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大道重来

第7章 多情怀慧剑,慧剑名无情

温云舒作高阶修士已有许多年,漫长的时光导致她已不知该怎么与叶含章讲炼气机要,他们夫妇二人又没旁的弟子,温云舒便先问过叶含章,叫谢宗晤与他讲炼气期修行关窍是否可行。叶含章虽心里有柔肠百结,想着“应休”,但她确实需要个同辈指点一二,有时温云舒讲的,她听着十分晦涩。

见叶含章同意,温云舒便传音把谢宗晤从洞真观喊过来,叫谢宗晤在宗门中先待几日。多留几天,谢宗晤倒不介意,但一听温云舒要把叶含章塞他,谢宗晤怎么能乐意,便讲:“我乃是剑修,叶师妹是法修,有什么相通的,我哪指点得她,娘倒不怕我误人子弟。”

“炼气期分什么剑修法修,符修丹修的,你定道也不过才几年而已,金丹境前,你可曾有什么剑修法修之分。我看你就是想躲懒,且……我瞧着你怎么不大待见含章,莫非,宗晤真觉着娘真是有了弟子就不要儿子,恼怒之下便把心里那坛醋打翻了?”温云舒说着止不住笑,他们夫妇二人,之所以没传下弟子,一是早年各自传下一名弟子皆已陨落,二是自打有了独子,这心眼不比针眼大的独子却是个什么飞醋都要吃上一吃的。

谢宗晤没好气地“哼”一声,他倒不吃飞醋,他就是不想带叶含章而已,万一那不知何处的大能看他这一世仍挺好赖,又叫叶含章赖上他,叫他给她当牛作马怎么办。嘁,老纨绔横一千了都,低声下气都没有过好么,怎么肯给人当牛作马。

但温云舒别的时候还好,决定了什么事情,却不由分说,何况她还会放大招——关门放谢潮元。谢潮元平时别看怎么怎么向着谢宗晤,可一旦到谢宗晤和温云舒之间要作个选择,那必然想也不用想就是温云舒。

为免亲娘放大招,谢宗晤只好应下,好在叶含章其实也不算难于教导。只是一说到法修的事上来,温云舒讲的叶含章有不明白,也来问谢宗晤。可怜谢宗晤一个剑修,哪懂法修的门道,被问得哑口无言不说,还觉得这境况熟熟的,可亲切可亲切的。

默默然中,谢宗晤想起上一世,永宣帝虽然是皇帝,却是个脚上泥都没洗干净的,而叶含章在上一世则出身士族门阏。永宣帝心悦她,自然觉得她处处都好,特别是她把永宣帝衬得跟山野鲁村夫一般时,永宣帝便心里贱贱地喜悦着。

“你方才说你擅长算学?”

“是,启蒙时,先生教导那么些东西,我唯能拿得出手的只有算学。”叶含章答话时乍着一张容色逼人的脸,如薄薄霜刃一般,扎在人心尖上,谢宗晤欲要捂眼,又觉得这太难看,只能稍移开点视线避开着点。

“若你擅长算学,法修一道于你便是说难,也难得十分有限。”

听他这么说话,叶含章原本就大的双眼睁得更大,如两汪映满星辰的泉水,扑面而来的“叮咚”清响刷得人心头都随这泉流跃动。

永宣帝:看看看,朕就是被这样的眼神煞到的!

“老”纨绔则是:天也,这世上竟有眼神都能唱歌的少女。

谢宗晤简直想凝一面水镜,对着水镜中自己的倒影喊一句:你们俩给本真君消停点。

“宗晤师兄,算学如何解法修之难?”叶含章只一心求解。

“天地万物,风雨雷电,皆可以算学解析之,凡俗中人谓之筹算。我与你分解,便也只能分解到此步,既是我算学平平,也是道有不同。大道开悟,终是自己悟来才谓真法,旁人解予你,乃是旁人的法,与你并不相干,倘要强修,便是下下乘。”事实上,也并不是这样,修道也可触类旁通,但谢宗晤要再深入讲的话,一时半会真讲不完,谢宗晤只是急于脱身而已。

那种贱贱的喜悦,留在上一世的记忆里就行了,这一世完全不想体验好么。

或许是他急于脱身的想法太过溢于言表,叶含章没再继续问下去,而是再三道谢后便转身离开。谢宗晤见状长出一口气,决定找他亲娘好好谈谈,不能再把人丢给他。

只是细想想,与其找他亲娘好好谈谈,还不如赶紧走人来得痛快。

谢宗晤一想好,便御剑飞往九思峰,把在南山真君面前卖萌的沈修华拖着往山门飞,沈修华一脸不情愿:“不说还再待几日的,你怎又临时改主意,宗晤啊,男人不应当这般擅变。”

“沈兄,男儿志在千里,你这般不舍离宗门,容易让人想多。”

沈修华听罢狠拍谢宗晤几下,稍后却叹口气说:“我师尊有位知交好友于月前陨落,是位法修,宗晤也知唯剑修与法修有极情无情二道。极情道太过着重于情,便容易毁于情,因尔选极情道的人少之又少。”

“我知,家母亦是法修,选的也是极情道。”

沈修华因南山真君那位好友,生出许多感慨,便顺嘴与谢宗晤分辩两句:“锦华道君与我师尊那位好友际遇不同,锦华道君遇的是不负深情的浔阳道君,而我师尊那好友遇的却是负情之辈。宗晤,你日后作选择时,万不可选极情道。”

“我断然不会选极情道,剑修比法修好,还有太微剑道可选,既不必因极情道而入情,也不必因无情道而斩情。”谢宗晤很是自知,极情太考验人品,这东西……他可没有,至于无情,“老”纨绔是不会考虑的。世上好女子那么多,得是有多瞎才会选无情道。

“也是,这点剑修比法修强。”沈修华便揭过这话题不再谈,与谢宗晤看过地图后,朝着目的地而去。

谢宗晤是没想到,他与沈修华这边才讲过极情无情时,温云舒也在与叶含章讲极情无情。法修可没有第三个选择,唯有在极情与无情之间作选择,温云舒虽自己得遇谢潮元这样不负深情的,却深知这世上多是负情人。是以,温云舒便把极情与无情都摆到叶含章面前,与叶含章分辩明利害,叫叶含章自己作出选择。

法修与剑修还有不同的是,剑修在第二次进入剑道圣境时才会面临选择难题,而法修却需从一开始便确定究竟是选无情还是极情。

温云舒原本以为,如叶含章这样的小姑娘,会迟疑许久才作选择,不想叶含章问了几个问题后,便道:“师尊,我愿修无情道。”

“含章,极情无情二道,一旦选定便不可更改,可要想明白再定。”

“是,师尊,我已想明白。”

温云舒细细端详叶含章,只见她双目中虽神采飞扬,如盛春光,却十分清明,乍看着倒真不是一双至情的眼。有人双目盈盈间,是温柔多情的水波,叶含章双目间带出的是清冽,而非温柔多情,说不得还真是个好修无情道的胚子:“虽你神光坚定,但为师依然要多问一句,于情之一字,你如何讲?”

“君若无心我便休,我……已然是休了。”

“你竟已斩情。”

“斩情?”

“所谓无情道,非指心中无情思,乃是指……就如你言,君若无心我便休,能斩情便是胸中已怀无情慧剑。”温云舒一合掌,算是捡个现成的便宜,倒不用再想辄帮叶含章斩情,须知法修斩情不比剑修,十分麻烦。

真神界说到剑修都说传承已经没落,比起剑修来,法修的传承就更没落了。还不是因为太麻烦,唯不同的是,法修的麻烦在前头,剑修的麻烦在后头。

“这便是无情慧剑吗?”叶含章双眼里满是惊讶。

温云舒笑道:“无情多情,本就不过心中一念而已,这无情一念确立后,来日修无情道愈久,便只会愈发坚定,再无更改。”

“便是无情道,也可与有情人成眷属?”

“法修与剑修的无情道,乃是讲‘多情怀慧剑,慧剑名无情’。”

谢宗晤当然不知道叶含章已经选了无情道,就算是知道,这时候,他大概只会认为与他并没什么干系。

这时,谢宗晤与沈修华正因要经过井梧山,元一道尊当年便是在此处立道,修士路经此地,多半都要下去拜谒一番。谢宗晤与沈修华竟正好在这遇到沈修华的舅舅,沈修华的舅舅居然是个禅宗修士,顶着光头披着袈裟那叫一个宝相庄严。

“印光禅师也恰巧经过此地?”按说禅宗修士,便是经过此地,也大多不来井梧山拜谒。当年井梧山立道,虽然禅宗在其中,但禅宗的道,却不是元一道尊赐下的,而是禅宗另立的。禅宗自然是并没有道心的,不过他们修的是真如法,不需要什么心不心的。

印光禅师摇头:“并非如此,我追着一名密舍卢一路而来,只是不曾想,那密舍卢竟会往井梧山来。”

沈修华疑惑道:“井梧山如今只可供拜谒凭吊,密舍卢为何要来此地?”

“我亦不知。”

谢宗晤只念头一转,便开口道:“会不会与当年桑都抢去的乐道道心有干?”

来自永宣帝的诚意分析,使得印光禅师与沈修华俱都看着他大惊失色。

PS:

女主:我主动选无情道,不赖着你,是不是暖暖的很贴心呀。

“老”纨绔:……

#怪我咯#

#今天感觉自己被女主反黑了呢,炒鸡不开森#

炒鸡不开森没关系,你开森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