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74章 蛮荒之邀

剑心拿下青云剑法宝后,又拍卖两种顶阶材料,一种名为晶钻灵髓,一种名为冰海玄钢,两种材料,惊雷狂剑应托付拍卖方要求都没说明产自何处,只是大概说明两种材料的用途。

其中提到闻名世间的数种大威能法宝皆有用这二种材料,譬如剑心所熟知那通天灵宝黄风旌旗,魔道仿制的通天灵宝乾坤袋。

拍卖开始后,一直作为主角的结丹期修士彻底消沉,单是底价二万灵石,加价一千灵石的起拍价就让一般修士望而止步,只有三名元婴修士为之争夺不休,一路将价格推上五万灵石,方才定下归属。

接着就是一天中最贵重的压轴宝物上场拍卖,样子看起来像面镜子,镜框如红木所制,镜面漆黑,是一件名为石魔之眼的仿制法宝。

据介绍说,仍是仿制传闻中一件名为恶魔之眼的灵宝级宝物所制成,虽没有传闻中恶魔之眼般能施展石化、地狱魔火、迷幻天三种异天神通,却也能施展其中的石化神通,镜光所照之物通通会化成石块,无论是修士还是法宝,通通能石化,实在逆天之极。

底价开出,就让众修倒吸一口凉气,十万灵石,加价二千灵石,而众元婴修士的财富之厚却也让剑心等人真正见识到了,足有十来人在争夺,将价码一直送到十五万以上,真正有实力的元婴修士终于出手了,加价就是五千,短短一瞬间,就将价码推到二十万,最终才被一名元婴老怪拿下。

到此论剑峰举行的拍卖会谢下帷幕,丹心侠士三人解除幻阵,众修也纷纷御器离开。

剑心离开时感受到十数道目光不怀好意的扫视了他一眼,心下明了,应是有不少修士正暗中查看他人,意途不轨。看来修仙界又要掀起一番腥风血雨了。

剑心并不太在意,他叫价拍卖物时变换了数种声音,要识穿非是修为高深就可做到的,能被人识出他身怀巨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以他筑基修士的身份,也不会有人将主意打到他的身上。

回转论剑峰洞府,剑心进入练功房静静体悟这几日论剑大会所得。至于所得灵丹和法宝,则被特地收了起来。

三日后,剑心洞府中来二名客人。无常鬼剑和一名修习火属剑修,据无常鬼剑介绍,其名号为烈焰苍鹰。

剑心将二人迎入客厅,主宾落坐,茶与灵果奉上,三人闲谈一会,无常鬼剑和烈火苍鹰对看一眼,无常鬼剑顺着话题,开始进入主题:

“呵呵,想不到陶道友如此年轻就有如此定力,竟能忍受苦修一百八十年的孤寂闭关不出,难怪道友如此年轻就有如此惊人修为。只是,接下来这一大关恐怕不是单凭苦修就可冲过去的,不知陶道友可有准备?”

剑心抬眼扫了二人一眼,心下已明了,对方找上他应该是有关进阶结丹的事宜,自己下面的答案将决定是去是留。而自己要为此去冒险吗?

“唉,不瞒二位道友,在下这次出关本打算寻找一些辅助丹药以助结成金丹,可惜一直毫无头绪。几天前论剑大会出现的冰火清心丹,在下本欲拿下,却不想价格被抬至如此境地,在下是无能为力了。如今只能另寻他法了。”

思念转瞬间,剑心决定还是走一趟,这种机会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万一进阶失败,又没有辅助灵药,拖累了进阶时间,结丹后的修炼时间将所剩无几,恐再难进入元婴期了。

无常鬼剑闻言与烈焰苍鹰对视一眼,脸现喜气,无常鬼剑顺势道:

“唉,就是,这种价格可比得上出名拍卖场的拍卖价了,真想不到有这种身家的人也会跑到论剑峰这种外行拍卖会来,让我等白白错失了良机。不过陶道友不用太失望,在下正好有此方面的消息,不知道友可感兴趣?”

“哦,不知无常道友所说的消息是?”

剑心所料不差,不过他却不敢冒然答应,得先了解一下具体情况,看看风险会不会太高。

“呵呵,不知道友可曾听过一种名为“幽兰圣果”的灵果?”

无常鬼剑神秘一笑,说出了一种药草之名。

“幽兰圣果?莫非就是由鬼幽兰结成的灵果,传闻此果可以炼制出提高结丹机率的幽兰金丹。只是炼法特殊,非一般人可炼制的。”

剑心心下微细思,已想起此种灵药来历。眉头却微皱,他可不会炼制之法,此物对其来说相当鸡肋。

“呵呵,陶道友见识非凡,竟连这种偏僻灵药也认得。没错,就是此种灵药。而且,在下也已寻得会炼制此丹的炼药师。只是灵果生长于一处险地,需要一些道友共同努力方可得到,不知道友可愿与我等同行?”

无常鬼剑和烈焰苍鹰对视一眼,二人皆有些惊异,此种灵药寻常书籍中难见,想不到剑心竟认得。无常鬼剑也就将话明话,不再多费话介绍此药之神奇,好取得剑心信任。

“嗯,在下确实有兴趣,只是在此之前,在下还想弄明白两件事。其一,在下想知道道友所说的险地是何处?其二,不知道友所说的同道又有何人?”

剑心直视对方,脸色严肃,问出心中顾忌。

“哈,这个自然要跟道友说明的。具体险地虽不可向道友详细说明的,但大概地点却可明确告诉道友,灵药所在就在南边蛮荒山脉最外围一座灵山上,同行者除了我二人外,还有一名炼丹师。四人同行下,只是蛮荒外围山脉,应该足以自保了。不知道友可敢冒险一探?”

剑心脸色微沉,陷入沉思,蛮荒山脉这种蛮荒之地,危险程度传遍整个人族大陆,就看人族移居此境数万年都未征服就可看出其中危险程度。

为了一粒无关紧要的丹药进入其中冒险,似乎不太值得。但要是进阶失败了,那该如何是好?难道介时只能拼功法上的三层机率吗?再失败个一二次,就算能进入结丹期,他也不可能进入元婴之境了!从这方面想,为防万无一失,似乎也是值得的。

只是最外围的话,四人同行,风险似乎也不一定真如想象般高,也许一试也未尝不可。

剑心心中作下结论,但并未立刻答应,又问了一个问题:

“无常道友,既然只是蛮荒山脉最外围山脉,以道友三人之力,应该也足可自保,不知道友遇上何种阻碍非要四人不可?

听剑心问出此话,无常鬼剑和烈焰苍鹰二人脸上微喜,看来此事有望可成了,无常鬼剑当即道:

“其实不算什么,只是为更加保险才需要更多人手。灵药所长之地生活着一只五阶铁背冰甲蛙蛇,会几种冰系术法,身坚皮厚,相当难缠,而必须同行的炼药师事实上刚进阶成功,实力仿弱,介时可能帮不上大忙,而按炼药师所说,灵果应该能炼出五人以上所需灵丹,为了保险,我们就打算只再找一人,得到灵果后,为保持灵果灵性,提高药效,炼药师会当场炼制灵丹,我等三人优先分配,道友觉得此方案如何?”

剑心微沉吟,五阶妖兽的实力相当于修士结丹初期修为,三人合力,又有烈焰苍鹰这个属性相克的火属剑道修士,应付起来确实绰绰有余,自己的加入的确如对方所说应该只是为了保险而已,否则对方二人,只要拼命一点,应该也有四层左右机率斩杀。

既然没有多大风险,剑心也定下决定,微微一笑,开口道:

“既然三位道友考虑的如此周全,介时就算在下一个。不知我等何时出发?”

“呵呵,欢迎道友的加入,想来有了道友相助,此行必可身到功成了。出发日就定在三日后,道友觉得可方便?”

无常鬼剑和烈焰苍鹰脸现笑容,恭维了几句,当即说出了出发日子,似三人早已商定好了一般。

“可以,这几日在下都会在此洞府修炼,出发时道友知会在下一声即可。”

剑心刚闭关出来,原本就没有重要事宜,对此安排也没有意见。至于三人是否联合,他并不太在意,以他能为,就算三人联合也不会太放在心上。

“呵呵,这样就预祝我等早日功成了。对了,陶道友,观你洞府之名,以桃源剑客自居,不知有何含义?莫非道友修炼的剑道以幻术为主?”

无常鬼剑见事情变成,开始谈起闲话,问了一个心中有些疑惑的问题。他之前,虽和剑心聊过剑道之境,但所论者较为概括,并不清楚剑心所学剑道具体情况,此时是顺带提起,想了解一下剑心所学剑道。

“呵呵,无常道友误会了,在下所学剑道并非以幻术为主,之所以以桃花剑客自居,仍如洞门所书般,曾经在桃花树下苦苦追寻剑道,一时有感,故起名桃花剑客。倒是烈焰道友,听道友口声,不像本地修士,不知道友仙府何在?在下初到此地就闭关修炼,对本地修士陌生得很,相熟者也只有无常道友等寥寥几人,实想多交一些同道,冒昧相问,还请见谅。”

剑心随口解释取名之意,便将话题转向言语不多的烈焰苍鹰,一方面转移话题,一方面也想了解一下此人。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