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大道重来

第19章 颊边明月生,唇似榴花吐

—————————今天真的以为自己已经上传了,睡前打开起点APP才知道没有,么么哒~—————

清乙宗与太一宗不同,清乙宗以姓传宗,十代宗主里,起码有七位宗主姓关,剩下那三位不姓关的,要么是关家的女婿,要么是关家的养子。

谢宗晤与温云舒、叶含章一道前往参加关靖的双修大典,将到清乙宗时,温云舒见到几位旧识,遂把儿子弟子都带上,去与旧识们谈天说地。这时就不得不说到东山剑圣最后的血脉张盈虚,说到张盈虚,众口一词只道生得极美。

“关靖也不差,两人倒是配得。”

“清乙宗这些年虽不如前,却也不至埋没东山剑圣血脉,说起来倒有些奇怪,清乙宗近年一直在向外扩张,却仍见山河日下之态。”

“清乙宗的修法是这样的,需借助天材地宝灵器灵物修行,山河日下也是这个原因,天材地宝灵器灵物终究有限。”

“叫你们这样一说,我们日后还得防着清乙宗强抢?”

“锦华道君大可不必担心,清乙宗哪敢招惹太一宗。”

谢宗晤这时候插句话进来:“这倒未必,零零散散的不好找,消息还不一定真,太一宗不但必然有,而且还目标鲜明,不必费工夫找,只需多动点脑子谋划。”

在坐的几位,多是大宗派出身,一听这个想想,都有点胆寒。倒是温云舒瞪一眼儿子,笑道:“他惯爱胡说,不必理会他,这么些年,不也没见清乙宗做什么。别说大宗派,便是附近的小门派,也是相安无事。”

众人又点头,谢宗晤倒老老实实没再说什么,叶含章睁着一又大眼四处乱放光,一时听这个讲那家如修为何如何,一时扣那个讲这人修法怎样怎样。

片刻后,一行人降落在清乙宗主峰殿阁前,很快便有童子前来迎接,关靖也很快出现。关靖是与东山剑圣后人张盈虚一起出来的,任是谁都很容易从人群中一眼看到张盈虚,确实极美,眉如远远一弯山黛,山黛之下是碧水凝波,颊边明月生,唇似榴花吐……唔,果不如师妹美。

少了那一笑起来,能照亮整个世界的光。

谢宗晤才与人打过招呼,便被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关彦拖走,关彦见叶含章和谢宗晤在一起,就顺手替他把他“亲亲小师妹”也一起托走。三人走出一段路后,关彦才对着叶含章花了一句痴:“宗晤,你家师妹不比东山剑圣的血脉逊色啊,不过……我看她有点眼熟。”

“叶师妹,这是关彦,关靖的堂弟,这是我师妹叶含章,至于你说眼熟,我就不打你了。”虽然关彦擅长用这句话搭讪,但谢宗晤知道,今天绝对不是。

济元山叶霄,关彦虽然是关家“没出息”的弟子,但叶霄还是见过的,那样的人,只要见过一次,就不会忘记他的倾世风采。

关彦却没细究这个,只跟谢宗晤哥俩好地揽着肩往他的院子走:“宗晤,来来来,我们来好好说说我计划怎么破坏他们的双修大典。”

“此事细说来,与你何干?”

“是不相干,可是能让他不痛快,还能搭救出一位美人,有什么不好。”关彦和谢宗晤一样,都是踏踏实实的真纨绔,没有什么七弯八拐的辛酸往事。所以,干什么坏事,理由也多半都十分简单,看谁不顺眼,看谁顺眼而已,“对了,你刚才看过张盈虚了,怎么样,美绝尘世吧。”

谢宗晤看一眼叶含章,意思极为明显,同为纨绔跟他结下过深厚友谊关彦瞬间就懂了。坏笑着凑到谢宗晤耳边,低声说了句话,谢宗晤“哼”一声道:“少胡说八道。”

“嘁,不承认就算了,叶师妹快进来,我这没什么好招待的,茶水点心管够。”关彦说着坐下,当着叶含章的面,跟“老”纨绔无比欢快地商量怎么坏人双修大典。

最后,叶含章在两人商量得差不多时,放下茶碗,咽下点心,饱饱地伸个腰,认真地看关彦和谢宗晤:“宗晤师兄,关师兄,我们为什么不能直接和张盈虚说?听关师兄的形容,张盈虚并不是个为情就盲目的,只要道破看破,还用我们干什么呢?”

关彦:“你居然也同意搞破坏?”

叶含章摇头说:“我不同意搞破坏,我只同张盈虚说破,至于她要怎么选择,那是她自己的事。她要是愿意赔上一切,只要一时欢愉,即使双修大典被破坏,也破坏不了她心甘情愿呀。”

关彦看谢宗晤,似乎在跟谢宗晤说“你师妹就是个天然黑嘛”,谢宗晤:“那就先照叶师妹的做,如果还是无用,那就照我们计划的做。”

鉴于女性之间更好谈这样的话题,叶含章脱颖而出,关彦由于一心要搞破坏,收集了不少黑料。其实都不用叶含章多说,把这些黑料往张盈虚那里一送,张盈虚看过后,就什么也心里有数了。

叶含章回去后,与谢宗晤和关彦说:“她还要去查证,如果查证属实,大概应该不会再继续双修大典了吧。”

关彦:“这样太简单,一点快感都没有,还不如照我最开始提议的方法来呢,反正结果都一样。”

谢宗晤倒觉得,事情不会就这样结束。

由于真神界的双修大典遁古礼,在黄昏时进行,张盈虚又带了不少人过来,且个个修为不低,有心想查证点什么,真不用费多少时间。张盈虚查证过后,直接单方面取消双修大典,很干脆利落,丝毫不托泥带水地回东山去。

咳,事情要是只这样结束就好了,坏就坏在张盈虚还把关靖给绑走了,言道:“既然我嫁过来你不安好心,那么你入赘吧,东山上有十万道剑气系于我一念之间,你有什么坏心,谅也不敢使出来!”

关靖可是堂堂清乙宗关家少主,下一任宗主板上订钉的人选,居然就这样被带走,还入赘,怎么可能。清乙宗当即就要带人过去把关靖带回来,但东山上有东山剑圣留下的剑阵,一旦开启,除非和东山剑圣水准相当,否则别说进去,走太近都会被剑圣留下的剑气攻击。

东山剑圣就是个会喘气的大杀器好么,留下十万道剑气结阵环绕大东山,每一道都几乎能毁天灭地。

“哈哈哈……入赘,张盈虚干得太漂亮了!关靖居然当了上门女婿,这下我看他怎么死,噢,不,不至于,应该说看他怎么死去活来!”关彦快笑死了。

同样当过“上门女婿”的永宣帝简直想弄死关彦,因为他确实曾经死去活来过!

#上门女婿不好当,这个朕有经验#

#上辈子当了上门女婿没关系,只要这辈子不当就行了#

#神马?还来?别胡索,小心我把你们亲爱的女主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