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大道重来

第8章 倘有倾城色,无情更动人

因天光近晚,印光禅师与沈修华都没急着问谢宗晤,反而是就近投宿,印光禅师虽是禅宗修士,却并不忌荤腥。三人在井梧山脚下小栈中坐定,便叫店家速做得晚饭来。

夕阳渐在山巅将白云描上金边,栈外林中不时有归鸟投林,发出的鸣叫声如同“听道”或“听了”,那是井梧山才独有的立道朱鸾。在店家送上晚饭时,谢宗晤笑与店家道:“曾听人说,立道朱鸾味道极好。”

店家大约是奇怪这么说话的人怎么没被打死,居然捧着汤钵子在那愣了半天。

沈修华不由叹气,每每他看着谢宗晤已靠谱了时,谢宗晤都要作上一作:“道友不必理会他,他向来喜欢与人顽笑。”

店家就势答应一声,谢宗晤倒也没再作,三人一道吃过晚饭,且各自洗漱一番才又坐到一处说话,印光禅师问道:“谢道友,依你所见,密舍卢来井梧山与乐道道心可有什么干系?”

“我以前极爱看听宗门中长辈讲井梧山立道,沈兄也知,各位长老们一旦讲起井梧山立道,什么样的论述观点都有。密舍卢现身真神界后,我便有些想法,再得印光禅师是追着一名桑都密舍卢至井梧山……沈兄不妨好好想想,长老们闲极时最爱讲井梧山立道,沈兄想必也听过。”谢宗晤说罢,看沈修华。

沈修华不由翻白眼,瞪谢宗晤道:“这时候还打什么哑谜,长老们讲过那么多,一时间叫我往哪里去想。”

“噢”一声,谢宗晤想也是,就不再绕弯,直接说开:“不管哪位长老,谈及乐道道心时,都只讲桑都抢了乐道道心便被元一道尊封禁于界元禁之外。然则,把钥匙抢了去,不知道库房重地门向哪里开有什么用呢?”

印光禅师摸一把印着月光的光头,格外宝相庄严:“正是,门向哪里开,该怎么开只有元一道尊知道。”

太一宗内门的修二代,年小的时候多半都是被扔去给长老们卖萌逗乐的,因此沈修华这时也想起许多来:“按记载,元一道尊赐下道心之后,每日会传各族人等三名至井梧山大殿面授机宜。但获赐乐道道心的是元一道尊门下,元一道尊每一日传的哪一族哪一人,都记载的清清楚楚,但从头到尾那名弟子都没有出现。”

“不管那名弟子为什么从头到尾没有出现,有一点已经仍可以确定,桑都并不知道乐道圣境在哪里。”

“如此说来,桑都密舍卢来井梧山,就是为寻乐道圣境的线索。”

“禅师,你即是一路追过来的,倒不妨与我们说说一路都经过些什么地方。”然后,三人就着摊开的地图,标上路线,谢宗晤最后一锤定音,“桑都手里恐怕已经摸到门径,只是还不得其门而入。乐道道心被抢,乐道圣境桑都却注定要抢不走,元一道尊十有八|九在乐道圣境留下后手,以免乐道落到桑都手上。”

“因此?”

“因此不用管他们,叫他们去中元一道尊的后手吧,不过,乐道道心出现并非什么好事。”谢宗晤见两人一头雾水,似乎完全不理解他在说什么,特别想替永宣帝问一句“你们的智慧都活到脚底板上去了吗”。

沈修华见谢宗晤看着他不说话,以为这纨绔又来作,遂给他倒杯茶,叫他赶紧把话抖明白:“舅舅与你我都还有晚课,别再拿话绕弯子耽误修行的工夫。”

“每一枚元一道尊赐下的道心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第一个进入诸道圣境,意味着可以获得成就后天至尊的机缘。”

于是谢宗晤又拿一句话把印光禅师和沈修华惊住,两人都已经说不出话来,便是之后的晚课修行,也都有些神思不属。第二天清晨,沈修华早早跑来见谢宗晤,开口就问他:“宗晤,我昨天想了一整夜,你说,所谓大争之世,是不是就起于真神界最后一个成就后天至尊的机缘?”

“这有些难说,毕竟天下什么不世出法宝都引起过腥风血雨,要说后天至尊这机缘,引起腥风血雨是必定的。只是要说能使‘秩序凋敝,法则崩乱,天地尽毁’,又似乎有些太高看后天至尊这机缘。”

“也是,现在说什么都还太早。”

“就是不早,乐道道心与你我又有什么干系呢,你我皆已进入过圣境,摘取了道心。”

沈修华“啊”半天,完全被谢宗晤这一句话拍墙上了好么,要说听到这机缘没点动心,那怎么可能。谢宗晤这话,简直可以说是把他水深火热的美好梦想中粗暴无比地拖进冰窟窿里,叫他清醒得不能再清楚:“那这机缘便与大争之世没什么相干。”

修士定道大多都早,像谢宗晤这样拖到金丹期才定道的全真神界也就他一个而已,因此沈修华立时就觉得不相干了。

“你我都已经定道当然没什么干系,更妙的是我们都还无儿无女,更没有十分喜爱的弟子小辈,也犯不找去上赶着去惹干系。”谢宗晤说着不管沈修华还怎么惊讶,把人一丢,自己就去早课吐纳去了。

沈修华在谢宗晤身后,简直想跳起来抽他,可想想剑修那能耐,又只得在空中挥几下手,然后便自去吐纳。

等他们俩做完早课,印光禅师也正好做完早课出来,三人吃过早饭,印光禅师便与他们道辞,他依然还得去追那密舍卢。至于乐道道心,后天至尊什么的,已知会过道门,叫道门几大宗派自去扯皮。

送走印光禅师后,沈修华与谢宗晤便朝原本定好的目的地去,密舍卢的事自有几大宗派去烦恼,他们还得继续找他们的青龙之地。快到地方时,谢宗晤接到父母传来的传音符,他一边听沈修华就一边笑:“锦华道君与浔阳道君当真恩爱非常,不过我倒没想到,叶姑娘会选无情道,如此选择,宗晤将来岂不要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沈兄,莫忘你还在我剑上立着,再多言,我没准会脚痒。”谢宗晤听完传音符后,又回一个传音符,顺便告知父母,他已经决定要选太微剑道。

传音符发出时,他们已经到潜龙池上空,谢宗晤御剑落地,才站稳脚居然又收到一枚传音符,仍然是温云舒与谢潮元夫妇发来的,内容十分简洁:“宗晤,我们接到一位故交传来的急信,他在外遇困我们这就要出远门,因不知何归来,暂把含章托付予你。”

谢宗晤:……

有心想问父母放着宗门这多晚辈不托付,干嘛要托付给他,却又被沈修华笑:“你家那无情的流水要流过来了,我是不是该避一避,给你们腾点地方。”

冷横沈修华一眼,谢宗晤也不发传音符问,依他对那夫妻俩的了解,最多两刻钟,他就能见到叶含章:“行啊,原本潜龙池是该轮到我下去探查的,既然沈兄这般识趣,那就你去吧,我这里多谢沈兄玉成好事了。”

沈修华不以为意,不就是下个潜龙池,多大点事。二话不说,冷修华就跳进潜龙池里,待潜下去一会后,又从池子里探出脑袋来,补上一句话:“宗晤,该上就上,无情水怎么了,有句凡世的诗讲得好,倘有倾城色,无情更动人。”

“别逼我往你头上踩两脚。”谢宗晤说完就见沈修华彻底潜下去了,他这才摇头坐下,想想叶含章不多时要过来,头顿时疼起来。这也就是亲娘,要是后娘早晚得跟她翻脸。

谢宗晤坐下还没多久,空中就传来一阵鸾鸟清鸣,一只白鸾翩然降落,白鸾上坐着的可不就是叶含章。或许是身体已经彻底养好的缘故,脸上神采比往日还逼人一些,遍野山光花色,潭影水波,竟都要被她盖过去。

“宗晤师兄。”叶含章看过来时,一双眼睛亮得有点吓人。

谢宗晤又想掩面捂眼了:“叶师妹。”

“得宗晤师兄指点过后,果然清楚了许多,只是更有一些不明之处,还望师兄若是得闲再指点一二。”

谢宗晤感觉得出来,叶含章原来看出他态度不冷不热,便大约知道他不欲与她有密切往来,会主动拉开距离。可现在,叶含章明显不打算再那么干了,谢宗晤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发生这样的改变,不管上一世这是现在,都不该是这样的脾气啊。

“叶师妹似有些变化。”

“定道之后,有变化是自然的。”

“这般快?”谢宗晤有些吃惊。

“法修是先定道后修法的,法修的极情道与无情道自修法上就有很大区别,我这几日观参修法,愈发觉得宗晤师兄讲的十分正确。因而,日后说不得还要多麻烦师兄指点,还请师兄不吝赐教才是。”

谢宗晤被叶含章一双大眼放出的明光罩着,只想问他亲娘,为什么好好的会变成现在这样。

唔……因为知道不会再自寻烦恼了,所以才敢放心大胆赖上你呀!

PS:

#今天朕又被黑了#

#亲娘就是那么给力,朕真的没办法#

#TVT,还是被赖上啦,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