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蟒龙策

第1章 门前路

略带凉意的夜风吹拂在姜辰的面庞上,姜辰独自一人坐在庭院的石桌前,抚琴与夜空之中的皓月相伴。夜色已经深了,夜风也越来越凉,可是姜辰坐在那里仿佛无知无觉,修长的十指依然轻抚着思幽古琴的琴弦,发出低沉若哀的乐曲。

“你还真是有雅兴,这么晚了还不睡?”一个男声从姜辰的身后响起,充满了男性所特有的浑厚。

琴音戛然而止,姜辰轻轻的将落在琴弦上的灰尘弹开,天蚕丝制成的琴弦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姜辰用那带着磁性的声音说道:“小弟的雅兴正如师兄的酒瘾,彼此彼此,守孝三年师兄有一半的日子半夜下山买酒吃,今晚恐怕也不例外吧,让我来闻闻。”

说罢姜辰当真嗅了嗅鼻子,说道:“不错,上好的杏花村,师兄倒还真是有口福啊。”

郭博吉看着面前缓缓起身走到自己面前的师弟,无奈的说道:“你师哥我呢,一不好美色,二不喜金银,三不贪权谋,唯独喜好这杯中之物,今日三年守孝之期已满,明日你我便可离开这偏僻荒野各寻归处,我已经打算走遍一界大川喝遍世间美酒,师弟你的打算如何呢?”

说完郭博吉看着面前这个身高八尺一身白色儒衫英俊刚毅的师弟又说道:“老师生前最担心的就是你。”

姜辰抬起头看着天空中高挂着的那一轮明月,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我只是想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仅此而已。”

一声长叹。

“也罢,记住老师对你说的,东宫虽变,莫拭双刃,那不值得,会让你万劫不复。”郭博吉对姜辰说道,神色之中透露出了几分担忧。

“我明白的,不管当年的真相到底如何,我也不会对父兄拔剑相向,更不会让汉唐亿万百姓陷入战火,老师的良苦用心,我怎么会不明白呢。”姜辰说道。

“嗯,你明白就好,明日一别你我是兄弟二人就不知道何时能够再相见,同窗十载,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休想让我称呼你为殿下或者别的什么的,没门。”郭博吉晃荡着手中的酒壶,仰脖将葫芦中的佳酿倒入了口中。

姜辰微微一笑:“不会,我只会让侍卫把你绑了,游街示众而已。”

郭博吉摇摇头:“真他妈恨,当初给你喂饭的时候怎么就没在饭菜里加点老鼠药,毒死你这个欺师灭师兄的混蛋呢。”

“现在后悔却已经晚了。”姜辰说道。

郭博吉又喝了一口酒,咧嘴一笑:“妈的,敢这么跟师兄说话,该打屁股了。”

就当姜辰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含义的时候,一道虚然剑芒却已经从郭博吉的袖中发出,直刺姜辰的面庞。

眨眼之间郭博吉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柄晶莹剔透的长剑,乍一看上去那剑并非金铁所铸,倒更像是由水晶雕琢而成,虽然是利器却无半分杀气,含光仁道之剑,自身虽无锋芒,可是依靠郭博吉自身浑厚无比的内力加持,所裹挟的剑芒却足以切金断玉,而且速度也是极快的。

要说姜辰的反应也是极快的,几乎就在郭博吉出剑的瞬间就作出了反应,一招梯云纵,在一瞬间姜辰离地垂直拔高了七八丈的距离,而在原来站立的地方还残留着他的影子,郭博吉手中凌厉无比的含光剑虽然速度也是极快,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拍,刺中了还停留在原地的倒影。

“看来师哥是想试试师弟我的武功了。”在半空中的姜辰对郭博吉笑着说道,也未出剑,化掌为剑,以气为剑漫天无形剑气顿时以铺天盖地之势向着地面上的郭博吉笼罩而去。

郭博吉的武功丝毫不下于姜辰,在漫天的剑气雨中游刃有余,将姜辰的攻势一一挡下,大范围的剑气将小院弄得一片狼藉,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遍地剑痕。

“我一直都想知道你的《大荒剑典》到底有多强,怎么样,今天让你师哥我见识见识?”郭博吉对师弟姜辰说道。

姜辰腾空落在郭博吉身前不远处:“既然师哥如此说,那么师弟就献丑了。”说罢,姜辰的手中寒光乍现,不知从何处一柄长剑已经出现在了姜辰的手中,与郭博吉的含光剑的温润如玉完全不同,姜辰手中的剑则积聚了极重杀伐之气,剑长四尺三寸,剑身八面,镶嵌七星宝石为饰,两面雕镂浮雕龙纹,剑格宽大厚重,剑柄长度足够双手而握,末端更是龙首雕塑,七星龙渊,镇军之剑!,

“果然是好人配好剑啊!”郭博吉阴阳怪气的说道:“来吧,让我看看十年前那个还让我喂饭哄着睡觉得小屁孩现在有多强,能不能镇住我汉唐的江山!”

姜辰:“却之不恭了,师哥小心。”

言闭,姜辰的气势疯狂的飙升起来,与先前对月抚琴的儒雅完全的不同,这一次是狂暴,躁动以及沉重的压抑,眨眼之间姜辰以极快的速度跃上高空,在半空之中只留下一道赤色如闪电一般的身影,一记狂暴至极劲力十足的力劈华山向着郭博吉当头劈下。

“来的好。”郭博吉大喝了一声。面对姜辰强力攻势不多也不闪,含光剑前刺而出,白色轻灵的剑芒裹挟着剑身,也朝着姜辰攻去。

在半空中的姜辰目光之中一片冰冷,他的剑法凌厉霸道,大开大合,刚柔并济,一招一式都是要人命的招式。而郭博吉的剑法则是跟他的含光剑颇为相配,招招灵动自如,不硬拼却以柔克刚。在半空当中的二人长剑相交,爆发出一声金属撞击的鸣音,二人内力对冲逸散而出而出的剑气绝对让让任何靠近的人身首异处。

此时尚在半空当中的二人同时变招,含光剑威势如虹,郭博吉在半空之中向着姜辰的身前一连刺出十六朵绚烂剑花,每一道剑花都寒光连闪,凌厉无比,仿佛在下一瞬间就能在姜辰的身上刺出七十二个洞来一样。

姜辰手中长剑挡开刺向自己的含光剑,冷哼一声,自身的内力注入七星龙渊之中,一记横斩猛然挥出,一道三张多长的剑气向着郭博吉以极快的速度横扫而去,郭博吉躲闪不及只能快速收剑横在身前回挡。

“轰!”郭博吉被那道剑气正面击中,极大地力道将郭博吉整个人撞飞而出,十几丈远得距离之后郭博吉倒退了三四步方才稳住身形,虽然并未受伤,但是体内早已经气血翻腾,几欲吐血,显然在刚刚的那一招上,郭博吉落了下风。

“十重武圣境,真的没想到,你才十七岁。”郭博吉满面震惊的对不远处也已经落地的姜辰说道。

姜辰的嘴角露出一丝淡然的笑容:“侥幸而已,年前有所顿悟,武道之境更上一层楼,不知师哥可否满意?不若再来?”姜辰将手中长剑再次指向对面的郭博吉,微微昂首:“来不来?”

“来,为何不来?你是武圣,我也是,我比你早了十三年,真当我这三十来年活回去了?”郭博吉平复了下体内翻腾的气血,也是战意升腾,将手中的含光宝剑也指向了姜辰。

说时迟那时快,二人几乎在同时冲向对方,郭博吉手持含光直刺,而姜辰却是,将七星龙渊放在身后拖行而出,剑刃与地面剧烈的摩擦溅起一连串的火花,但是在这拖行的过程之中,姜辰的剑势已经积聚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郭博吉同样也是如此。

“当!当!当!”

二人长剑交击的声音不绝于耳,狂暴的剑势将四周的一切都搅碎成渣,而四周的一片狼藉二人早已经全然不顾,二人都尽情的投入到了这场师兄弟之间的对决当中,郭博吉剑势轻盈,游走龙蛇,见缝插针,柔中带刚。而姜辰一招一式都是纯粹的力量型招式,刚柔并济,力量与速度的完美结合,二人战斗一起却也难分胜负。

不知过了多久,是一刻钟还是一个时辰?当二人的剑锋都里对方的颈项只有一毫的距离时,二人同时停了下来,只要再往前一点点二人就将同时死于对方的剑下。

“这么拿剑指着师兄不好。”郭博吉瞄了瞄七星龙渊的锋利无比无坚不摧的剑锋,抽了抽嘴角说道。

姜辰也瞄了一眼晶莹剔透的含光剑:“也从来没听说哪个师兄拿着剑这么对着师弟的。”说完,一道寒光再次犹如一道闪电般划过,而姜辰手中的七星龙渊已经失去了踪影。郭博吉也是收起了手中的含光,二人看着周围一片狼藉的小院,相视摇头苦笑。

“如果老师还在世的话,又要罚你抄书了。”郭博吉对姜辰说道。

“如果老师要在的话,也肯定会罚你每天砍一千斤的柴。”姜辰淡淡的说道。

“呵呵。”二人相视而笑。

“拿来!”姜辰将手伸到了郭博吉的面前。

“什么?”郭博吉问道。

“酒啊,就当临别对饮吧。”姜辰说道。

“好!”郭博吉答应的十分爽快。

一个酒葫芦二三斤美酒佳酿,二人靠在墙边小酌慢饮,不知不觉之间,东方的天际已经泛起了鱼肚白,郭博吉从墙根底下站起了什说道:“三年之期已过,为兄先走一步,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姜辰也站了起来:“师哥保重。”

郭博吉对姜辰说道:“你也是,历代宫廷内斗都是王侯将相买骨之地,你要小心再小心,也别忘了老师对你的嘱托,莫要他老人家在天之灵失望啊。”

姜辰点头:“我明白。”

看着郭博吉的背影消失在门前小路的尽头,姜辰叹了口气,对着四周的匆匆竹林淡淡的说道:“既然来了就现身吧,真的以为我们师兄弟二人不知道你们在这里待了一晚上了吗?”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