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蟒龙策

第54章 前奏(下)

姜辰能够感觉得出,自己刚刚从沧州城当中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盯上了,但是那个只不过是一些零星的小贼,远远没有达到能够让姜辰重视的程度,但是此时姜辰和蒙武还有李牧坐在中间大帐当中,一边用着小刀从烤好的羊腿上割肉吃,姜辰一边将自己的感知极力的向外释放着,只是姜辰的感知的范围越大,姜辰嘴角的冷笑也就更甚,到后来就算是旁边坐着的李牧和蒙武也是看出了姜辰的不对劲。

“公子,你没事吧。”李牧对姜辰问道,神色之中有些不安,就算是蒙武也是看向了姜辰。看姜辰的神情很容易就能看出有些不对劲,二人有些疑惑姜辰究竟感觉到了什么。

姜辰没急着回答,而是从面前的烤羊腿之上,用小刀片下了一大块肉,也不用筷子,直接用刀子插着送进了口中,细细的咀嚼着。半响之后姜辰将口中的肉咽了下去,才说道:“别问我,你们自己感受一下就知道了。”

听了姜辰的话,李牧也是微微一怔,自身武公级别强横的武道之力释放而出,也是极为敏锐的感知,随着武道气息的扩散,李牧也是皱起了眉头。李牧,看向姜辰,只见姜辰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想如果我们如果不是现在出现在了这里,恐怕对面青云门的那些人现在都已经身首异处了,或者那名武公境界的青云门强者能带着几个人逃走也说不定。”

这时蒙武也是说道:“四周有很多高手在盯着我们,有好几道气息我看不透,又有好几个人就算是我也感觉到了威胁。”

姜辰冷笑着说道:“这些人并不是冲着我们来的,不然派出的批量也不会仅仅如此,他们肯定知道在我们当中有我这样的一个武圣,显然这些人的目标都是对面的那些青云门中人。”

“不是来寻仇的,就是来劫财的。”李牧冷冷的说道:“青云门现在在这个关键时刻和既然派出了如此规模的力量到我汉唐国境内来跑商,显然不可能是因为自己穷的快当裤子了,必然是有着极为重要的原因,一个武公,两个武侯,以及四五个武灵,这样的阵容足以打垮一个小国,单单用来护卫一个商队肯定是大材小用了。”

姜辰也是一边咀嚼着羊肉,一边说道:“盯上他们的人,有一个武公巅峰的存在,感觉上无限接近于武圣的存在,不比你李牧差多少。”

“那我们怎么办?坐山观虎斗,还是拉青云门的人一把?”蒙武问道。

姜辰轻哼了一声:“走一步看一步,怎么做看我心情。”姜辰随后又想了想说道:“这几日跟着他们,看看到底有什么花样。”

“喏!”蒙武和李牧领命。

姜辰不再说话,心中在想着些什么,他不禁好奇,青云门这样的一支商队,为何会有青云门的数名强者在暗中进行保护,为什么又有更多的不明强者对其进行窥探?两方人马分明互相都知道对方的存在,可是为何现在还没有互相亮出獠牙?姜辰不明白,但是他现在想要将这些都搞明白。

姜辰本身并不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但是姜辰是一个原则很重的人,双人马不管如何,这都是在汉唐的国土上,作为汉唐皇族皇子,姜辰有义务用自己的双手来捍卫汉唐的尊严,就包括不能让汉唐的国土称为双方争权夺利的战场。

在一条羊腿成为了烤架上的几根骨头之后,李牧和蒙武都离开姜辰的大帐,此时姜辰一个人坐在大帐中间的简易床铺上,感受着略微有些躁动的空气,忽然睁开眼睛,意识到了自己的身边似乎少了些什么,在整个大帐当中扫了一眼,姜辰发现狗剩子竟然不在自己的大帐当中,也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姜辰也没注意它是什么时候跑的。

皱了皱眉头,姜辰起身走出了自己的大帐,看着昏暗的夜色,面色平静不知道再想些什么。在篝火照亮的地方有着影密卫军士的值守,整个营地当中到处都有影密卫的高手隐藏在暗中注视着四周的动静,其余的大部分人都已经睡下,营地当中显得十分的安静。

来到营地的边缘,姜辰看向对面的青云门营地,那边却是灯火通明,到处都有白衣持剑的青云门弟子在来回巡逻,有几个青云门的弟子还多看了姜辰几眼,眼神中慢慢的都是戒备。在他们看来姜辰他们这样一支商队也是值得防备的。可是姜辰只是摇头笑了笑,那是嘲笑的笑容,姜辰笑他们并没能发现暗中真正的敌人,而是对自己倍加戒备。

姜辰在四周的空气当中感受到了狗剩子的气息,却是发现这条呆头呆脑的死狗的气息去向了对面的营地,姜辰有些哭笑不得,暗叹这条狗的忠诚度真的很成问题,不过姜辰没去管它,则是又回到了自己的大帐当中,以修炼内功取代了休息,打算就这样过去这一夜。

黑暗彻底笼罩了整个姜辰大帐,大帐当中没有一点声音,姜辰就像没有生命一样的雕塑一样坐在那里,感觉不到姜辰一丝一毫的气息。

这样一夜并没有像姜辰心中所想的那样,会有外人的到访,当阳光从帐篷的缝隙射进来的时候,姜辰睁开了眼睛,感觉微微的有些扫兴。本来以为他们会在夜里动手的,虽然青云门的地位特殊,但是毕竟是宗门,姜辰不喜这些宗门之人,有人来添麻烦自然是姜辰喜欢看到的。

用军士端上来的水和毛巾,姜辰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走出了帐篷,简单的吃了点早饭,整个商队的营地就开始了开拔的准备,帐篷被一个个的拆掉重新打包好,装上了马车。而姜辰再看向对面青云门的营地也是同样。

而此刻姜辰向着青云门的方向扫了一眼,不禁让自己的脸色黑了黑,只不过很快恢复了原本的脸色。他看到一条大狗,就是当初被自己踩在脚下的那条大狗,而此时那条狗正在和一条体型比它小得多的,堪称小不点的小狗对视着,而那条小狗正是狗剩子。

两头狗面对面的互相露着獠牙,二者身形虽然完全不成比例,冬瓜的体型比狗剩子大多了,龇牙咧嘴的看着很是凶狠,而狗剩子虽然小但也是不甘示弱的瞪着冬瓜,就像恨不得现在就要上去在对方身上咬一口一样。

姜辰在一名影密卫军士的面前对那名军士,指了指远处的狗剩子:“今天晚上,把那条死狗给我抓过来,给我炖狗肉。”

那影密卫军士只能苦笑不已的领命,因为谁都知道那条狗是姜辰的宠物,此时姜辰只不过在说些气话而已,气这条狗乱跑,忠诚度有问题。这名军士相信,就算真的把狗剩子拎回来了姜辰也不会真的炖了它。如果想炖的话,早就炖了。

很快经过了一早上的准备,姜辰所率领的商队和青云门商队都做好了上路的准备,先走的是青云门众人,而姜辰所率领的影密卫军士则是紧紧地跟随在他们的身后。

虽然姜辰要赶时间尽快到达傲来国,但是通向傲来国的路和现在青云门所走的是同路,想要离开沧州进入百宗之地,姜辰麾下的影密卫商队和青云门等人所走的,是最近的道路,所以姜辰也是不着急。

青云门看到姜辰他们的商队也在跟着他们忍不住有些疑惑,但是却没有派人来发问,毕竟这样冒昧的问着人家为什么跟着自己很容易就把关系弄糟了,况且他们走的路又不是他们青云门一家开的,索性就让姜辰他们跟着了,只不过暗中却是增加了很多人在盯着姜辰他们,毕竟他们也不明确姜辰到底是敌是友。对此姜辰只是冷冷一笑,嘲讽的看着那些时不时瞄自己这边一眼的人。

狗剩子和青云门商队混在了一起,和冬瓜对视了半天,两条狗终于还是没能打起来。因为冬瓜的主人,也是夜里藏进姜辰寝宫的那名少女看到了狗剩子,很是高兴得把狗剩子抱了起来,很是喜欢这条小狗。

“这狗哪来的?”曳道瞳开口问道。身侧青云门的一位少女也是有些疑惑的道:“不知道啊,可能是从对面跑过来的吧,我们队伍里没有这样一条小狗。”那少女很肯定的说。

曳道瞳抱着狗剩子登上马车,顺着小窗户朝着后面的商队望去。她感觉到后面的商队之中有一道熟悉的气息,而那个商队之中很明显是头领的少年也是感觉有些面熟,只是实在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冬瓜趴在曳道瞳脚边,抬头看着曳道瞳怀中抱着的狗剩子,不满的哼哼了几声,狗脸上委屈之色看得很是明显。

曳道瞳有些无奈的拍了拍冬瓜的大头,又逗弄起狗剩子来。狗剩子虽然小但是很是聪明,很讨人喜欢。

姜辰闭着眼坐在自己的马车内,感知着周围的风吹草动。那些人依旧存在着,似乎在找下手的时机。狗剩子在青云门的商队之中始终让姜辰有些担心,不过在感觉到狗剩子和曳道瞳在一起之后便放心了。

“公子,用不用派人去把那条狗要回来?”李牧在马车外问道。

“不用,一条狗而已,跑了就跑了。”姜辰冷冷的道。他很是不满狗剩子的忠诚度,说起来姜辰才是它主人,它呢,偏偏跑去和别人混。

两支商队在大路上一前一后的前进着,从清晨到晌午,那些人一直在暗中盯着青云门的商队,但是却没有动手。

姜辰也懒得去管他们的闲事,那些人也不找他们的麻烦,爱跟着跟着就是,虽然姜辰很不喜欢这种时刻被窥视的感觉,不过既然这些人不是来找他麻烦的,也就无所谓了。如果他们不长眼睛敢对姜辰他们动手,姜辰绝不介意修理他们一番,活动活动筋骨也是不错的。

临近晌午的时候两支商队先后停了下来,行进了一上午,自然是要休息休息,吃些东西。姜辰没有下马车,李牧将一些吃食送到马车之中,姜辰也只是放在案上,闭目靠在马车上待着。

青云门那边曳道瞳抱着狗剩子下了车,看了一眼后面同样休息的姜辰的商队,犹豫了一会便抱着狗剩子朝着姜辰这边走了过来。

青云门的人看到曳道瞳朝着姜辰们走去立刻将曳道瞳围上了。

“瞳师姐,你要干什么去?”青云门众人紧张的问道。

“送狗。”曳道瞳言简意赅的道,然后便分开众人独自一人朝着姜辰营地去了。剩下青云门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曳道瞳今天是怎么了。

送狗?送什么狗。众人有些茫然,这才想起刚才曳道瞳似乎确实抱着一只小狗。来不及想这是怎么回事,一群人呼啦朝着曳道瞳追了过去。曳道瞳是他们的重点保护对象,出不得一点闪失。

李牧看到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的曳道瞳以及她身后跟着的一大堆青云门的人皱了皱眉。有影密卫的军士警惕的将曳道瞳拦了下来,皱着眉看着她身后跟着的一串青云门的人。

“你们先回去。”曳道瞳声音清冷的道。众人对视一眼,不知道要怎么办。

“我说回去。”曳道瞳的声音更冷了,回头看着那群人,眼神之中的寒意很是明显。众人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曳道瞳不再管他们,而是对着两名影密卫道:“这应该是你们家公子的狗吧。我来送它回来。”

李牧快步走了过来,接过狗剩子,点了点头道:“谢过姑娘了。”说完便欲转身,却被曳道瞳叫住。

“我想见见你们家公子,不知道方便不方便。”曳道瞳望向姜辰的马车,她想确认一下这个人是不是之前在皇宫之中收留她算是帮她解围的少年。

“对不起了姑娘,我家公子在歇息,谁也不见。”李牧礼貌地回答道。这也是姜辰吩咐的,谁也不见。

曳道瞳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转身便走回青云门那边。李牧抱着狗剩子走向姜辰的马车,将狗剩子送了进去。

姜辰一言不发,李牧也没再说什么,他知道姜辰的性格,继续忙着自己的去了。

狗剩子还有些发蒙,晃了晃脑袋看到了姜辰,立刻摇着尾巴朝着姜辰跑了过来。

“哼。”姜辰冷哼一声,看着狗剩子,真是恨不得把这只死狗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