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大道重来

第11章 前尘随梦去,旧恨任它消

夜月透照窗纱,轻笼一地氤氲,窗外石榴怒吐的腥红,也叫月光映照在纱窗上,满地枝影横斜,华辉摇曳。

谢宗晤静坐窗前,将三年昏迷中所经历的种种再一次想起来,叶含章前世名徐可贞,永宣帝待徐可贞,确有深情。只是那到底是永宣帝,谢宗晤既是又不是,很难将那份情延续下来,且……若他是永宣帝,依永宣那近万年积累下来的帝王气性,别说再续旧情,不弄死已经得说是真的爱过。

徐可贞出身士族门阀,丽质清姿,论起来比叶含章如今的样貌亦丝毫不差。脾性上,徐可贞还要更柔和冲融一些,而叶含章则是把那份士族门庭教养出来的柔和端雅与敏慧内敛尽去了,只一味英气勃发,飒爽矫然。不管永宣帝还是“老”纨绔审美观都差不离,对徐可贞和叶含章这样的,完全没抵抗力。

至于谢宗晤,他只想去死一死,避不开也远不了,还时不时要被叶含章煞到,这都不成心中魔障,什么才配成为心中魔障。

“按寻常来讲,破心中魔障有两条路,一是杀,二是得。”谢宗晤低语罢,又忍不住仰天对月长叹,要杀永宣帝倒是下得去手,“老”纨绔可不行,要得永宣帝有的是手段,依“老”纨绔的习性也十分乐意。

但是谢宗晤却并不乐意,虽然永宣帝是上世的他,“老”纨绔是从前的他,谢宗却时常拒绝依从着他们来作选择。虽多少有点一个人分成三个的架势,实则不然,不会有其他声音干涉他作出选择,而且那个的思想最终也要服从于他,是以,谢宗晤倒也不觉得有不便。

“世上能有几人甘心情愿为他人奉献生生世世,也未有生死不渝之深情,更未有刻骨铭心之盟誓,纵使是有……前尘往事都不过梦幻泡影,与今生今世今时今日有何相干。”是的,不甘心,不管叶含章有什么样的来头,搭给她的上一世没法再要回来,这一世却万不可再搭给她,自然要肆意自在地活自己的才叫新生。

能自如自在,谁会甘心受缚?

剑道修士,并非是谁想修就能修的,首先要心中有剑。心中要怎么才能有剑,倒也不难,如谢宗晤自己,如果他一直只是“老”纨绔,活千千万万年,心中也不会有剑。永宣帝心中本来就有一柄天子剑,而“老”纨绔则是在经历过永宣帝的一生后,心中才开始有了那柄剑。

谢宗晤心中的剑,自然不是天子剑,而是一柄愿得逍遥大自在的剑,“老”纨绔真的就这点出息而已。但这世间,真正的逍遥大自在并不容易,不开窍的时候有爹娘护着,加上无知无觉,倒也算十分自在逍遥。如今睁开眼把什么都看清了,还想要逍遥自在,就只能自己强横。

“欲动风雷动,欲平沧海平。”这才是谢宗晤现在想要的自在,是“我想做的事事皆能做到,而不是因我无能而只能望洋兴叹”。这些与叶含章本来没有干系,但谁让他们上世有过那样的纠葛,而今她又隐隐有成为自己心中魔障的趋势,不得不提防,不得不思量。

“是否应修无情剑道?”

“不,早已定下欲修太微剑道,因此改了主意,只怕道基不稳,半道中阻。”

到最后,还是只得到“敬而远之”的结论,杀不了,至于得……“老”纨绔定力堪忧,“得”了之后未必还能舍,谢宗晤断然不会用这个来试探自己的自制力,他赌不起这万一。

于是,次日起来,连沈修华都察觉到,谢宗晤对叶含章是愈发有距离,愈发客气规矩。沈修华猜了几次“莫非这才是真爱的作派”,但谢宗晤眉眼间一片清澈,简直是大彻大悟之后的尘埃落定,丝毫不见波澜与尘埃:“宗晤,你这是……”

“想明白了些事情。”

沈修华:“噢,宗晤想要怎么做?”

“前尘往事如黄梁一梦,哪怕梦中千年万年,世上也不地眨眼之间,我不还得在这世上活着么,自然是前尘随梦去,旧恨任它消。”不消也没别的办法,或等他有一天,可以把护着叶含章的那位大能打趴下时,自然可以再想想不消该怎么办。

凡世中人有句话讲得极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且等着呗。

谢宗晤的变化,沈修华看到了,叶含章也看到了,叶含章的看到与沈修华的看到不一样,叶含章看到之后,再次自觉自动保持距离。或许是她觉得被嫌恶讨厌了,连带看他时,目光都有些回避。谢宗晤也没有解释,这样就好,他们就该你避着我,我避着你,因为谢宗晤很担心有朝一日,他会顺从着永宣帝的决断,无声无息把叶含章弄死。

这世上哪来那么多无声无息,早晚会被温云舒察觉,为免已经死了个弟子的亲娘伤心,谢宗晤十分克制。

午饭时分,听店中用饭的客人讲,潜龙渊上的雷持续到黎明前才散,一群修士在那里打得天昏地暗。谢宗晤与沈修华叶含章商量,在这里多住几天,既是为避免关联到潜龙渊的事上,也是谢宗晤需要时间将修习到的剑道真解九卷中的第一卷巩固一二。

“师妹修行上,若有存疑,可每日午后来寻我,我与沈兄一道与你解答。”该关照的还是得关照,为避免麻烦,谢宗晤把沈修华也拖进来,这样可以避免去很多尴尬。

尴尬倒是避免了,麻烦却没避免。

这天夜里,风急雨骤,小院里的石榴花被狂风骤雨吹满地枝叶花朵,谢宗晤待要关窗睡觉,忽然听到耳畔响起一道破风声,接着便有寒意冲他面目罩下。谢宗晤本来就手快,修剑之后更加快,连退出去几米后,召出乾坤戒中长或,横在面门前一挡,“叮”的一声响后,溅起漫天冰晶,那冰晶竟又很快化作一根根发幽光的冰针。

“老”纨绔见识不浅,这名为“冷瑟”的法器专门用来出其不意,暗箭伤人。

谢宗晤长剑一振,将冰针振开,看向来人,竟是个女修,生得十分冶艳,看人时眼里带着几分轻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偷袭?”

“听说小仙师去过潜龙渊,颇有些收获,奴深夜前来,想求小仙师借奴开开眼,只是担心小仙师不肯,才想先吓唬吓唬小仙师。竟不想小仙师是个剑修哩,如今真神界,剑修稀罕得很,没想奴竟能遇上一个。”女修越说,眼中轻浮色越重。

要是从前“老”纨绔,肯定中招,可谢宗晤已经进阶,怎么会中这样下三滥的招数:“潜龙渊?我倒是想去,不过还没来得及,道友恐怕是找错门了。”

“怎会,奴生来一双好鼻子,只要有气味留下,不管多远奴都能闻香而来。小仙师就别遮掩了,奴既不曾与旁人说,也不预备与旁人说,小仙师且可怜可怜我一路追来,就许我瞧一瞧罢,叫我这没见过世面的散修开开眼也好。”

谢宗晤冷笑一声,祭出飞剑将女修困住:“道友要是不对我使摄魂之术,这番话倒是会可信得多,只是道友一来就是摄魂术,足见没打算留活口,既然如此,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女修脸色瞬间难看起来,施术被道破,加之被困住,女修怎么不知道她踢到的是一块厚厚铁板:“仙师且住,我愿用一个消息交换。”

“你能有什么可交换的消息?”

“我是七窍狐族,不仅鼻子灵,耳朵也灵,不管什么禁制,在我七窍狐族的耳朵面前,也形同虚设。”七窍狐族有天狐血脉,虽然天狐也不过只是亚神兽,但天狐族耳能通神,目能彻宇,这些天赋使七窍狐族一度灭绝。

谢宗晤没想到,这世上竟还有七窍狐:“你能有什么与我有用的消息?”

七窍狐道:“只要仙师肯开口,必然会有我知道仙师又需要的消息。”

“三台之地?”

“清乙宗早已派弟子去各山岱察过,并没有查找到三台之地,我曾听过清乙宗下山的弟子谈到过三台之地,他们说得十分隐秘,如果不是我身具天狐血脉,肯定会错过。”

谢宗晤这时倒觉得这七窍狐说不定真能派上用场,起了收为己用的心,他张嘴一说,那七窍狐就张嘴答应,不过却提了许多要求。谢宗晤上前就要取七窍狐的心头血,那七窍狐一直到谢宗晤碰上她时都无比乖顺,但谢宗晤伸指取血时,那七窍狐却猛地挣脱束缚,扑向谢宗晤,张嘴就咬向他脖颈。

谢宗晤反应不慢,伸手召剑就要挥出,这时门响了,门从外边被叶含章和沈修华一左一右打开。叶含章看到谢宗晤时,他正好一个翻身,压在七窍狐身上,等他将七窍狐心头血收妥,再抬头看,沈修华目光促狭无比,叶含章则瞪大原本就大的眼睛:“沈兄,我们……还是先走吧。”

谢宗晤:等等,不要误会,朕是有节操的好吧,妖冶成这样压根不是朕的那盘菜好么!

沈修华雪上加霜实一句:“未料宗晤喜好竟如此……唔,接地气。”

谢宗晤:……

#再次自黑成功#

#从你们家女主眼里,我看到了她对我审美观的深深鄙视#

#不,你看错了,我只是在鄙视我的审美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