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大道重来

第20章 情缘深如许,欲解千万难

由于双修大典不了了之,自然是所有的聚众行宴都提前结束,谢宗晤一行倒没提前离开清乙宗,因为温云舒遇见了当年同她卜过卦,而且每一件事都应证了的不周道君。

不周道君也很意外:“凭我当年的修为,竟能事事卜对,也是稀奇。”

谢宗晤瞬间看到温云舒脸上表情复杂难解,几有揍人一顿的倾向,但温云舒忍住了,客客气气地说:“道兄说笑了,今日得见道兄,真是意外之喜。正好,我这不争气的儿子也在,还请道兄为他卜算一二。”

“且待我推算得来。”不周道君也不问什么生辰八字,有人在眼前,比什么生辰八字都要灵。

不周道君和济元山叶霄不同,叶霄是得紫微圣人一线传承,而不周道君是正儿八经紫微圣人一派的传承人。

推来算去,不周道君在温云舒满脸期待中开口说:“道友,可否让我与令郎单独作谈?”

温云舒:“道兄还有这讲究,好罢,即不方便我在场,那你们谈。”

待温云舒出门,不周道君便随手一张,隔绝声音的疆界随之而起,过后,不周道君才看向谢宗晤:“我们这一脉,卜问今生时需得先卜前世,道友前世颇为有趣。”

所以谢宗晤从来不爱这些凭着一双眼,什么都能看到的易法修士:“请讲。”

“道友今生却更为有趣一些,如此前世倒不重要,毕竟道友对自己前世也已尽知。”不周道君说着,便话锋一转,开始讲今生,“道友前世的因果人,今生也有牵连,待到有朝一日,从卦辞上来看,青龙为象,遇火则生,遇水腾云……”

“等等。”谢宗晤把不周道君给打断,这卦辞,他听着很不得劲,“何谓青龙?”

“青龙乃是善象,有守护与奉献之意。”

“这意味着有朝一日,我仍然会因她而付出一切?”

“单从卦象上来看,倒也未必全只为她,且还有别的缘故在。”

谢宗晤:“还有别的吗?”

“道友心中之人,亦心仪于道友,你二人却不知为何,情路多波折。道友不妨听我一句劝,人生难得是情痴,既彼此心仪,何不摒弃前尘往事结一世之欢。”不周道君说完叹口气,彼此有心的有情人不能成眷属确实叫人遗憾。

“道君的意思是,日后我还会同她纠缠不清?”谢宗晤感觉自己眼睛都快要瞪出眼眶,他都快要瞎了好么。

“确实如此。”

“倘若我不愿意,是否有法可化解?”

“道友不愿意?”不周道君“嗯”一声道,“情缘深如许,欲解千万难,倘若非要化解不可,需付出极大代价,只怕比你原本要付出的一切还更多。”

谢宗晤:朕可以直接选择死亡吗?

显然不可以,谢宗晤拜别不周道君后,整个人都不好了,温云舒虽然没问他不周道君说了什么,可那双眼睛盯着他时,分明就在无声地诉说着她想要知道的深切期盼。谢宗晤快要一口老血不上不下把自己憋死,却还是得憋着,好言好语道:“娘,让我先缓缓再说行吗?”

“行,你慢慢缓,等缓过来再跟我说。”温云舒说完,丢下儿子去找弟子。儿子一脸不可说不想说不能说,把弟子找来继续玩给不周道君好好卜问卜问。

不想等温云舒把叶含章带来,不周道君已经离开清乙宗,温云舒只得带上儿子弟子一块回太一宗去。沈修华因在宗门炼丹,并没有与南山真君一道前来,谢宗晤和叶含章得回宗门中去等沈修华。

温云舒甚至没把两人送回太一宗,半道上就被谢潮元一枚传音符叫走,谢宗晤和叶含章得自己回宗门去。好在也都不是什么小孩子,需要爹妈师尊一路护着才知道路怎么走。

只是温云舒一走,还没过一刻钟,谢宗晤和叶含章就遇上邪修,这群邪修走的是当年合欢宗的路子,取双修之道。这群人竟一眼就看中叶含章,嗯,居然还有看上谢宗晤的,这能忍,谢宗晤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向。

叶含章在后面快要给她师兄跪下,已经在太一宗范围内了好么,这群邪修也就敢嘴上说说而已。可剑一旦拔出来,那就肯定不能善了,叶含章之所以要跪,那不还是因为她战斗力低下,别说帮忙,不拖后腿已经很难得了。

叶含章有心跑进护山大阵范围,却没想到还没跑出多远就被抓住,谢宗晤原本打得正开怀,一看叶含章被抓也麻爪:“放人,我已捏碎命牌,不消多时便会有护山弟子前来,几位想必知道,太一宗护山弟子,至少是化神期修为。”

邪修自然有些惧意,但抓人就跑得远远的,又何必怕这么多,他们这群邪修本来就没有什么固定的洞府,今日在东明日在西,后日各南北。因叶含章在他们手里,谢宗晤必然只能束手就擒,邪修们会放人才怪。

“不如郎君自缚了同我们走?”

谢宗晤冷笑一声,二话不说御剑就飞远了,他的速度,这群邪修是别想追上的。他这一跑,不仅邪修们傻眼,叶含章也傻眼了好么,说好相亲相爱做师兄妹的!

“啧,仙子,你这同门好不地道,日后还是同我们一道吧,我们再无情无义,也比你这同门要好,至少这样的时候不会丢下同伴不管不顾。”

叶含章:“我劝你们一句,最好放了我。”

“这样的话,我们抓一百人,有九十九人这么讲过,结果如何?待仙子尝过个中滋味,怕是叫你走,也不肯走了。”

叶含章“呸”一句说:“家祖济元山叶霄。”

邪修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叶霄战力真神界第一的名头绝对不是凭空从天上掉下来的,修为境界比叶霄高的也不是没有,但论战力,真神界公认的第一就是叶霄。

但,叶霄的美貌,真神界肖想的人无数,邪修中也有一人曾深深肖想过的。一看叶含章,就不由想起叶霄,虽然有差别,但不算多远,现在一听还有血脉相连的关系,更是激动得不得了。

“凡世有句话说得好,拼却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干不干?”

事情已到这地步,干与不干什么区别,饿死胆小,撑死胆大而已:“干!”

叶含章:师兄快来救我,我不是故意的。

#师妹,自黑得爽不爽?#

#我家师妹还真是个天然黑呢,不但黑别人,她还黑自己#

#这样的话,我们还是能愉快做师兄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