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大道重来

第33章 似有前缘在,仿佛旧曾识

两人如临大敌,把什么都想到,把什么准备也都作好,甚至到最后两人看对方的眼神有点发飘。这可真是,节操诚可贵,修行价更高,若为性命故,二者皆可抛。

叶含章选择在这样的时候问出一个问题:“宗晤师兄,即使情已斩去,记忆还是在的吧?”

谢宗晤点头:“在。”

“未斩情前,情因何起?”叶含章一直想问,最初她能明显感觉到谢宗晤对她的疏远与冷淡,但渐渐的这种冷淡就化作挣扎,最后他就忽地豁然开朗,这样的转变,有几年的漫长时光。

是的,时至今日,叶含章心里还存有疑问,谢宗晤是一刹那间开的窍,但之前必然捂着自己的胸口挣扎了许久,在挣扎的时候,其实情已起。追溯一下来说,叶含章认为,谢宗晤在与她第一次相见时,就已经为她钟情,那么……问题来了,这样的一见钟情从哪里来的。

为容貌?叶含章不以为谢宗晤有这么浅薄。

为她身后的叶霄?谢宗晤出身这样好,哪里还需要处心积虑谋划,且,他有没有这智计还不一定呢。

还是说真的有前世注定,今生结缘?不,这恰恰是叶含章最不信的。

人在这世,或可以通过种种秘法追溯往世,但往世是往世,只是知道,而不能感同身受。

谢宗晤觉得答案有三种,分属于“老”纨绔,永宣帝,和“洗心革面”的谢宗晤。“老”纨绔是真就喜欢这张脸,且真切地喜欢叶含章飒爽带英气的性格;而永宣帝么,这位是真因前世注定,今生结缘才又中了这份毒;谢宗晤,好罢,他既浅薄无知又中毒,还喜欢那飒爽性度。

叶霄的原因真没有,谢宗晤这样的纨绔修二代,生来俯视一切,拥有所有想要的,怎么可能上赶着去巴结别人,牛气冲霄的叶霄也不行。当然敬仰还是很有的,那样靠自己横扫一切的人,即使是从前的“老”纨绔也是无比服气的。

这可真不好作答。

谢宗晤却没因这感到为难,而是十分直爽地说出来,斩情过后,无情道剑修就是这样豁得出去:“既是赏心悦目,也是性味相投,再有……似有前缘在,仿佛旧曾识。”

叶含章:除自家祖宗外,居然全中!

但好歹总算是知道情之所起,也早知了情之所终,这样反倒更能放得下,放得开,接下来发生什么,叶含章也能淡然处之,处变不惊。

两人默默不再言语,一个时辰眨眼便去,两人以为药效有所延时,没动,继续各据一边盘腿坐于蒲团上。

又一个时辰过去,叶含章:“师兄,你有什么后悔的事吗?”

谢宗晤,这个还真有:“不该专注纨绔一千年。”

不专注纨绔一千年就不会被揍成狗,不被揍成狗就不会昏迷三年,不昏迷三年就不会在梦境中重历一遍上世种种,不重历上世种咱就不会被干扰……咦,又好像是个死循环。如果不被干扰,他只怕要继续专注纨绔十万年也未可知。

“你呢,你可有后悔的事?”

“后悔有句话没说。”没有告诉未斩情时的谢宗晤,她其实也一样,从一开始就喜欢,且人生中多少壮阔风景,遇到他后都不过浮云。只是,现在的谢宗晤已经不需要听,也不能听她这句话。所以叶含章只是低下头,然后又抬起,并冲谢宗晤露出笑容。

她知道的,斩情之前,谢宗晤看到她的笑时,双眼总是亮闪闪的,仿佛在他眼里她是明月也是群星,她是朝阳下的晨露,也是雨后霓虹。斩情之后,一切就不一样了,再看她笑,他仍然会目带欣赏,但却不会再闪闪发光,明亮得令她以为,她是这世上,属于他的,最明亮的光,最耀眼的星辰,最瑰丽的风景。

永宣帝这样擅长一眼看破人心,怎么会不知道叶含章满怀遗憾与轻愁,不管男女,多半都如此,一旦识情滋味,最容易有的就是遗憾与种种愁思。但谢宗晤什么也没说,只是站起来,对叶含章示意,他们可以出阵。

陆长霖缩成一个瘦小的团子,枕着雪白的月光,已沉沉入睡。

谢宗晤轻手轻脚把陆长霖抱起来,他虽没当过爹没经验,但他当过儿子,谢潮元怎么抱他,他就怎么有样学样。陆长霖竟然没被他弄醒,被他抱进怀里后,扭了扭脖子,动了动手,很快就安然无比地吐个泡泡继续睡。

两人走出大殿时,虽心里怀有对地露花天霖木的疑惑,却都谁也没在这时候出声。殿阁外,沈修华已经把各种各样的风流逸事话本都回味一遍,并且还把其中的主角替代作了谢宗晤和叶含章,俩修无情道的,这话本得历多少悲欢离合才能成呐!

“唔……”结果出来的两个,半点暧昧没有,也没有那种情潮褪去的缱绻之色。不过,沈修华眼色还在,看得出这俩气氛不对,不过还是有个问题,“这孩子哪儿来的,还是说你们俩在殿阁中已经几年过去,连孩子都弄出来了。”

这也是个颇合道理的解释。

谢宗晤:“沈兄想得可真多,这是穷理道君之子,不知为何被穷理道君关起,这一关就是几万年,至今还是个五岁的孩子。”

穷理道君这可是人人耳熟能详的对象,当年五山道君有孕,仗着修的是《冰玉经》竟生生压制着胎儿,使其数万年后才诞下。这孩子也倒霉,先被亲妈关在肚子里几万年,又被亲妈关在小黑屋里几万年,然后放出来没几年,又再次被亲爹关了小黑屋。

渡劫期的道君们,就是这样不讲道理的!

那小黑屋,就是渡劫期道君才能施的术法,名作——止光,将时光静止被施以术法的人被施术的那一瞬间,需要付出极大代价,轻易没人会用。

“那你俩……”沈修华还是没忍住。

谢宗晤看远山,叶含章看近树,反正俩人都不打算回话。

#朕没吃到肉,桑心#

#没黑到师妹,伐开心#

#总感觉朕在自黑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嘤嘤嘤,打滚求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