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蟒龙策

第52章 青云、青云门

月黑风高,天空之中虽然阴云密布,但是却始终都没有一滴雨落下,只是这狂风大作之下,让这本就十分深沉的夜色,带来了几分莫名的躁动和恐惧。姜辰带领的商队已经离开了沧州城有了一段距离,此时也已经是子夜时分,在黑夜之中赶路速度自然比不上白天,姜辰也是深知这一点,所以并没有强制要求麾下的军士加快速度,时间再紧姜辰也不在乎这一点时间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四匹白马拉着姜辰的马车缓缓地前进着,姜辰的马车正好处于整个商队的正中间,最前方李牧带着三十名身穿重甲的骑士在前方开路,姜辰坐镇中央,数百名手持长枪利刃的,影密卫军士装扮成的商队护卫护卫在四周,虽然看上去整个商队有些松松垮垮的,但是有心人会发现这整个商队的护卫其实严密如铁桶,无论商队的哪一个环节受到攻击,商队当中的其他人都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最为正确的反应。

这也是一路上所有窥探这支商队的那些人,最为头疼的问题,根本没法下手,骨头再馋人,烫嘴也是没法吃的。其实姜辰对于四周那些窥探的人基本上也是有心理准备的,说钱百万热情的太过了,那纯属扯淡,其实姜辰一开始就是要如此招摇的大摇大摆的前往百宗之地,因为太过于低调,在很多有心人的眼中更加容易露出狐狸尾巴,还不如光明正大大摇大摆的去,虽然会引人注目,但是绝对不会被人怀疑他们是别有目的的去的,因为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基本上所有人都是偷偷摸摸的,恨不得所有自己人都是屎壳郎在地底下藏着,姜辰反其道而行之反倒不会过多的怀疑。

姜辰在马车之中盘膝而坐,闭目修习内功心法,七星龙渊宝剑和龙鳞短刀都静静地躺在姜辰的身旁,不断地散发着阵阵寒气,让马车之中的温度和马车之外有着非常明显的差别。姜辰异常敏锐的感知能力,能够感觉到方圆百米之内全部的动静,再远的地方也会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印象,此时在姜辰商队的四周就有好几拨人在不断地观察着姜辰的商队。

边境之地素来混乱无比,盗匪横行,往来商队被打劫的不在少数,姜辰显然也很难逃过这样的命运。其实说起来,边境的这些盗匪也是很有眼力见的,太小的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油水,抢了也是一些不太值钱的破烂,所以一般小的商队倒是并不太害怕各种各样的劫匪,大的不屑于打劫他们,三五成群的小贼还没办法打劫他们。

至于那种大型商队,一般大型的商队数千人,上百台拉着各种货物的马车骡子,都有大量的武装护卫,个个都是十分难啃的骨头,说不定有些商会背后还有极强的势力支持,这是这些劫匪所惹不起的,自然在这边境之地也是安全的。

最为危险的是姜辰这样的中等规模的商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几百人千来人,武装护卫算不上强大也算不上弱,这种商队恰恰是最危险的,因为这样的商队的货物多多少少都有些油水,并且背后也不会有多强的势力,本身的武装护卫也是有限。最最重要的是,在这沧州的边境之地,几千人规模的匪徒山贼团体并不少。虽然这些山贼在面对汉唐正规军的围剿的时候就像耗子遇到了猫,抱头鼠窜,但是对于上对的这些个雇佣来的商队护卫却各个犹如猛虎下山,虎啸山林一般勇猛非常。

所以很多有钱有势的大型商业团体,都有着自己的私兵,这些人的质量都比临时雇佣的那些个商队护卫什么的要高得多,而雇佣商队护卫的商队,一般也被认为是背后没什么能量的商业团体,姜辰的商队此时显然就属于后者。

刚刚一出沧州城就被人给惦记上了,只不过现在离沧州城或者沧州中心地带还算不上远,附近有着汉唐大量的驻军的关系,这些山贼还只是暗中观察并没有动手,但是一旦走的远了,走到人烟稀少或者深山老林当中,这些强盗匪徒动手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微冷的夜风顺着马车的窗子吹了进来,虽然让马车当中更冷上了几分,但是也让外面的新鲜空气进入到了马车当中,让马车不至于沉闷。马车略微有些颠簸,坐久了非常的让人感觉到不舒服,但是姜辰从离开钱府就一直坐在马车当中,几个时辰了依然一动未动,倒是原本在姜辰衣襟当中打盹的狗剩子此时睡眼惺忪的从姜辰的衣襟当中探出了脑袋,抽动着鼻子一张狗脸上尽是陶醉的表情,姜辰也是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也是用鼻子嗅了嗅,对狗剩子声音平淡的说道:“你的狗鼻子还真灵,这香味离我们至少还有几里路的距离。”

对姜辰不知道是褒奖还是贬损的话语,狗剩子用两个爪子抱了抱头,又开始了卖萌,只是嘴角的口水则是不受控制的留了下来,此时在空气之中飘散着一股淡淡的烤肉香气,那味道十分的微弱,要不是狗剩子是条狗而且是大馋狗根本就闻不出来,而姜辰身为武圣,感知能力极为的强大,嗅觉的灵敏程度更是远超了狗鼻子,自然闻得更加的清楚,说真的,姜辰真的觉得这烤肉挺香的。

姜辰的马车之外响起了李牧的声音,李牧此时就骑着胯下的黑色军马走在姜辰的马车车窗边,隔着窗帘对姜辰说道:“禀告公子,前出斥候来报,前方五里发现一支商队正在官道旁扎营,规模不下千人。”

姜辰只是嗯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这样的事情李牧自己应该就知道怎么处理,其实这样的事情根本不用理会,商队和商队的擦肩而过再正常不过,互相点头问个好也就可以了。

姜辰甚至在心中有些想不明白,李牧为何连这么小的事情也要对自己进行汇报?

只不过李牧很快就解释了姜辰心中的疑惑,只听李牧说道:“公子,斥候汇报说从那商队的衣着上来看,可能是百宗之地七圣门之一的青云门商队,我们要怎么办?”

闻言,姜辰眉头猛地一皱,声音冷淡异常的向隔着一个窗帘的李牧问道:“可确定?”

李牧回答说道:“斥候只说可能,天色太暗距离又远并没能确定,我已经命斥候再探。”

“我知道了。”姜辰沉声说道,声音十分的平静的李牧说道:“通知所有人,不管那些人是不是青云门中人,今夜我们在其对面扎营,青云门地位特殊尽量不要招惹他们。”姜辰的语气透露出了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

“喏!”李牧领命。

“纯阳、太阴、极雷、祁连、琼华、青云、百花。”李牧走后,姜辰的口中持续的连续不断的来回重复着这七个名字,这些名字并不是不同的名词,任何一个名字放在当今天下都是响当当的,吼上一嗓子,天下也要抖三抖的存在,因为这七个名字正式被称为百宗之地七圣门的七个宗门的名字。

百宗之地七圣门,每一个宗门都是庞然大物的存在,高手如云强者众多,虽然远远不如汉唐和身上教廷这样极为恐怖的国朝势力,但是相比于蛮族,西云十三国那样的国家势力来说强的不是一点半点,而这七圣门数百年来一直都是百宗之地的核心,百宗之地大大小小数百个宗门的首领,百宗之地真正的权力中枢,百宗之地大半的强者都集中在七圣门当中,是百宗之地真正的庞然大物。

“青云,青云!”姜辰口中有笑声的重复着青云二字,眉头微皱,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青云,青云门,百宗联盟七圣门排名第三,门中弟子数万人,高手如云,光武圣就有四人,武圣之下武灵之上更是有三四十人,多年来稳坐七圣门第三把交椅,只有纯阳和太阴两派在整体实力上微微胜过青云门一线,但是青云门掌门天玄上人武道至圣,一身武道修为深不可测,三十年前曾经与太鼎王在龙王关前大战三百余回合虽处于下风但是太鼎王亦不能短时间取胜,其实力当属百宗之地第一人。

百宗之地七圣门,各个都是汉唐的大敌,但是唯独这七圣门之中的青云门却是对于汉唐来说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天下之人都知道,在几百年前百宗之地所处的那一片方圆上万里的土地原本只是不毛之地,穷山恶水。百宗之地的那些中门之所以会来到现在扎根的地方,完全是犹如丧家之犬一般被汉唐大军的长枪,长矛,利剑和重炮,用鲜血与火驱赶而出的,可以说当初百宗之地那些现在光鲜水滑的宗门都犹如一个个乞丐一般在那一片穷山恶水的环境下生存了下来,但是唯独一个宗派例外,那就是姜辰口中不断重复的那个词“青云。”

如果说其他宗门是被汉唐朝廷扫地出门,那么青云门则是弃汉唐而去的典型,就算是汉唐开国太祖都曾经为青云门的离去而痛哭,青云门地位超然特殊,无论是在百宗之地还是汉唐内部都是同样,归根结底的原因就是,汉唐的开国四大功臣之一,便是青云门的开派祖师。

当年一宗门屠城,汉唐开国太祖震怒,颁布《推恩令》大肆打压围剿宗门,引得青云祖师的反感,多次当面谏言太祖皇帝,惹得太祖皇帝震怒,赐剑于青云祖师,青云祖师自然明白皇帝之意,在自裁之前,传令所有门人弟子,离开汉唐归于百宗,而后自裁于皇城之中。

事后太祖皇帝心中十分后悔,心中悲痛泣血,百宗驱除不久之后汉唐太祖皇帝便驾崩于东都城中,临死前颁布遗诏,青云永不为敌。

一句青云永不为敌,虽然说的简单,但是办起来十分的艰难,但是汉唐数百年来与百宗之地相互攻杀不断,但是汉唐在面对青云门的时候都采取了极为克制的态度,这也是的汉唐帝国与青云门的关系亦敌亦友,相互联系甚至通商无阻,这也让青云门成了百宗之地地中的异类,身份地位都有些尴尬。

向着青云门的底细,姜辰在联想起百宗之地决定用青云门雨宗骄女曳道瞳于神圣教廷圣子奎恩东特联姻的事情,不禁冷笑出声,低声自言自语道:“这一次百宗是要把青云门彻底拉上贼船啊,好一个一箭双雕之计,真的是好算计。”姜辰的眼中寒芒连闪,一股杀气从姜辰的身上升腾而起,却也只是局限于马车车厢当中,并未外泄。

而此时在数里之外的那个商队当中一只硕大无比的獒犬正趴在地上休息,呆头呆脑的长的却是有些吓人,在这畜生的身旁还站着一风姿卓绝的女子,只是这女子轻纱掩面看不清面容,但是可以肯定必然是一倾国倾城的人间绝色。

只是那獒犬不知道怎么了,看向营地一旁官道的黑暗,站起了什,瞪起酒碗那么大的两个眼珠子,一张狗脸上满是紧张敌意的神色,让身旁的女子十分的不解。

可是很快官道尽头的黑暗之中传来的一阵车轮滚滚马蹄声和人的脚步声混合的声音,此时青云门的这支商队当中所有人都是戒备了起来,虽然在汉唐青云门身份特殊,通商无阻,但是严格的算起来依然是敌人,由不得他们不多加小心,而且这一次青云门这支商队当中押送的货物十分的贵重,甚至是意义重大,众多高手在商队之中予以保护,也让他们更加的小心起来。

而随着声音的越来越近,商队当中的青云门众人也是越来越紧张,很多人甚至已经将手按在了剑柄上。时间过去了一会,在青云门众人的眼中,一支商队从黑暗中缓缓地出现在了他们的眼中,而此时那獒犬更是近乎于炸毛的状态,整个狗身子更是挡在了那女子的面前,酒碗一样大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那商队中间的那辆华丽的马车。

而那女子却是不解,抚摸着那獒犬的头,柔声问道:“冬瓜,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