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蟒龙策

第51章 朕给他肉吃,他敢吃吗?

“你想要什么呢?”姜辰有些玩味的对鬼郎中问道,有条件都好说,在姜辰的心中有条件才能把人拉上贼船,怕的就是那些没条件也愿意上船的,说不定那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所以姜辰更喜欢别人跟自己谈条件,各取所需很正常,也很正当。

鬼郎中对姜辰问道:“我要什么你都会给吗?比如一些贵重或者很重要的东西?”

姜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不是开义庄的,给你什么也要看你值钱不值钱,我把话说的很白,我想要你为我做事是看上了你的能力,可是如果你不足以让我正视你的价值,那么我也不介意把你扔在荒野上喂狼。”

鬼郎中皱了皱眉头,对姜辰说道:“我想我会证明我所存在的价值的,我看的出你是个大人物,就算是钱百万钱老爷也绝对,不单单是一个沧州首富那么简单,我只希望在我证明了我自己的价值的时候,你能给我我应该得到的。”说完鬼郎中怔怔的看着姜辰,等着姜辰的回答。

姜辰点了点头,并为多话,只是淡然的道了一句:“那是自然。”

房间之中再次陷入了平静,姜辰和鬼郎中两个人谁也没有多话,姜辰还在时不时的将身体当中的劲气渡入到小青的身体当中,寻找小青身体当中的隐疾,查漏补缺。直到日落西山的时候,姜辰方才推开了小青房间的房门,看着在门外已经等待了一天的钱百万和李牧,姜辰对李牧说道:“通知大家,收拾收拾,商队今晚就出发。”

“喏!”李牧恭敬一声,领命而去,倒是钱百万颇为不懂事的对姜辰问道:“公子,小青如何了?”说完还一脸期待的看着姜辰,说实话钱百万那一张猪脸让姜辰十分的反感,只不过作为姜辰这等身份地位的人来说,和下属制气并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姜辰只是冷冷的说道:“你现在可以踏踏实实的为帝国办事了,至于里面的那个姑娘,你也无需担心,但是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你明白吗?”

听到姜辰的话,钱百万顿时喜上眉梢,对姜辰连连鞠躬,道谢:“多谢大公子救命之恩,大公子放心,今后钱百万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姜辰只是嘴角冷笑一声没有说话,而是对鬼郎中说道:“我还有要事,这一段时间你先住在这钱百万的府中,待到过几个月我回来的时候,自然会把你带到你该去的地方,你可有异议?”

鬼郎中虽然是一劫女流之辈,但是论起洒脱来却是钱百万拍马也赶不上的,只听鬼郎中说道:“这里你是老大,都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就是了。”说话间鬼郎中看向姜辰的眼神也是十分的平静,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鬼郎中也看的出,面前的这个被称为大公子的人,不光武功高强并且还十分的有手段,而且身份地位绝对不同寻常,也并不是龌龊贪图美色之人,而是真的看上了自己的能力,鬼郎中想了想如今自己的处境也就释然了,跟着一个东家,总比自己漫无目的的流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强。

姜辰点了点头,说道:“看来你进入状态的速度挺快,不错,那么我们现在就先分开吧,需要你的时候自然跑不了你。”姜辰也不再理会钱百万和鬼郎中推开了别院的大门,向外走去。说实话钱百万真的很不会做人,从早上清晨时分姜辰就来到这里为小青接续断脉,可是钱百万竟然连午膳也没有供给,姜辰都有些饿了,但是碍于身份姜辰并没有提及此事。

虽然说别院当中除了姜辰、钱百万和鬼郎中之外还有一些侍女,但是此时谁也没发现,原本躺在床上的小青,此时已经微微睁开了双眼,看向姜辰背影的眼神之中一抹寒芒快速闪过,嘴角是一抹不易察觉的残酷冷笑。

姜辰并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被人盯上了,当然哪怕被盯上了姜辰也不会觉得害怕,想要对姜辰动手还要先问问姜辰手中的剑答应不答应呢,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个人强大的武力永远都是最为重要的筹码和最为坚强的依仗,求人不如求自己,姜辰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自己虽然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但是争宠却也不用别人来扶。

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别院,姜辰并没有耽搁什么,下人们送来的晚膳姜辰只是简单的吃了一些,倒是狗剩子吃的肚皮溜圆,走路都费劲。吃完晚膳之后姜辰盘膝坐在榻上恢复着今天消耗的有些大的心神,当皓月当空月上树梢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李牧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公子,商队已经收拾妥当,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了。”

姜辰睁开了眼睛,将放在身旁榻上的七星龙渊宝剑提在手中,又将狗剩子抓了起来,放在的自己的衣襟当中,推开了房门走了出去,没有对李牧说话,径直的向着钱府的大门走去,而李牧只是静静地跟在姜辰的身后。

此时一支规模庞大的商队在钱府的门口集结,数百名民夫在商队当中紧跟着货物,数十辆马车的周围都有大量的商队护卫护卫在侧,明眼人一看就能看的出来这支商队富得流油,尤其是商队当中的一辆马车更是十分豪华,金光闪闪土豪气十足。而姜辰此时就登上了这辆马车,坐在马车当中里也没理钱府门口正在热情欢送的钱百万,对李牧说道:“告诉所有人出发吧。”

“喏!”李牧领命。

这样一支庞大的商队的深夜出发,自然也不可能满的过有心人的观察,尤其是这样一个看上去就十分值钱的商队,早就已经有人盯上了,几乎就在姜辰刚刚启程的同时,几十只信鸽接连升空,各自飞往不同的方向,姜辰还没有离开沧州城就已经被很多人给盯上了,这一点姜辰还真的没有预料到,当然这样一支商队不被盯上才怪,这边境之州,最多的就是那些所谓的绿林好汉,打家劫舍的勾当自然是不少的。

要怪就只能怪钱百万太过于热情了,把这支商队弄得太值钱了一点。

……

与那些连夜传回消息,有肥羊上路而兴奋的绿林匪徒一样,大半夜还睡不着的人还大有人在。此时在东都城皇宫之中的姜武陵也只是其中的沧海一粒,只不过他这个沧海一粒很有分量而已。

姜武陵坐在龙椅上,在他的案牍之上放着一个小纸条和一支机关蜂鸟,此时那纸条已经被完全的摊开,上面密密麻麻的书写着一些让人完全看不懂的文字,只是此时看着这纸条姜武陵却是眉头深锁。

此时在姜武陵所在的御书房当中并非只有姜武陵一人,在姜武陵下首更是坐着四个人,其中两有一个人姜辰认识,正是当今汉唐帝国三公之一的相国公孙起,在公孙起的身边则是当日在因为姜武陵而痛哭流涕的御史大夫江流云

而另外两个人确都是一身玄袍黑甲,重甲在身,身穿黑龙盔甲气宇轩昂十分的不凡。其中一人身高足足有九尺,大凡国字脸,一身的刚正气质,眉目之间一股杀伐的气质让人不敢直视。

而另外一人虽然也是一身黑色黑龙盔甲,但是相比于身旁的那个大汉却是“文弱”的多了,长得白白净净,一身儒雅淡然之气流露而出,圆润的面庞之上眉目清秀,但是眼神之中尽显睿智的光芒。

这两个人与身为三公的江流云和公孙起在这御书房当中,平起平坐,身份地位并不比当朝三公底,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汉唐军机处三大军督当中的两人,那大汉为北方军督,而那儒雅将领则是东方军督,二人气势刚烈正气十足,均为汉唐柱石之臣。

儒家三公为天下群儒之首,而这三大军督也同样是天下兵家之首,汉唐一千八百年来文武分治,论起身份地位兵家甚至还要隐隐的高于儒家,这三大军督的地位比之三公丝毫也不低。

姜武陵看着自己下首坐着的四个人,这四个人都是他的心腹之臣,三公之首太尉坐镇太学府,三大军督之首中央军督坐镇军机处,二人不能轻易离开,所以姜武陵想要商议事情也就只能和这四人来商议了。

姜武陵扫了这四人一眼,低头看着那张纸卷,淡淡的对下面的人问道:“这件事你们觉得要怎么做?百宗之地如果和神圣教廷的那帮神棍联合起来,对于我汉唐来说是祸不是福啊!”

姜武陵所说的下面的四个人怎么会不明白呢,只是这件事情关系重大,认谁也不敢妄下断言。

看着下面自己的心腹之臣纷纷都不说话,姜武陵抬起了头,皱了皱眉,对东方军督说道:“姜尚,这么多年来你一向足智多谋,就算是六弟也经常夸耀你,这件事你来说说你的看法吧。”

那东方军督名为姜尚,从姓氏上就能看出这汉唐军队实权人物东方军督是汉唐皇族的一员,东方军督姜尚站起了什,对姜武陵施礼,然后说道:“以现在的态势来看,这天下之间群虎弑龙之像已经十分的明显的,数年来我汉唐边境战事不断,其频繁的程度远远地超过了二十年前的水平,并且不管是帝国外部还是帝国内部诸多实力已经开始蠢蠢欲动,现如今百宗之地和神圣教廷还要进行政治联姻,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我们一定要想办法不能让百宗联盟和神圣教廷的那帮神棍走在一起,不然对我汉唐南域十三州将会是一个极大地威胁。”

这时江流云也是走上前来,说道:“启禀陛下,东方军督大人说的极为在理,这些年来虽然太鼎王殿下经略南域十三州,镇守龙王关未能让百宗之地和神圣教廷越雷池一步,反倒是损兵折将丧失大量土地。其根本原因是百宗联盟和神圣教廷之间虽然表面联合但是内地里互相猜忌难以拧成一股力,太鼎王殿下抓住了时机以雷霆万钧之势各个击破,方才有如今的局面,可是一旦百宗之地和神圣教廷拧成一股力,太鼎王殿下的压力定然陡增,到那时我汉唐南方的边患威胁将会极为的严重。”

姜武陵面无表情,想了片刻对,下面的几人再次问道:“你们可有破局之策?”

这次说话的是那北方军督大汉,此人名为袁崇焕,也是汉唐有名的战将,战场之上无往不利,威名也同样震荡九州,只听北方军队袁崇焕说道:“陛下,这百宗之地和神圣教廷此次联盟的纽带无非是那天下绝色榜第四的曳道瞳和神圣教廷圣子奎恩东特的政治婚姻,如果我们让他们结不成这婚,这联盟自然也就没有了互信。”袁崇焕说完还做了一个斩杀的手势,袁崇焕的注意虽然粗鲁,但是粗中有细,袁崇焕一语中的,作为双方互信的纽带那曳道瞳和圣子奎恩东特如果都死了,那么这个联盟的结合还真的会再经历很多风雨。

手段虽好,够狠也够直接,但是燃烧的再旺盛的火焰也难以地方一盆冷水的侵袭而不灭,只见相国公孙起站起了身,说道:“北方军督大人的对策虽好,但是却没有办法实施,先不说那曳道瞳,虽然位列天下绝色榜第四,天子卓绝,但终究只是个妇人,一介女流难成大器死了也就死了。但是那圣子却是万万杀不得的。”

“为何?”北方军督袁崇焕不解?

公孙起叹了一口气说道:“北方军督大人难道不知,我们现在真正的敌人到底为何吗?无论是百宗之地还是神圣教廷,亦或者我们汉唐四方的胡虏,也不过是他们手中的棋子,而这神圣教廷的圣子则是十分关键的一枚棋子,你说以我们现在的力量现在就撕破脸,能赢吗?”

北方军督沉默了,其实不光是北方军督,东方军督和江流云也是沉默了,他们都十分的清楚,现在的汉唐所要面对的,或者说不远的将来所要面对的是什么。

姜武陵看着四人的样子,也是叹了一口气,对江流云问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江流云,朕问你,我汉唐的男子几庚可以娶妻?”

江流云明显一愣,但是很快就对姜武陵回答道:“按照我汉唐律例,男子一十八岁便可娶妻生子。”

众人纷纷看向姜武陵不知她为何问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姜武陵站起了什,抬起手指着江流云说道:“这一次你出使傲来国,朕再交给你一个任务。”

听此江流云连忙跪地:“陛下请讲,臣万死不辞。”

只听姜武陵沉声说道:“朕膝下第九子姜辰数月之后满一十八岁,尚未娶亲,册立妃嫔,朕命你携南域之外三千里帝国故土,天下第一雄关龙王关为聘礼,提亲青云门雨宗曳道瞳!”

“陛下这……”听到姜武陵的命令,所有人都是一惊。

姜尚连忙说道:“陛下万万不可啊,那三千里疆域本就是太鼎王殿下从敌国抢过来的无所谓,但是这龙王关可万万失不得,失去龙王关,我南域十三州的门户洞开,对太鼎王殿下十分的不利啊,从此之后南域十三州边患更甚啊!”

其他人也是纷纷附和,劝姜武陵收回皇命。

听此姜武陵皱起眉头,冷哼了一声,略微有些怒意的冷冷的扫了下面的四人一眼,冷声说道:“朕给他们吃肉,可是你们觉得他们敢吃吗?”

四人一震,对视一眼,竟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