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大道重来

第15章 历经前世因,解作今生果

——————————————忘记上传,所以迟了,么么哒~———————————————

哪个修士都有几分保命的手段,更别说谢宗晤这样的修二代,身上永远不差保命的法宝,灵力不能动用,却多的是以灵石为基础的防御法器。谢宗晤一边祭出防御法器,一边细想这一路走来发生的种种——为什么一进集镇,就总有人上前来问叶含章话。

再想得细一些,谢宗晤不由得怀疑,他身处的这个幻境,可能并不是幻境:“前世境!”

历经前世因,解作今生果。

如果是前世境,那么就有得可解了,从第一个穿翠绿衣裳的小姑娘到最后一个裹着绣花头巾的中年妇人都是叶含章的前世。至于也可能是他自己前世这种事,谢宗晤是绝对不可能去想的,再说也没问他:“如果是前世境,就不应该有危险,这修士多半就是叶含章上世的师尊,嗯……准确论起来,应该是上上世。”

不守,所谓的没危险是指叶含章没危险,谢宗晤心知,到他这还得靠自救。

“即使不是景云道尊,想来也差不到哪里去,应当是同一时代的修士,否则没有这样的能力。”那样程度的小炼境,多半都是后天至尊之流,不然谁家爱徒弟都不会这样爱的。

后天至尊这样的存在,谢宗晤肯定没办法对付,有多丰厚的身家在后天至尊的强横修为面前,都像天边飘浮着的薄云,轻风一吹就散。不能力敌,那便智取,“老”纨绔没有这样的智计,永宣帝却有。至于叶含章,谢宗晤一点期待没有,倒不是说不信叶含章人品操守,而是叶含章没这能力之余,这里还是她的前世境,必有一翻历练在等着她。

这时叶含章却已经通过小姑娘,找到大娘,那大娘也是曾问过她话的,奇怪的是,当她们问守她一轮话后,就像是跟活了一样,不再是生硬的像只会照着话答的机关人偶。叶含章问大娘,大娘告诉她:“那恶人原本也曾对我们极好,只是后来不知为什么,那恶人就时不时在镇子上杀人。我们镇上的大姑娘小媳妇,有好些被他杀掉了哩,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多半都比我们聪明灵慧,还经常教我们该拖怎么做活,后来,都被那恶人杀了。我们虽有心去打杀那恶人,却对付不了他,好在那恶人这些年已经不杀人,要不然我们镇上早就要没人了。”

大娘说完,又想了想,加两句:“倒也不能说全没了人,那恶人只杀女子,越好的女子他越要杀。就像我们隔壁的玉娘,那就是个极好的姑娘,偏偏不知道哪里惹了那恶人,被一剑就抹了脖子,那血流得有好几丈高,吓死人。”

叶含章不知道这里的人怎么分男女,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对这里的人来说才叫聪明灵慧,她只问道:“那人可有什么忌讳?”

大娘思量半天,迟疑着答道:“从前听玉娘讲起过,说那恶人天不怕地不怕,我们平时做什么也招惹不到他,只有一样不能碰,就是那恶人屋里的白玉匣子。玉娘还跟我们讲过,如果有一日,有外人来,叫我们……诶,是啦,玉娘曾叫我们告诉外来人,那白玉匣可以对付那恶人哩。不过我们碰不到,得叫外来人去……”

大娘可能觉得这话有点歧义,像是叫外来人去送死一样,于是便看着但叶含章,想开口解释,又大概觉得这没法解释。倒是叶含章没拿这当回事,因为现在那恶人正被谢宗晤拖着,她去取白玉匣根本不会有什么危险:“大娘,你给我指个路,我去那恶人屋里取白玉匣。”

大娘指明路,叶含章很快就找对地方,她还担心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又或者设有禁制,藏了起来,没想到白玉匣居然就那么堂堂亮亮放在屋子里的案子上,跟丢个垃圾似地丢在那里。她一伸手,就将白玉匣捧在了手里,打开匣子了看,竟是一枚小玉牌,牌子上刻着符文,叶含章在凡世长大的,对修仙者的事了解不多,因此看不出什么来。

不管怎么样,叶含章还是抱着白玉匣就向方才谢宗晤叫她离开的地方跑,一路跑得满头大汗,好容易找到地方,而且看起来谢宗晤也没受伤。但不等叶含章说什么,那修士就一下子闪身到她身前,冷冷瞪着她道:“你去拿了?”

“对,我拿了,你放我们走,不然……”

那修士冷笑:“不然如何呢,你什么都不知道,拿什么威胁我。”

叶含章被噎着,看向谢宗晤,谢宗晤抽空问她一句:“里边有什么?”

“一枚玉符,符文奇奇怪怪的。”叶含章巴望着谢宗晤能有方法拿小玉牌对付那修士。

谢宗晤看着叶含章手里的令牌,半晌半晌才“噢”一声:“不用多想了,你拿着按在他眉心,就能降服了他。”

那么,首先,叶含章得够得着那修士眉心再说,那修士有修为,可以动用灵力,而他们不可以。即使是他们可以好了,叶含章那三脚猫工夫,怎么可能有将玉牌按在对方眉心的可能。谢宗晤悄想,叶含章上上世那师尊够不靠谱的,像人景云道尊,留东西就好好留,一没留下危险,二没出现留下的东西叛变的。

叶含章也同样待,她要怎么把玉牌按到那修士眉心,她看看手里的玉牌,再看看那修士:“咦,你不跑吗?”

谢宗晤:……

弄点药吃吃吧,师妹。

却见那修士满脸苦笑:“你连这都已经找到,我还怎么跑,那人料事如神,我如何跑得了?”

“那你不跑我就过来了。”

谢宗晤再次:……

不过,叶含章上上世的师尊十成很了解她,居然就这样让叶含章把玉牌按在了那修士眉心,那修士还自己乖乖蹲下一点来,叫叶含章的小矮个能够到他。

叶含章和谢宗晤都当是什么法器宝物修出人形,却没想玉牌按在那人眉心,却什么变化也没有,叶含章左右看看:“你不变身吗?”

这话虽然谢宗晤也想问,但听叶含章问出来还是让他觉得她蠢!

“我本就是人族修士,你以为会变作什么?”

叶含章以为会变成灵宠,谢宗晤以为会变成一柄灵剑或其他法器,没变化两人都很奇怪。谢宗晤这时罩在身上的防御法器终于解开,这法器挡了攻击,却居然也限制他。

“既是人族,报上名号来。”

“贯素。”

“法宗贯素?”先天至尊之下的半步至尊被称为宗,修剑的景云是剑尊,而修法的半步至尊贯素则被称为法宗。

谢宗晤这时只庆幸没对叶含章下死手,否则,岂不要被弄死,叶含章那师尊竟是连半步至尊都能驱为仆役的。

然而,他们还是想太多,太天真,忘了这人一见面时就自称是剑道景云道尊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