时传来了一一众人的恐慌。

马车中姜辰对李牧使了个眼色,李牧领会,钻出了马车,对着四周高声说道:“各位既然来了那就出来现身一见吧,我家公早就听说这黑风山之中尽是些藏头露尾的鼠辈,难道各位高人真的想让我家公子见识见识各位鼠辈风姿风采不成?”

李牧的问话十分的不客气,常人听上去就如打脸一般无异。此时在青云门曳道瞳的马车之中,灵霄夫人也是钻出了马车,在她的身后跟出来的则是曳道瞳和冬瓜这条十分骇人的獒犬,灵霄夫人的目光看向姜辰所在的马车,却没有理会四周那些藏头露尾的鼠辈,而是对李牧高声说道:“贵公子好深的功力,本家青云门雨宗宗主灵霄,敢问阁下贵公子能否出来一见,也好瞻仰贵公子风姿。”

灵霄夫人的样子十分的诚恳,看上去并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处。

姜辰隔着窗帘对李牧冷声说道:“不见!”

李牧点头领会,对灵霄夫人说道:“原来是青云门大名鼎鼎的灵霄夫人,实在失敬,我家公子偶感风寒,不宜见风,还请夫人见谅,日后我家公子一定登门谢罪。”李牧语调不被不吭,并且有其在后面的谢罪上加重了口音,意思不言而喻,别没事找事。

听到李牧如此说,几乎所有人都满脸的黑线,刚才的那一击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那样的功力怎么会感染风寒?这不是瞪眼说瞎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