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大道重来

第35章 终章

剑道是“有情令人恼,无情恼更深”,到法修就得反过来,应当是“无情令人恼,有情恼更深”。

叶含章一出关,也不知参悟到了些什么鬼,居然发传音玉符给温云舒,与温云舒道,她需要一名双修道侣。温云舒那边还没回过话来,谢宗晤就知道了,然后永宣帝就炸了——居然有人觊觎朕的女人!

谢宗晤本来想当什么也不知道,既然斩情就该好好修无情道,有损修行的事别去干。可往世的记忆,那无数次的重生带来的冲击太大太大,导致谢宗晤无法把那情绪压下。

也就是这样的时候,等到谢宗晤将来有一日,彻底修成无情剑道,任是什么也打动不了他。但谢宗晤的无情剑道还没有大成,所以他仍然会被永宣帝的思绪左右情绪,听到叶含章正在寻找适宜的双修道侣时,永宣帝更炸得厉害。

通过陆长霖,谢宗晤从叶含章那里问了一句:“为什么闭关一出来,就着手寻找双修道侣?”

叶含章的答案简单得出人意料:“虽然我选的是无情道,然而我委实是个多情的人,为免情多得无出宣泄,反而妨碍修行,不如找个道侣,将满腔热爱托付。”

陆长霖自我发挥了一句:“不怕被辜负吗?”

“需要怕什么,我是修无情道的法修啊,我怀有慧剑,他若无心我便休,他若负我我便找他麻烦就是。”叶含章说完这句,还与陆长霖说,她在俗世时,曾喜欢过一个什么样的人。那人如何文采风流,如何面如冠玉,如何清标高致,如何温润修雅,只是那人不喜欢她而已。

后来,叶含章曾悄去看过那人一面,不觉几十年过去,那人虽然已经老去,已经在时光里生出白发,但他却为岁月厚爱。依然文采风流,依然容貌盛帜,几十年的时间,不过是让他更加气度如渊似海愈发迷人而已。

听完这些,永宣帝只有一个念头,要去把那个什么什么人给弄死,谢宗晤怎么可能去,所以这只是一个念头而已,乍一起便当即散去。然而这样的时候,永宣帝就是一个念头发生器,这个念头消去另一个念头又起,再消散再起,如此周而复始,谢宗晤感觉十分不爽。

“所以,你要如何?”沈修华问道。

“不知道。”

“我早说过,你们俩干脆趁现在轰轰烈烈作一场,过后你诸念可消,她也安安生生,多简单。”沈修华旁观着,要是叶含真的投进另一名修士怀中,只怕谢宗晤要疯。

什么无情剑道都没有用,无情道不代表无爱恨,依然有,何况谢宗晤这个修无情道还没修到家的。沈修华这建议其实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他还全程旁观过叶含章和谢宗晤种种相处,也知道俩人差点就成双成对。

趁一切都还在转变的过程中,把该干的干了,日后才能不觉遗憾,日后才能不一想起当初,就后悔,更不至于,一想起现在,就心中生出无数魔障与悔悟。

“我已斩情,见她时确不似往日那般,她心中什么也知道。”

“她所求无非一个可托付情感之人,你所需,不过是让自己日后不后悔,不生魔障。”沈修华很不能理解,为何不能干脆在一起,能省好多事。

“她那无情慧剑,是‘君若无心我便休’,有心无心她岂能看不出来。”谢宗晤明白,他的转变,叶含章一清二楚,否则凭叶含章执情之深,怎么可能就那样接受而不再亲近。

“斩情后难以有心,但装作有心总不难吧!”

谢宗晤默默看沈修华一眼,心道:沈兄,你这么渣,南山真君知道吗?

“假的,永远成不了真的。”

“可一想到她与别人双宿双栖就不痛快的,也是你!”这一句话可把谢宗晤噎得不轻,沈修华再接再励,“也许你可以试试迷心引。”

迷心引可以迷惑中术之人的心,使其如同中盅一般,接受所有指令,并按指令行事,且事事都如同发乎内心。迷心引有个致使的缺点,导致迷心引这样强大的术法被扔在尘埃里堆灰——除非被施术者心甘情愿,否则迷心引无法成功。

南山真君曾研究过迷心引这个术法,所以沈修华才有幸能知道,并给谢宗晤出这么个主意。

“何以解无情,迷魂以心引。”谢宗晤也曾经钻研过这个,他却不是好奇这术法,而是曾经心中有想要解的“无情”,没想到事到头来,最终要解的是他自己这“无情”。

这简直就是欺骗的最高境界——骗自己!

永宣帝依稀记起徐可贞的一句话——骗我没关系啊,能坚持骗一辈子,假的也同真的没区别。

然而,谢宗晤选的是无情剑道,明摆着无法骗一辈子,所以那就会变成有关系的那下半句话——如果不能坚持骗一辈子的话,最好是别让我知道一开始就是欺骗,那样我怕自己会忍不住。一般来说我是个好人,但我不好起来……十恶不赦才将将能形容我万一。

现实摆在眼前是……谢宗晤深有预感,自己这辈子在修行上,很有可能要被叶含章压在身下,那替叶含章安排好一切的大能,必定不是什么易予之辈。退一万步说,就是他修为比叶含章高,也不好骗她,温云舒也就这么个传承弟子,到时候真掐起来,温云舒站哪边还没准呢。

“不能这样干啊!”

“两相权衡,哪个结果你更不能接受?”

一边是叶含章另投怀抱,一边是叶含章日后饶他不过,哪个结果都不好接受,但要比起来,谢宗晤更不能接受后者。

所以,谢宗晤花了半盏茶的工夫,作出个决定,那就用迷心引吧!

然,事哪有这么轻松就叫解决的,陆长霖可不止是谢宗晤的耳报神,还是叶含章派来的小卧底。谢宗晤这边跟沈修华谈,叶含章那边就知道了消息:“迷心引?”

“呵呵!”

#沈兄也黑朕#

#不,说到底朕还是在自黑,怪不得别人#

#陆长霖这样坑爹的儿子,怪不得穷理道君不带他飞#

#朕算是看透了,是这世界对朕不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