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蟒龙策

第50章 接续断脉

清晨,姜辰推开了房门,在他的手上还提着睡眼朦胧的狗剩子,此时李牧已经在门口等着姜辰了。

“公子。”李牧对姜辰鞠躬行礼,对姜辰说道:“今天早上,太鼎王殿下和霍去病大人已经离开了沧州城,回龙王关去了。”

姜辰微微一愣,却也没有过多的表情和感慨:“来去匆匆,也罢,这南域十三州都需要太鼎王一人决断,不可能有太多的时间。”

说完姜辰就迈动脚步带着李牧走出了别院,向着九夫人小青的别院走去,一路上侍女仆人不断,可见钱府当中到底养了多少下人,花了多少钱。走在路上姜辰对跟在身旁的李牧问道:“商队的情况都准备的怎么样了?”

李牧加快了一点脚步,和姜辰并肩而行,低声在姜辰的耳边说道:“商队经过昨晚的准备已经完成了出发前的所有准备,价值数万两黄金的货物也已经装上车,军士们已经装扮成民夫和商队护卫准备出发了,现在兄弟们都在休息,就看您什么时候下命令了。”

姜辰点了点头,对李牧说道:“事不宜迟,夜长梦多。我们今晚就离开沧州城,尽快到达傲来国,也好今早开展我们的任务。”

李牧却是对姜辰问道:“公子,为何我们不现在出发?既然情况比较急,我们何必在此在耽误一日?”李牧有些不解。

姜辰却是只是笑而不语,没有回答李牧的疑问。当来到那九夫人的别院的时候,此时那别院当中已经是挤满了人,钱百万和那鬼郎中已经守在了门前,正等着姜辰的到来,除此之外倒是并没有见到那些钱百万的夫人们,显然钱百万是深刻的意识到了姜辰对其的厌恶而不敢在唤出那些自己假公济私的东西来刺激姜辰了。

看到姜辰的到来,钱百万和鬼郎中立刻走了过来,钱百万满脸堆笑的对姜辰说道:‘公子您来了,此事劳烦公子了。“姜辰只是微微点头没说话,其实根本原因是姜辰真的懒得理钱百万。至于鬼郎中看到姜辰更是冷哼了一声,眼神之中尽是对与姜辰的不满,只不过姜辰也不在乎这些。

“人怎么样了?”姜辰带着李牧和钱百万三人向着别院中九夫人小青的闺房走去,边走边问。回答这个问题的是钱百万,钱百万对姜辰说道:“是的大公子,按照您的吩咐,小青已经净过身,体内的毒素已经全部都排出了体外,只要大公子您能为小青接续好断脉,小青就能和常人一样恢复如初了,小人的这颗心也就可以放下了,今后为商会做事也就能踏踏实实,没有后顾之忧了。”

听到钱百万说的话,姜辰皱了皱眉头,对钱百万问道:“怎么,你这个小妾如果死了你还要背叛商会不成?现在也没有踏踏实实的为商会做事?”语气之间姜辰的声音当中已经有了一股掩饰不住的寒意。就算是站在一旁的李牧也是不禁有一种想上前去削钱百万一顿的冲动,人怎么能如此的蠢?钱百万也很快就认识到了自己话语的毛病,显然钱百万刚才的话能让姜辰把意思曲解十万八千里,连忙就要解释,钱百万的脸上也已经是惊惧交加,方才意识到祸从口出,看到姜辰一脸冰冷的神情,心中的的一块石头越升越高,生怕立刻就会砸下来。

而姜辰只是看了一眼面前的钱百万,哼了一声,说道:“祸从口出,希望钱老爷下一次把招子放亮一点,以免再次祸从口出,遇到了不该遇到的人,说了不该说的话,而砍了你这颗猪头。我说的你能明白吗?”姜辰的语气寒冷至极。

说完姜辰便是理也不理身边的几人当先走进了九夫人小青的房间,而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的鬼郎中则是紧随在姜辰的身后也跟着进入到了房间里,倒是钱百万也想跟着进去,但是刚刚走到门口就被李牧拦了下来,只听李牧对钱百万冷冰冰的说道:“百万,我们作为下属的,上头在办事,我们最好还是在外面候着比较好?”

“可是?”钱百万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刚想说点什么,倒是李牧再次抢先在钱百万之前说道:“公子也许说的没有错,把你们这些蛾子扔到外面放任你们不管真的不是一个好主意,现在竟然都在质疑公子说的话了,难道你还怕公子会对你那第九个小老婆有什么想法不成?”

钱百万当然没有那个胆量去质疑姜辰所说的话,只是钱百万此时的心中犹如压上了一块千斤巨石一般,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说实在的从昨天姜辰来到现在这还不到一天的时间,钱百万已经被身上的冷汗浸透了好几回,每次都是被姜辰这个在钱百万的眼中这个二十来岁的小屁孩给吓得,可是没办法,姜辰这个人钱百万惹不起,就算是姜辰想要钱百万的性命,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钱百万也只有引颈受戮的份,所以钱百万怎么能不害怕呢?

先不说外面李牧在怎么变着花样的对钱百万在玩语言暴力,在房中的姜辰则是看着依然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小青,面目表情的在观察着,而旁边站着的鬼郎中的面孔上却是深深地皱着眉头,对姜辰问道:“大公子先生,你现在要怎么来给九夫人接续断脉?”鬼郎中说话说实话真的很不客气,在语调上就极为的冲,显然还在对于姜辰昨日的不敬而生气。

姜辰扫了一眼鬼郎中,发现鬼郎中略显普通但是十分秀气的面庞上有些发黑,显然昨夜没睡好的缘故,知道一定和昨天自己那般对待她有关,不过姜辰也是没有去点破,而是淡然的笑了笑说道:“山人自有妙计。”

鬼郎中则是冷笑着说道:“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妙计到底是精妙到何种程度。”

姜辰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只是姜辰眼中的金光连闪,来到小青的身前,在床头的位置坐了下来,拉起了小青的纤纤玉手,将手指搭在了小青的手腕上,感受着小青的脉搏。

姜辰身为武圣的感知能力极为的强大,透过小青轻微的脉搏姜辰便能感觉得出小青的身体当中的毒素已经被基本去除了个干净,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任何的毒素,不光是先前被人下毒所中的毒,就算是小青身上的一些隐疾,长年累月积攒下的毒素,也在姜辰昨天看似瞎搞的治病方法当中,被全部逼出了小青的体外,可以说小青现在的身体非常的健康。

但是小青现在之所以还是昏迷不醒,其主要的原因依然是姜辰造成的,姜辰震断了小青的全身经脉,让小青的精气神全部都堵塞在断裂的经脉当中,无法在全身传达,上下不通。要不是姜辰昨日并未震碎小青的心脉,恐怕小青现在早就已经死了,现在姜辰所要做的就是将小青全身被自己震断的经脉重新接上。

接续断脉虽然对于姜辰来说算不上是一件多难的事情,但是却是一件十分耗费心神和精力的事情,是一件十分细致的活,并且以现在钱府当中的人来说,除了姜辰谁也没有能力去把小青的静脉重新接续上,因为此时钱府上下只有姜辰一个武圣。

武圣之所以称为武圣,步入圣阶,是因为武圣与武圣之下的武者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俗话说武圣武圣,一步之境,一步登天,但是普天之下武圣之下强者多如牛毛,如那过江之鲫,但是武圣强者百万中无一。武圣与下一层级武公之间最大的区别并不是武圣的力量更为强大,这只是次要的,真正让武圣凌驾于全部武者之上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武圣者生生不息。

武圣无论是精气神,均是生生不息,武圣在战场上之所以能够以一己之力胜抵千军万马,靠的就是体内生生不息的精气神,让武圣能始终保持着强悍的战斗力,只要不受致命的外伤,武圣几乎就是不可战胜的存在,甚至根本就不存在力竭的问题。而那一夜姜辰之所以为了姜武陵而接近虚脱,并不是姜辰如何如何,而是因为姜辰在短时间内江全身的精元都压缩进入到了姜武陵的体内,让一下子抽空了姜辰体内的精气神,所以姜辰才会虚脱。

而现在姜辰就要用自己身为武圣,那生生不息的精气神来为小青重新接续断脉。

姜辰的手攥着小青白皙滑腻的手腕,隔着皮肤姜辰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面前这个女子的柔弱,但是姜辰并没有想太多的东西,体内的劲气顺着二人肌肤相触的地方慢慢地顺着皮肤渗透到了小青的身体当中,劲气源源不断的被过渡到小青的身体当中,那劲气甚至还微微的泛着一抹血色,那是姜辰的精血,武圣的精血十分的珍贵,万斤也难以买到一滴。武圣的精血瑞然对于武圣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武圣之下的武者都有极大地好处,普通人能够用来强身健体,直接增加寿元,武者更是能用武圣的精血来突破瓶颈,破除心魔打造武道的康庄大道,就算是铁匠铸造菜刀的时候,如果能加上一滴武圣的精血,哪怕十分斑驳不纯的那种,也能把菜刀变成神兵利器。

姜辰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给面前的这个女孩一丝自己的精血,可能是觉得她可怜吧,年纪轻轻的就被钱百万这种大肥猪给糟蹋了,随后更是在钱百万的风流种之下,引来的这些女人之间称为了互相争宠的牺牲品,一丝姜辰武圣的精血,至少能让这个女孩增强体质,多一份自保的力量。

姜辰并非冷血,如果姜辰冷血无情,当初他不会为了那些惨死于鬼物手中的百姓怒不可揭,如果姜辰冷血无情他更不会放过当初闯入姜辰寝宫蛟龙宫的那个人和畜生,更不会把狗剩子这个整天就知道和鸡腿较劲,只会撒娇卖萌的小土狗带在身边,还让狗剩子在他的衣襟当中拉屎撒尿,而没把狗剩子做成狗肉火锅。

姜辰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心中的仁慈面,只不过现实逼迫姜辰必须做到冷血,因为在现在的这个人吃人,人砍人的世道上,想要不被人砍,不成为别人封侯拜相的路途上的一块垫脚石,姜辰就必须学会冷血,哪怕将自己的血液降低到冰点也是在所不惜。

姜辰的劲气在小青的身体当中不断的滋润着小青受损的经脉,将小青断成好几节的经脉纷纷滋润粘连在一起,这是一个极为浩大的工程,让强如姜辰这样武道至圣的武道大能也是十分的吃力,不过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姜辰修补的经脉越来越多,小青的呼吸开始慢慢地正常了,脸色也是好了许多,脉搏也是慢慢地变得有力了起来。让站在姜辰身边的鬼郎中看的目瞪口呆,她没想到姜辰竟然真的有这样的本事。

时间慢慢地推移,在房间之外钱百万这个肥猪一样的胖子虽然急的满地乱走,但是丝毫也不敢打扰到房间之中的姜辰,慢慢地当日上三竿的时候,姜辰缓缓地收回了在小青体内的真气,随后缓缓地收功。

姜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睁开眼睛仿佛觉得自己真的打了一场打仗一般精神有些恍惚,虽然体力充沛,但是精神恍惚,修复静脉果然是一件非常的耗费心神的事情,姜辰身上穿的内衣都已经湿透了。

而小青现在也已经与正常人无异,醒过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姜辰转过头看向身边的鬼郎中,对鬼郎中问道:“先生现在还认为,辰没有能力为这九夫人接续好断脉吗?”

鬼郎中看着床上恢复如常,只是尚未醒来的小青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或者说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姜辰也不去逼她,只是坐在那里,慢慢地调息着,慢慢地恢复着自己消耗极大地心神。时间过去了不知道多久,只听身旁的鬼郎中突然对姜辰问道:“如果我答应跟着你,那么我有什么好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