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大道重来

第22章 知你羞开口,我心领会得

一直以来,谢宗晤都认为,哭是极其丑陋的一种行为,“老”纨绔之所以喜欢英姿勃发的女修,皆因为这样的女修一般不掉眼泪,而永宣帝么,在他那里,女性的哭都带着某种目的。因而,觉醒记忆之后,谢宗晤愈发不喜欢见人哭,女修不成,男修自然更不成。

每见人哭,谢宗晤都只觉头皮发麻,温云舒要哭他头皮就更麻了。到叶含章哭,谢宗晤脑子里就一个念头——我家师妹哭起来都这么美,只这一个念头就叫谢宗晤明白,他病得不轻。

病到这样的程度,吃药估计是没用的,谢宗晤就跟吃了什么,一下子通了气一样,上下通畅,无比清新。沈修华去看南山真君是否炼好丹药的空当里,谢宗晤斜眼看着五官都哭得通红的叶含章,既有无奈,又有释然地道:“叶师妹,我们来说件事。”

“啊……什么,宗晤师兄,你说,我听着呢。”叶含章一脸不明白,很是想不透这时候谢宗晤这么正儿八经地要说什么,还肃着一张脸,仿如赴死一般。

没有去死的心,怎么敢就这么停药呐!

谢宗晤默默叹口气,缓缓坐起身来,与叶含章正脸对正脸后,掷字有声地开口说:“原先我一直在回避,然而,这世上有些事,根本无法回避。一切都可以伪装,只有浅薄无知与满心欢喜无法伪装,含章……”

话还没说完,叶含章已经一脸惊恐,大惊之下,她圆睁着一又无措张皇的大眼,却依然闪闪生辉:“等等,我知道,这次的事是我不对,不会有下次了,我以后一定不再胡说八道,我们不绝交!”

虽然修无情道,叶含章还依然留着心思,因法修的无情道,只是怀慧剑,能斩情思而已,对谢宗晤的这番心思,还没到需要斩的时候,通过这段时间,叶含章预备最后抢救一下。又不是像剑修,一旦修无情道,就真的把情都斩去了,一个个冷冰冰得像雪山顶上下来的。

谢宗晤:别以为你这样一脸正经的胡说八道我就不揍你,哪只眼睛看我要跟你绝交。把表明心意当作绝交,你眼睛瞎,还是我表错情?

到这份上,就是真表错情,谢宗晤也不打算中断,话都说到这份上,当然要一鼓作气,不然以后想说明白心意,以谢宗晤对自己的了解,恐怕是千难万难:“你就没觉得,会是后者?”

“什……什么?”叶含章明显没反应过来,什么叫“会是后者”,她一时之间,压根没想到那个“浅薄无知”相对应的后者是“满心欢喜”。

“叶含章,看你平时挺聪明的啊!”怎么这时候这么蠢,啊,不,平时也挺蠢。不过这样的时候,应该好好哄着,毕竟,他都要表明心意了,要直接说“你这么蠢,我还是喜欢你”,多像是在逗人玩笑。

这时,叶含章终于反应过来,她却仍然是一双大眼闪闪生辉,布满无措张皇:“师……师兄,你是说……”

“你竟一脸不可能,肯定在是你听错了的神情,有何不可能,难道我还能骗你。要能骗过就好了,我倒是想骗过自己的心,奈何骗不过。无论我如何伪装,每见你时心中的欢喜都无法遮掩。”谢宗晤这也算是破罐子破摔,如果永宣帝真是一个独立的人格思想,绝对会在一旁指着他鼻子破口大骂“你这个蠢货,你居然仍还喜欢她,你当上门女婿当上瘾了吗”。

叶含章微张着嘴,先是满脸纯粹的惊讶,渐渐的惊讶中掺上一丝欢喜,再然后,欢喜之色渐浓,惊讶渐少,到最后成只见欢喜,没有惊讶。那双布满光亮的眼睛有如星辰,倒映在谢宗晤眼中……以及,心中。

“我……我也……”

谢宗晤:“知你羞开口,我心领会得。”

要不是知道你也满心欢喜,我怎么会送脸上门给打,真当上门女婿是什么好角色不成,说好不当上门女婿的,现在脸都被打肿了。

“可是,为什么呢?”叶含章眼里,谢宗晤之前的表现分明不是这样的,叶含章是法修,自然知道无情道极情道都有所谓“斩情缘”。无情需先有情而斩情,至情需付以深情获以深情且情能长久,前者是“斩去”,后者是“斩获”。

叶含章眼底那点担忧和不安定,谢宗晤当然没有错过,他再次叹口气,深觉得他大概欠了叶含章百八十辈子,否则怎么会还她几十世重生后,还能再因她生无限欢喜。都不用从永宣帝的角度,就是谢宗晤自己,硬要总结,都只能总结出两个字来,嗯,不是“真爱”这两个字,而是另外两个字的——犯贱!

但话不能这么说,“老”纨绔深知怎么哄女孩子,比调|情的手段,永宣帝那德性,再修百八十年也不如“老”纨绔一根毫毛。“老”纨绔的调|情手段,简直是天赋血脉传承来的:“遇见你的那刻就知道,生生世世都只能是你,只因见过太壮阔风景,便以为你也是壮阔风景之一。”

叶含章低头含笑,又很快抬头满脸欣喜地看谢宗晤,几欲开口,却话到嘴边上又说不出来。于是谢宗晤继续发挥,等叶含章开口……上世他就知道,非得等到她被宠得没脸没皮之后才能天天扒着他开口欢喜,闭口恋慕:“此时方知,从前遇到的风景,不过只是点缀而已,你才是这世上,我唯一的壮阔风景。”

能不壮阔吗?从上世到这世,他的奉献精神都已经把他自己感动死。奉献了上世,这世还孜孜不倦地主动请求继续奉献下去,简直是壮阔到令人心碎的程度!

“师兄,我现在还不能这样笃定,但师兄是我遇上的,最壮阔的风景,以前所有的都不能相比。”叶含章逐字逐字慢慢说着,慎重而又认真。

明明叶含章算是什么也没说,但谢宗晤却觉得整个人生都亮堂起来,不过……

“什么叫以前所有的都不能比?你以前还遇到过什么风景?”

捧着丹药在门外沈修华悄给叶含章点一排蜡,然后继续听墙脚:小儿女谈情说爱什么的,真让人羡慕妒忌恨又忍不住回想当初,自家纯情如斯的美好辰光。

但愿这世间小儿女,都能成为彼此一生中唯一的壮阔风景,在最好的辰光里,遇见最好,被最好遇见,被欣赏,被喜爱,被许以一生唯一。

然而,事情哪会这么好呢,世间的事要都这样顺遂,那就不会有那么多悲欢离合事了。

#朕表白了#

#不不不,没别人,还是那个#

#不用说,朕都知道,这就是真爱#

#好吧,也挺犯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