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蟒龙策

第53章 前奏(上)

姜辰坐在马车上感受着外面的动静,此时姜辰已经能够听得清楚不远处那个可能是青云门的商队,人声鼎沸的声音。李牧的声音再次从车窗之外传了进来:“禀告公子,真的是青云门的商队。”

姜辰点头,表示明白,轻声对车窗外的李牧说道:“夜色已深,让军士们扎营休息吧,就在青云门商队的对面。”“诺!”李牧领命而去。姜辰率领的车队的速度开始减慢,而随着商队速度的减慢对面的青云门中人却是紧张了起来。青云门的人也是不少,整个商队也是不下于千人,除了几百名农夫,剩下的商队护卫皆为清一色白衣长剑的青云门弟子,其中领头是几名二十多岁的白衣男女,这些人虽然都年纪不大但是一身修为却都是极为的高强,那条被称为冬瓜的獒犬的主人便是其中之一,而这女子正是当日藏身于蛟龙宫中被姜辰所救下的那名女子,这女子身俱武道七重武灵境界的修为,按照常理在如今天下已经是极为天才的存在,可是在他们这些领头的青云门弟子当中,她也只是排在中游另外一男一女的强横武道气息更在这女子之上。

其实如果有除了青云门之外的另外一些见过这女子的人在场,一定会惊呼出这人的名字:“曳道瞳!”没错这当日姜辰在蛟龙宫中救下,并且放走的那个女子,在姜辰的眼中那条大笨狗的主人,正是闻名天下的绝色榜排名第四的美人曳道瞳,当日曳道瞳的面庞就算是姜辰也微微有些失神,足见这曳道瞳本身的魅力了。

曳道瞳带着他那条名叫冬瓜的獒犬和几个负责商队的年轻人站在一起,观察着这支越来越近的商队,其中一个看上去二十四五岁,神情冷峻身背后背重剑的年轻男子说道:“这些人看上去不太寻常,他们的货车所过之处,车辙的印记很深,想必一定是颇为沉重之物,按照常理能不远千万里运送这么沉重的货物,必然是颇为贵重之物,可是他们却是以这么点人就敢如此,我不知道他们是不知者无畏,还是有恃无恐。”

这身背重剑的男子名为唐忘尘,一身修为此时已经是武灵巅峰,在青云门当中深受长辈器重,乃是青云门当中翘楚级的存在。

“唐师兄果然好眼力,只是不知这样的一支商队对于我们来说要如何应付。”在唐忘尘身边的那名美艳的女子此时说道,看枪唐忘尘的眼神之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色彩,这女子眉清目秀,英气勃发,身材高挑比之身旁的曳道瞳嗨哟高上一点,虽然容貌不及曳道瞳,但也算是百里挑一的美女了,此人名曰苏寒轻,也是不次于那唐忘尘的存在,武道修为纵然是比之唐忘尘逊色一些,却也不远。

至于其他几人虽然武道修为也是非常的不错,但是均在曳道瞳之下,不提也罢。曳道瞳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对方商队,一直都没有说话,她本来就话语不多,所以在这个时候很多人有些将她就无视了,但是众人在无形之间却是将曳道瞳这个女孩给围在了中间,隐隐的有保护的意味,只是此时曳道瞳却在空气中感觉到了一种十分陌生又熟悉的气息,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一道气息,那一道气息之中充满了霸道和威严。

而此时的姜辰也是眉头微微一皱,姜辰的嗅觉之中,感觉到了一股幽香,那香味十分的熟悉,姜辰想了想,确是那个在前段日子潜入自己蛟龙宫的中的那个女子的影子,出现在了姜辰的脑海之中。

“她在这里?”姜辰自言自语道,用手轻轻地掀开马车的窗帘,让外面的空气渗透了进来一些,感受着空气之中的体香,姜辰越加的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姜辰的商队与青云门众人越来越近,终于商队在青云门众人的面前停了下来。顿时姜辰等人的举动让青云门众人如临大敌一般,甚至有人纷纷拔出了身上的宝剑,而领头的几名群年轻一辈强者如唐忘尘苏寒轻等人更是释放出了身上不俗的武道气息,想要以此来震慑面前的这些来历不明的人,不要轻举妄动,就算是曳道瞳也不例外,她身上武灵中期的武道气息全面释放之下,竟然也不逊色于唐忘尘等人多少,而此时曳道瞳的目光则是看向了不远处这支商队中间的那辆富丽堂皇的马车上,那股让她感觉到既熟悉又陌生的气息就是从那辆马车上飘散而出的。

那獒犬冬瓜此时更是已经紧咬着牙齿,不断地低声咆哮着,死死的盯着那辆马车就差没有立刻冲上去了,冬瓜如此的表现更让四周的青云门弟子感觉到事情的不对,更加的对于这大半夜的来客警觉起来。

感受着外面数道武灵强者的武道气息,姜辰坐在马车当中只是感觉十分可笑的冷笑了一声,道了一句:“不知死活。”但是姜辰本人并没有什么反应,外面的李牧和蒙武自然会将所有的事情处理好。

与姜辰有同样想法的自然不止姜辰一人,北镇抚使李牧,和黑龙营总旗使蒙武也是感觉到一阵好笑和不屑,但是想起姜辰的命令,所以也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商队缓缓地停止了前进,李牧骑着高头大马,一副商队头领的派头,骑在马上对那边的青云门众人拱了拱手,高声喊道:“那边的朋友,我们只是路过的商队,要进入百宗联盟贩卖货物,夜色已深,想在此扎营,天黑行路不甚安全,还请各位见谅行个方便。”

面对对方释放的武道气息,李牧和蒙武纷纷都是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道气息,顿时一道武公和一道武侯的强横武道气息向着青云门中人压了过去,将原本咄咄逼人的唐忘尘等人武道气势碾压的粉碎,顿时,青云门当中唐忘尘、苏寒轻、曳道瞳和另外几人纷纷后退数步,脸色苍白无比,虽然没有受内伤,但是体**力翻滚涌动着,让众人心头一闷,险些一口血喷了出来。

“各位可否行个方便?”那边李牧的声音再次传来,唐忘尘眉头深锁,次他可也已经知道对面的那些人定然来历不凡,但是此时不知道对方是何人,对己方又了解多少,可否是为了青云商队当中押送的货物上心?但是此时唐忘尘也是知道,自己的这些担心可能都是多余的,对面那两道武道气息强大无比,虽然感觉不出对方到底是何种级别的强者,但是依刚才的武道气息来看,绝非己方众人所能抗衡的,如果真的要对己方不利,窥探商队当中所押送的宝物,必然已经动手不用如此大费周章。

想到这里,唐忘尘和身边的几人对视了一眼,高声说道:“前辈乃武道高人,晚辈敬畏,前辈所要如何请自便。”

李牧听到这些冷笑着点了点头,高声道:“那就多谢了!”

说完李牧挥手示意,黑龙营的军士各个都是百战精锐,统帅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他们都能够领略其中的含义,麾下的黑龙营军士们,纷纷开始自己的工作,青云门在官道的左侧,姜辰等人在官道的右侧扎营,黑龙营军士的动作很快,很快整个商队就安顿了下来,支起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帐篷,而一个大大的华丽帐篷正好建立在整个营地的中间。

看到那个帐篷对面时刻戒备着的唐忘尘等人微微皱眉,苏寒轻说道:“刚才的那个人的声音上判断,武道修为至少不下于武侯,可是现在一看那人并非是对面这些人当中的首领,而是另有其人。

唐忘尘说道:“刚才他们队伍当中有一辆马车,我看不透,里面的气息完全的无法窥探而入,并且还完全的感觉不到武道气势,如果要是普通人我不可能感觉不到,那么说明,这马车当中还有一名强者。”

身边众人也是纷纷点头,众人都感觉到了异常的沉重,但是显然也看的出对面那个突然在黑暗中冒出的来的商队,可能并不是敌人,只是单纯的路过而已。

只是曳道瞳在旁边默不作声,看向对面商队的营地,露出一副思索的表情,那道熟悉的气息她始终在回想,但是就是想不起来,这让她不禁有些心浮气躁,看着时钟在自己旁边紧张兮兮的冬瓜也是颇为不解:“冬瓜你是怎么了?今晚怎么这么反常,还是你看到了什么?”说道最后曳道瞳更是微微皱起了眉毛,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两方人马其实都互相戒备着,青云门是因为在汉唐境内天然的心虚,而姜辰之所以让麾下的军士保持着高度的戒备,则是因为他在这商队之中感觉到了那个让他在午夜梦回时出现在脑海中的身影,虽然姜辰自己并不想承认,但是姜辰自己也知道的很清楚,那夜那个绝美的女子已经烙印在了自己的心里,这是一个十分的莫名其妙的过程,其实现在如果让和姜辰说出心中的感觉,就算是姜辰自己也是说不出来,他只是觉得,当那夜的那个人就在不远的地方,姜辰的心跳略微的有些加速,想要控制恢复平静却是无法平静。

此时姜辰已经走下了马车,一身白色的武士戎装衬托着姜辰孤傲的身影,营地之中熊熊的篝火照亮着姜辰的脸庞,在一个无法被人察觉的角度,姜辰的目光向着对面扫去,这一眼看去,自然是看不到什么的,但是姜辰能够感觉得到那股熟悉的气息也在看像自己营地的方向。

看了一会姜辰也就不再继续看向对面的营地,而是走进了自己的中间大帐之中,此时李牧和蒙武两个人也在其中,在帐篷当中此时正摆放着一个火盆,上面还支着烤架,上面一支血淋淋的羊腿正在烈火中烘烤。

在姜辰不注意的时候,原本在马车车厢当中的狗剩子从马车当中跳了出去,从高高的车辕上摔了下来,狗剩子结结实实的摔了一个狗啃泥,头眼昏花的找不到方向,只能哼哼唧唧的乱窜,最后将然向着青云门众人的方向跑了过去。

而在此时的中间大帐当中,姜辰。李牧和蒙武三个人围坐在火盆,蒙武正在不断地翻动着夹在烤架上的羊腿,羊肉的香味不断地逸散而出。

姜辰凝视着火盆当中的炭火,淡淡的说道:“你们觉得这一次,我们在这里碰到青云门的商队是偶然,还是必然的?”

李牧想了想说道:“这青云门此时这种境地,还能分排出内部俊杰前来跑通商队,说真的,下官不能理解,这一次的七圣门联姻神圣教廷,选中的人恰恰是青云门弟子,这等于将青云门彻底的推向我汉唐的对立面,按理说这青云门现在不可能再分出精力做这些事的。”

姜辰把玩着手中一会用来切肉的小刀,双眼如锋利的刀锋一般凝视着小刀的刀锋,说道:“如今的天下早就已经进入了多事之秋,青云门如今的反常也不过就是一些原因造成的,我们的蛾子有没有线报传回来,针对于青云门的。”

这一次回答姜辰问题的是一直专心烤肉的蒙武,只听蒙武说道:“我们的蛾子在一刻钟之前蜂鸟传书,就有关于青云门的消息。”

姜辰点头:“说来听听。”

李牧的目光也是看向了蒙武,影密卫每一个层级的指挥官都有自己专属的情报线路,层级越高情报线路越大信息量越多,蒙武也是如此,显然蒙武现在有独家消息。

蒙武对面前的二人说道:“刚才我们的蛾子蜂鸟传书,青云掌门和门下七宗宗主同时齐聚总门天上峰,商议要事,具体事宜不得而知,但是显然青云门发生了大事,很多门内年轻强者纷纷出动,蛾子也说的模模糊糊,但是发生大事是可以肯定的了。”

姜辰皱了皱眉头,没有说什么。

而在营地四周的黑夜当中,姜辰此时却是感受到了一种躁动与不安,没理会蒙武所说的,姜辰对李牧说道:“这几日命令大家都加强戒备,我们被人盯上了,动手只是迟早的事情,不过或许他们盯上的并不是我们,越来越有意思了。”说完姜辰嘴角轻轻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