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艾尚体育注册

第9646章 六百零一章:电浆电池转化器

过去了吗?意识未清,幻悠尘整个人还有些昏昏沉沉,半眯着眼睛爬起,浓重的血腥味入鼻,幻悠尘看也不看地摸出一把药丸塞到嘴巴里,懒洋洋,慢吞吞地盘膝坐好,无意识地调息起来。五行的光色光芒在他身上涌出,一道又一道分散却不零乱,老老实实地顺时针地围着他打转,并逐渐汇聚在一起,变化成一片白色的光芒将幻悠尘笼罩其中。幻悠尘的额头上再度出现了火焰莲花的印记,这一次,散发着金红色光芒的火焰莲印很乖巧听话,从莲印中溢出一条金红色的光芒,盘旋着,环绕着,乖乖地给白光镶上一道漂亮的光圈。光芒中央的幻悠尘唇角含笑,意态悠闲祥和,仿佛神人。
  “鸡毛小子,老道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到现在还没有发现咱们的存在,可不大像一贯敏锐的他!”头一次看到幻悠尘这么半梦半醒的迷糊模样,欧行文有趣地看他这连眼睛都不睁开,似乎都处于本能反应的的一连串动作。
  “根据我和他同居三年的经验来看,这个德行才是他,刚睡醒的老道总有十几分钟是处于朦胧状态,你叫他他都不会回应你,这个时候若是离得他太近,搞不好会被他无意识地害得很惨。”像是伸懒腰却打中旁人的头啦,看也不看得就去抓他放在枕头旁边的闹钟时,手指却冲着旁边人的眼睛去了……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多得数不胜数,最糟糕的是老道清醒后对这些事情根本没有任何记忆,而和老道同住三年宿舍的他本身就是最大的一个受害者,柳青鸿回忆起当初在学校时,自己在这方面吃过的不少苦头,摸摸鼻子,经验老到的和此时的幻悠尘保持一定距离,再对欧行文道,“想要好好和他说话,还是等他真正清醒吧。”
  两人正说着,就见幻悠尘已经摆出了收功的姿态,周围的光芒开始以他为中心点向内收缩,金红色光芒一溜烟地潜进幻悠尘的额头中,火焰莲印又重新隐藏了形迹。再等白光敛去,幻悠尘的眼睛终于慢悠悠地睁开了。就见他闲闲地打了个哈欠,亮出招牌的迷人笑容地向两人挥手,“行文老哥!鸡毛小子!想我了吧!”
  “想,想死你了!”威胁地冲他挥挥拳头,两个人不掩见他安然无恙的欣喜,一人扯过他的一边,手指搭上他的腕间,探视起他的内部状态,不看还好,这一看,两个人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
  “老道……你不会是散功了吧?”轻而易举地探知幻悠尘的身体状态,柳青鸿不可思议地大声嚷嚷,“你的元婴呢?怎么没有了?”
  “不像是散功,你体内的真元比有元婴的时候只强不弱,自成循环,天地元气似乎可以直接汇进你的体内,奇怪,这么多天地元气只见进入不见消散,老道,没有元婴,你这些元气都跑到那里去了!”欧行文比起柳青鸿要沉稳很多,仔细探查后,他又说出了另外一个怪异地方。
  “还有三年前你被那个继京,就是那个尊者打到那里去了,为什么三年来一点音讯都没有?刚才那一身伤是怎么回事?你那个火焰莲印又是什么东西?”柳青鸿忙不迭地问出一连串问题,这种一口气蹦出那么多问题的能耐,和其妹柳蓉蓉异常相似,不由得让人赞叹,果然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原来尊者的真名叫继京……”幻悠尘笑笑,既然两个死党活得如此生猛有力,师父大人定然是及时出现,老家人的生命也必然安全无忧,值得挂心的倒是师父出现之前,自己刚刚离开之后,或会有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这么想着,幻悠尘问道,“当日我离开之后,大家都平安吗?”
  “当时凌及时将阵法变更完毕,云清派的那些人都被你送到了百里之外,除了菀月妹妹和凌菀心以外,应当是全都平安。”欧行文将三年前的事情一一叙述后,又道,“有些奇怪的是,你消失之后,继京竟然会去抓凌菀心,菀月妹妹为了救她,被继京迁怒而死。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继京的行为的确有些问题。”
  “听我们那日到场的青龙弟子说,我们离开后,凌菀心从昏迷中清醒之后,就变了一个人,不仅比以前还要美丽脱俗,全身上下更是仙气缭绕,而且自称是仙界之光——舞影仙子。”柳青鸿分外惋惜地道,“可惜菀月妹妹被继京灭得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否则,哪怕留下元婴也好,有云师父在,还可以帮她炼出肉体。这么有味道的漂亮妹妹就此香消玉陨,太可惜了!”
  “菀月的妹妹是仙界的舞影仙子……”记忆中好象对凌菀心没有什么印象,幻悠尘思忖道,“菀月的红纱法宝可有被毁?”
  “没有,现在在云师父那里!”欧行文眉头一皱,“老道,这些事情以后再说,我比较想知道鸡毛小子刚才的问题。”
  在师父手中……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幻悠尘懒洋洋地拽出一只软垫子靠在背後的树上,开始细细道来,“三年前被继京打中的前一刻,我本来是想躲到幻世幽境里去。不过……我额头上的火焰莲印对继京的充沛仙气有所反应,一股猛烈的力量突然从印记上涌向全身,我就和元婴断了联系,所有的真元力都用不听使唤,气血也开始翻腾,紧接着就被火焰莲印猛然产生的一股巨大吸力吸走,临走前,只来得及把还在幻世幽境里闭关的师父揪出来。再之后……我就失去了意识。等我再醒来,已是两年之后,元婴在那个时候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好似宇宙的满天繁星,至于天地元气,也用不着我调度,就会自动地融入那些繁星中。至于不和你们联络,那是因为龙戒已经被我体内的和外界的几种力量冲击得有了一些破损,与之融合的幻灵晶自然也受到波及,在找齐材料修炼完好之前,是无法做到心灵通讯滴!”
  “那你的发作又是怎么回事?”柳青鸿和欧行文可不允许他避重就轻,回避他们最想知道的重要问题。
  “那只是我还没有完全驾驭火焰莲印里的力量,而产生的一点点小小后遗症而已,你们用不着那么紧张,看!看!我的火焰莲印的封印已经解除,连带被封的这张脸也变回真正的模样了,怎么样?帅不帅?”两根食指指着自己的脸颊,幻悠尘笑咪咪地摆出可爱宝宝的样子,博死党一笑。
  不过……很显然,欧行文和柳青鸿可笑不出来,他们可不认为那是“一点点后遗症”那么轻松,况且……他们也不觉得幻悠尘这个大懒人会认为现在这张脸比以前的好。
  有些无力地看看幻悠尘现在这张帅到祸国殃民的俊脸,柳青鸿单掌捂上额头,“给你一点建议,如果你想有清闲日子过的话,就想个办法把那张脸给遮住吧!”
  “不管用!”幻悠尘笑呵呵地摇摇食指,“不仅千姿幻化诀没有用,就连大部分辅助法术对我都没有用,好象是这个火焰莲印的附加效果!”
  “怎么这样?”柳青鸿不信邪地连连施展千姿幻化诀,却发现,千姿幻化诀的水样波纹根本没有出现,连个水漂都没有,幻悠尘的脸还是俊美到可以当祸草。
  “既然如此,老道,你现在可知道咱们被你那个火焰莲印送到那里来了?”欧行文掏出放在自己那里保存的幻世幽境丢给幻悠尘,口中问道。
  “应该是……这个莲印认为比较安全的地方吧!”十分不负责任地给予答案,幻悠尘重新将幻世幽境挂在脖子上,心神一动,一白一黑两道光芒立刻从里面蹦了出来,尤其是白光刚刚出来,就一头扎进幻悠尘的怀里,蹭啊蹭的撒娇个不停。
  “老大,少主,人家好好好好……想你!呜呜,呜呜,你竟然三年都不理我,飞灵好可怜!”小红眼睛中眼泪汪汪,好似上好红宝石闪闪亮亮,飞灵白色的大尾巴不停地摇晃着,下雨似的眼泪将幻悠尘的白色衬衫****大片。就连一向高傲的墨羽也将一颗黑色大头凑到幻悠尘胸口,碧绿的眼瞳中竟也见湿润。
  “叙旧留到路上再说,当务之急要确认咱们到了什么地方,要怎么回去,必须要尽快找到能解决你那“一点点后遗症”的办法!”个别的字欧行文咬得很重,琥珀色的眼睛不客气地瞪了那个不知死活的死党一眼。
  “然后,你再把你所知道的所有关于那个火焰莲印的事情告诉我们!”把这个懒虫拉到墨羽的背上,柳青鸿似乎把他当做重病的患者来看待。
  “没那么严重……”死党这么关心他,的确是很让他感动没错,不过……也用不着这么严阵以待吧!至少火焰莲印不至于会玩儿死他!看看那两个死党一脸坚决的表情,大概也知道抗议无效,幻悠尘索性趴在墨羽的背上,唤出如意折扇,让它和飞灵和墨羽一叙离别之情。狭长的丹凤眼中,一对灵活狡黠的眼珠子又开始不安分地转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