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71章 论剑大会

只是玉简中所记载的方法只适用于修炼了鬼道或魔功功法的魔道修士。此类修士利用血胎修罗鬼之类的妖物炼制成分身后,因心神相联,自身煞气与分身身上煞气将相辅相成,受益无穷。

而修炼其他功法修士将此类妖物炼成分身,则会受到分身身上煞气时刻侵蚀,有损功体。

若是修炼辟邪类功法将此类妖物祭炼成分身,则最为危险,因正邪相冲,分身受本体正法压制,无时无刻不暗生自卫反抗意识而随时反噬本体。本体正法稍弱,无法压制分身邪气,就极大可能发生反噬。

剑心所修功法虽非辟邪类功法,风险不这么大,但也非魔道功法,会受到邪气侵蚀,并不太适合修炼。

而且这种妖邪类分身还有一个重要问题,不但功法选择上选用魔道类邪功异法,平常安放地还要是一个如血魔窟般阴邪之地,这样分身上邪力才不致于流失,让威力大减。

各方面因素综合起来,剑心最后还是决定放弃修炼。虽说若祭炼成功,威能必远超想象,但有害功体这点还是让他大为顾忌,再说,他本身灵种化仙大法修炼也够难修炼了,也根本没有多余时间炼制此分身。

将玉简收起,回转练功房,剑心将符文剑法和灵种化仙大法竹简单独取出,细细参研。

一个月后,距离论剑峰三里外,响起了一声哄亮钟声,代表着每十年一次的论剑大会召开。

片刻间,论剑峰上群修起舞,纷纷御剑前往大会现场。剑心也一般御剑而出,不足一刻便到达论剑崖。

此崖面宽五百余坪,处在千丈险峰之上,用以举办论剑大会,不但可容纳众多修士,也可避免凡夫俗子打扰。

群修御剑而降,衣带飘飘,看起来颇有几分仙风。剑心降落在一个偏僻角落盘膝坐下养神。他到此地虽已有一百多年,但一直闭关了一百八十多年,与本地修士顶多也就一面一缘,也的适逢外出的更是未曾谋面,在本地其他修士看来算得上最孤僻之士。

不过片刻间,论剑峰上的群修几乎都已到齐,众修纷纷寻找自己相熟的修士抱团交流心得。剑心眯眼暗里看去,看到众修士分类而聚还是比较明显的,基本上按修炼的五行属性功法扎堆,其中以水火木三种属性最多,金土属性修士较少,异属性电、风属性则更稀少。而其它一些如剑心者不属五行类异端剑修则更为稀少,只有聊聊七人,而且基本都是分散个各个偏僻角落闭目打坐,只有那名无常鬼剑为人比较外向,正积极主动和一名脸色阴沉剑修交流。

剑心坐在角落闭目调息,并没有主动寻找他人交流的意思。他现所在所研习的方向主要在剑气上,远远超出同阶研习强化剑器攻击威能的境界。而其它人与他不熟,剑道修习方向又不一致,也没有人主动要找他交流。

静等了三刻间,在论剑锋上忽然激射出红蓝青三色青虹,只是几个呼吸间就已遁至论剑崖,“砰”一声巨响如陨石般强势落论剑崖中心,激起一股强劲风层席卷众修,让众修或停止争论或睁开紧闭双目直射灰层中心。

待至灰层散出,论剑崖中心现出红蓝青三道人影。一人身穿红色士服捋着半尺漆黑长须含笑而立,年约半百,红润圆脸,看起来颇为随和。

此人剑心闭关前曾拜访过,号称丹心侠士,修为如今已进入结丹后期,主修五行剑道中火属性剑道。

左边一人身穿蓝色法袍,披头散发,粗眉大眼,年至花甲,剑心也认得,号称惊雷狂剑,又过了接近两百年年月,修为虽有所增进,却还停留在结丹初期。当年剑心拜访其时,其就已停留在结丹初期近二百年,如今依旧无法突破,恐怕结丹期就是他的极限了。

最后一人,身穿青色道袍,面如俊朗雅士,年约四十,修为达到结丹中期顶峰,却是不知何称谓,能主持此会,应该也是一位老人,只是当初其似乎正好外出,剑心并未见到。

三人见现场寂静无声,众修目光皆聚集在其三人之上,皆脸露微笑,外放的气势也在无声中收起。

丹心侠士含笑抱拳向在场修士虚施一礼,才道:

“呵呵,一晃十年,又到十年一次的论剑大会之日。在下丹心侠士不才,蒙峰主委托,与惊雷狂剑、青风居士共同主持此界论剑大会。各位若是有何不满,尽可提出。”

声音虽似不大,却响遍论剑崖现场。只是这种谦言只是一种开场白,众人自不会提什么意见。

丹心侠士稍停片刻,见无人提出意见后,继续道:

“既然各位同道都没意见,那在下接下来就说说本次大会的规矩,和历次大会一般,本次大会也是以武论剑,点到即止,不可伤及人命。但凡上台论剑者,皆要以一物作为赌约,以增加大会趣味性。下台后,在下三人也会照规矩对上台修士剑道利弊进行点评。若是各位没有意见的话,现在即可开始上台展示自己的剑艺,让我等同道开开眼界了。”

丹心侠士语毕,三人稍停留片刻,见无人有意见后,身形闪至后方,自行放出桌椅,取出灵果灵茶,自行闲谈交流起来。

众修闻言都纷纷自行让出中心五十丈范围空地,这个范围以他们筑基修士能为,只要不是一直逃窜,已足够安全了。

剑心飞身越上一块石,剑光闪动,便将巨石削平,取出一套桌椅,放上灵果灵茶,就自饮自食起来。听那丹心侠士所说,言下之意,此论剑大会除了论剑之外,似乎还带有作为临时交易场意思。

众人方空出空地,四周之中,就几乎同时飞出四道人影,也不知是急于展示自己剑艺还想先于他人交易物品。

而围观修士则纷纷如剑心般取出桌椅灵果灵茶,或和剑心般自斟自饮,或三两结伴把酒言欢。

飞身而出的四人在一人先落地后,其余三人就自觉回到人群中,无奈地站在边上,准备一会再抢机会出场。

留在场上的第一人脸上含笑,先向另三抱抱拳客套一番,接着取一把冰寒小剑,才拱手向四周道:

“在下自号红枫居士,今日就先行献丑了。在下主修火属剑道,这是在下无意中得来的一把上好冰属剑器,俗换取二瓶增进筑基法力修为的丹药。若有意交换的道友就可上来较技一番,不论输赢,皆可换得此剑了。”

剑心扫了一眼就毫无兴趣,这虽是一把上阶剑器,采用寒铁炼制而成,能散发不弱的寒气,只是对他来说,这种等阶法器,储物袋弃之如垃圾,毫无吸引力。而对方用以兑换丹药这种普遍需求之物,就难怪对方要抢先出来兑换了,慢了,恐怕丹药就被他人换走了。

不过剑心虽没兴趣,对现场众多剑修来说依然是不小的吸引力,特别是冰属剑修。他们虽聚在论剑峰修行,但并非属于什么明面上势力,皆为散修,平时里并没有什么福利,大多身家寒碜,身上拥有上阶法器者只在少数,而且几乎都只有一把压霜底。如今有了得到此等阶剑器的机会,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目光。

很快一人从人群中飞身而出,白衣飘飘,身形飘动间,体表护体灵光隐隐有一层白气,看起来修习的是罕见冰属性功法。

二人互换物品鉴定一番后,似乎都挺满意,就各自收起对方物品,看起来算是交易成功了。

二人客气拱拱手,就开始较技,那红枫居士修习的是火属剑道,放出一把上阶火属剑器,与功法相配下,发挥出不弱于顶阶法器威能,剑器体表燃起一团火焰,让剑器威能大增。

而他的对手雪花散人所修确为冰属性功法,剑道有些特别,他是用左手施展冰雨术先行攻击对手,待对手避开后,一直守株待兔的剑器则快速攻向对手。若对手不避开硬抗,则剑器就紧跟冰雨术后攻击,双重攻击下,让红枫居士利用中阶法器放出的护罩也瞬间告破。要不是他身手还算敏捷,急时跑开,就落败了。

二人你来我往交手半刻间,红枫居士渐渐摸清了对手的套路,利用自己功法与剑器相配合的优势,强行破除雪花散人的冰雨术,其后与紧跟而来的平凡剑器硬碰,将其击的失去控制,其后再猛攻雪花散人,让其再难回气施展冰雨术,彻底失去主动性,只能被动挨打。

雪花散人利用一块铁盾放出的护罩只是普通强度,和其自身功法也不相配,与护体气罩相结合也只能勉强挡住火剑。而那把铁剑也太普通,虽时不时攻击红枫修士,却失去冰雨术配合,对红枫修士毫无威胁,对方毫不理会,专心指挥火剑猛攻,让其一直无法回气放展冰雨术,最终只能不甘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