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道行天外天

第2章 何为修行

这伙山民是东荒月华部的,他们是靠了正清教的帮忙,才敢出来修炼。

据他们说,苍极学院是潜龙最大的修士学院,由八礼国所建,在那里可以学习功法、炼丹、炼器……,成为一名真正的修士。

十几天的艰难跋涉之后,众人终于停下了脚步。

连绵起伏的大山上布满了一座座金光闪闪的宫殿,气势宏伟,华丽壮美,让人震撼不已。

最高最大的宫殿横匾上面写着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苍极学院”!

通往山顶的台阶,人潮拥挤,这世上有几人不想出人头地,得道升仙。

正清教一中年人道:“剩下的路就靠你们自己了,多保重。”

郭诚等人连忙向他道谢,这一路若不是有正清教帮忙,他们早就命丧魔兽之腹了。

跟着人群,人们来到了半山腰,大殿前放着一张红木桌子,桌旁有一个一米多高的石头,晶莹如玉,几近透明。

有两个中年男子身穿制服,坐在桌边,一个登记,一个发药。

只见一男子左手一晃,桌子便出现了一个葡萄大小的白药丸。

报名的人登好记后,吞下药丸,便将手放在旁边的石头上。

有的人放上去,石头便变地通红,有的是金色……

赵一志啧啧地道:“那人是不是会变戏法,怎么手一晃出个药丸。”

月华部的庞涵小声地道:“我听说,修士有储物戒,可放很多东西。”

等了半天,终于轮到郭诚等人。药丸刚入肚,郭诚便觉地肚子里腾地升起一团烈火,奇怪地是自己一点也不难受。

“快点按上去。”制服男子催道。

郭诚手向上一按,那石头瞬间变成了通红。

“你是火灵根,可以留下来。去旁边四号屋里报道。”

接下来,赵一志,赵一鸣都测出了灵根,而且也都是火灵根。

童峰知道自己的情况,弱弱地问道:“没有灵根能在这修炼吗?”

制服男子眼皮也不撩一下,“滚!”

庞涵安慰道:“我听说附近有一个云麓学院,院长是天惊老人,脾气老好了。那里说不定能收你。”

“童峰,你不要难过。我们再想想办法。”郭诚晃了晃童峰的肩膀。

童峰怔了半晌,擦了擦了眼,“你们快去报道吧。我在这等你们。”

离开人群,童峰找了棵大树坐了下来,一时间只觉心神俱疲,浑浑噩噩之间,一会儿看到申衍部的人杀了过来;一会儿又看到自己脚踏神剑遨游九天……

半天后,郭诚等人才回来。赵一志的脸拉地老长,无奈地道:“十天后还得参加比武考试,合格后才能进入学院。”

月华部的人也没有金币,一行人只得去野外找了个山洞。好在众人自小从山里长大,而且这里仍是温暖如春。

童峰想帮他们做做饭、打打猎,好让他们安心准备,等他们考完试自己再去云麓。

这天,童峰出去打猎,“小子,给我过来。”几个人影从远处跑了过来。

童峰一见来人转身便跑,是申腾,申衍部族长的儿子。修为比他父亲高,心肠比他父亲更毒。

“小子,还敢跑。”申腾双臂一振,凌空拔起,两个起落已来到童峰身后,身子在半空中猛地一甩腿,像是一段铁桩般横扫了过来,咔地一声,童峰在半空划过一道抛物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申腾提起童峰一看,只见童峰满脸是血,已经昏死过去了。

这么不经打,申腾在童峰身上翻了半天,连块铜板也没有找到,气地他一脚将童峰踢飞了出去。

什么东西。晦气!

……

“童峰!”郭诚他们来晚了一步,一条野狗正在啃童峰的左腿。

郭诚疯了一样,一脚将野狗踢飞,将童峰抱了起来。

童峰两眼紧闭,已没有了气息。

怎么,他就这么死了。是谁,是谁!郭诚悲愤的声音在山林中回荡不已。

赵一鸣仍没有放弃,一把扯断上衣,跟赵一志快速地给童峰包扎着伤口。

月华部的人神情恍惚,一丝丝凉意从心底涌起。前几天还在一起说说笑笑,今天一早竟然就这么没了。老人说,进入修真界,便是九死一生,果然是真的。

风声如泣,太阳仿佛失去了光泽;大地苍穹,充满寒意。

“小伙子,让我看看。”

众人回头一看,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

赵一志急道:“老人家,只要你能救他,让我们做什么都行。”

老者来到跟前,出手如电,在童峰身上点了几下,童峰的血立时止住。老者又迅速拿出一颗丹药,塞进了童峰嘴里。

忽地,老者脸色一变,童峰的丹田内竟有一点亮光一闪而逝。

虽然只是一瞬,老者也看地清清楚楚,那光点竟是五彩缤纷!

……

不知过了多久,童峰恍恍惚惚睁开了眼,我不是受伤了吗,看看自己,除了衣服有些血迹外,什么事也没有。

远处群山起伏不断,犹如海涛奔腾,巨浪排空。

这是什么地方,童峰惊愕失色,怔在当地。

“小伙子,到这边来。”一个苍老慈祥的声音传了过来。

童峰转过头,见崖边有一棵苍劲的古松,松下坐着一个白袍白须的老者,慈眉善目,仙风道骨,真如画中的老神仙一般。

童峰揉了揉眼,强打精神地道:“老人家,多谢救命之恩。”

老者面带微笑,反问道:“你来苍极是想学修真吧。”

童峰点了点头,道:“可我没有唤醒灵根,他们不收。”

“无妨,灵根不醒我也可教你长生大道。”

童峰一听顿时大喜过望,老者话锋一转,道:“不过,入我师门得喝忘忧酒。”说着左手一挥,一个精致的玉碗凭空出现了石桌上。

碗中有酒,鲜红如血,竟神奇地缓缓流转,仿佛有一种莫名的吸力,让人看一眼便深陷其中。

“修行不能存有任何私心杂念,所以要忘记过去种种是非。”老者缓缓地道。

“忘记过去是什么意思。”童峰不解地问道。

“喝下此酒,从此入我师门,踏上登天大道,来日必可长生不老、与日月同辉!”老者的声音带着某种魔力,让童峰一阵精神恍惚。

童峰怔了半晌,又问道:“忘记过去,是不是连我父母都忘了。”

老者微微一点头。

“算了,你的道不适合我。”童峰嘴里满是苦涩。

老者目光一凝,道:“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

“连父母都不认了,那有什么意思。我还想给他们,给部落里的人……”童峰坚定地摇了摇头。

老者哈哈一笑,身子一晃,竟凭空不见了身影。

童峰长叹了口气,呼,半空中忽地飞来了两个人影,一个穿着黑色罩头的长袍,戴着黑色的面具,只看见一双眼睛,红芒闪烁,慑人心魄。那人提着一个双眼紧闭,已昏过去的年轻男子。

“小子,你想不想修行?”神秘人声音浑厚有力,震地童峰两耳一阵发痛。

童峰点了点头。

“那我问你,什么是修行?”

“洞然天地,大彻大悟。”童峰脱口而出。他平日常看修道的书,这是他最喜欢的一句话。

“迂腐不堪!我告诉你,修行是与人斗,与天斗!修行世界中弱肉强食,物竞天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神秘人将手中的男子往童峰脚下一扔,又随手将一把长刀扔了过来,“你杀了此人,我便收你。”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