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咏天

第81章 隐藏空间

以山的外形来说,一般的高山通常都是有着粗细面,不过大多是下粗上细……但是绕了大概快大半圈后,叶白等人惊讶的发现,无论是只能看到迷道山的单个高山,还是斜视着迷道山的时候,所呈现出的模样都是相同的,如果不是有着纹理的不同。众人就有可能会认为他们是不是迷路了。

不过最令人诧异的还是迷道山那如石柱样的外表……山要能傲立群雄,那么它的“地基”就要无比的厚实,只有这样才能承受那高额的头颅。但迷道山却是反其道而行,用着几乎等同的宽度站立在大地上,所以才会给人一种这货明明就是石柱的错觉。

叶白认真的看着再一次出现在眼前的一线天,不过叶白并不是为了找到正确位置,而是为了和自己梦中的迷道山进行对比。

“这些纹理还有给我的感觉……和我梦中的迷道山很像!”

“没事……”徐佳佳安慰道,因为无论是谁遇到这种事都不会开心。像这种不算美梦的梦成真,可没有几个人开心得起来。所以作为现场的唯一个女性,徐佳佳是不可能会让叶白这个小孩去胡思乱想的,“好了,现在叶白你休息吧,这里交给我了!”徐佳佳大声的喊道。

“可是,只有我知道路怎么走。”

听了叶白的话后,徐佳佳反而是得意的笑道:“如果按你这样说,我们还离不开你咯。”说着徐佳佳就掏出了一本没有封面的书,徐佳佳口里念叨完什么后,手指聚拢往前一直。在不远处的一块空地凭空出现了一道蓝色的光洞,“看到了吧,只要有详细的地理位置,那我就可以轻易的找出所隐藏的空间!”

“隐藏的空间?”叶白和小羽虎子等人同时问道。

看到叶白的模样,徐佳佳才想起来像叶白他们这样的小孩还没几个知道这些东西。

于是徐佳佳就很细心的给几人讲解了起来。

原来所谓的隐藏空间就是在当时大荒的那场灾难里,有能力的门派都把整个门派给剥离出现有空间放入别的空间,以此来躲避那次灾难……但是可悲的是,现在的人族都是当时从大荒活着出来的那群人的后裔,而当时活着出来的人基本上都是那些较为弱小的门派和些许凡人。当然也还有那些人族的至强者,这些至强者不仅为剩下的人族争得了一块生存的土地,最初的大荒院也是由这些人所创建的……给叶白他们补了点历史后,徐佳佳又回归了正题。因为大荒遗迹大都基本上是以前一些人族的强大门派,所以想打开这些隐藏空间的门并不容易。

因此,最初人类还在南荒艰难的和魔族对峙着的时候,有一个人做出了一种东西——空间书。至此遗迹的空间大门被打开了,这也成为了人族再一次崛起的基点。

“佳佳师姐知道的蛮清楚啊,我记得这种事情现在的普通人人没几个知道的。”子牧听完后,似乎是在向叶白他们表达徐佳佳的身份不一般。

“咦。”子牧的话没有让叶白他们惊讶,反而是让徐佳佳惊讶的无以复加,“难道我没有告诉过你们我是徐家的吗?”

“没有。”虎子摇头。

“好吧!”徐佳佳耸肩道,“那我再告诉你们,我们徐家的祖先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人,而我手上的这本书就是空间书。”

“那个人的那本?”反正叶白是没有看出徐佳佳手中的书有什么厉害之处。

不过这次徐佳佳并没有立马就回答叶白,而是先说了句进了门之后,他们就知道了,所以众人就兴高采烈的跟着徐佳佳进入了她创造出来的那道门,除了熊林愁眉苦脸的……

……

“唔……”

这不是荒兽的吼叫声,而是叶白几人的呕吐声,当然所造成的声势并不输那些荒兽。

看着吐的淅沥哗啦的叶白等人,再加上很是难闻的气味,徐佳佳很是不满的瞪着几人骂道:“体质这么弱,还来什么开荒队?尤其是你,熊林。作为一个老人既然还是这副模样……”面对着徐佳佳的谩骂,熊林只得一边吐一边解释,虽然都没人听懂他在说些什么。

待吐到没什么可吐的时候,叶白终于正正眼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全貌。

满眼的翠绿,山与树木的完美结合,让的这个世界多了份安详之意。叶随意的在摆落,零乱的破木肆意堆积但是却不显得突兀……

这还是叶白第一次在大荒看见这样的场景,或者说这还属于大荒吗?

当然有这份感觉的不仅是叶白,就连小羽和虎子也同叶白一样。而其他三人就像一副看腻了的表情。

叶白看着子牧暗想,看来子牧也不简单,就像他刚才说的那样……

“这里真的很漂亮,还像我家的后花园!不!这不我家后花园还好看。”虎子由衷的感概道。

“虎子,你姓什么?”小羽问道。

“我就叫虎子呀!”……

在虎子和小羽说些无意义的话时,叶白突然指着一个地方说道:“那里,我认识!”说完,不待众人有所反应叶白就飞快的跑了过去。

徐佳佳等人也停下了口中的“工作”,快步想跟上叶白,不过却发现他们和叶白之间好像突然多了一条不会变动的路。无论他们怎么加速,哪怕是徐佳佳使用了空间属性的力量,还是无法拉近与叶白的距离。

子牧看实际行动没有用,就喊叫叶白。但叶白却好似没有听到一样,头也不回的消失在树林中。

叶白的身影消失后,子牧连忙阻止想要再一次使用空间属性的徐佳佳,但还是慢了半拍。只见徐佳佳一个闪身就直接闪到了树林中,只留下众人在风中凌乱。

“我们先在这里等一个时辰,如果他们没有出来我们去找遗迹。”虽然有的时候子牧还是像一个小孩一样爱哭,但到了需要他的时候,他的冷静会让人感觉到他的胸有成竹,进而让人感觉浓浓的安全感。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