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69章 论剑锋

离开醉枫林千里,剑心心神恢复平静,身形幻化,重新变化成桃花剑客陶园,向论剑锋方向而去。

他现在虽暴露了身形,不过问题并不大,魔道六宗虽为一体,但内中明争暗斗从未停止,宗主替换,势力争夺从来都是魔道六宗主旋律。其中争夺最激烈的莫属邪火宗和血魔崖,双方临边地界资源丰富,明争暗夺是常有的事,矛盾也最为激烈。

这种面和心不和的关系,知道血魔崖少主被人所杀,邪火宗恐怕开心还来不及,怎么可能真心助血魔崖擒拿凶手?而血魔崖也不是傻子,断不会自找没趣寻邪火宗协助查凶,白白被人暗中戏撒。

而缺少邪火宗这头本地蛇的协助,血魔崖要想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到自己,难度不下于大海捞针。而他只要不要太张扬,引起有心人注意,自不会轻易让人寻到踪迹。

五日后,前行中的剑心远远的看到一座高耸入云的白顶山峰,近些时看到山峰上书写着“论剑峰”三个血红大字,苍劲有力,欹正相生,看的出写下这三字的人不但修为深不可测,书法技艺也高深,壁书如笔落白纸,三字行云流水,一笔天成,浑如一体。

剑心灵目扫动,很快就在山脚下找到一块巨石,这是论剑锋的留剑石。虽说山峰并无任何禁制,似乎可以随意落脚,但这种行为将被认定对剑锋上修士不敬,会被峰顶高人驱逐。

要想真正在论剑锋落脚,首先就得在留剑石上留下自己对剑的体悟,共众剑修共参,介时峰顶高人会根据剑道高低分派山洞修行。

立于巨石前,上面刻画着一篇剑道之领悟,言剑法五行之道,以五行术法炼剑气,化无属性剑气为五行属性,五行相生相克,剑也生生不息。却也有一疑,剑既化五行,那剑还是剑吗?言论高深莫测,所涉及剑之境界之高,让他难测其意。

巨石前,另有一块一人多高的石块,上面滑如光镜,竟是被人一剑劈开。要劈开石块实则简单,要将一般石块劈成光镜般也容易,但要将此石块劈成光镜般却不容易。此石块材质不均,松软分处石块三处,要劈成光镜般却非要快,而是快得合适,快得正好将松散碎石密实到坚硬石块一般,快得也要足够将坚硬石块劈成镜面一般。

剑心凝视石块片刻,有心惊叹劈石者的高深剑法。心中暗自沉思自己的剑道,回想生平对剑的执着,剑起挥洒,一笔一划尽是剑之体悟,“人即是剑,剑即是人,人生百像,剑化万千,万变归本,剑即是剑!”

字落,石块随之飘入巨石后方,消失无踪。片刻后,山峰上剑气激荡,人声突起,阵阵私语声响遍群峰,看来论剑峰修士不少,见有新人留剑,都密切关注,以作参考助自己体悟剑道。

片刻,峰顶一声轻咳,响遍群峰,私语声应声皆歇,一个洪亮的声音随之响起:

“人生百像,剑化万千,好一把变化无常的剑,但剑贵在心正,持之以恒,无坚不摧,剑若变得多了,何为已,何为剑?恐剑虽变幻无常,终究无力。去吧,好好领悟,寻回自己的正途。论剑峰九层诡剑十号洞府就归你了,从此同修同悟,共求剑之极境。”

话语落,一块玉牌从天而降,巨石后方空气随之一阵震荡,现出一个光门。剑心将玉牌抓到手中,看了一眼,一道灵气打入其中,玉牌随即亮起,射出一道灵光直射入光门中。

看着光门,剑心心下微疑,传言此剑峰并无任何禁制,如今竟现出光门,难道传言有虚?目中灵光微闪,扫视山峰周边。原来山峰上只是设置了一个简单幻术法阵,可隔绝神念及视线,避免他人随意窥视而不自知。强度微弱,威能有限,只能起一些警示作用而已。对筑基以上修士来说如同虚物,难怪传言此地不设禁制。

心中无疑,剑心走入光门,入目处论剑峰已全然变了一幅面貌,山峰上排列着一圈圈石门,层层叠叠,足有三十多层。有的石门灵光闪闪,神念扫视下,禁制波动荡漾,应是有人居住。

而禁制强度分界也很明显,二十层以上洞府透出的禁制波动明显强出一大截,应该是结丹修士的洞府。而在峰顶,五光十色耀眼,根本无法探视其中情形,神念稍一感应,脑海中就一阵炙热,已被禁制之力循着神念传入脑海产生影响,若强行扫视,以他修为恐怕片刻间就发疯而亡。而在灵目之下,却是刺目异常,其中禁制似对屏蔽灵目也有神效,让他只能隐隐看到三个五光十色的光门。

剑心只是扫了一眼各层洞府就不敢再继续察看,以免被误认心怀不轨。目光在九层游走,见其中某个洞府,此刻正闪耀着一道白光,隐隐与手中玉牌相吸引,看来那就是自己的洞府了。

再看左侧,是一面宽大的石壁,石壁上镶嵌着无数石块,上面尽是到此修士所留下剑道之领悟,而他刚写下心得那块也镶在其中。

剑心立于石壁前,一块块细看众剑修之领悟。其中剑道几乎都是留在巨石上五行剑道的拥护者,有论火属性剑道之霸道,焚器破法,辟邪灭鬼;有论水剑之声势,波涛汹涌,浩荡无边,制人于无形;有论木剑之坚韧持久,似幻似真,困敌灭敌之神效;又有论金剑之锋锐,无坚不摧,势不可挡;也有论土剑之厚重,重剑无锋,力破苍穹。

看毕,剑心心有体悟,他本身因有符文相助,所用剑道也可归属五行剑法,只是和一般五行剑法不同,他的剑法并非通过修习一门五行术法强化剑道威能,而是通过外在符文强化剑法威能,到了深处,威能却是不及术法强化作用。

收回目光,剑心朝着洞门所在飞去。现在不是参悟剑道的时候,还是先至洞府落下脚,有时间再细思。到达洞府门前,左边壁上刻画着一个诡字,下面书写着一个十字。剑心心中再无疑虑,抬眼看向门上横梁空白石牌,一挥剑刻下“桃花剑客”四个大字,右书“昔日桃花树下求”,左书“千锤百炼何为剑”,便进入洞府。

洞府中药园、兽居一应俱全,分为内间,外间,其中还有一个炼功房,屋内皆有一些石桌石椅,格局还不错。特别是练功房,周边设有七星孔,布置特别,正好聚焦中心。

这种七星孔布置原本是为一些特殊功法吸收月阴日阳之用,一般修士不会特别设置,此洞府竟然考虑的如此周全,让剑心大为欢喜。这样一来他修炼功法时就不用特地外出寻找秘地吸收灵种所需日月星三种精华,风险大为降低。

剑心又仔细察看了一番洞府,并未发现任何不妥后,在洞府中设置下数个禁制法阵,一方面加强洞府防御能力,一方面也禁绝他人窥视。随后又将那只放在灵兽袋中的异种陆行鸟安置在兽窝。

自从剑心身受重伤隐居疗伤后,就未将此鸟放离过灵兽袋,二十多年了,其困在灵兽袋中早就寂寞难耐,多次哀鸣乞求剑心放其出来。二十多年的困居,其身上野性子也被彻底磨光,虽听不懂剑心语言,但如今剑心指东,它就绝不敢往西。

现在始从灵兽袋中出来,就欢声鸣叫,欢喜异常,东张西望一阵,乖乖地往剑心身上蹭,以表感激。剑心微微一笑,轻抚其头上羽毛。

回转练功房,剑心稍微布置了一些闭关练功必须的蒲团,又另行设置一套防护法阵,以策安全。接着将闭关所需丹药放置在打坐边上一个特殊药罐中,以备随时可取出丹药炼化为法力。

这些闭关所需丹药不说老者遗留,单是经过多年斩获积累,即使修炼至筑基顶峰也早已绰绰有余。要不是遇上诛邪之战,之后又因伤重疗养了二十多年,他早已修炼至筑基后期,距离结丹恐怕也不远了,如今浪费这么多年时间,他必须加紧时间修炼功法,以期进入结丹,让寿命大幅度延长,剑道之路才能走的长远。

只是在此之前,他还必须先拜访一下论剑峰各路高人,送上敬礼,这样在此地才能立住脚。这种事虽未规定必须为之,但到哪基本都是心照不宣之事,行走江湖多年的剑心,对此中道理自是明了。

不过所备礼物必须小心谨慎,太多,易钱财露眼,徒招不轨之人。

修息一日,剑心便将备好见面礼一一送上论剑峰上各位高人,示好一番。这些高人果然泰然收下,脸色变缓,似早习以为常,对剑心的醒目挺满意,其中几位还指点了一番剑心剑道,解答了剑心一些剑道疑惑。

一连跑了三日,将所有高人都拜访了一遍,剑心回转洞府开始苦修,期间还接待了一些热情来访的修士,其中有人邀请其去探险,剑心却都一一拒绝。不说自己并不缺丹药,单是自己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不管是何诱惑,剑心都绝不参加的。