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大道重来

第34章 有情令人恼,无情恼更深

把陆长霖抱回太一宗时,锦华道君与浔阳道君并不在宗门中,两人向来如此,闲时无事,不是外出访友,就是四处赏玩山水。不过,他们不在宗中,谢宗晤抱回个大胖孩子回宗门,仍然还有人在震惊过后通风报信。

锦华道君和浔阳道君接到消息,都几乎要信了,幸好很快又追来一道传音符,这才没因为自家独子带回来个“大胖孙子”而立刻打道回府。

安顿好陆长霖后,谢宗晤问陆长霖五峰山的事,陆长霖却讲不出什么来。问及青龙之地,陆长霖一脸懵懂,不过,穷理道君一生凡遇疑问,就会去钻研。他们最后没从陆长霖嘴里问出什么,却从穷理道君的手札中看到关于大争之世的相关分解。

这一次回宗门,谢宗晤与叶含章、沈修华除除送陆长霖外,还有闭关修行一段时间的打算。谢宗晤作为剑修,想尽快成长,最简单可行的办法便是接受来自高阶剑修的喂招。虽然真神界剑修没落,但太一宗却也不至于三五个高阶剑修都凑不齐,谢宗晤这出身,要向宗门中高阶剑修请教十分便宜。

不过,谢宗晤从前名声太差,虽这几十年已经有很大改观,但当一千年纨绔,想彻底一洗旧貌,并不是这几十年就够的。所以,谢宗晤在请教的过程中,很是受了些闲言碎语,他倒不是很介意,只是因为旧日声名所累,居然被人盯上。

沈修华:“哈哈哈哈……我不是要笑话你……”

谢宗晤“哼”一声道:“你这就是在笑话我。”

沈修华:“没想你居然还能有这际遇,难道没人同她们讲,剑修无情道有多无情吗?”

谢宗晤:“总有人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当作真理。”

“关起门来修行,不理会她们也就是了,你这般苦恼,我是否可以当作你是因含章妹子而生烦忧,担心她误会你风流多情?”沈修华看谢宗晤这无情道剑修,忽觉得可能从前对无情道剑修的认知有些错漏。

无情道法修可从不耽误谈情说爱,心潮起伏,无情道剑修却冰冷冰得一个胜过一个,莫非也是走岔了道?

这样的疑问,谢宗晤却没有,心中有什么没有什么,是无法伪装的:“沈兄,你想太多。”

“那你烦恼什么?”

“根基不稳,我原本再入剑道圣境前,便决意修太微剑道,却无意闯入无情剑道的斩情关,不得不斩情而出。这并非出乎本心的选择,它不稳倒是在情理之中,只是这会使我修行难以有进益。”谢宗晤烦恼的只有这个,修行不但没有进,反而有些往回退的趋势。

“要我说,你与含章妹子最好就是轰轰烈烈作一场,过后你也稳了,她那里也不会再有丝毫情潮浮动。趁着你这修无情剑道的还没彻底把胸中的火熄灭,早些作完这一场,免得日后就是想作,也已经全失了热火,作也作不起来。”真神界男女为自身修行而暂且与人双修委实太常见,只要不搞出“人命”来,完全可以不必太慎而重之地考虑情起如何,情灭如何,缘深应如何,缘浅又何如。

然而,曾专注纨绔一千年的谢宗晤心中,情虽已斩去,却依然十分“纯情”。轰轰烈烈作一场的男欢女爱,对谢宗晤而言,和去俗世的秦楼楚馆寻欢作乐无异,那怎么可能叫作情:“不妥。”

“难道无情道剑修都这般,一旦斩情后,虽热火还有余温,却仍然再无丝毫意动?”

“是。”记忆还在,但情已不在了,就像冷却的火,凝固的冰。

“你们修无情道的可真难搞。”

与沈修兄谈完,谢宗晤回洞真观,才刚降落就被陆长霖抱住大腿,用乌闪闪的双眼可水灵可水灵地看着:“我不要离开你。”

谢宗晤一把将陆长霖抱起,问:“谁曾说过要你离开?”

一旁照顾陆长霖起居的道童在旁答道:“宗主那边来人,只是问谢师祖外出时,要将陆道友养在何处,如果还没作打算,可以送到宗主那里去。”

原来是这个,谢宗晤对陆长霖说:“我不懂得照顾小孩,你却日常起居处处都需要人照顾,我若出门,自然不会带你。不过,人在宗门中,愿意待在哪里,可以自行作决定。”

“那我要留在洞真观。”陆长霖认定谢宗晤就是他爹,当然要留在洞真观,这是自家地盘,爱怎么怎么,自在得很,寄人篱下肯定不如在自家地盘上来得如意。

“我要闭关,也许三五年,也许十年八年,或者,你该考虑在宗门中寻个师承。”陆长霖虽然看起来是个小孩,但却不知穷理道君怎么教导的,小孩身体里却像装着个大人,如果不是身魂合一,还纯属原装,谢宗晤都要以为是夺舍或是觉醒往世记忆之类。

“我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修哪一道,基础修法,谁教都一样,不用找什么师承。”陆长霖其实就想将来能向谢宗晤学剑,但定道是件很慎重的事,哪怕陆长霖小也清楚,所以他没把这个说出口。

“也好,你还小,过几年也不迟。”

陆长霖笑得特别甜软,用力点几下头后,嫩嫩小肥胳膊圈着谢宗晤脖子说:“那什么时候我可以去见含章姐姐,含章姐姐都好几天没来了。”

“她已经闭关,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出来。”因为叶含章这样痛快洒脱,叫谢宗晤有时候不由得多想,甚至深觉,法修的无情道比剑修无情道要无情得多。

谢宗晤这时的感觉,在叶含章出关时却被完全颠覆……

法修无情道的慧剑,也是需要时间来慢慢锻造的,哪里真能一日可成。而谢宗晤,就会万分有幸地看到这慧剑未完全锻造成之前的锻造过程。

那就是传说中“有情令人恼,无情恼更深”的无情道呀。

#据说你们女主打算黑朕#

#然而,朕可不是这么好黑的#

#朕绝对不会狗带的#

#“年少”不识情滋味,总是黑人并自黑#

#专注单身一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