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蟒龙策

第55章 灵霄夫人

灵霄夫人

两支商队将近两千人的规模,七八十辆马车在官道上排列而开,用浩浩荡荡来形容也是不为过的。这样的目标在任何地方都是十分显眼的。

姜辰的商队已经跟在青云门商队的屁股后面足足有两天的时间了,两天的时间里双方人马大多数时间自然是相安无事的,但是随着姜辰等人跟随的时间的增长,也让青云门众人开始对姜辰所率领的这支商队越加的戒备了起来,青云门这支商队当中几乎全部的武灵境高手都走在了后面,为的就是要时刻戒备着后面这些来历不明的人的可能的变故,就算是曳道瞳也是走在了最后面。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姜辰的预料之中,如果青云门的人不对自己加强戒备,那才是奇了怪了。

姜辰透过车帘的缝隙能够看到前方一里远的青云门中人,他们扫向后面自己这些人的目光都充满了冰冷和戒备。

“再往前走,就到哪里了?”姜辰对前面赶车的一名影密卫军士问道。

“回公子,再往前走三十里就到了黑风山了。”那名化装成车夫的影密卫军士回答说道。

“黑风山?”姜辰淡淡的自语了一声,随后对那名军士再次问道:“黑风山的匪患还是那么严重吗?”姜辰轻轻皱着眉头。

“黑风山去年刚刚被太鼎王亲卫营围剿过,这一段时间黑风山倒是非常的平静,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那名军士对姜辰回答说道:“公子还是好些在车中歇息吧,这一路上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这几年太鼎王大力对内整治治安,如今的南域十三州的治安就算是比之中州也是不差多少的。”

姜辰没吱声,只是放下了用手撩开的帘子,面无表情的坐在马车里,感受着四周窥探两支商队的那几股强横的武道气息。这几道武道气息虽然对于姜辰来说算不上什么威胁,但是相对于除了姜辰之外的其他人,就算是李牧也有可能不能全身而退。

在发现这几道武道气息之后,姜辰就将自己的气息全部都凝练而入,一点气息都没有外放,寻常武者只要不到武圣阶段,就算是近在眼前,他们也不可能发现姜辰的武道修为。姜辰想要看看这些人都是些什么人。

狗剩子又不见了,姜辰也是习惯了,这几日狗剩子总是神不知鬼不觉的突然之间就消失了,姜辰有些时候真的想把狗剩子掐死,剥皮炖狗肉,虽然狗剩子炖狗肉了可能还不到半碗的份量,但是姜辰真的很想,不过最后姜辰还是忍住了,因为每到傍晚的时候狗剩子就会回来,雷打不动,虽然是被人送回来的。

想着狗剩子,姜辰不禁脑海里浮现起了这几日总会见到的那个身影,和当日在蛟龙宫一样,依然是轻纱掩面,在薄薄的轻纱之下是她貌若天线的绝美容颜。姜辰知道每到傍晚她总会将狗剩子送回来,其实送狗剩子回来只是一个幌子,更重的是,自己无意之间的气息外泄,让这个当日和自己直面相对的女孩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只是不知道这对于姜辰的任务有没有什么影响。

坐在马车当中姜辰轻轻地叹了口气,其实对于那女孩姜辰真的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姜辰知道自己对于那个人并没有什么男女之爱,但是始终这样惦记着却是一种难以割舍的感觉,姜辰不懂,也不明白,更不想懂不想明白,其实说女孩有些过,姜辰过几个月之后才年满一十八,而那个女孩看样子已经是二十岁左右了,按年龄来说姜辰还要叫姐姐的。

而在青云门的商队当中,曳道瞳坐在自己的马车当中,冬瓜趴在曳道瞳的身旁,而狗剩子此时却是在如与姜辰初遇的那天一般,正在一台小案牍之上,在和一个烤鸡腿较劲,狗剩子经过姜辰多日调教的牙口,如今依然难以战胜鸡腿,只是曳道瞳此时显然并没有姜辰那么好的兴致去给狗剩子撕肉脯,可怜的狗剩子也只能呜呜的和鸡腿作战了。

在曳道瞳的车厢之中还坐着一个人,却不是和曳道瞳同辈的任何一个人,而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这中年夫人一张标准的瓜子脸,长发在脑后挽成了一个高高的发髻,身穿白色琉璃霓裳,颇为的高贵典雅。而这妇人此时正看着狗剩子在和鸡腿较量而轻轻地抿嘴微笑着,仿佛很喜欢狗剩子这个可爱并且没脑子的小家伙。

如果李牧看到这个人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个人在天下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曳道瞳的恩师,百宗联盟七圣门之一青云门的,八宗之一雨宗的宗主,灵霄夫人,这灵霄夫人不光是青云门雨宗宗主,更是当代青云门掌门人的妻子,在青云门当中地位极高,虽然尚未跨入武圣之境但是也只是差了临门一脚而已,此时这灵霄夫人出现在这里,显然是坐镇于这支商队当中,可见这支商队的重要性。

前几日姜辰在发现了外围窥探的那些不明身份的人之外,也同时发现了青云门商队中灵霄夫人这个武公巅峰级的人物,不禁对他们这些人产生了非常强烈的兴趣,要不然姜辰也不会这样耐着性子跟在这些青云门众人屁股后面,还被人处处提防着,跟防贼一样真的很让人窝火。

“瞳瞳,这几日按你所说的,你感觉到的那个人,在你过去的时候可有现身?”灵霄夫人抚摸着狗剩子的小脑袋,一边对跪坐在自己面前的曳道瞳问道,灵霄夫人虽然嘴角挂着和煦的微笑,但是对曳道瞳说话的语气之中却是充满了冰冷,甚至让曳道瞳能感受到森森的寒意。

曳道瞳跪坐在灵霄夫人的面前,叩首而下,即后是趴在地上轻声对灵霄夫人说道:“回禀师尊,那道气息在我发现的那日随后就消失不见了,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个人,这几日弟子前去的时候,都是那个汉唐的北镇抚使李牧在带领着队伍,并没有看到九皇子姜辰,我也不能确定当日的那道气息到底是不是那个人的。”

灵霄夫人冷冷的扫了曳道瞳一眼,眼中寒芒入如炬,让曳道瞳的身体竟然有些瑟瑟发抖,只见灵霄夫人伸出一只手,轻轻地勾起了曳道瞳的下巴,看着曳道瞳倾城的容颜,灵霄夫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邪异的笑容,双眼凝视着曳道瞳的双眸,灵霄夫人锐利的目光让曳道瞳忍不住撇过头去,但是灵霄夫人毫不在意的说道:“瞳瞳,你应该很清楚你的身份,我们这样的人并没有属于自己的自由,虽然你的身份尊贵,但是自从陛下打算牺牲你的时候,你的性命包括一切就不再属于自己,就像我一样把自己的全部都奉献给了我们的事业,我们不属于青云,更不属于汉唐,陛下的大业能不能完成还要看我们这些人的,你必须要牢记这一点,不然我不介意做一些你不喜欢的事情,你明白吗?”

曳道瞳的脸色十分的苍白,明丽动人的双眸之中有些凄哀,眼角有些湿润,但是曳道瞳坚强的忍了下来。点点头,曳道瞳说道:“师尊我明白的,成为陛下的人之前,我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

灵霄夫人笑了笑,放开了曳道瞳,淡淡的说道:“这就好,我也知道你一直都是个明白人。”

曳道瞳看着还在和鸡腿较劲的狗剩子,面无表情的跪坐在那里,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些什么,只是她的手指紧紧地捏着自己的衣角,似乎极力的在忍受着什么。是的,只能忍。曳道瞳神色之中有些哀伤,但是却隐藏的很好,便是灵霄夫人也看不出来。

“汉唐九皇子,汉唐帝国史上最年轻的武圣强者,父亲是太鼎王,母亲却是皇帝的皇妃霞妃,这关系还真的有点乱,也不知道拓跋家族这些墙头草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灵霄夫人逗弄着狗剩子,一边对曳道瞳说道:“当日拓跋家族的人安排你潜入蛟龙宫,直面这个原本并不受宠的九皇子,你对于这个人的感觉怎样,有没有什么有趣或者有用的发现?”

曳道瞳脸色苍白,只不过低着头灵霄夫人没发现而已。但是曳道瞳依然恭敬地对灵霄夫人说道:“回禀师尊,当日在蛟龙宫中相处的时间比较短,并未发现过多的东西,只是九皇子姜辰的武功非常的高强,武侯境界强者在九皇子的手下未能走过一招,却是是武圣修为无疑,而这个人杀伐决断都十分的果断,并且似乎他并不畏惧于汉唐皇后和其身后的拓跋家族。”

灵霄夫人点了点头:“数年前,汉唐皇宫巨变,汉唐皇后揭发太鼎王姜武恒与霞妃存续私情,而九皇子姜辰便是其私生子,汉唐皇后背后的拓跋家族想以此来扳倒太鼎王,这件事在汉唐宫廷之中引起轩然大波,太鼎王为此数年来未曾回过东都,霞妃被软禁幽居深宫,而这九皇子更是被遣送如八百里司徒川,要说恨不能剃其骨食其肉还差不多,又怎会心生畏惧?”

“师尊,弟子不明白,这九皇子姜辰是太鼎王姜武恒的血脉,为何汉唐皇帝姜武陵如今却对他视如己出?”曳道瞳忍不住对灵霄夫人问道。

灵霄夫人扫了曳道瞳一眼,对曳道瞳问道:“我问你,如今汉唐太子姜渊,你觉得这个人如何?”

曳道瞳虽然不明白灵霄夫人为何这样问这样的一个不着边际的问题,但还是回答说道:“汉唐太子姜渊,宅心仁厚知识渊博博古通今,深得天下爱戴,是一个能够继承汉唐所谓大统的人,但是姜渊本人却也是优柔寡断,如果在现在继承皇位的话,能不能镇得住汉唐势力犬牙交错的朝堂还是个未知数,或者说根本镇不住。”

灵霄夫人说道:“看来你知道的还是不少的,但是你也应该知道,姜武陵身中第八十一柱魔神天狼星所下奇毒,如今已经没几日好活了?”

曳道瞳眉头微皱,想了想随后说道:“莫非?”

灵霄夫人冷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莫非,而是肯定,姜武陵命不久矣,而姜渊不足以震慑朝纲,姜渊需要一个辅国重臣的鼎力相助才可以顺利登基,执掌汉唐的江山。”

“而这个人,就是太鼎王,汉唐虽然人杰辈出,但是论最具实力的人,非太鼎王莫属,汉唐战神太鼎王姜武恒,这个人如果辅佐姜渊登基,普天之下还真的没人敢奈何得了姜渊。”曳道瞳的思绪也是十分的灵敏,很快就想明白了。

“是的,是太鼎王没错,而想要拉拢太鼎王,这个九皇子姜辰就是最好的棋子,也是最好的工具,况且,这个姜武陵对于他这个不是儿子的儿子,未必没有父子之情,或者说姜武陵十二个皇子,八个公主之中,他最看重和最宠爱的就是这个九皇子姜辰。”

“为何?”曳道瞳不解。

灵霄夫人摇了摇头不再言语,只是嘴角冷笑更甚。

只是曳道瞳和灵霄夫人谁都没发现,正在桌上和鸡腿较劲的狗剩子此时,狗眼之中却是划过了一道精芒,虽然只是一闪而逝,随后狗剩子继续跟鸡腿拼命,而远在上千里之外龙王关之中的太鼎王姜武恒,此时却是嘴角冷笑:“想算计孤和大哥,你们这些人还没有资格!”

说完太鼎王姜武恒冷哼一声,周身武圣至极的气势外放而出,四周的气温瞬间跌落至冰点,寒意陡升,杀气纵横。

而在上万里之外的东都城中,正伏在案牍之上批阅奏章的汉唐皇帝姜武陵也是嘴角笑了笑,回想着灵霄夫人说的那些话,姜武恒对身边的杨公公问道:“你觉得渊儿做皇帝如何?”

那杨公公想了想,随后说道:“如今天下大乱降至,太子殿下已经不合适登基帝位,奴才如此说还请陛下赎罪。”

姜武陵摆了摆手:“朕早说了,你可参政事,你无罪,那照你说,朕死后,谁最合适?”

杨公公想了想片刻之后说道:“只有一人。”

“谁?”姜武恒问道。

“太鼎王姜武恒。”杨公公说道。

姜武陵看了看面前的杨公公,说道:“你也知道朕命不久矣,朕此时也再无留恋,如你所说武恒的确使最合适的人选,武能安邦定国,文能独震朝纲。”

杨公公身体微微一颤,低下头去,没再说什么,只是眼中的哀伤之意更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